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刀剑霜寒 > 第三十四章 危急关头神针破局
 
此时,二楼的客房内,徐春儿正在如往常一样对着柱子专心致志地练习六钱针法,李蕴宁则在一旁耐心指导,而那谷怀安却在卧榻之上呼呼大睡。

  “哥哥,你说的那三人是不是就在这间屋子里?”客房外忽然传来了百媚生娇柔的声音。

  李蕴宁即刻警觉了起来,她敏捷地闪到了门后,侧身倾听起屋外的情况,并示意徐春儿,小心屋外。

  徐春儿看懂了她的手势,立马跑到了柱子前拔下了所有的针,攥在手里。虽然针法尚未纯熟,但是却能给她在准备应敌的紧张环境下带来一丝安慰。

  “妮儿,你说的‘玉虎’就在里面!”

  李蕴宁观细听微的功夫十分了得,此刻她听得分明,李青龙的语气恍恍惚惚,没有平常的稳健。经历过江湖厮杀的她料想,李青龙绝对是中了幻药。于是她回过了头,小声地对徐春儿说道:“躲起来!”

  “哦。”徐春儿点了点头,四处寻找着屋内可以藏匿的地方。最终,她躲在了谷怀安的床下。

  见徐春儿藏好了,李蕴宁果断地开了门。只见李青龙此刻端着刀,身旁正站着一个她从未见过的美貌女子。

  李蕴宁问道:“这位姑娘是?”

  “呵呵呵......”百媚生遮住嘴娇媚地笑了笑,“好标致的一位美人,想不到,哥哥还会金屋藏娇呢~”

  一旁的李青龙脸上没有一丝神情,更多的是空洞与迷茫,“妮儿,你让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

  百媚生对着李蕴宁开门见山地问道:“姐妹,那江湖所传的‘玉虎’,是不是在你身上?”

  “‘玉虎’?”李蕴宁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反问道:“‘玉虎’是什么?”

  “呵呵呵......‘中书有玉虎,藏金万万五。’你不会连‘玉虎谣’都没听过吧。你最好看清楚了,现在已经没有人可以护你周全了。”语罢,她将纤纤细手搭在了李青龙的肩膀上,似乎在告诉李蕴宁,李青龙已经任她摆布了。

  李蕴宁心知他已经中了这美貌女子的邪门歪道,于是质问道:“你究竟对李统领做了什么?”

  “哎呀,你那么凶干什么?吓到人家了。”百媚生十分娇作地捂住了胸口,装出了一副楚楚可人的样子。

  处于幻觉中的李青龙看到自己的“妮儿”被人威胁,挺起了刀在胸口前震了震,怒道:“谁敢动我的妮儿?”

  李蕴宁害怕他的刀锋,下意识地退后了半步。手轻轻地扶在自己的腰带上,准备拔出六钱针。

  百媚生见她害怕的模样,妩媚笑道:“要是识相的话,就赶紧把‘玉虎’交出来吧,免得伤了自个。”

  “哼。”李蕴宁鼓起勇气冷哼一声,“你这个坏女人!那里有什么‘玉虎’,只不过是别有用心的人编造的谎言罢了,只有你们这些财迷心窍的人才会信。”

  “呵呵呵......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百媚生说完,轻轻伏在李青龙的身边,对着他耳朵说了一句:“哥哥,妮儿想要她们身上的‘玉虎’,你帮妮儿抢过来吧。”

  李青龙两眼无神,如一具行尸走肉般任人摆布,他挥了挥刀,二话不说就劈向了李蕴宁。

  身处幻觉中的他洞察力尽失,根本使不出“一刀斩雪”,只能挥舞着老刀胡乱地砍向李蕴宁。李蕴宁凭借着过人的身法,和他周旋了起来。

  百媚生并不懂技击之术,她在一旁冷眼观看,只知道李青龙在不停地进攻,李蕴宁在不停地躲闪,还以为李蕴宁处于下风,于是不禁笑道:“妹妹真是自讨苦吃!”

