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刀剑霜寒 > 第四十一章 沆瀣一气实施阴谋
 
关于自己被凌辱的事,百媚生没有对弟弟说起,害怕他意气用事,枉送了性命。姐弟二人相依为命,弟弟在很小的时候就会帮姐姐打抱不平,不管是谁欺负了姐姐,她都会用拳头打回去。或许是富人家的胖儿子,或许是要饭的小乞丐,或许是对姐姐图谋不轨的大人们。

每一次他都和别人斗得头破血流,每一次姐姐都会告诉他,下一次不要再这么鲁莽了。而百小天总会笑着回答:“没事儿~谁要是再敢欺负你,我就痛扁他一顿。”

百媚生回到了桃红坊,这里的人们和外面的不一样,外面的人在她的背后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这里的人心知肚明,却从不在脸上表现出来。

觥筹交错,歌舞升平,百媚生悄悄走过,没有一个人把目光投在她的身上,那些原先常常找她寻欢的达官贵人们,此时就像不认识她一般。

客桌里,一位之前被她接待过的客人看见了她,问了问身边的风尘女子:“百媚生怎么一幅霜打的茄子一般,根本不似之前那般有精神了。”

风尘女子们相视而笑,提高了用着刺耳的声音解释着:“她现在已经不值钱了!是人是狗都可以和她睡了,哈哈哈哈……”

百媚生听到了这刺耳的嘲讽,微微叹了一口气,不知是因为遭受冷眼,还是因为物是人非。

老板娘看见她走进了店,白了她一眼,道:“你这个贱骨头,不好好在这里给老娘接客,在外面瞎跑什么?”

百媚生低着头,不敢看着她,“我刚刚出去散心了。”

“散心?”老板娘没有好脸色,“你也配散心?你以为你还是那个名震徐州的第一名媛么?要不是我,恐怕你现在都还在哪个黑窑子里吃苦呢!”

“妈妈说的是。”百媚生根本不想辩解,也不想争论,只想尽快解决后患,离开这里。

“哼,看来是长教训了,算你识相!”

老板娘忽而想起来什么,随即又道:“对了,今天有一个陌生的客人,指名道姓要你去伺候他,你赶紧收拾收拾,别让客人久等了!”

此时的百媚生虽然已经无心再接客,但也还是顺从地答道:“好的,妈妈。”

闺房里,乔装打扮的武总旗正悠闲自在地喝着茶。他今日来此不完全是为了寻欢作乐,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暗中观察,他认定了百媚生就是李青龙的软肋,李青龙重情重义,为了这个女人绝对会赴汤蹈火,这样他就有可乘之机了。

百小天此时正悄无声息地藏匿于房梁之上,认真打量着武总旗。此前他们已经见过一面了,若不是一明一暗,恐怕武总旗早已拔刀相向了。

“哼,你自称锦衣卫,想不到也是一个寻花问柳之辈。”百小天心中暗自如此说道,在他的眼里来这里寻欢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

不一会儿,百媚生已经打扮好了,淡淡的妆容虽然没有掩盖住她的伤痕,却给她原本的美貌又增添了几分姿色。

她推开了门,用着温柔的语气说道:“奴家让官人久等了。”

见到如此美人,武总旗眼前一亮,“徐州府第一名媛,果然国色天香。”

百媚生微微低头,没有一丝笑意,“官人过奖了。”

接着她又补充道:“后厨正在温着壶酒,官是想先喝酒,还是先……”

“无妨。”武总旗抬手道,“我今天是来寻欢的,不是来喝酒的,你若是准备好了,我们就开始。”

百媚生点了点头,回身关上了房门,开始自己脱起了衣服……

听着房中的二人开始进入正题,百小天探出头来观察了一下,只见武总旗的衣服全都挂在了床边,钱袋明晃晃地放在了桌子上,没有丝毫的戒备心。

但是,他并不知道,武总旗将钱袋子置于桌上,正是要将他引出来。

他飞身下梁,无声落地,径直走向了桌子拿起了武总旗的钱袋,并用手颠了颠。

“嚯,还不少呢。”他暗自说道,“换成以前,我一定会拿一些留一些,不过今天小爷一分钱都不想给你留。”

接着,当他准备再次跃上房梁的时候,那房门却被人猛地推开了。

门外,张捕头和一众捕快早就严阵以待,就等着百小天现身。原来,此次武总旗来此,并非为了寻欢,而是与徐州府衙役串通一气,准备捉拿百世姐弟。

张捕头抬着刀,怒道:“哼,我说为什么每次来这里都会莫名其妙地丢了钱,原来是你个小毛贼!”

