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刀剑霜寒 > 第五十五章 恶僧行凶春儿出手
 
晨光熹微,一处平常的农家小院。

  “咚咚咚......有人在家吗?”

  一阵小扣柴扉的声音打破了清晨的宁静,院子的主人还在睡梦之中,便被这一声声的呼唤声吵醒了。屋内,只住着一对母子,年轻的母亲只有二十四五岁,只有一个五岁的孩子和她一起生活。

  “谁啊?”女主人在屋内问了一句,屋外并没有人回答。

  她缓缓起床来,穿好了衣物,盖紧了孩子身上的被子,推开房门出去了。

  只见篱笆院门外,站着几个油光满面的秃头和尚,他们全都笑盈盈的看着女主人,虽是笑容却看得人不寒而栗。

  “你们是......”

  “阿弥陀佛!”为首的和尚行了一个佛礼,道:“贫僧乃是开封府大相国寺的僧人,奉主持之命出城来讨要香火,好让佛祖护佑一方平安。”

  “讨要香火?”天气微凉,女主人紧了紧身上的衣物,脸上露出了一丝疑惑,“我家里并没有香火纸钱,昨日的冷饭还是有一些,你们在此吃点斋饭倒是可以,要香火还是上别处吧。”

  “阿弥陀佛!”那和尚又行了一个佛礼,笑道:“女施主误会了,香火纸钱大相国寺内并不缺少,只是最近寺院需要修缮,缺一些银两金钱,所以还请女施主施舍一二,就当在寺内拜佛烧香。”

  女主人听此,瞬间明白了。

  “哦——原来你们不是来要香火的,你们是来要钱的!”

  “阿弥陀佛,女施主如此说欠妥,你要是给我们一点香火钱,和亲自去大相国寺内烧香拜佛别无二样,佛祖看到了你的诚心诚意,今后也会保佑你的。”

  女主人虽有一丝不情愿,却也是个信鬼神的俗人,她想了想,怯怯问道:“那......你们要多少?”

  “不多,只需要二两银子就可以了。”和尚依旧笑盈盈的,却让人感受不到半点的善意。

  “二两?”女主人瞪大了眼睛,声音即刻变得高亢了起来,“你们怎么不去抢!二两银子要老娘卖半年的菜才能赚到,你这秃驴常年躲在寺内享清福,根本不食人间烟火,哪里知道赚钱的艰辛?嘴巴一闭一合就敢问老娘要二两银子,真好意思说得出口,我呸!”

  和尚们听见女主人如此说,纷纷变了脸色,为首的和尚说道:“你要是不给钱,佛祖就不保佑你!你明天出门就要横死街头!”此刻他耷拉着脸,看起来十分地阴险,但是却让人感受不到半点的违和,仿佛这才是他原本的模样。

  女主人叉腰喝道:“滚一边去!大清早地别自个儿找不痛快,老娘从来不拜你的狗屁佛祖,老娘只拜土地爷爷,灶王爷,岳爷爷,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你这泼妇,不就是二两银子的事么,为何对佛祖出言不逊?”

  “不就是二两银子的事?二两银子对于那些官家大老爷,有钱有势的地主,肯定是小财,但是对于我们这对孤儿寡母来讲,可是半条命啊!你这秃驴,嘴上说着供奉佛祖,实际上却做着欺软怕硬的事儿,我看要是佛祖真的会显灵,肯定第一个要了你这个秃驴的命!”

  那和尚听此,不禁怒火中烧,他随即向身后的随从和尚们问道:“武僧何在?”

  “在!!!”

  几名身强力壮的和尚随即跳了出来,并列一排,每个人手上都拿着八尺长的木棍,气势汹汹。

  原来,他们早已做了准备,名义上是出寺院讨要香火,实际上是来欺压百姓,强取豪夺。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女主人开始有了一丝慌张。

  “干什么?今天贫僧要好好地教训教训你,完了还要把你扒光了,吊在菜市口,让所有人都看看,和大相国寺作对是什么下场!”

  “你......你们这也算和尚?强盗还差不多吧。”

  “少废话,看打!”语罢,那几名手持木棍的年轻和尚猛地踢开了篱笆院门,闯了进来。

  “救命啊,打人啦!救命啊,打人啦!”

  院子里响起了女主人的呼救声,这声音传得很远,附近的乡民听见了她的呼救,纷纷打开了房门观看,却只能看到几个僧人将她家的院子团团围住,院子内传来了阵阵棍棒击打的声音,和女人的惨叫声。

  “哎——大相国寺那帮恶僧,又来讨要香火钱了,可怜了这一对外乡母子......”

  每家每户都将房门紧闭,不敢出门来多管闲事,只敢躲在家中瑟瑟发抖。

  院子里,女主人躺倒在地,双手紧紧地护住头部,几名身强力壮的和尚拿着木棍围着她,一阵乱打,将她打得死去活来,一直在不住地哀嚎。

“娘——”屋内,她那年幼的孩子带着哭腔跑了出来,径直扑在了她的身上。见此,和尚们停下了。  

“孩子,快......跑......”此时,女子的脸上已经满是鲜血,却仍想保护自己的孩子。

  “哇——”见到了母亲这个模样,那小孩瞬间便哭了出来,那哭声撕心裂肺,听得人十分揪心。

  为首的和尚走了过来,粗暴地将孩子抱了起来,站在一边,怒道:“给我继续打,往死里打!”

