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刘子枫陈傲雪 > 第36章 擒狼(3)
 
我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向着房里望去,只见一个20多岁、一头黄发的青年人也在盯着我,眼神中满是凶狠。他的脸上有一道凸起的、紫黑色的刀疤,就像是一条肥大的毛毛虫趴在脸上,让人感觉有些恶心。

我以为是我不小心碰到门打扰了他,刚准备道歉,就听见徐辉在身后喝道:“不许动,举起手来!”

什么情况?

我还没回过神来,就被青年人一股大力一拽,身不由主地倒向他的怀里。下一个动作就是我的脖子被他铁钳般的胳膊牢牢箍住,差点透不过气。紧接着,青年人用丝毫不符合他年纪的沙哑嗓音叫嚣道:“全部给我退后!不然我杀了他!”

青年人的胳膊因为紧张而变得用力,青筋毕现,强大的压力束缚住了我的咽喉,我感觉自己的呼吸快要断绝,眼睛随着呼吸的不畅而微闭起来。透过狭小的视线,我看到了徐辉铁青的脸色,听到了他有些颤抖的叫喊声:“放开他,刘斌,你已经跑不掉了!”

刘斌?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正是三个疑犯当中的一个。该死的,怎么和资料上长得不太一样?还有,他们不是住在401号房吗?

我被挟持不过是短短的十几秒的时间,我却感觉过了几年的时光。无法自由呼吸让我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我只依稀地感觉到有人在近乎吼叫般对话,脖子上的束缚却始终没有丝毫地松懈。求生的本能让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手肘撞向了对方的小腹,随着对方因为疼痛而弯腰,脖子上的压力陡然消失,重新呼吸到空气的我双腿发软跪倒在地,不停地咳嗽,呛得泪水鼻涕直流。

小张立刻跑到我身边关心地询问我的状况,我却根本无暇回答,直到几分钟后,我才逐渐恢复正常感观。我再看向刘斌的时候,他已经倒在地上,变成了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尸体的下面,殷红色的鲜血汩汩流出,将生命的迹象从他的身体中慢慢地剥离。

“他怎么死了?”我转过头问小张。意识上的断片让我根本没有看到他是怎样突然死亡的。

小张面带不忍地别过头去道:“是被特警们打死的。”

我这才明白,一定是刚才他被我袭击的一刹那,特警们抓住机会击毙了他,防止他再对我造成伤害。几分钟前,他还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现在却已经终结了自己的一生。我顿时生出一种悲凉的感觉,不是因为刘斌的死去,而是感叹生命的无常。

我挣扎着站起身,环顾整个房间。房间并不大,里面除了我和小张,再没有其他人。另外两个疑犯呢?难道他们不在这个房间?我转过头问小张,小张回答我说:“刘斌挟持你的时候,另外两个疑犯从窗户逃跑了,现在吴队他们带人去追了。”

我走到窗户边伸头一看,窗外是黑漆漆的一片,如同一个巨大的黑洞,在房间幽暗的灯光照射下,更显神秘深远。只有呼啸的狂风不断涌来,从我的脸庞不断拂过,让我清醒了不少。我突然想起下午准备会上吴队的话,从窗户往外,应该就是那片深邃的防风林。

我招呼小张往外走。小张问道:“去哪?”

“防风林。疑犯既然跑到了那里,如果不及时实施抓捕,很有可能借着防风林的掩护逃跑。我们马上跟去,看看吴队他们下一步怎么行动。”

“我去吧,你休息会。”小张抢上前来道。

“不行”,我断然拒绝了小张的好意,“这是工作。记者的工作就是尽量把握第一手的采访资料,这么重要的采访,我怎么能缩在一边?”我的心里生出一股莫名的决心:一定不能让这两个疑犯跑掉。

走出房间,楼道里早已乱成了一锅粥。荷枪实弹的特警们正在一个个房间进行排查,众多房客站在楼道里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一切,显然他们还不清楚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和小张没有停留,沿着楼梯飞快地跑下楼,刚下楼就看见吴队站在宾馆门口,正在通过对讲机和指挥车联系。看见我们走过,他立刻招手示意我们停下,然后继续通话。

对讲机里传出的声音里带着三分愤怒、七分焦急,精心布置了几天的抓捕行动,居然到最后连基本的信息也搞错,不难理解李局的恼怒。当然,与此相比更让他头疼的是,最不想发生的局面发生了。金沙市素来有“小秦皇岛”之称,一来是因为都是海滨城市,二来则是因为环境相类。早些年金沙市因为树木滥砍滥伐造成了环境恶化,尤其是南郊一带,一到秋冬时节海风大作,带动砂石飞舞,环境十分恶劣。后来政府为了改善人居环境,就在南郊建设了成片防风林。这些防风林纵深超过百米,面积达到了12公顷,横向铺开将整个南郊包围其中。疑犯逃到了其中,就如同大海捞针,想要再行抓捕难度可想而知。到了这个地步,就不是简单依靠市公安局百来号人就能搞定的了。

听到李局的怒斥,吴队一脸尴尬的神色。但事已至此,批评和怒骂并不能解决问题,重要的是如何妥善解决。李局骂了几句火气稍平,透过对讲机指示道:“马上集合二中队所有人员进入防风林搜索!还有,请刚才被挟持的记者朋友上一号指挥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