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刀剑霜寒 > 第四十六章 太白山门异客来访
 
太白山雄踞陕西,乃秦岭第一高峰,其山势如剑如刀,直冲云霄。无论是酷暑还是凛冬,山上都会披着一层银白色的积雪,蔚为壮观,行人无不望之浩然。

  太白剑宗坐落于南侧的山腰处,建有大小宫室五十多座,可同时容纳数百人。此势力非佛非道,非官非匪,乃是武林之中集百家之长,自成一脉的宗门。成立至今已有六代弟子,数千门人,分散于天下。这些弟子不乏侠肝义胆之辈,在江湖之中常做行侠仗义之事,为太白剑宗赢得“武林第一剑派”的赫赫威名。

  此时的太白剑宗,弟子均下山游历去了,山门之内只有一些年纪尚小的弟子和一些门派元老,每日练剑、做饭、打扫积雪,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太白山之所以让整个江湖敬佩,除了精湛的剑法,还有每一个太白弟子所用的宝剑。

  每一个拜入宗门的弟子,都会被赠予一柄做工精良,削铁如泥的宝剑,弟子们都将宗门赐予的宝剑试做极为珍贵之物,小心保管,甚至作为传家之宝世代流传。这些宝剑在铸造之时都被注入了极大地心血,且铸剑之术从不外传,只在宗门中专门设置的铸剑坊代代口授。

  现如今的太白剑宗,元老已经不多了,铸剑坊的铸剑老人便是其中一个。

-------------------------------------

  临近中秋的太白,已经有了凛冽的寒意。

  一大早,还没等太阳出来,勤快的太白小弟子们,已经早早地起床了,在太白宗门的各处打扫积雪。这些弟子有男孩儿也有女孩儿,他们当中有的是无家可归的孤儿,有的是附近居民送来山上学武的农家子弟,还有的是那些名门望族专门送上山磨砺的富家子弟。

  但是在这里,他们无论贵贱,都只有一个身份:太白弟子。

  “吱呀——”伴随着一门厚重的开门声,高大的太白山门被一双小手缓缓拉开,一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太白小弟子探出了头。

  “哇——又下雪了!”

  他的身后,跟着一个比他略大一点的小女孩,一手拿着扫帚,一手插着腰,对着他催促道:“师弟别愣着了,赶紧扫雪,我今天还得教你新的剑法呢。”

  “知道啦,知道啦,师姐——”小男孩应了一声,那一声“师姐”拖得特别长,语气里有一丝不耐烦,仿佛是厌倦了这个粘人的师姐。

  虽是小孩子的年纪,却也以师兄弟、师姐弟相称,这就是太白山的规矩,长幼有序。

  太白山门前有一大片空地,十分空旷,空地的一旁还有一个马厩,马厩里一年四季都有草料和饮水,他们每日的任务便是将这片空地打扫干净,照看好马厩里的草料,确保来访的客人们可以人马安定,按照师傅们的话说就是打扫干净脸面好迎客。虽然在这个季节,一般人是不会上山来的,除了那些喜欢来太白挑战的武林人士,或是孤独的剑客,或是找茬的江湖恶霸。

  这一女一男两个小弟子,师弟十分淘气,而比他稍微大一点的师姐除了粘着他,还要处处管教,处处指挥,处处照顾。他们一边追逐打闹着,一边开始了今天的扫雪任务。今天的雪只有薄薄的一层,且没有新下的雪,比起冬天的时候算是很好的。二人虽然只是孩童,却扫得一点也不费力,不一会儿便将雪堆在了一起。

  看得积雪已经扫得差不多了,师姐长舒一口气,她看着眼前的一大片空地,正是练剑的好场合,于是心中便催生出了万般的剑意。接着她将手中的扫帚当成了一柄剑,开始自顾自地练起了太白的流羽剑法。

  “第一式,十步一杀!”

  “第二式,隼落惊风!”

  “第三式,飒沓流星!”

  一旁的小男孩看着粘人的师姐练起了流羽剑法,只觉百无聊赖,不经意间便打了好几个哈欠。

  突然间,他无意瞄了一眼身旁的雪堆,心中瞬间想到了一个捉弄师姐的主意——堆一个外表像师姐一样的雪人,看她会有如何的反应。接着他偷偷地笑了笑,趁着师姐在专心练剑,开始在雪堆上用手一点点地给雪堆塑形。

  鼻子、眼睛、嘴巴、额头......他一点点地将雪人堆了起来,而且故意堆得奇丑无比。那一双小手也渐渐地被冰雪冻得通红。

  “第三十六式,剑平天下!”

  不一会儿,师姐的流羽剑法已经练完了,她垂着扫帚,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全身的筋骨都活动开了。论剑法,她会的比师弟多得多,所以老师傅们命她手把手地教这个小师弟,让他稳固好武学根基。

  这时,小男孩这边的雪人也已经堆好了,但是他还是感觉少了点什么,于是便将手中的扫帚插在了雪人身上,当做雪人的手臂。

  “师姐,你看!”他扮了一个鬼脸,对着师姐喊道:“这个雪人像不像你?哈哈哈哈......”

