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刘子枫陈傲雪 > 第80章 夜半探坟(1)
 
见到李长明如此恐惧的态度,宁诚等人对望一眼,都心知其中必有问题。孟媛指着秀水河里一段黑色的木头说道:“喏,那不是?”

李长明坐在地上,探出身子向河里张望了一眼。的确,河边一株伸出的大树旁浮着一段黑色的木头,形成了一个十字形。他哪里知道这是孙祖威事先准备好绑在大树上的,吓得连声尖叫:“鬼,有鬼!”

“鬼?”宁诚皱眉望着李长明,装出茫然不解的样子,“哪里有鬼?”

“是冤鬼索命,是冤……”李长明对着宁诚连声叫道,叫到一半突然反应过来:这些事怎么能跟外人说?急忙又住口。孟媛看着他脸色煞白,如同抹了一层石灰,肚子里暗自好笑。

宁诚自然不会放过机会,追问道:“李书记,你说这河里有鬼,是怎么回事?”

李长明低着头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强装镇定道:“没,没什么。”

宁诚拉下脸道:“李书记,你知不知道做生意最重要的是什么?是诚信。现在你连基本的情况都不愿意告诉我,这让我很怀疑你们是不是有诚意和我们进行合作。我要重新考虑在你们这里做烟草种植的事情。”说着转身就要走。

李长明见财神爷动了怒,急忙上前一步拦住,向宁诚赔不是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瞒你们,只是这件事在村子里影响很不好,所以一般大家都不对外说。既然你们想知道,我告诉你们也无妨。其实这个水库里死过人。”

宁诚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道:“哦?是淹死的?”那表情看上去十分真实,弄得孟媛和孙祖威都在内心感叹宁副检察长不去当演员实在可惜。

李长明叹了口气道:“是被人杀死的。”说着指着河里漂浮的十字架,续道:“就是用那玩意儿。”

“是怎么回事?”宁诚又装出一副好奇的样子,问道。

李长明于是将秀水村杀人案的前前后后一股脑儿都说给了宁诚听。他是本村人,这些事早听村里人说烂了,如今添油加醋说出来,直说得唾沫横飞,犹然觉得不过瘾。

人就是如此奇怪的动物,平常不愿意相信人,但假如跟人产生了利益上的连结,即便是初次见面,也觉得和老友一般亲切。李长明当初不相信宁诚的身份,因此直接就对他下了逐客令,如今宁诚已经成了他的财神爷,自然不能怠慢,于是原先那些难以启齿的村中隐事又被他说得天花乱坠。可见说不说话,看的不是人,而是钱。

宁诚听他说得天花乱坠,有些内容极其夸张,不禁打断了他的话道:“你见过那个杀人的记者吗?”

李长明点头道:“见过。他来过村里两次,不过那时候我还没当书记,所以和他接触不多。不过村里人见过他的都说他不发病的时候人还是挺好的,尤其是赵家嫂子。后来知道他是杀人凶手,赵家嫂子还哭了好几天。”

“赵家嫂子是谁?”宁诚问道。

“就是前任村书记的婆娘。”

孟媛听他说得粗俗,不由得皱起眉头。李长明倒也乖巧,见到孟媛的模样,忙改口道:“是前任村书记的媳妇。”

“她现在人在哪里?”

李长明叹气道:“疯了。”

“疯了?”孟媛忍不住插嘴道。

“嗯,听说是刘记者杀的人,她一开始总不相信,还哭着说刘记者是好人,是他男人说的。开始大家还劝她想开点,后来说得多了也疲了,加上她老是到处拽着人让给她男人伸冤,大伙儿都烦她,村里一商量觉得还是把她送到医院去的好。哪想到好不容易把精神病院的医生请来了,人不见了。再后来有村民在山里看到过她,经常跑到赵书记的坟上哭,家也不回了。好好的一个家,就这么散了。”

“她没有子女吗?”

“有个女儿,父亲死的时候回来过,后来就一直没回来。好像说是在哪个地方打工。”

“你刚才说的意思,赵家嫂子还在村子里?”

