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刀剑霜寒 > 第五十六章 仗义出手投奔故人
 
“咚咚咚......”

  远处,恶僧们又敲开了一户人家的房门,门里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家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贫僧乃是开封府大相国寺的化缘僧人,奉主持之命前来此处讨要香火钱,望施主施舍一二,好让佛祖保佑你出入平安,万事如意,阿弥陀佛!”

  为首的和尚虽然是笑着说完了这句话,但是那笑容却让人不寒而栗,风烛残年的老人家不敢说话,只是看了看他们的身后,只见一个被打得满身是血的女人,正被他们拖在地上,奄奄一息。

  “大师,我家里就只有我和小孙子两个人,还请大师不要为难我们,我这就去给你们拿钱。”

  说完,老人家即刻转身回屋,在房间里翻箱倒柜地倒腾了起来,不一会儿,他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那双满是老茧和皱纹的手里,小心翼翼地捧着一个布包裹。

  “这是我家里唯一的银两,望大师不要嫌弃。”说着,他将之缓缓打开,十多枚痕迹斑驳的铜钱正静静躺在上面。

  和尚顿时没了笑容,严肃说道:“老头,你拿这几个铜板就想糊弄我?难道你是想和她一个下场?”

  正说着,和尚指了指身后那个奄奄一息的女人。

  老人家听此,即刻就跪下了,他央求道:“大师,您就饶了我们爷孙俩吧,我们真的没有钱啊!”

  “哼,没钱,没钱那佛祖就不保佑你,你明天就要横死街头!武僧何在?”

  “在!!!”他的身后,那几个手持棍棒的年轻和尚又跳了出来,站成了一排。

  “给我打!”

  “是!!!”他们纷纷挥舞起了棒子,正准备上前痛打老头一番。

  “爷爷!!!”屋中,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女孩带着哭腔跑了出来,抱住了跪在地上的老人家,“你们不要打我爷爷,你们不要打我爷爷!”

  见此,几个年轻的和尚又停下了。

  为首的和尚甩了甩袖子,道:“哼!众生平等,管你是小孩还是老人,都要受打!你们都愣着干什么,给我打啊!”

  “住手!”他们的身后,一个稚嫩的童声传来,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和尚回过头,只见一个眉清目秀,一脸愤怒的小女孩,正拿着一杆细小木枪,对着自己。

  “你们这些大坏蛋!竟然连老人和孩子都不放过!”徐春儿抬着枪与他们对峙,那张稚气未脱的脸上,看不出有一丝的害怕。

  那和尚看见徐春儿这幅气势汹汹的模样,随即又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阿弥陀佛!”和尚虚伪地给徐春儿敬了一个佛礼,道:“这位小施主,我们在替佛祖讨要香火钱,这两个人都是被妖魔蛊惑了,不想侍奉佛祖,我们只是替佛祖教训他们,并不是做坏事,还请你不要乱说!”

  “你......你......你胡说八道!”徐春儿不知道佛门当中究竟有没有这个规矩,只好壮着胆子骂了起来:“谁规定的,必须要给佛祖香火钱,佛祖才会保佑,佛家不是以慈悲为怀嘛!怎么连老人和孩子都要打,我看你们就是一群假借佛祖之名,强取豪夺的强盗!”

  “哈哈哈......”远处的李青龙笑出了声,“这小丫头,都敢跟人叫板了,李姑娘教得好啊!”

  李蕴宁则尴尬一笑,道:“李统领说笑了,这是春儿她自己的本事,我可从来没教过她。”

  那和尚听徐春儿如此说,瞬间变了脸色,他赶紧朝四周张望了一下,见没有人在一旁观望,于是便骂道:“你是哪里来的野丫头,竟敢毁我大相国寺的清誉,我看你也是讨打!武僧何在?”

  “在!!!”那群年轻的和尚随即跳了过来,在徐春儿前杵着棍子站成了一排。

  “给我狠狠地教训这个野丫头!顺便看看她身上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是!!!”语罢,拿群和尚不由分说,随即挥舞着棍子,朝着徐春儿蜂拥了过来。

  面对着数倍于己的大人们,徐春儿不慌不忙,扎起了马步,挥枪摆开了架势,嘴里念出了那句气势非凡的口诀:

  “枪走惊鸿,锋发一线!”

  口诀未落,枪招已至,她娴熟地运起枪和这群武僧对打了起来,丝毫不处于下风。刺、挑、扫、拦、拿.....只在片刻,她就使出了许多简单而实用的枪法,经过了那么长时间的练习,她的枪法早已经不是一般的凡夫俗子可以比拟,对付这几个武僧根本不在话下。

  那几个棍法平平无奇的武僧,一个接一个地被徐春儿的枪法击中,他们虽然人多势众,却根本无法在这个小姑娘的面前占到一丝便宜,甚至一点点地处于下风。

  “这......”为首的和尚见武僧们不敌这个小丫头,瞪大了自己的双眼难以置信,“你是哪里来的妖魔鬼怪,竟然敢在佛祖的面前造次!”

  徐春儿使出一枪,击退了一个武僧,随即说道:“佛祖?佛祖在这么?”

  “哼,我们大相国寺就是奉佛之处,大相国寺里的人就是奉佛之人,我们日日夜夜伴随佛祖左右,见我们犹如见佛祖!”