  师姐回过头,只见那个雪人奇丑无比,嘴不像嘴,鼻子不像鼻子,额头不像额头,身上还只有一只扫帚做的手臂。

  “小武!!!”师姐指挥起了手中的扫帚,向男孩奔去了,“我看你今天是想挨扫帚打屁股了!”

  “哈哈哈哈......”小男孩一边狂笑着,一边和师姐追逐了起来,“来抓我啊,抓到我就让你打!哈哈哈哈......”

  接下来的一幕,仿佛秦王绕柱走,这两个孩童围着雪人打起了转,师弟一直在笑着逃跑,师姐却怎么也追不上师弟,二人就这样围着这堆奇丑无比的雪人,转了不知多少圈。

  师姐累了,开始喘了起来,她停下了指着男孩说道:“有本事......你别跑,哼!”

  “略略略!”师弟又对师姐扮了一个鬼脸,“你抓不到我,抓不到我,抓不到我,哈哈哈.....”

  “看你往哪跑!”师姐大喊了一声,她终于按捺不住了,趁着师弟分心一脚踏在了雪人的头顶,跃了过去。

  小男孩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师姐一把抓住了。恶作剧得逞的他一边挣扎一边发笑,根本没有半点害怕,虽然师姐看起来可凶了,却是在太白山门中对他最好的那一个人——比师傅对他还好。

  正当他以为师姐会向先前那样用扫帚打自己的屁股的时候,师姐却看着他的那双冻得通红的手,一下子变了脸。

  “你的手......”师姐的表情,又好气又心疼,“这么冻成这样了,冷不冷啊?”

  师弟可不管这许多,他趁师姐发愣,赶忙将双手挣脱了出来,并使劲地贴在了师姐的脸蛋上,让她也感受感受这刺骨的寒冰。

  “啊——小武!!!”

  “哈哈哈哈......你抓不到我,抓不到我,哈哈哈......”师弟再次狂笑了起来,跑开了。

  不过,还没等他跑远,便一头撞进了一个成年人的胸膛里。这一下撞得他头疼,似乎是一头撞在了一面十分结实的墙上。

  他揉了揉自己头,抬头看去,只见一个长着鹰钩鼻的男人正在俯视着他,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那双犀利的眼睛里隐隐透露着一丝杀意。

  “你......是谁啊?”小男孩一脸茫然地问道。

  男人身着一袭黑衣,披着一件绒做的长袍,腰间挎着一把精致的刀。他的身后,跟着二三十个和他一样着装的人,全都一言不发,只是冷冷地望着眼前这个只有七八岁的男孩。这群人看似来者不善,只在不知不觉间便临近了太白山门。

  “你们,就是太白弟子?”男人冷冷问道,嘴角露出了一丝笑,似乎是轻蔑,又似乎是兴奋。

  师姐见此,赶紧走了过来,将师弟护在了身后,抬头道:“这里是太白山门,师兄师姐们都下山游历去了,你们要是想拜山门请改日再来。”

  “呵呵。”男人冷笑一声,道:“拜山门?你们也配!”

  “你!”师姐瞪大了眼睛,看起来满脸怒气。她虽然年纪尚小,但是在这群腰挎钢刀的大人面前却也毫不畏惧,“你是什么人?竟敢对太白出言不逊!”

  “哈哈哈哈......”男人发出了狂妄的笑,“小丫头,看你的样子恐怕还没过了吃奶的年纪吧,叫你们太白山门里说话管用的来见我,不然我就要硬闯了!”

  他刚说完,身后的随从们纷纷掣开了袍子,亮出了腰间寒光闪闪的腰刀。

  “你.....你给我等着!”师姐说完,拉着小师弟的手便往回跑进了山门。

  师弟跟在她的后面,小声问道:“师姐,这回要怎么办?”虽然喜欢捉弄师姐,但是在这个时候,小武却也将师姐视为无所不能的依靠。

  “走,我们去告诉师傅。”师姐没有回头,拉着他的手继续往回跑着。

  男人的身后,走上来了一个随从,凑在他的耳边说道:“千户大人,现在的太白剑宗,稍微厉害点的都下山游历去了,此时这山门里恐怕没有人是你的对手。”

  这个长着鹰钩鼻的男人,正是朝廷内人人畏惧的“鹰面魔君”——仇百。碍于司礼监的暗中调查,他不能明目张胆地对徐春儿和谷怀安下手,所以他一面安排武总旗暗中跟随徐春儿她们,一面带着锦衣卫的人马赶往陕西,打算在太白山弄出点动静,再栽赃嫁祸给谷怀安一行人。

  这样一来,不用等他动手,那些下山游历的太白弟子就会将谷怀安杀而后快。

  “哼,别说是那些太白弟子,就算是太白五大门首全都在,也照样不是我的对手。”仇百说着,表情里带着一丝轻蔑。

  随从笑了笑,奉承道:“千户大人说的是,还好那太白五大门首早已离世,不然在千户大人面前也只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哈哈哈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