  而此时的李蕴宁一边躲闪一边盘算,李青龙此时绝对是中了什么幻药,所以神志不清,任人摆布,若是可以用针法击中他的醒脑穴位,让其恢复神智,便可化险为夷。

  虽然此时的李青龙虽然使不出“一刀斩雪”,但是其刀功也是百里挑一的,只是胡乱地挥砍便让李蕴宁难以招架。李蕴宁虽然抵挡不住乱刀,但是其身法却是十分了得,跨越桌椅板凳对于她来说如履平地。二人在客房内你追我赶,不一会儿便砸坏了桌子,劈开了衣柜,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响声。

  李蕴宁一边躲闪一边寻找着发针的机会。可是那李青龙一直在疯狂的挥刀乱劈,根本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这时,躲在床下的徐春儿看得心急,害怕李蕴宁招架不住,被处于幻觉之中的李青龙一刀砍伤。

  “李大哥,快住手!”一声稚气的呼喊过后,徐春儿自床下爬出。

  她的声音吸引住了李青龙,李青龙停下了手中的刀,回过身去看向了她,眼神里满是怒气。

  “你......也想夺走我的妮儿?”李青龙抬着刀,质问着她。

  徐春儿可没有李蕴宁那般临危不惧,她被李青龙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得支支吾吾,“李......李大哥,是我呀......徐春儿......”

  百媚生眼前一亮,想不到江湖传闻怀揣“玉虎”的徐春儿竟然就是眼前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她即刻兴奋地指着徐春儿说道:“哥哥,快!‘玉虎’就在她的身上!”

  痴狂的李青龙听到了“妮儿”的指令,二话不说就扑向了徐春儿,气势比刚刚挥刀乱砍的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宛如一只扑向猎物的饿虎。

  徐春儿瞪大了眼看,满是惊恐。她想也没想,直接回过身直接爬上了床,躲在了熟睡的谷怀安身后,将他快速摇醒了,“大哥,大哥,有人要伤害我!”

  谷怀安对于徐春儿而言,是一个强大的依靠,无论在任何时候遇到危险,徐春儿都会想到他。而他也总是会力挽狂澜,三番五次救徐春儿于危难之中。

  谷怀安于睡梦中听到了“弟弟”被威胁,猛地睁开了愤怒的眼睛,吼道:“谁人敢伤我兄弟?!”

  只见他一把抓过床边的九尺铁枪,一个鲤鱼打挺便跃下了床,在李青龙面前摆开了架势,准备与之一战。

  “谁敢伤我兄弟,我就把谁烤着吃,配酒!”

  李青龙此时虽然神志不清,但是他还是能感受到谷怀安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势。他停下了攻势,缓缓运刀,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强敌”。

  “你......想阻我为‘妮儿’办事?”

  这二人,一个疯癫,一个痴狂,谁也不让着谁。势同水火,不可相容。

  李蕴宁深知谷怀安不是他的对手,急忙说道:“怀安哥哥切莫急躁,你不是他的对手!”

  

  正说着,她趁李青龙背对着自己,于千钧一发之刻,自指间发出一颗六钱针,刺中了李青龙后劲处的风池穴。

  李青龙忽然觉得后劲处一阵刺痛传来,放弃了进攻,眼神中有一丝理智的光芒忽而闪过。

  李蕴宁没有停歇,她于指间中再发一针,直击李青龙脑后的脑户穴。

  风池、脑户,此二穴有醒脑活血之效,李青龙中了这两针,只觉得天旋地转,一下子便从幻觉回到了现实。

  他使劲摇了摇头,扶住了自己的脑门说道:“爷是中了什么妖法了?”

  谷怀安却不管那么多,挺着枪刺了过来。李青龙见他刺来一枪,下意识地挥刀一档,便将他的力道全部卸掉了。此一枪具有千斤之力,如若是一般人绝对无法抵挡,但是在恢复神智的李青龙面前,不过是以卵击石。

毕竟是“西北第一刀”,对付谷怀安这种擅用兵器的高手,还是易如反掌。

  “大哥,快住手!”徐春儿见势赶忙喝住了谷怀安,她也跳下了床,跑到了谷怀安的身边挽住他的臂膀,“大哥,没事了,快把枪收起来~”

  上一刻还怒不可遏的谷怀安见到弟弟,即刻又冷静了下来。他放下了枪,缓缓道:“弟弟说甚就是甚!”

