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刀剑霜寒 > 第三十五章 旧敌再现茶楼密会
 
李青龙虽然刀法独步武林,可是论轻功,那百小天却远在他之上。他们二人一前一后在徐州城的屋顶之上追逐着,如两只临空追逐的燕子,又如两只在林间互相追赶的松鼠,均有身轻如燕,落瓦无声的本事。而那百小天似乎是故意将二人的距离放近,但是又让李青龙近在眼前却无可奈何。

追逐了一会儿,李青龙已经气喘吁吁,而那百小天却仍然生龙活虎,他估摸着此时姐姐应该已经脱险,故而加快了速度,一会儿就消失在了李青龙的视线里。

李青龙停了下来,站在了房顶杵着刀,嘴里念叨了一句:“这个人看起来年纪轻轻,但是轻功却已经登峰造极,恐怕武林之中无人能与之匹敌!”

此时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李蕴宁正在独自往回走着,低着头对刚刚百媚生那番话若有所思。作为女人,她能感受得到,当她说出自己和李青龙没有半点男女私情的时候,百媚生的内心似乎有了一丝触动,她可以伪装成任何模样,但是那双眼睛却掩埋不住心中的感情。

“女侠留步!”身后,一个男人的声音叫住了她。

李蕴宁蓦然回首,只见人群之中,一个熟悉的人正在面带微笑地望着她。这个人就是一直跟踪监视他们的武总旗。

此时的武总旗身穿便装,面容和善,完全没有一丁点之前见到李蕴宁时的肃杀之气。他抬起手,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许久不见,不如进店一叙?”

在他们的身旁,正有一家热闹的茶楼,辛勤的茶博士正站在门口朝着他们二人招手。

李蕴宁迟疑了一下,她回忆起这一段时间的情形,似乎谷怀安身上突然背负的罪名,和让她们深陷泥潭的“玉虎”传言都和眼前这个人脱不了关系,但是此前没有此人的暗中保护,恐怕早在扬州她们就已经被江湖势力所杀。究竟是把他当做敌人还是朋友,李蕴宁一时犯了难。

她顿了顿,回道:“不了官爷,小女子还得回去。”

“怎么?”武总旗露狡黠一笑,似乎知道李蕴宁在想什么,“你这么好的身手,还会害怕我么?”

“不......我只是......”

“女侠不用解释,如今的形势,你肯定对我有所戒备,不过这些都是在情理之中。只是我现在有些要事与你商量......”武总旗顿住了,加重了语气一字一句地说道:“是跟谷怀安性命攸关的事!”

这一句让李蕴宁心头一紧,她自然是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什么身份,他说的“与谷怀安的性命相关的要事”,即便不明说,她也能猜出个大半。毕竟江湖和官府,谁的威胁更大,一目了然。

再者,对于她来说,怀安哥哥是这个世上最让她牵挂的人。

“好,我跟你进去。”

“请!”

-------------------------------------

茶楼雅间内,二人相对而坐,一张优雅的桌子上,正放着一壶上好的香茶。雅间外客人们正在观赏着一个场精彩的说书,叫好声连绵不绝,恰好盖住了这里二人的秘密对话。

武总旗不言语,只是默默地个李蕴宁沏上了一杯茶,那茶热气腾腾,清香四溢。他一边沏茶一边给李蕴宁说着喝茶的讲究。

“可别小看了这简简单单的喝茶,里面的讲究可多了,春天得喝花茶,夏天得喝绿茶,秋天清茶,冬天得喝红茶,一年四季都不一样。”

李蕴宁根本无心饮茶,她开门见山地问道:“官爷究竟有什么性命攸关的事要与我说?”

武总旗笑了笑,放下了手中的茶壶,道:“姑娘莫急,虽兹事体大,但也不是什么急事,你先尝尝这茶,边喝边听我讲。”

接着,他又补充了一句:“放心吧,这茶里没有毒。”语罢,他自行端起了茶杯,品了起来。

李蕴宁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端起了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武总旗见她喝了茶,问道:“这茶怎么样?”

“官爷就别卖关子了,我还急着回去呢!”李蕴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悦。

武总旗忽而笑了,“你现在这个样子,和那个谷怀安还真是天生一对。他当初杀我那些兄弟的时候,就像你现在一样,冷冷的,让人感觉就像被寒冬包围了一样,根本透不出一丝人气儿!”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耐人寻味,像是在抱怨,却又透露出害怕。

“官爷,这是何意?”

“呵呵,不过你放心。”武总旗独自饮了一口茶,眼神里有一丝不甘,“我现在不会取他性命......我甚至不仅不取他性命,还会让他所有的罪名烟消云散。”

李蕴宁有一些激动,“真的吗?”

