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刘子枫陈傲雪 > 第1章 头戴十字架的女孩(1)
 
我快要吐了。

一股强烈的酸苦味从喉咙中涌上来,在舌头上蔓延开来,让我几欲作呕。身子也跟着车子的颠簸一路上下翻覆,让这酸苦的感觉随着唾液流遍全身,我感觉全身的汗毛孔都竖了起来。我急忙打开车窗,让夹杂着雨丝的凉风从脸庞拂过,来减轻心中烦闷的感觉。

“刘主任,怎么了?不舒服?”是小张的声音。

我无力地靠在椅背上,紧闭着双眼,向小张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胃不舒服,老毛病了。”

“胃疼啊,忍忍,过了这个山头,再走5分钟就到了。”司机接过话来。

“师傅,你们这里的路怎么这么难走?不是说政府拨款给修路了吗?”是小张的声音。

“是啊,前几年镇里说要招商引资,在咱村里建厂,在这山旁边打了一条路直接通村里。刚开始大伙儿都挺高兴,尤其我们跑车,省油,不费车。可是这时间长了,那路别说车了,连人都不走了。”司机说到这里,故意卖了个关子,不往下说了。

“为什么?有新路可以走,不是方便了吗?”小张果然上当,我听着他们的对话,嘴角不禁上扬--大学生就是单纯。

“嘿嘿,你不晓得,那条路啊……有古怪……”司机的声音很愉悦,显然很满意小张的配合,故意拉长声音说道。

小张果然又上钩了,好奇地问:“什么古怪?”

司机压低了声音,以便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有神秘感:“那条路啊,一走就要出事。你说本来挺好的一条路吧,车子一开就出怪事,人一走就撞鬼,谁还敢走?”

“还有这种事?”

“可不是?我自己就遇到过啊!路刚修好那会儿,外地好多厂子进来了,到咱村的人就多了,我们的业务也就多了。有时候忙起来没白天没黑夜。有一回晚上,我刚准备吃饭,有人打电话来叫车,说是一个纺织厂里的工人要包车去镇里,我就答应了。结果我跑到那条路上开了半天,也没找到那人说的地方。你说奇怪不?得,给人打电话吧?这电话就是打不通,好不容易打通了,响了两声人给挂了。给我气的呀,我心说哪个王八蛋打电话忽悠我玩呢,刚准备走,人电话又来了。我这回长心眼了,告诉他说你别挂给我指路,我去找你。我一边打电话一边开着车呢,猛地发现前面有一人拦着路。我吓得赶紧把刹车一踩,下车就准备跟那人理论,结果这下车一看,差点没给吓死。我这车车头啊,都越过这山崖边上了。这要不是刚才那人一拦,我哪还有命?我在路上坐着愣了半天,才想起来谢谢那人。可是这四周围一看,哪里有人?我吓得魂都没了,赶紧打电话叫人过来。一群人找了半天也没找着人。后来我再仔细回忆打电话叫车那人给的地址,就是在山崖那呢!从那之后,别说夜里,白天有人叫车,我也不打那条路走了。”

“不是你眼花了吧?”司机说完,小张总结道。

“怎么可能?就算我眼花吧,总不能咱这儿人人都眼花了吧?我一哥们也是跑车的,这夜里接个活,走到半道,看到路中间横着一条沟。刹车一踩下去一看,什么都没有。以为自己眼花了,上车一看呢,沟就在那横着。你说奇怪不?他给吓得不轻,后来干脆把车给卖了,做小买卖去了,再也不敢开车了。”司机接着补充道:“您还别不信,自打这路修好了以后,这样的邪乎事多了去了,村里人都知道。这不,传得多了,人都不敢上这路上来了。后来这些个厂子也受影响办不下去了,全给挪地儿了。”

小张不说话了。我知道他沉默的原因。司机的灵异故事是不是真的我们无从分辨,但这些私营的厂子大迁移的时候,我们报社是做过报道的。当时采访的时候问过大迁移的原因,老总们都回答是企业发展战略的需求,任谁都知道是鬼话。哪个企业发展战略一年不到就彻底变更,还是挪换厂址这么大的工程?这代价也太大了。当时只是考虑完成采访任务,也没深究,现在想想,似乎跟这司机说得倒也很吻合。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你知道吗?”小张刨根问底地追问,这小孩确实有当新闻记者的潜质,新闻敏感度很高。

我也睁开眼睛,想看司机作何反应。只听他刚开口说道:“有人说是因为十年前……”话还没落音,车子就停了。

秀水村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