语罢,众捕快挺着刀涌进了房间,准备将之捉拿归案。

百小天没有多想,拿着钱袋子就开溜了。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他就如一阵风一般,十分敏捷地从窗户闪了出去。

众捕快追到了窗前,只见他的敏捷身影如一只鸟儿般穿梭在屋顶,已然远去,无法追赶。

“捕头,这……”

“没事,跑了一个,还有一个。”张捕头望着百媚生的床,冷冷说道。

这时的武总旗也已经结束了,他掀开了床帐坐了起来,擦了擦头上的汗,道:“把这个女人抓起来,我不信那个李青龙会不来救她,到时候咱们就可以以逸待劳了。”

张捕头朝着他笑了笑,奉承说道:“总旗大人说的是。”

百媚生躺在床的另一边,满脸忧伤,眼角悄悄划过了一丝无助的泪水。这滴泪水,既是为了自己悲惨的命运,也是为了李青龙和弟弟即将面对的危机。

-------------------------------------

百小天并没有撇下姐姐逃跑,他以为捕快们并不知道他和姐姐的关系,只是把他当成了一个入室行窃的盗贼,抓不到他自然会离开桃红坊。

可是当他在徐州城的屋顶转了一圈,再回到桃红坊的时候,却在屋顶看见捕快们将百媚生押走了。

见到自己的赚钱工具被抓走,老板娘自然是暴跳如雷,她召集了仆人、家丁们,将捕快们的去路拦住,指着张捕头的鼻子骂道:“你个小小的捕头,莫名其妙,凭什么抓我桃红坊的人!难道是故意找茬?”

张捕头身为一个衙役,自然是惹不起桃红坊的,桃红坊能在徐州城里混的风生水起,是因为背后的势力在支持,至于是什么势力,徐州城里一直在传言,老板娘是徐州卫指挥使的近亲。

他为了顺利离开,将徐州府衙门搬了出来,拱手向天说道:“我等奉衙门之命,前来抓捕江洋大盗,老板娘莫要为难,我等只是秉公办事,没有半点刁难的意思,还望老板娘撤了你的人,不要耽误了公事。”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老板娘没有丝毫的退让,仗着自己和徐州卫指挥使的近亲,和张捕头戗了起来,“百娘子是江洋大盗?你经常来找她寻欢,她是不是江洋大盗你心里还不清楚么?”

这句话让周围的人哄笑了起来,大家都窃窃私语着:“这要是让张捕头的老婆知道了,那还不得回家跪搓衣板?”

张捕头脸色瞬间变了,急忙岔开了话题,“百媚生伙同其弟弟百小天,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不知偷盗了多少你们客人的金银财宝,只是你们一直被蒙在鼓里罢了。”

“你空口无凭,如何让大家信服?”老板娘插着腰,满脸的质疑。

“老板娘莫说空口无凭。”张捕头指了指周围的那些衣着华贵的人,“你问问这些和百媚生有过接触的人,是不是自己的钱都莫名其妙地少了。”

周围那些达官贵人们回忆着,纷纷点头,“似乎每次来找百娘子,身上的银两都会自己变少。”

接着,张捕头再道:“而且,当今承宣布政使大人的儿子,钱公子,他自己都说在百媚生的房间里不知丢了多少银两。怎么,老板娘难道想亲自请钱公子来说道说道?”

其实钱公子根本没有找过张捕头,也从来没有说过类似的话,张捕头只是借着承宣布政使大人的名号,给自己增添一些底气。

这一招很奏效,老板娘听见钱公子的名字,嚣张的气焰瞬间少了一半,“这......钱公子真的这样说过?”

张捕头点了点头,道:“千真万确!”虽是撒谎,却也一脸正气。

“那,你带走她吧。”老板娘的态度急转直下,顿时妥协了,“不过我要澄清一点,她的偷盗行为,可和本店没有任何关系。”

听到这,一直沉默的百媚生恍然大悟,原来老板娘前来阻拦,可不是顾及之前的情分,而是生怕丢了自己这个可以赚钱的工具罢了。

“呵呵,我还以为......”她暗自念了一句,被绑住的双手无力地垂着。

“这个,自然是没有问题,她和百小天的偷盗行为和桃红坊没有半点关系!”张捕头言语铿锵,没有丝毫心虚。

这时,身着便装的武总旗凑了过来,在他的耳边悄悄说了一句:“她那个弟弟轻功盖世,神鬼莫测,搞不好现在正在哪里盯着我们呢。”

张捕头也悄悄回道:“总旗大人的意思是?”

“他肯定是抓不到的,不过我们可以让他给李青龙稍口信。”

武总旗说得很隐晦,但是张捕头即刻领会了他的意思。他上前一步,扯开了嗓子对着所有人说道:“今徐州衙门将案犯百媚生捉拿归案,关于徐州衙门大牢之中,其弟百小天仍然在逃,望诸位邻里时刻当心,莫让贼人钻了空子。若有发现,即刻上报衙门!”

人群之中传来了一片叫好声,每个人都不清楚其中的阴谋,只是觉得这些“正义”的衙役做了一件为民除害的事。

这句话其实是说给百小天听的,“衙门大牢”四个字他听得仔仔细细,真真切切。此刻他正趴在房顶,一股怒火渐渐涌上心头。为了不暴露自己,他只是在心头暗暗骂道:“鹰犬,小爷定要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