“在,时常还有人能见到。不过脑子坏了,也认不得人了,就跟山里的野人一样。”

“你们村里难道不管?”宁诚的语气里带着一丝责备和不解。

李长明听出了宁诚语气中的不满,苦笑道:“村里自从出了这事之后,好长一段时间人心惶惶的。一些年轻力壮的,都跑出去外地打工了,就剩下些老骨头在村里。一来人手不足,二来她对村里也没什么害处,所以就没人管了。”

这话在李长明说起来似乎很自然,孟媛听在耳里却是寒毛直竖。她听惯了农村人淳朴善良的一面,听惯了他们任劳任怨、逆来顺受的一面,却从未想到过,人性自古都是一样,不分城里人和农村人。在趋利避害的大原则面前,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只是有些人对冷漠和无良更加习以为常。

不光是孟媛,宁诚和孙祖威深深皱着的眉头,也透露出了他们内心的愤怒。但姜终归是老的辣。宁诚很快平息了自己的怒火,继续问道:“在哪里可以找到她?”

“找她?”李长明吓了一跳,“你们找她干什么?”

“你说干什么?”孙祖威突然发难道,“我们宁总来这里是来看承包地的,不是来找风水坟的,你突然说你们这河下游死过人,这水田还能种烟叶吗?我们不找当事人问清楚,怎么决定要不要承包?”

宁诚和孟媛都明白孙祖威是借题发挥,借机发李长明一通火,但没想到他在愤怒之下还能如此伶牙俐齿,说得头头是道,让两人不禁莞尔。

李长明虽然不明白死过人的河和水田种植有什么关系,但农村人相信风水,因此孙祖威的话在他耳里听来也有那么些道理。当初三人刚来时,他巴不得赶紧打发走,如今又生怕一个不留神得罪了三人,说好的合同留不住,只好说道:“到…赵书记的坟上,可能能遇到她。她最常出现的地方也就是那里了。”

“赵书记的坟在哪里?”

“在村西头的山上。”

夜枭在“咕咕”地叫着,在风拂过的山林里,显得悠远绵长。宁诚三人跟着李长明有些蹒跚的脚步走着,路上随处都可以见到长满野草的坟包。夕阳西沉,余晖照影,这里的一切显得有些阴森寒冷。孟媛心里虽然有些害怕,嘴上却不愿说出来,只是有意无意地靠近了身边的孙祖威。

不知道走了多久,李长明终于在一座夹杂在两排树中间的坟包前面停了下来。因为年代不久,石刻的墓碑还显得很簇新,周围用水泥砌了一个底座和低墙。李长明告诉他们,因为这座山里以前很多野猪,虽然后来很少见了,但毕竟是个隐患,除了一些孤寡的老人以外,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把坟安在这里,怕野猪坏了坟,打扰了死者。只是赵安国在临终时的遗书里写得很明白,要求葬在这座老坟山上,死者为大,因此赵家嫂子才遂他心愿,将他的坟安在这里,为了安全起见,在周围砌了堵矮墙防野猪。

宁诚站在坟边四下望去,坟墓在山坡的顶端,从这里向四周看,如果没有树木的遮挡,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秀水村的全貌。坟墓的西边则是一片房屋,从格局上来看,显然经过规划,应当是被废弃的厂房。

宁诚正在打量环境,孟媛走上前来,对他轻声道:“宁总,墓碑上没有积灰,应该是不久之前才擦过。看来李长明没有撒谎。”

宁诚点点头,对李长明道:“李书记,我们要在这里等赵家嫂子,向她问些情况,没事的话你就先回去吧。等我们问清楚了再来找你。”

李长明一脸哭丧相,心里暗自打鼓:也不知道这几个人是什么毛病,考察承包地考察到别人的坟地上来了,还要来找个神经病。万一赵家嫂子三天不来,难道你们几个还守着坟过日子?他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答道:“好,那我就先回去等你们消息。有什么情况你们直接到村委会来找我。”说着一溜烟地跑了。

等到李长明的身影消失在山林中,孙祖威怯怯地问道:“宁检,咱们今天真的要守在这?”

宁诚背靠着一棵大树坐下,道:“不错。李长明这个人说话不尽不实,他的话未必可信。相反听他那么一说,这个赵家嫂子似乎知道一些内情。我记得刘子枫在小说里也提到了这个女人,说关于十年前的事情,就是她告诉刘子枫的。咱们可以查证一下,说不定可以有意外的发现。”

“可是李长明不是说赵家嫂子疯了吗?”在黑夜里守在陌生人的坟边等一个疯子,任凭孙祖威再大胆,声音也有些发颤。

宁诚微微一笑,抬头看着渐渐发暗的天色道:“有的时候,疯子反而比正常人更加可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