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刀剑霜寒 > 第五十章 众人一起前往河南
 
经过了徐州府衙门的那一战,李青龙几人在徐州城中名声大噪,老百姓们在私底下都讨论着他们超凡的武艺和过人的胆识。不过侠以武犯禁,擅闯大牢,救走在押的案犯,可不是什么小罪。徐州城当然是不能再呆下去了,李青龙和李蕴宁她们结了账,离开了住了许久的客栈,改头换面出了城。

  此时,谷怀安一个人骑着老马,九尺铁枪用布包裹着,驼在马背上;李蕴宁和徐春儿一起骑在了一匹健壮的马上,二人身体轻盈,那匹年轻健壮的马驼着二人并不乏累;李青龙则独自骑着一匹黑马,背着老刀和妮儿的骨灰。这四人出了城,一路往北去了。

  对于李青龙来说,最重要的东西莫过于那把斩杀无数的老刀,还有心爱之人的骨灰,哪怕是浪迹天涯,他也要将此二物带上。

  徐州城北的官道,有一处岔路,一条往西去,一条往北去,他们一行人走到此处,望着这两条不同方向的路,一时犯了难。

  这条岔路上,行商和旅人来来往往,李蕴宁骑在马上,问了问当中的一个行脚商人:“大哥,这条路分别是往哪里去?”

  那行脚商人和善地笑了笑,道:“姑娘不是本地人吧?这两条路,往北走是去山东,往西走是去河南,往回走就是去徐州城了,你们是打算往哪里去?”

  徐春儿躲在李蕴宁的身后,探出了脑袋好奇地问道:“李姐姐,我们应该往哪条路走?去山东还是河南?”

  李蕴宁沉思了一会儿,随即扭过头问了问李青龙,“李统领,你意下如何?”

  李青龙随时随地都带着一壶酒,他昂首痛饮了一口,畅然说道:“爷自来到中原,都是到处流浪,骑在马背上痛痛快快地喝一壶酒,醉了就睡在马背上,马儿走到哪里我就在哪里落脚,图的就是自由自在。”

  李蕴宁听此,忽而想起了李青龙此前和自己说过的那个故事,那个他口中的“妮儿”,一辈子也没出过酒镇,最大的梦想就是去很远很远的地方,看最美的风景,而对于李青龙来说,“妮儿”的愿望可能是唯一一个支撑他浪迹天涯的理由。

  李青龙顿了顿,继续说道:“李姑娘若是拿不准主意,可以问问谷兄,谷兄想去哪儿我们就去哪!”

  李蕴宁点了点头,随即看向了谷怀安,此时的谷怀安也拿着一个酒壶,自顾自地喝着。

  “怀安哥哥,你想去哪儿?”

  谷怀安听见宁儿的声音,随即回过了头,望着她傻傻地笑了,“嘿嘿嘿......回家,带着你和怀远一起回家见爹娘!”

  爹,娘。这一个漫不经心地称呼,却隐隐刺痛了李蕴宁的心,谷怀安的爹娘早在他十三岁时就已经双双离世了,哪怕过了这么多年,回家却依然是他的一个深深的执念。

  李蕴宁沉默了一会儿,道:“那,你还记得家在哪儿吗?”

  “家......”谷怀安怔住了,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之中,“我......我不记得了,哈哈哈......”上一秒表情痛苦的他,下一秒却又无忧无虑地笑了出来,对于谷怀安这样的人来说,疯癫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哈哈哈......”一旁的李青龙也跟着笑了出来,“既然记不得家在哪里,那就四海为家吧,江湖儿女本就该潇洒纵意,浪迹天涯!”

  李蕴宁可笑不出来,她低下了头又陷入了沉思,在几年前谷怀安还在心智正常的时候,她曾听谷怀安说自己是河南人氏,河南人尚武,或许在这样的环境里,谷怀安自幼就受到了耳濡目染,让他练就了一手以一当百的好枪法。

  “那,我们不如往西,去河南吧。”她这样说道。

  “河南?随意,爷去哪都可以!”

  “河南?李姐姐......”徐春儿犯了难,眼神里有一丝犹豫,似乎肚子里藏着一些话不方便说出来。

  李蕴宁回过头,低语呢喃:“春儿,怎么了?”

  “我想......找我爹。”她的语气里有一丝委屈。

  李蕴宁楞了一下,这才想到徐春儿这个小孩子自己的执念。那一夜过后,徐仲叔生死未卜,不知那府军卫的鹰犬是将他如何处置了,是被私下处死了?还是被关押在了某个暗不见天日的地牢里?

  李蕴宁心想,那帮朝廷鹰犬行事凶狠,用心险恶,那徐仲叔多半是凶多吉少,但是她还是摸了摸徐春儿的头,安慰道:“你爹姐姐会帮你找,眼下先找一找怀安哥哥的家,他曾经很我说过,家就在河南。若是过了十天半个月也找不到,我们就去找你爹。你现在就好好练武,待找到你爹的时候,才能保护好他不受朝廷鹰犬的侵害。”

  徐春儿听此,脸蛋上忽而露出了一丝微笑,她使劲点了点头,道:“好,我一定好好练武,给爹一个惊喜!”

  一旁的李青龙昂首喝了一口酒,怅然道:“不知那百氏姐弟现在怎么样了,那天逃出衙门大牢后,就没了消息,不知他们二人是否还在徐州城里......”

