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刘子枫陈傲雪 > 第60章 跟踪调查(3)
 
“什么意思?”

“我问过了,这里是医学院的档案馆,用来放置各种档案资料。好巧不巧就在这个时候起火,要说当中没有问题,谁也不会相信。换一个思路来想,如果是有人刻意纵火,那么他选择档案馆有什么目的?”

“为了不让人发现其中的一些资料?”受到我的启发,徐辉回答道。

“嗯,还有一种可能。如果放火的人是林莉,那么她也有可能是为了制造混乱离开现场。”说到这里我顿了一下,续道,“不过我还是比较倾向于第一种可能。因为我觉得林莉没有必要为了脱身而放火。目前来说,我们并没有掌握她犯案的直接证据,她这样做等于欲盖弥彰。还有一点,我们的行动十分保密,她事先发现有人跟踪,并且立刻部署出这么周密的逃脱计划几乎没有可能,更何况也没有这个必要。即便她现在大大方方地出现在我们面前…….”看见身着黑色连衣裙的林莉站在失火的档案馆前,我瞪大了眼睛,止住了分析。

徐辉顺着我的目光看去,也看到了林莉。她正在和身边的陈教授聊着什么,看陈教授带着笑容的表情,似乎聊得很愉快。看着这个幽灵般的女人,我心里不知为什么有点发毛。

“主角到了。”我讪笑着对徐辉说道。

不管怎么样,跟踪目标没有丢,这让我和徐辉松了口气。林莉和陈教授聊了一会儿,转身离开,往会场走去。我向徐辉使个眼色,示意我去向陈教授问下情况,徐辉会意地点头,等林莉走了一截之后,远远地跟在后面。

陈教授是个把喜怒挂在脸上的人,一见他满脸笑容的样子,我就知道刚才和林莉之间的对话解掉了他多年的心结。果然,我绕了弯子问起刚才他和林莉间的对话时,陈教授吐了口气,像是把多年的郁结随着呼吸排出了体外,整个人都显得年轻了不少:“林莉这孩子,就是心思重。如果她早告诉我当年她出了车祸失去了部分记忆,我也不会因为老伴的事心里怨她那么多年。不过现在也好了,到底是师生情谊在那,说开了也就没事了。”他一边说着,眼角泛出了泪花。

车祸?失忆?我觉得有些哭笑不得:“陈教授,您觉得她说的是真的?”

陈教授奇怪地看着我,像是在打量一个天外来客。反问道:“不然呢?她有必要骗我吗?”

“您不觉得她说的太离奇,太巧合了?”我被陈教授气得笑了起来,难道他就不觉得这个理由太过荒唐?

陈教授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幽幽地说道:“人生里面有些事不要太较真。有时候我们需要的不是一个解释,而是一种态度。这么多年过去了,至少她见到我的时候,还记得为当年的这件事道个歉,解释一下,说明她把这件事放在了心里。有这个态度,解释还重要吗?”说完,他背着手哼着小曲走了。

望着他远去的、快乐的背影,我突然间明白了很多事情。

经历了接二连三的意外之后,大会总算恢复平静,得以圆满结束。下午四点,我和徐辉跟着林莉走出会场,跟踪行动正式开始。

以前在影视作品中看到警察跟踪疑犯都很紧张刺激,真正参与到其中,却发现其实无非是耗时间。连续三天的时间里,四辆跟踪车不断变换位置监视林莉的行动,却毫无发现。林莉的日常生活简单得让人提不起半点兴趣,除了到门口的超市里买一些生活用品和食物,绝大多数时间里她都窝在家中,足不出户。没有家人探访,没有朋友走动,她就像是流落荒岛的鲁滨逊,一个人在这个喧闹的社会中孤寂地生活。

第四天下午,经过了三天的蜗居之后,林莉终于出门了。依旧是那副冷淡的样子,背着画板,坐上了一辆出租车。尽管都知道没有什么太多可追寻的线索,但徐辉还是开着车跟在了后面。