“谷怀安是不是江洋大盗,是不是杀人如麻的罪犯,只是我一句话的事儿。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李蕴宁想也没想地问道。

“你得交出徐春儿,和她身上的‘玉虎’。”说这句话时的武总旗,脸上的肃杀之气又恢复如初,完全没有半点刚刚那副和蔼的模样。

“这......”李蕴宁的脸庞又归于平静,“抱歉,如此不仁不义之事,我办不到。”

武总旗面对她斩钉截铁的回复,没有一点惊讶,似乎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不过,你不答应也没关系。”武总旗风轻云淡地饮了一口茶,“反正锦衣卫已经在客栈周围布下天罗地网,只要你们一走出客栈,锦衣卫和徐州府的衙门就可以将你们就地正法。”

李蕴宁知道这是虚张声势,因为这一段时间她通过神翥门听细观微、千里追踪的功夫,查探清楚了附近的所有情况——客栈附近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天罗地网。但是她还是低下了头,沉默了一会儿,思考着这其中的利弊。

此时她的所思所想,并非眼下的形势,而是以后的日子。诚然,如若想护谷怀安的周全,身上背负着如此罪名恐怕是不行的。

武总旗见她若有所思的模样,又补充道:“现在锦衣卫只想要徐春儿,谷怀安可以放过他,但是前提是你得将徐春儿和‘玉虎’完整无缺地交到我手上。”

“可是......”李蕴宁抬起了头,眼神里有一丝质疑,“难道你们不知道吗?所谓‘玉虎’其实是子虚乌有的,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玉虎’。”

听此,武总旗楞了一下,心想难不成李蕴宁想独吞“玉虎”,然后再交出徐春儿?他随即笑道:“呵呵呵,李姑娘若是想要那‘玉虎’,也不是不可以,毕竟那徐府千金才是主要的。‘玉虎’就当是锦衣卫给你的酬谢,让你和谷怀安共度余生。”

李蕴宁这时忽然明白,原来这些最底层的鹰犬,也被那些居心叵测的谣言迷惑了双眼。

“徐春儿......我可以交给你!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武总旗的嘴角上扬,似乎在为一场唾手可得的胜利而窃喜。

“你要保证,今后不可追究谷怀安,他只不过是一个疯子,没有恶意。”

“无妨,只要你交出徐春儿,我和谷怀安之间的恩怨可以一笔勾销!我保证朝廷不会再追究谷怀安!”

李蕴宁低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此时的妥协让她的内心陷入了巨大的自责,和极度的混乱之中,她甚至都不敢相信,师出名门正派的她竟然会说出这种有违侠义的话。

为了怀安哥哥,一切都值得。她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那......”武总旗眼里泛着光,脸上带着极大的喜悦,“明天的这个时候,我在徐州城东的竹林里候着。”

“明日此时,城东竹林。”李蕴宁重复了一遍,旋即应允:“一言为定。”

-------------------------------------

黄昏时刻,客栈之内。

李青龙依旧独自坐在角落里,喝着一碗孤独的酒。此时的客栈里,依旧没有了那些龙蛇混杂的江湖人,有的只是一些普通食客,吃饭喝酒,喧闹不止。

李蕴宁领着徐春儿,从楼上走了下来。这是她们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下楼。

“李统领怎么一个人喝闷酒?”李蕴宁微笑着,带着徐春儿和李青龙坐在了一起。

“你们怎么出来了?爷不是让伙计给你们每日送饭了么?”李青龙问道。

李蕴宁温柔笑道:“这几日多谢李统领坐镇,我们三个才得以周全,今天我和春儿特地下来,是想请李统领喝酒,好好吃一顿的。”

“道谢大可不必!”李青龙说着,抬碗喝了一口酒。“不过陪爷喝喝酒,倒是可以!”

接着他看了一眼二人,觉得少了点什么,又问道:“那个和你们一起的疯子呢?”

“我大哥他疯疯癫癫的,下来吃饭不方便。”徐春儿抢过了话头,“我们已经把他哄睡着了。”

李青龙冷峻说道,“成天围着一个疯子转,真是为难你们两个弱女子了!”他永远是这样,既不会笑,也不会露出悲伤,当然前提是在清醒的时候。

徐春儿听见他称自己是“弱女子”,瞬间不高兴了,“咦~李大哥哪里话,我们是女子不假,但是我们可不弱哦!”

正说着,她撸起了袖子,将自己雪白的大臂抬了起来,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鼓起了一丁点肌肉和筋脉,“你看,我也是有力气的~”

“哈哈哈哈......”

徐春儿这副幼稚的模样,让李青龙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李蕴宁也捂嘴笑了,接着她伸出手敲了敲徐春儿的脑袋,道:“怎么,才学了几天武,就敢跟前辈这么说话?”

徐春儿吐了吐舌头,道:“李大哥又不是坏人......”

李青龙又恢复了那副冷峻的模样,喝了一口酒冷冷道:“爷闯荡江湖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从来没有收过徒弟,这一身本事也没有教过任何人。你这小娃娃看起来倒是聪明伶俐,愿意做我徒弟么?”

李蕴宁听此,既有一丝惊讶又有一丝担忧,但还是很客气地问道:“李统领......当真愿意收春儿做徒弟?”

“嗯。”李青龙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哼!我才不要做你徒弟呢~”徐春儿撅起了头,十分骄横,“你的武功一点也不好看,还不如李姐姐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