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刀剑霜寒 > 第三十九章 天堂地狱一楼之隔
 
翌日,桃红坊内。

  今天的客人如往常一样多,百媚生接了一天的客,已经有些疲倦了。

  此时她只穿着一丁点衣服,趴在闺房的窗户边上,双手托腮看着客栈的方向,仿佛装着心事。

  刚刚经历过一场激战的张捕头意犹未尽,他正懒洋洋地穿着衣服,眼睛还在盯着百媚生暴露在空气中的雪白肌肤看。

  “小娘子,你今天好像没有精神啊,没有前几日那般主动了。”他埋怨了一声。

  百媚生没有搭理他,仍然在望着窗外发呆。

  这时,张捕头慢慢地从背后靠近了她,趁她不注意突然抱住了她的纤纤细腰,并且肆无忌惮地亲吻着她雪白的脖颈。

  “再陪本捕头睡一觉,好处少不了你的,嘿嘿嘿......”

  “你干什么?”百媚生极力地反抗着,脸上开始有一丝厌恶。

  张捕头被她推开了,表情立马不高兴了起来。

  “你这贱人!”他指着百媚生的鼻子破口大骂,“本捕头想要睡你,那是你的福分,别不识抬举,鸡穿上衣服还是鸡!”

  语罢,他粗暴的将百媚生一把抱住,继续亲了起来。百媚生也又一次推开了他,并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你滚!以后你的生意老娘不做了!”

  张捕头的脸火辣辣的疼,他捂住脸,蔑笑一声,道:“是么?你可别后悔。当真以为你和你弟弟做的那点偷鸡摸狗的事,本捕头不知道?如果不是看在你常常把本捕头伺候得舒舒服服,我早就把你们缉拿归案了。”

  百媚生怔住了,心里开始慌张了起来,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哼,咱们走着瞧。”张捕头整理了一下衣襟,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百媚生的闺房。只留下了百媚生一个人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楼下,热情的老板娘看见张捕头下了楼,赶忙迎上去说起了客套话。

  “哎呀,张捕头这就要走了?您怎么不多呆一会儿,怎么样,这一次可还满意?”

  如果是在往常,张捕头一定会和老板娘客套地说上几句,可是今天的他气鼓鼓的,百媚生扇的那一巴掌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个红红的印记。他根本没有理会老板娘,直接走出了桃红坊。

  “这......”老板娘伙计面面相觑,“难不成今天百娘子伺候得不周到?”

  张捕头刚一出店,熟客钱公子随即进店了,二人擦肩而过,谁也不认识谁。

  老板娘见钱公子来了,立马笑盈盈地迎了上去,“哎呦喂,这不是钱公子吗?今天你来得真是时候,那百娘子正在闺房里等着你呢,只不过她现在要收拾一下,打扮打扮,要不先给公子你安排一桌酒菜如何?”

  “不必了!”钱公子摇了摇折扇,“百娘子无需打扮,无论她是如何模样,我都喜欢,我这就上去找她寻欢。”他说完,就想往楼上走。

  老板娘急忙拉住了他,道:“公子莫要心急,俗话说女为悦己者容,白馍馍始终没有肉夹馍好吃。公子不妨先吃一盏酒,等着那百娘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再做寻欢之事也不迟。”

  钱公子想了想,觉得她说得在理,于是笑道:“好,那本公子就先喝两杯酒,等着那百娘子。”

  老板娘听此,即刻用粉红色的手帕朝后挥了挥,“还不赶紧招呼钱公子入座!”

  楼上,百媚生已经无心再接客,她缓缓地穿起了衣物,想要关上房门好好地休息一下。可是还没等她走到门前,那浓妆艳抹的老板娘便闯了进来。

  “你今天怎么回事!怎么还没把妆化好?快点,钱公子可是正在楼下候着呢。”

  百媚生一脸倦容,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妈妈,我今天累了,不想接客了。”

  “什么!”老板娘睁大了眼睛,那张充满皱纹的脸上写满了愤怒,“你今天不想接也得接,那钱公子可是我们桃红坊的贵客,他可是当今承宣布政使大人的儿子,你要是怠慢了他,别说你了,连我们桃红坊都吃不了兜着走!”

  “那可以让别的妹妹伺候他啊,为什么非得是我?”