出租车一路向前,走上了通往市郊的道路。眼前的景色越来越熟悉,我猛然想起那天下午在市郊图书馆进行的采访。她是要去市郊图书馆吗?我有些怀疑,但没有对徐辉说出口。

果然,出租车在市郊图书馆的门口停了下来。深秋时分的图书馆远看上去,又是另一番萧瑟的味道。秋风卷起梧桐的枝叶,落得遍地金黄。秋的气息在铺满落叶的小路上变得深沉而凝重。林莉径直走进了我们上次会面的地方。徐辉将汽车停在了图书馆外的一株树下,这个位置刚好可以从侧面看到图书间的情况。隔着玻璃窗,我远远地看见她站在那里,支起了画架。我记得上次会面时,我曾经问她有没有兴趣将窗外的美景描绘下来。如今时光已逝,她站在那里,看到的不再是绿树阳光,而是萧瑟和凋零。看来她真的是对悲情世界情有独钟。我无奈地抽动嘴角,坐在车上收回了远望她的目光。

我不知道自己是何时睡着的,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我只知道当我揉着有些酸疼的脖子醒来,下意识地望向那个房间时,林莉依旧站在那里,恬静、美好。这是一幕足以让人忘掉烦恼的画面,我开始理解周教授当初为何被吸引。我们在世间匆忙行走,很多时候已经忘却了生命的恬静带给我们的感动和内心的安宁。而这样一个画面,正弥补了我们内心对于生命本真的渴求。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我突然想起了卞之琳的《断章》,和眼前的画面十分契合。站在那里专心作画的林莉,有没有想到她也在成为别人的风景?

徐辉伸了个懒腰,扰了我的清梦,也将我从漫无边际的冥想中抽离出来,回归现实。他看了林莉一眼,点燃一支烟道:“搞艺术的人就是与众不同,站了一下午了,也不觉得累得慌。”我敷衍地笑了笑,没有回话。徐辉忽然发动汽车,准备离开。我惊讶地问道:“走了?”

徐辉点头道:“在这儿一下午了,难免不引起她的注意。放心吧,我已经安排了其他车在这附近盯着,咱们先撤退,免得造成她的怀疑。”我再回头望向林莉的位置,她依旧专注于画板,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我们。

和徐辉回到市区吃了顿饭,我的思绪终于从下午的臆想中完全回归。“已经四天了,没有半点发现,咱们还要继续盯下去吗?”我看着正在狼吞虎咽的徐辉,对于跟踪行动的前景产生了一丝担忧。

徐辉停下筷子,满嘴含着食物,含混不清地说道:“我正想跟你商量这事儿。照目前的情况看,老是这样盯着不是个办法,我在想还有什么办法。”

“周教授那边有没有消息?”

“没有。时间隔得太长,现场又下过雨,被破坏过,找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老实说我办了这么多年案子,就数这起案子最奇怪,一点头绪都没有。咱们要不要重新整理一下思路?”徐辉道。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对徐辉吐露道:“今天下午到市郊图书馆,我想起了一些事情。我怀疑,咱们的方向出了问题。”

徐辉讶异地抬头:“什么问题?”

“我和林莉到过市郊图书馆,我记得她很怕血,就连看到红色的香枝木地板都害怕。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去杀人呢?”我终于说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疑惑,如释重负。

“你确定她不是装的?”徐辉问道。

我仔细地回忆着当时的情景,想到林莉那充满恐惧的眼神和慌张的样子,我肯定地回答道:“应该不是伪装。我可以感觉得到她的恐惧很真实。市艺术协会的赵子明也知道这事。”

徐辉放下筷子沉吟道:“照这么说,她不可能是凶手。可是你修补的记忆为什么会出现她的样子?还有,周教授那晚在树林里明明遇到的就是她。如果凶手不是她,会是谁?”

我和徐辉都沉默下来,陷入到了对案子的思考当中。

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我们两人同时被吓了一跳。

徐辉看了一眼电话号码,对我说道:“是周教授。”跟着接起电话。

我听不到周教授说了什么,但从徐辉慢慢变白的脸色看来,不会是什么好事。他放下电话,跟着给在市郊图书馆的同事打电话。

“喂,我是徐辉。那边情况怎么样?”

“十分钟前图书间的灯刚刚熄,还没看见她出来。”

“继续盯着,有消息给我打电话。”

徐辉挂断电话,站起身来对我道:“走,咱们马上回秀水村。具体情况我在路上再跟你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