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刘子枫陈傲雪 > 第83章 兵分两路(1)
 
李长明噩梦连连,一夜都没有睡好。一会儿梦到赵家嫂子满身酸臭地站在自己面前,一脸愤恨地咬了自己一口;一会儿梦到宁诚等人狞笑着站在身边,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十字架,一步步向自己靠近……

被吓醒了之后,李长明就再也睡不着了。想着自己做的噩梦,再回想宁诚等人一天的行程,他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究竟是哪里不对,他又说不上来。因交易而被压抑到心底的怀疑再度浮上心头,难道这三个人并不是来做生意的?

怀疑的情绪一直萦绕,让李长明坐立难安。人是他介绍到村里的,假如当真有什么问题,他要负主要责任。他这个书记的位置本身坐得就不稳,如果再冒出这样一件事,肯定会极大地影响他本就不高的威信。这种疑虑困扰了他一夜,好不容易捱到天亮,李长明就立刻来到招待所,准备找宁诚等人问个清楚。

他刚走进招待所,刚巧就碰到到餐厅吃早餐的宁诚。还没等李长明开口,宁诚就笑着和他打招呼道:“李书记,你来得正好,我正有些事找你。”

这话一出口,李长明心中“咯噔”一下,心想:不会是反悔了吧?

宁诚哪里知道他的这份心思,待两人都落座之后,说道:“是这样,我们昨天已经把情况向公司做了反馈,公司的意思是准备派两个技术人员专门来做现场勘查。下午等人到了,我们三个就走了,后续的事情由我的两个同事和你们接头。”

听到这里,李长明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赶忙给宁诚递上一支烟。想了想又还是有些不放心,试探地问道:“那水库旁边那块地……?”

宁诚想:借着这个机会试探他一下也好。便故意说道:“我觉得昨天在你们那片废弃工厂那看到的地不错,连着那片山,土质好,排水也不错。我打算把那片山全部包下来,把土地平整一下,改成田地,这样对你们村里也有好处,你看怎么样?”

李长明如今已经把宁诚当成了大财神,说话也就不再隐瞒。只见他皱着眉道:“好倒是好,不过……宁总你也知道,我们那片是老坟山,上面有很多坟墓,秀水村祖祖辈辈不知道多少代都埋在那里,如今要让人迁坟,恐怕难度有些大……”

宁诚料定他不会答应,故意板着脸道:“李书记,你们村里的事我一个外人管不了。我只知道我看中了那片地方,当初人家工厂都可以在山脚附近建,我怎么就不能在那儿弄点田种烟草?”

李长明见宁诚动了怒,忙补充道:“其实村里的人都好办,不过呢…是这样,十年前我们这里出过一起意外,死了几个外地来的大学生,现在都埋在那山上。山里人有讲究,无主的孤魂落了地,就不能挪窝了,谁动了肯定要被野鬼缠身,所以……要不这样,除了那一块地方,其他的地方你随便挑。”

“哦,还有这种事?那几个大学生是什么情况?他们的家人难道不来认领尸体?”宁诚见终于套出了李长明的话,自然打蛇随棍上。

“嘿嘿…”李长明尴尬地笑笑,在心里盘算了片刻才说道:“那几个大学生好像是外地的,家离这儿很远,所以……”

宁诚见他一脸窘迫的样子,肚子里暗自好笑,脸上却装出一副严肃的表情,道:“其实我们这次来呢,主要就是看中了你们这儿四面环山,有山地。山地烟区的生态条件差异较大,立体气候特征特点明显,所以种植出的烟草不管是香气还是质量都是上乘。所以呢,李书记你可以考虑一下,多的话呢我就不说了。”

李长明刚准备解释,就看见孟媛和孙祖威走了进来,只好把话咽回肚子里去,点头道:“那我回去和村里的两委商量商量。”说着就起身离开了。

宁诚看着李长明的背影,若有所思地道:“这个村子里绝对有问题。”

根据昨天的工作布置,宁诚三人在秀水村的调查暂时告一段落,三人也就乐得清闲,享受了半天的休息时光。下午两点多,宁诚接到电话,省里已经派出了由省公安厅和省检察院工作人员组成了三人工作小组前往金沙市。得到消息,宁诚便给李书记打了个电话,“安排”了一下后续的工作,便带着孟媛二人坐上了回金沙市的公交车。

又是一路颠簸,等到三人回到市里,已经是华灯初上。在安逸恬静的农村生活了两天,乍一回到城市,耳边尽是各种嘈杂的声音,眼前尽是灯红酒绿,孟媛反倒觉得有些不适应。

三人找了个旅馆住下,宁诚又把孟媛两人叫到了一起,语重心长地道:“从明天开始,咱们就要分开行动了。对于接下来的工作,你们有没有什么想法?”

