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刀剑霜寒 > 第六十一章 青城道长武绝天下
 
满月之中,一个轻灵的身影自远方飞来,那身影如一只仙鹤一般,掠过了半个朱仙镇,轻盈地落在了屋顶之上。

  三人看得惊奇,只叹道:“好厉害的轻功,莫不是已经成仙了!”

  那似人非人的“旱魃”却如临大敌,朝着这个身影咆哮了起来,露出了满嘴的獠牙。

 “小小孽畜,还不速速离去!”黑色身影一边呵斥着,一边缓缓地自黑夜中走来。

  三人借着微弱的月光,这才看清了那个高人的模样——一个穿着朴素道袍,却仙风道骨的中年道长。他赤手空拳,却气度不凡,只是一句呵斥便逼得那凶恶至极的“旱魃”连连后退。

  “前辈小心,此人已经毫无正常人的心智!”谷怀安对着那高人道长喊道。

  可是,那“旱魃”似乎是感受到了这位道长的高深实力,还没等谷怀安的话说完,便扭望着朱仙镇外逃去了,岳飞庙中的三人见此不禁面面相觑。

  不费一丝力气,只是一句呵斥便让这个杀人如麻,连官军都无可奈何的“旱魃”匆匆逃走,此人武功之高,远远超出了谷怀安,李蕴宁二人的认知。

  谷怀安跃上墙头,朝着那道长抱拳大声问道:“前辈好厉害的气场,那畜生见你就跑,想必你的武学修为早已步入大乘,晚辈拜服!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那道长朝着三人只是微微一笑,看起来十分和蔼,他缓缓而道:“贫道不过是闲云野鹤罢了,名字是师傅取的,叫李清玄。”

  “李清玄???!!!”这个名字如雷贯耳,谷怀安和李蕴宁二人听后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蕴宁怯怯地问道:“敢问前辈,可是青城山道门的李清玄,李道长?”

  道长波澜不惊,微微点头,“正是贫道。”

  “你就是传说中武功天下第一的......李清玄?”谷怀安再次问道,脸上多了一丝兴奋。

  天下第一的名号,并不是

  “天下第一,不过虚名尔。”李道长语罢,挥了挥衣袖自屋顶上踏空而来,看似在走路,但是却离地九尺,如腾云驾雾一般,轻盈自然。

  老村长活了六七十岁,从来没见过如此景象,连连叹道:“哎哟,神仙下凡了,神仙下凡了!”

  谷怀安和李蕴宁也不禁叹道:“好厉害的轻功,简直出神入化!”

  话音未落,李道长已如轻盈羽毛般缓缓落入院内。

  “方才一战,二位小友可受伤了?”

  “道长放心,那畜生伤不到我二人。”谷怀安面对眼前武功天下第一的李清玄,心情十分激动,不过他转而露出了一丝愁容,叹道:“只可惜让那畜生跑了,他刀枪不入,我拿他没办法。不过好在有李道长,要是那畜生还敢再来,我们就叫它有来无回!”

  李清玄听罢,不禁笑道:“你不也说它刀枪不入吗?你看我赤手空拳,又怎么能降服他?”

  “李道长莫要说笑,武林之中谁人不知李道长虽是赤手空拳,却有降龙伏虎的本事,收拾一个小小的旱魃于你而言简直是易如反掌!”

  李道长仍只是付之一笑,转而问道:“小友可知那孽畜为何不敢进这岳飞庙?”

  “这......晚辈不知。”

  “你们随我来。”

  道长语罢,大步踏进了庙内,三人只是互相看了一眼便径直跟了上去。

  “贫道夜观天象,得知此地有凶相显露,恐有魔物危害百姓,故而星夜兼程赶来。”李清玄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岳飞的塑像走去,“刚才一战,我看那孽畜还尚有一丝人气,可能只是一个走火入魔的习武之人,并不是百姓口中的‘旱魃’。”

  “晚辈也感受到了。”谷怀安补充到,“传说中的旱魃浑身白毛,那人虽然面如死尸,但是还能跑能跳,只是已经全无了常人的心智,想必是修炼了什么邪门武功。”

  李蕴宁听后柳眉轻蹙,道:“究竟是什么武功,才能让一个大活人变成这副模样?”