  “嘻嘻嘻~”徐春儿笑出了声,一边毫不费力地与众武僧对敌一边说道:“你真有趣,竟然说自己是佛祖,哈哈哈......”

  徐春儿的欢笑声未落,众武僧便不敌她,退下阵来。

  “怎么样?还想再来嘛!”徐春儿挥了挥枪,模仿着大人的样子说道。

  为首和尚气急败坏,指着几个武僧骂道:“你们这几个废物,连个小女孩都打不过,给我继续上啊!”

  语罢,武僧们又挥舞起了棍棒,继续展开了对徐春儿的进攻,这一次他们使出了浑身解数,看起来十分地凶猛。

  “哼!本小姐没使出全力呢。”

  徐春儿嘲讽了一句,接着便念出了第二句口诀:

  “劲如沧澜,势绝江海!”

  这一回,她枪如棍使,面对着武僧们的一齐进攻,她使出了几个大开大合的枪招,虽然只是一个孩子,兵器也只是一支细小木枪,但是她的一招一式之间却已经有了谷怀安那股气吞山河的气魄。

  武僧们依然不是她的对手,不一会儿便被打得鼻青脸肿。

  李青龙见此,不禁笑道:“哈哈哈......好!打得好!这丫头果然是一个武学奇才,这么小的年纪就可以以一当五,若是多多加以引导,今后必成大器!”

  远处,武僧们见完全不敌徐春儿,纷纷丢掉了手中的棍棒,缴械投降了。

  “小祖宗饶命啊,小祖宗饶命啊!”为首的和尚“噗通”的一声便跪下了,嘴里一直在求饶,完全没有了刚刚那般的蛮横,“我就是一个给人跑腿的,我也是迫不得已的啊。”

  “迫不得已?把人打成这样也是迫不得已?”徐春儿说这句话的时候,指了指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女人。

  那和尚直起了身子,眼珠在不住地打转,似乎在寻找着一个可以为自己脱身的理由。

  “这都是大相国寺住持的意思啊,他说土豪乡绅我们惹不起,要香火钱可以专门找这些小老百姓,不给钱不听话的,就狠狠地打一顿,打一顿就老实了。我要是不照着他的意思做,恐怕就会小命不保啊。”

  徐春儿听此,心中的怒气又增加了许多,正当她想继续质问这个和尚的时候,身后传来了李青龙的声音。

  “告诉爷,你那个住持叫什么名字。”他骑在马上,居高临下地问着那个跪在地上的和尚,脸上只有冷酷的表情,语气也很冰冷,让人仿佛瞬间处于凛冽的寒冬中。

  那和尚见李青龙这副冷峻的模样,心中不禁生出了一丝畏惧,他颤抖地说道:“好汉饶命,大相国寺的住持名叫释永续大和尚,我们做的这一切都是受他指使的,好汉饶命啊!”

  “释永续。”李青龙冷冷地念了一声这个名字,道:“爷留着你的命,回去告诉他,若是再让也爷看见你们大相国寺的人强取豪夺,欺压百姓,爷就一刀劈了他。”  

  “对!”徐春儿插了一嘴,学着李青龙的那个豪气冲天的样子挺着胸膛说道:“要是他再敢来欺压百姓,本小姐也一定不放过他。”

  为首的和尚跪在地上朝着他们磕了好几个响头,道:“谢谢好汉不杀之恩,谢谢好汉不杀之恩,谢谢好汉不杀之恩......”

  “滚!”李青龙怒喝了一句。

  话音刚落,这几个和尚便屁滚尿流地逃走了,可是还没逃出多远,那和尚又回过头高声地骂道:“你们几个小贼,给我走着瞧,大相国寺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你!还没被打够?”徐春儿抬着枪指着正在逃跑的和尚们,正欲上前追赶,却被李青龙的一句话拦住了。

  “春儿,不必追他们,让他们回去给那个大和尚报个信。”

  徐春儿气鼓鼓地说道:“哼,真是便宜他们了。”

  李青龙那双如鹰一般犀利的眼睛闪过了一丝杀意,口中冷冷地吐出了几个字:“释永续,爷记住你了。”

  此时,李蕴宁她们也赶了过来,走向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女人。

  “这位姐姐,你还好吗?”李蕴宁扶起了她的脖颈,探了探她的鼻息,“呀,气息好微弱,得赶紧把她送去医治”

  看着她浑身的清淤,百媚生十分担忧地说道:“怎么把人打成这样了,这群恶僧!”

  说完,她将那个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孩子拥在了怀里,安慰了起来,“没事了,没事了,乖,不哭~”

  这时,女人缓缓睁开了双眼,用十分微弱的气息说道:“我的......孩子......”

  “没事的姐姐,你孩子好好的。”李蕴宁安慰她道:“坏人已经被打跑了,你们安全了。”

  听此,那女人松了一口气,随即又晕了过去。

  李青龙见此,问了一句:“你们知不知道附近哪里有郎中,可以医治她?”

  李蕴宁想了想,说道:“这个,我和怀安哥哥在开封府外的朱仙镇有一位故人,到他那里应该可以给这位姐姐医治。”

  “故人?”众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李蕴宁点了点头,道:“是的,开封府外朱仙镇,怀安哥哥的‘万阳兵锋’就是在那里得到的。”

  “哈哈哈,不管那么多,先到那里去落脚吧,好好地吃一顿才是要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