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刀剑霜寒 > 第六十二章 真容显现旱魃被诛
 
在朱仙镇外的不远处,有一处古墓,这座墓早已被盗空,如今已然是一处极佳的藏身之地。

  那“旱魃”被李清玄吓退之后,一路逃窜至古墓中。古墓中心的棺床之上,墓主人的棺材早已空空如也,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凉席,凉席之外还有着许多的生活用品。凉席之上,正有一个年轻人盘腿而坐,闭幕养神。

  这个人就是仇百,彼时的仇百还只是一个寂寂无名之辈,还未踏入锦衣卫,和自己的亲兄弟仇战在这墓中躲避官兵的追捕。而那个人们口中的“旱魃”,正是他的大哥——仇战。

  这兄弟二人一同修炼那活尸蛊功,活尸蛊功本就难以练成,大哥仇战练功心切,不能很好的压制蛊效,最终堕入魔道,成了如今茹毛饮血的“旱魃”。仇百虽然进步缓慢,但是仍可以压制住蛊效,不至于丧失心智。

  古墓外传来了异响,惊动了正在打坐运功的仇百。

  “谁!大哥回来了吗?”

  话音刚落,那仇战便四肢着地,如畜生一般冲进了墓中。虽然他在外面饮血食肉,杀人如麻,但是回到墓中却不曾伤害过自己的兄弟半分,就像一只回到巢穴的狼,收起了自己所有的杀戮与凶残。

  “大哥!”仇百惊呼一声,上前迎接大哥的归来,“你又跑去哪了?官兵这两日追得紧,你不要到处乱跑!”

  那仇战不会言语,只是进了墓中,自己找了一个角落蜷缩了起来,完全看不出半点人的样子。

  “唉......”见到自己的兄长这副模样,仇百也只能唉声叹气,“早知道会变成这副模样,我们当初就不练这什么活尸蛊功了......不知道我也会不会变成这副模样......”

  但是他转念一想,其实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也好,倒也远离了这世间的诸多烦恼,像一个山间的野兽一样,饿了就吃,困了就睡,岂不自在?

  看着大哥像牲口一样蜷缩着睡着了,仇百也放下心来,躺在了凉席上睡了起来。

-------------------------------------

  一天之后,深夜,血月。

  岳飞庙之中,老村长一家早已搬离,只剩下了谷怀安和李蕴宁二人。

  为了引来旱魃,李清玄特地带着“万阳兵锋”隐藏了起来,如今的岳飞庙,已然失去了抵挡旱魃的特殊功效。

  谷怀安立于院中,静静等待,李蕴宁则位于他身后的庙中,伺机而动。此时的夜空,万里无云,满月泛着微微的血光,偌大的朱仙镇中,只有着阵阵的鸦鸣。

  不知等了多少个时辰,夜晚之中仍然是一片寂静,没有半点响动。

  “怀安哥哥......”庙中,李蕴宁的声音自黑暗中传来,“那个旱魃今晚是不是不会来了?”

  “再等等。”谷怀安仍然注视着黑夜,面色肃然,“再等等。”

  果不其然,黑夜之中,一声熟悉的尖啸打破了黑夜的寂静。

  “啊——!”

  “终于来了。”谷怀安微微叹道,一股紧张的情绪即刻涌上了面庞,“宁儿务必小心,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出手!”

  李蕴宁听到谷怀安如是说,心中的紧张情绪又多了几分。她不言语,只是自腰间抽出了几颗六钱针,蓄势待发。

  “啊——!”尖啸声又响起了,这一次比上一次的距离更近,就在岳飞庙前。

  “来得好!”谷怀安大喝一声,“畜生,还不快快来爷爷这受死!”