  徐春儿也附和道:“对呀对呀,不知道小天哥哥现在怎么样了?真叫人担心。”

  李蕴宁听此,会心一笑,打趣道:“你怎么不关心百姐姐,只关心百小天?”

  “我......我......”徐春儿把眼光移向了别处,脸上有了一丝尴尬,“谁说我不关心百姐姐啦?我就是随口一说嘛。”

  李蕴宁抿嘴一笑,身为女人,她已经看穿了这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在想些什么。

  “李大侠——”

  就在这时,一阵年轻的呼喊声伴随着的马蹄声从他们身后传来。

  众人向后看去,只见百小天打扮成了一个伙计的模样,驾着一辆马车向他们徐徐而来。马车上,百媚生轻轻挑开帘子,露出了半张脸,此刻的她没有精心打扮,姿色却仍胜过绝大多数的女子。

  见到这姐弟二人平安出城,李青龙突然笑了出来,“哈哈哈,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这个小天兄弟还真是没让我失望!”

  “小天哥哥!”徐春儿也开心地叫了出来。

  百媚生原本带着一丝忧郁,当看到李青龙的时候,脸上的忧郁忽而转变成了一丝欣慰。不一会儿,马车便到了几人的跟前。

  “李大哥,这些天,你可安好?”她露出半个脑袋,缓缓问道。

  “哈哈哈,怎么不好!那些捕快被爷杀得屁滚尿流,哪敢再来叨扰?”

  百媚生犹豫了一下,道:“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你。”

  李青龙摆了摆手,道:“姑娘说这句话就见外了,你若是把我当做朋友,就不要说这种客气话!为朋友两肋插刀是应该的。”

  百小天少年意气,他抱拳道:“李大侠,我百小天说过,只要你救出我姐,我下半辈子就给你当牛做马,我说到做到!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上刀山下火海,全凭你一句话!”

  “嗯,好小伙子!”李青龙十分赏识地点了点头,身为马帮统领的他,早就习惯了这样豪气干云的话语,“不过你的命是你自己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爷今后就把你当做兄弟一样看待,你要是不嫌弃,以后就管我叫一声大哥吧!”

  “好,大哥!”

  众人听此,不禁笑了。

  接着,百小天话锋一转,问道:“前面是个三岔路口,不知李大哥想往哪去?”

  “往西走,去河南!”

  “行,大哥去哪,我就去哪!”

  “太好了,太好了,小天哥哥要和我们一起去河南!”徐春儿躲在李蕴宁的背后,一阵窃喜。

  李蕴宁听见了这句话,笑而不语。随即,她又问了问坐在马车中的百媚生,“百姑娘也要和我们一起去河南吗?”

  百媚生的表情里藏着忧郁,似乎经过那件事之后,她整个人都像变了一般。“现在,我已经没有可以安生的地方了,只有你们还把我们姐弟俩当做朋友......你们去哪儿,我也就去哪儿。”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特地偷看了一眼李青龙,此时的李青龙只是自顾自地喝着酒,并没有在意她说什么。

  李蕴宁回道:“那好,我们一起去河南,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嗯。”百媚生满脸忧愁地点了点头,自行退到了马车里,放下了帘子。

  李青龙放下了酒壶,道:“行,那咱们就上路吧,往西去河南!”

  “好。”众人纷纷答道。

  伴随着清脆地马蹄声,谷怀安此时也用他那醇厚的嗓音,唱起了娴熟的河南梆子:

  “辕门外三声炮如同雷震,天波府里走出来我保国臣,头戴金冠压双鬓,当年的铁甲我又披上身。帅字旗,飘如云,斗大的穆字震乾坤;浑天候,穆氏桂英,谁料想我五十三岁又管三军!想当初跟随太君回归原郡,一家人在河东安度光阴,闲无事夫妻们观山赏景,到夜我阅兵书又读诗文,月光下习武艺消愁解闷,教儿女练刀枪费尽心。我只说从此后朝事再不问,谁料想安王反贼要争乾坤。宋王爷传下来一道圣旨,众呀众武将 跨呀跨战马,各执兵刃,一个个到校场比武夺帅印。老太君命文广探事把京进 小奴才在校场比武刀劈王伦......”

-------------------------------------

  在他们身后,上官秋白一行三个太监,全都身着白衣,骑着骏马,远远地目送着几人踏上了前往河南的官道。

  “想不到,他们当中还有人还会唱戏呢!”

  “这一下,徐春儿身边个个都是武林高手了,百户大人这回不用担心了吧。”

  听随从如此说道,上官秋白心中却仍有一丝担忧,他缓缓说道:“江湖路凶险,不知道前面还有什么困难在等着他们。前几日百媚生被抓,李青龙他们半夜擅自闯进徐州大牢救人,这当中必定有某个势力在作祟。”

  “大人所说的某个势力,是指锦衣卫么?”

  上官秋白摇了摇头,道:“不能断言,毕竟锦衣卫是皇上身边的人。不过从目前我们掌握的证据来看,不排除锦衣卫内部有奸党安插的势力。”

  “所以,朝廷之内果真有奸党作祟么?”

  面对随从的随口一问,上官秋白不语,或者说不敢乱言语。他沉思了一会儿,道:“你们继续乔装打扮,跟在他们后面,我先回应天府,禀报一下掌印大人。”

  “遵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