孟媛看了一眼孙祖威,道:“我们准备查一查林莉和周亚夫的底细。刘子枫那么怕他们,我想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问题。”

宁诚赞赏地点点头道:“很好。你们的思路清晰,我就放心了。那就这样,今天先早点休息吧,明天咱们兵分两路,各做各的事,有什么情况及时沟通。”

第二天宁诚并没有起早。尽管多年来的职业习惯让他的生物钟准时在7点半左右将他唤醒,但他却并没有立刻起床。离市公安局的大门开启时间还早,何必这么早起来等呢?

9点半,宁诚准时出现在了金沙市公安局的大门口。出乎他意料的是,一路居然没有人拦阻,任凭他一路穿过院子,进入了大厅。

“你找谁?”看见宁诚站在大厅中央,一个值班民警问道。

“我找李逢春李局。”宁诚微微一笑。

那个民警看了他一眼,按下了铁门的开关按钮,道:“李局长的办公室在三楼。”

宁诚点点头,举步上了三楼,径直进入了李局的办公室。

李逢春正在办公桌前打电话,见有人进来,抬头看了一眼,没有说话,举手示意对方到沙发上坐,接着聊电话。一直聊了近10分钟,李逢春才放下电话,看着眼前的访客,问道:“你找哪位?”

宁诚站起身走到他办公桌前,伸出手道:“李局你好,我是宁诚。”

听说眼前这个人就是省检察院的副检察长,李逢春慌忙站起身来握住了宁诚的手,一边摇晃一边道:“宁检你好,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宁诚自然不会跟他计较,落座之后就直接说明来意:“我是受到省委省政府派发的任务,来这里调查刘子枫杀人案的。”

李逢春早得到消息,一点也不惊讶,客套道:“这种小事,宁检你派了办事员就可以了,何必亲自跑这么劳累呢?”

宁诚摆摆手道:“省委省政府既然做出这样的指示,自然有一定的道理。通过我这两天的了解,这件案子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所以我今天专程来,就是想了解一下案子的具体情况。”

听到宁诚的话,李逢春老脸一红,在心里暗骂自己糊涂,本来想拍个马屁,结果拍到了马腿上。但说起案子,他还是有发言权的。调整了一下之后,他翻出了刘子枫杀人案的卷宗,递给宁诚,同时汇报道:“关于这件案子,从出现第一例杀人案开始,我们就成立了专案小组进行跟踪追查,一直到刘子枫自焚,整个情况我都很清楚。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我们是不会逮捕他,并且提请检察院起诉的。

第一,每次命案发生的时候,刘子枫都在现场,他有足够的杀人时间;第二,他的动机也很明确,就是为了给之前死去的女友方彤报仇;第三,刘子枫自焚时,现场有市、县、镇三级公安机关的警务人员在场,他焚烧茅屋,杀死中国公安大学教授康涛以及专案组四名警员的事实,现场的警务人员都亲眼目击,可以说是铁证如山……”

宁诚听到这里,打断李逢春的话道:“我听说刘子枫曾经也是专案组的一员?”

这话一出口,李逢春又是老脸一红,汗也跟着滴了下来,道:“是。当时没有弄清凶手的作案动机,所以没有怀疑到他。因为他是第一起凶案的目击证人,又参与了之后的一些工作报道,考虑到这些因素,我们认为他是参与专案组的合适人选。这是我的工作疏忽,我向领导做检讨。”

“不是说这个。”宁诚安慰他道,“当时的情况下,你们做出这样的判断是符合实情的。我的意思是说,在有专案组人员陪同的情况下,他如何一步步进行自己的杀人计划而不被人察觉,这个问题你们考虑过没有?”

宁诚的安慰让李逢春心中悬着的石头落了地,态度也变得越发认真起来:“第二起凶案发生的时候是在半夜。专案组的知情人员提供的口供说明,案件是发生在夜里十一点之后,具体的情况没有人清楚。现场的情况,都是刘子枫口述的。办案人员是第二天早晨发现刘子枫不见之后四处去找他,才在秀水村山里的一个草丛里找到了他,当时他已经昏迷。也就是说,那天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刘子枫自己一个人清楚。他完全有作案的时间。”

“那第三起凶案呢?据我所知,第三起凶案发生的时候,刘子枫正和专案组的同事在市里跟踪调查林莉,是不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怎么能够分身到秀水村去杀人?”宁诚的目光变得锐利,声音也变得越发严肃。

李逢春的汗又流了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