  可是,刚刚那一声尖啸声过后,再无其他响动了,那“旱魃”忽而将自己的行踪隐匿了起来。

  谷怀安知道,这是“旱魃”发起袭击的前奏,于是他集中了万分的注意力,扫视着黑夜中的每一个角落。

  突然,那“旱魃”自半空中发起了突袭,借着月光的照耀,露出了满嘴的獠牙直扑谷怀安而去。

  谷怀安即刻反应,连退数步闪躲开了这一突袭。“旱魃”扑了个空,失去了重心跌落在地,但是又迅速的爬起来,咬向了谷怀安的脖颈,像一头饿疯了的野狼。此时的谷怀安手无寸铁,不能与旱魃交战,只是两步做一步地在院里绕圈,与“旱魃”周旋。

  李蕴宁见到此景,焦急万分,但是时机未到,又不能出去帮助谷怀安,只得紧握住了手中的六钱针。

  院中,谷怀安虽与那“旱魃”周旋,但是“旱魃”的身手明显比谷怀安更加敏捷,不一会儿,谷怀安身手便多了几道抓痕。

  “嘿嘿嘿,好畜生!竟然能伤得了我!今日小爷就和你大战三百回合,看看究竟是你死还是我亡!”谷怀安一面吃力地周旋,一面说着鼓劲的话,想让李蕴宁不那么担心自己。

  可是黑夜之中的李蕴宁看得分明,自己的怀安哥哥压根不是那“旱魃”的对手。

  此刻的院中已是遍地狼藉,仇战在入魔之前,武功也是以一当百,入魔之后虽然心智尽失,但是自身的实力却得到了大大的增强,只是一扑一咬之间,院内的砖石瓦块便被他击碎,散落了一地。

  “怀安哥哥,我来助你!”话音未落,神针已出,只见黑夜之中三根六钱针如流星般急速飞来,准确命中了“旱魃”的三处死穴。

  但是那“旱魃”却是刀枪不入,即便是命中死穴,那六钱针也被一一弹开,毫无作用,反而将之全部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李蕴宁身上。

  “谁让你出来的!”谷怀安怒吼到,但是为时已晚,那“旱魃”已经调转枪头朝李蕴宁扑了过去。

  李蕴宁则不慌不忙,她使出了神翥门的独门轻功——扶摇功。只见她双脚一蹬,身体一边轻盈地旋转,一边原地升起,只一瞬便跃升至一丈有余的半空中。

  那“旱魃”的弹跳力也十分的惊人,他不顾其他,原地起跳,猛然抓住了李蕴宁的双腿,将之从半空中拽了下来。

  李蕴宁还没反应过来,便重重摔落在了地上。

  “宁儿!”谷怀安大惊失色,此时的“旱魃”凶残地撕咬着李蕴宁身上的衣物,妄图一口咬住她的脖颈,饮血食肉。

  而谷怀安则手无寸铁,只能上前从“旱魃”的身后死死的抱住,不让其继续伤害李蕴宁。

  这一招果然见效,那“旱魃“”停止了撕咬,回过头来和谷怀安缠斗在了一起。李蕴宁趁机脱身离去,身上的衣物早已破烂不堪。

-------------------------------------

  “小友莫慌,贫道来也!”

  就在这紧要关头,半空中忽而传来了李清玄道长的声音,话音未落,却只见一杆铁枪自半空中飞来,如流星一般划过月夜。

  谷怀安抓住了机会,纵身起跳,接住了“万阳兵锋”,稳稳落地之后挺枪摆开了架势。

  那“旱魃”见到谷怀安手中的铁枪,顿时丢掉了凶残的模样,停下了自己的攻势,只是杵在原地露出了满嘴的獠牙。

  “哈哈哈!好畜生,这回就让你见识一下小爷的厉害!”

  语罢,谷怀安便挺起枪上前扎去。那“旱魃”转攻为守,开始和谷怀安在院内缠斗起来,并寻找着逃跑的机会。

  可是谷怀安哪里会让其再逃?那“旱魃”虽然刀枪不入,但是在这绝世神兵之前,却变回了凡胎肉体,如鼠辈一般根本不敢与谷怀安交锋,只一会儿便被谷怀安伤了多处。

  一边是逃,一边是追,眼看着“旱魃”即将跃出庙门,谷怀安一个健步将铁枪送了出去,直接刺穿了“旱魃”的身体。

  可是,即便如此,那“旱魃”却滴血不流,如死尸一般。

  “宁儿,趁现在!”谷怀安吼到。

  李蕴宁即刻心领神会,如一只鸟儿般腾空跃起,自空中往“旱魃”的头顶连去三针,这一下,那“旱魃”彻底没了动静。

  自此,朱仙镇那杀人如麻,危害百姓的“旱魃”终于被诛灭。

  不过,这也让谷怀安埋下了一个仇恨的种子——仇战的弟弟仇百,在得知自己的亲哥被诛杀之后,立誓报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