  “那钱公子指名道姓要你伺候,我可跟你说清楚,你要是今天把他惹得不高兴了,你就永远也别想把自己赎出去,就得在我们这桃红坊卖一辈子身!”老板娘说完,扭头就走了。

  百媚生扶着门框轻叹了一声,一种巨大的无助感从头到脚包裹住了她。自古红颜多薄命,这句话用在她身上一点也不为过,她自幼无父无母,与弟弟相依为命,为了讨生活,她十三岁就把自己卖到了桃红坊,十六岁就开始赚赎身钱,虽然在外人看来,她是风风光光的徐州城第一名媛,但是在她的心里却从来没有过一天快乐日子。直到遇到李青龙。

  她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要是能早日离开这鬼地方就好了。”

  楼下,钱公子正坐在一桌美酒佳肴前,左右的妙龄女子正在给他夹着菜,陪他一起喝着交杯酒,他们面前,一个同样气质绝佳的乐伶正在专心致志地演奏着。

  可是在如此享受的环境中,他却心不在焉,一个劲地问着站在一旁的老板娘:“百娘子怎么还没好?”

  “快了快了,钱公子莫急!”老板娘安抚着他,接着便扭过头去吩咐道:“赶紧去催一下,怎么这么长时间了都还不下来!”

  男仆人点了点头,转身正欲上楼,恰好与打扮好了的百媚生撞个正着。

  “哎哟,钱公子,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老板娘指了指已经化好妆的百媚生,道:“你看,百娘子这不是来了么?”

  钱公子见到了百媚生徐徐向自己走来,脸上即刻露出了喜悦之情,她不顾身边殷勤的妙龄女子,站起身来兴奋地说道:“百娘子,你可让小生好等!”

  可是那百娘子却没有半点接客的意思,她低头向钱公子行了一个礼,温柔说道:“钱公子,对不起,请恕奴家今天不能接待了。”

  钱公子的笑容戛然而止,问道:“百娘子今天是怎么了?”

  同样没了笑容的还有老板娘,她被百媚生的话吓到了。此刻她战战兢兢,生怕百媚生再说了什么过分的话,惹钱公子不高兴,于是便一个劲地朝百媚生使者眼色,想让她收回刚刚那句话。

  可是百媚生根本不理会她,仍低着头温柔说道:“奴家今天身体不适,不能再接客了。”

  此言之后,人群陷入了沉默之中,周围静悄悄的,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钱公子脸上。此时的钱公子十分平静,但是却平静得让人害怕。

  “无妨,那小生下次再来!”钱公子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看不出是喜是怒。接着,他一言不发,离开了座位径直向店外走去。

  那老板娘看着他离开,赶忙跟了上去,笑盈盈地说道:“公子别生气啊,我这里还有其他的妹妹,一点也不输百娘子,实在不行你喝点酒,听两个小曲儿也行啊。”

  可是那钱公子并没有理会她,快步走出了桃红坊,只给众人留下了一个文弱的背影。

  老板娘转过了身,所有的笑容瞬间烟消云散,那张浓妆艳抹的脸极度扭曲着,胸中万丈的火焰似乎下一刻就要从那双凶狠的眼中迸发出来。

  “你这个不识好歹的贱人!”她指着百媚生,目露凶光,“你是想让我们整个桃红坊给你陪葬吗?”

  接着,她怒不可遏,对着店内所有的男丁仆人吩咐道:“你们,把这个自以为是,自命清高的贱人,给我绑起来抬到客房里。今天晚上,她是你们的了......”

  店内的仆人们听此,全都兴高采烈,平常她们连百媚生的衣角都碰不到,只能远远看着各个贵客前来找她寻欢,然后跟在后面吮吸着她残留的香气。想不到今天他们竟然梦想成真了,白白捡这么大的一个便宜。

  百媚生想要反抗,却无济于事,仆人家丁们冲了过来,七手八脚地将她捆了起来。她声嘶力竭地呼喊着,却只换来了其他风尘女子的白眼——平常最受欢迎的就是百媚生,赚得最多的也是她,这早就让其她妹妹们嫉妒得眼红了。

  她们都在窃窃私语着:“哼,你也有今天!”

  家丁们将她绑住了,协力将她举过了头顶,正往楼上走去。

  老板娘跟在后面,恶狠狠地说道:“你这个贱人,既然不想接客,那就好好陪陪我这些家丁仆人,她们可是从来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呢!”

  仆人们疯狂地发笑着,嘴里不停地说着:“哈哈哈,谢妈妈赏赐!”

  百媚生闺房的门被仆人们一脚踢开,他们甚至都没想过把她扔到床上,而是粗暴地将她扔在了冰冷的地面上。接着,众人一拥而上,开始疯狂扒开百媚生的衣服。

  百媚生绝望极了,她小声的啜泣着,说着乞求的话:“求求你们,放过我......”

  可是这群从来没有尝过女人滋味的仆人们哪里肯?他们全都充耳不闻,脸上都带着邪恶的笑容,迫不及待地将百媚生扒得一丝不剩。

  闺房里,持续不断地传来百媚生的绝望呼叫,但是这并没有对楼下的热闹造成丝毫影响。桃红坊里仍然在歌舞升平,觥筹交错,一副天上人间的模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