  李蕴宁见此,如释重负,嘴角也挂起了一丝笑容。但是当她回过头看向客房门口时,那百媚生却不见了踪影。

  “糟了,那女人跑了!”

  

-------------------------------------

  此时的徐州城街道,已经是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百媚生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安之若素地走在街道上,如往常一样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

  她身后不远处,李青龙和李蕴宁紧随其后跟了上来。

  “妖女休走!”李青龙喝道,眼看就要赶上了。

  突然,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挡住了他的去路。李青龙止住了步伐,被眼前这人的轻功惊叹了,他暗自叹道:“好高明的轻功。”

  此人正是百媚生的弟弟百小天,此时他蒙着脸,指着李青龙不可一世地说道:“刀客,听说你是‘西北第一刀’?我看根本是徒有虚名!有本事就很我比比脚力,看看到底谁快!”

  语罢,他双脚一蹬,在一阵“呼啦呼啦”的风吹动衣带的声音中腾空跃起,下一刻就出现在了房顶。

  李青龙心里知道他这是激将法,强压住了心中的愤怒,故作镇定。

  百小天见他没有跟上来,回过身指着他又说道:“怎么,你是不敢和小爷比?既然不敢,那就当街跪下磕三个响头,表示认输!”

  “哼!臭小子,看爷今天不一刀劈了你!”李青龙被彻底激怒了,话说完他也飞身跃上了房顶,追了上去。

  李蕴宁见此,没有迟疑,三步并作一步赶上了百媚生。她一把抓住了百媚生的衣角,想把她拉住,但是不曾想却将百媚生的长袍一把拽了下来。

  长袍之下的百媚生,只穿着一点清凉的衣物,长袍褪去,她的一对嫩白的香肩如花朵绽放一般忽而露了出来。她故作姿态地娇柔喘了一声,摔倒在地,眼神里泛着一丝无辜的泪光,装出了一副可怜楚楚的模样。

  “这......”李蕴宁手里拿着她芳香四溢的长袍,不知所措。

  在一旁围观的,多是那些两眼放光的男人,他们见到名震徐州城的第一名媛被一个陌生女子当街扯掉了衣物,瞬间激动了起来,同时也装模作样地替百媚生“打抱不平”。

  “你这贼妇人,怎么如此野蛮!竟然当众扯掉百娘子的衣物......”

  “看她那个样子,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不知是哪里来的野鸡,嫉妒百娘子比她有姿色......”

  面对众人的曲解,李蕴宁心里忽而生出了万般的委屈,她将手中的长袍扔到了百媚生的怀里,“赶紧把衣服穿好!”

  百媚生一边缓缓穿上了长袍,隐藏住了自己的雪白肌肤,一边媚笑道:“妹妹,在这徐州城里,你拿什么和我斗?”

  “哼!”李蕴宁脸上满是不屑,“恬不知耻!”

  百媚生听此,不怒反笑,“哈哈哈哈......这位妹妹倒也可爱得紧。难怪那位哥哥会把你藏在客栈里,好生保护!”

  李蕴宁听此,赶忙辩解道,“你不要胡言乱语,李统领和我没有半点男女私情。我早已和怀安哥哥私定终身了。”

  “哦?”百媚生眼前一亮,脸上似乎露出了一丝欣慰,“意思是你和那位刀客......没有半点关系?”

  “你不要转移话题,今后你要是敢再来打什么歪主意,我绝不饶你!”

  面对着李蕴宁的咄咄逼人,百媚生抿嘴一笑,“那你可以要注意了,我还会再来的哟~”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不像是在威胁,反而更多的是在打趣。

  “你一定不会得逞的。”

  “那就,走着瞧咯?哈哈哈哈......”百媚生说完,在一阵充满魅惑的笑声之中消失在了簇拥的人群之中,只留下了若有所思的李蕴宁矗立在原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