  地上的女人已经被打得满脸是血,几名手持棍棒的和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敢先动手。 

  “给我打啊!没听到么?”

  为首的和尚怒斥了一声后,他们才继续挥舞起木棍,往女人的身上打了起来。

  “娘!”被那和尚紧紧抱住的小孩见此,只能放声大哭了出来,他拼命地挣扎着,却怎么也挣脱不出和尚的手臂。

  “哈哈哈哈......”为首的和尚狂妄地笑出声来,那声音传出了很远,似乎就是想让所有人都听到,“这就是和我们大相国寺作对的下场,哈哈哈......”

-------------------------------------

  此时,谷怀安一行人正各自骑着马,临近了这里的村落。徐春儿骑着老马,靠在李蕴宁的背上,不知睡了多久。

  “啊——走了这么久的路,真是乏累,要是能喝一壶酒就好了!”李青龙骑在马上自言自语道。

  坐在马车中的百媚生听此,随即挑开帘子探出了脑袋,对着李青龙说道:“前方好像有许多人家,李大哥若是想喝酒,可以去农舍里买一点自家酿的米酒,正好我这里还有一些盘缠。”

  众人向前看去,果然如百媚生所说,前方不远处村舍俨然,鸡犬相鸣,还有着一股股袅袅的炊烟自村中升起。

  “好家伙,走了那么久终于看见人烟了。”

  李蕴宁道:“真是太好了,我们可以去村子里买一些干粮,再给怀安哥哥的酒葫芦里添一些酒。”

  “酒?”谷怀安听到有酒喝,立马就兴奋了起来。

  徐春儿听见了他们的谈话,也缓缓醒了过来,她打了个哈欠,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从李蕴宁身后探出头往前看去。

  结果,眼前的一幕却让她万分吃惊。

  最先吸引住她注意力的,是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此时的她已经奄奄一息,正被一个看起来身强力壮的持棍武僧拖在地上往前移动,她身体经过的地方,是一条长长的血迹,看起来十分渗人。

  “娘!!哇——”一个年纪不大小孩子,一直跟在后面,看着自己的母亲无助地哭喊着。

  “这......”徐春儿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拖着女人的武僧前面,走着好几个和他一样装扮的和尚,他们全都手持棍棒,挨家挨户地上门询问。距离隔得太远,徐春儿听不到他们跟那些老百姓说了些什么,只能远远地老百姓们全都往为首的那个和尚手里塞着银子,脸上满是害怕。

  李青龙也看到了这一幕,顿时间一股战意陡然升起,“哪里来的恶僧,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索要钱财!还把人给打成这样!”

  百小天少年意气,他放下了手中的马缰绳,怒道:“大哥,让我去和他们会一会!”

  “不行,你的拳脚功夫尚浅,恐怕不是他们的对手,还是让我去一刀一个,劈了他们!”

  “这种小事还用劳烦大哥出手?我这就去然他们领教领教君子门掌门的身手!”

  马车里的百媚生听弟弟如此说,十分担忧地对他说道:“小天,这几个和尚看起来不是等闲之辈,还是让李大哥去吧,他闯荡江湖这么多年,对付几个和尚应该不成问题。”

  一旁地李蕴宁说道:“不如我们一起上吧,这样胜算要大一些。”

  “不劳诸位出手了,爷这就去结果他们的性命!”李青龙说着,拔出了身后的老刀,正欲驾马前去。

  “那个......”徐春儿被他们的对话感染了,怯怯地说道:“让我去吧,我应该可以对付他们。”

  这一下,所有人都愣住了,异口同声地说道:“你?”

  “春儿不要胡言乱语!”李蕴宁表情严肃,却还是带着一丝温柔,“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孩子,怎么和这些拿着棍棒的大人比?”

  徐春儿昂起了头辩解道:“李姐姐,我虽然是个孩子,但是我会武功啊。你忘了那天晚上,我是如何将那些捕快一一打倒的?”

  “哈哈哈哈......”李青龙忽而笑出声来,“你这丫头,还真有一股我当年天不怕地不怕的气魄,李姑娘就放心让她去吧,我们这么多习武之人在后面看着,还怕她被这几个秃驴伤了不成!”

  “这......”李蕴宁陷入了纠结。

  徐春儿从马背上抽出了那杆平常训练用的细小木枪,兴奋说道:“李姐姐,你就瞧好吧!”

  语罢,只见她从马背上飞身而起,跃出了一丈远后稳稳落地,单手将枪拎在背后,往前方急速奔去了。

  “春儿,一定要小心!”她的背后传来了李蕴宁的声音。

  见此,谷怀安独自呢喃了一句:“怀远,长大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