  “二位小友可听说过活尸蛊功?”

  “活尸蛊功???”谷李二人面面相觑,“晚辈行走江湖近十年,从未听说过。”

  李清玄看着眼前的岳飞塑像,缓缓解释了起来,“贫道早年在苗疆曾见过一种蛊毒,叫活尸蛊,此种蛊毒会让人失去心智,变得犹如行尸走肉一般,饮血食肉。但是如若有习武之人专门用行气之法压制蛊效,则可以练成阴邪至极的活尸蛊功。”

  二人听后不禁叹道:“想不到这世间竟有如此邪门的武功!”

  李道长继续说道:“但是修习此种武功十分危险,那活尸蛊在体内,会随着修习之人的修炼而增加蛊效,假如有一天压制不住,则会反噬修习之人。”

  此刻,他们已然猜到了,“所以......那所谓的‘旱魃’,不过是练了此种邪门武功,但是压制不住蛊效的正常人?”

  “贫道也如此认为。”

  语罢,李清玄看向了岳飞塑像,那塑像神采奕奕,眉宇之间正气浩然,“不过那活尸蛊功却有着一个十分致命的弱点。”

  “什么弱点?”

  “活尸蛊功是至阴至邪的法门,假如修习之人失去心智,他们就会克制不住阴阳相克的准则,十分惧怕至阳之物。”

  三人听后,开始明白了些什么。李蕴宁问道:“所以这岳飞庙内是有什么至阳之物,才让那人不敢靠近吗?”

  李道长笑道:“姑娘真是冰雪聪明,这岳飞庙内确实是有一个至阳之物,而且就在你们面前。”

  谷怀安听后,开始扫视着眼前的一切物件,神坛上的贡品,岳飞塑像,香檀,还有岳飞塑像手中的一杆九尺铁枪。

  突然,那杆九尺铁枪让他眼前一亮,“难道......是这杆白缨铁枪?”

  语罢,他腾空而起,跃上神坛,一把揪住了铁枪,又一个后空翻稳稳落地。

  他将铁枪横在手中,端详抚摸,不禁兴奋叹道:“三十多斤,真趁手!”

  正在端详中,枪身上的四个铭文吸引了他的目光——万阳兵锋。

  老村长笑了笑,解释道:“这杆枪可能都快两百年了,在前朝的时候,岳将军在朱仙镇大破金兵,连打了好几个大胜仗,老百姓为了纪念专门在此处立了个岳将军的塑像,塑像造好了却发现没有一个适合的兵器放在塑像的手里。当时的战场上尸横遍野,十里八乡的铁匠聚集了起来,把战场上的刀枪剑戟全都收集了起来融了,这才打了这杆铁枪。当时的一位老先生还给这枪取了个名字,叫‘万阳兵锋’。”

  李清玄听后,缓缓道:“岳将军师出有名,将士们的兵器都载有阳刚之气,聚万兵之锋铸为一枪,果然是一个至阳之物。”

  “哈哈哈哈,好一把绝世神兵!”谷怀安得到了一件趁手的兵器,瞬间兴奋了起来,当即跳入了岳飞庙的院子里,操练起了枪法。

  “枪走惊鸿,锋发一线!”

  “劲如沧澜,势绝江海!”

  这兵器似乎也认准了这个主人,本来只是一个塑像的装饰物,结果到了谷怀安的手里却闪起了阵阵寒光。

  看着谷怀安的枪法,李清玄微微点头,“小友的枪法,真是颇有气势!”

  李蕴宁此时的注意力却不在谷怀安的身上,她环顾着四周,若有所思,开始喃喃道:“岳飞庙没了这杆枪,岂不是挡不住那旱魃了吗?”

  李清玄却笑了起来,“那不正好吗?”

  “道长的意思是......”

  “请君入瓮!”

  “好主意!不过在那之前,还得请老村长一家先行离开,去安全的地方避一避。”李蕴宁对着一旁的老村长说到。

  老村长听完,心中的感激之情油然而生,“那诸位英雄可要小心呐!那旱魃杀人无数,诸位要是能将它除掉,整个朱仙镇上下都将感激不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