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刀剑霜寒 > 第三十二章 龙争虎斗刀剑争锋
 
与此同时,上官秋白正带着两名随从来到了徐州。

  他也听说了“玉虎”就在徐州城的传言,断定这并非空穴来风,与徐仲叔一案必有联系。为了查明其中原委,他带着两个贴身随从星夜赶往了徐州城。

  徐州城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上官秋白与两名随从骑着马来到了谷怀安他们所在的客栈,一到门口就看见了张捕头带着一众小捕快屁滚尿流地逃了出来。

  “百户大人,这群捕快怎么看起来如此狼狈?”一旁的乔装成武林人士的小太监问道。

  上官秋白思考了片刻,道:“江湖传闻,徐春儿和‘玉虎’就在徐州城,想必此处已经汇集了江湖各路,我们最好小心行事。”

  语罢,他们三人下了马,将马儿交给了前来迎接的店小二,径直走进了店。

  刚一进客栈,店里的奇怪氛围就让他们感觉十分奇怪,明明坐满了人,却谁也不说话。食客们表面上在自顾自地喝酒吃菜唠嗑,但是却暗地里偷瞄他们。

  上官秋白一眼就看出了端倪,压低了声音对身后的两名随从太监说道:“此地卧虎藏龙,小心!”

  三人刚落座,店小二便摆出笑脸迎了上来,“三位客官吃点什么?”

  随从道:“几个小菜,三碗米饭。”

  “嘿嘿嘿,三位客官,本店的汾酒可是徐州城里出了名的,每一个到了本店的食客都会喝上一壶,夏天喝了甘醇解渴,冬天喝了暖身子。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升斗小民,只要喝了咱的酒每一个不伸出大拇指叫号的。不如咱上一壶酒来给三位尝尝?”

  “不用了,我们都不喝酒!”随从摆了摆手,拒绝了。确实,太监作为净了身的人,是不善饮酒的。三人乔装打扮,店小二根本看不出他们是太监。

  面对拒绝,店小二仍堆满了笑容,“好勒,客官稍等片刻,饭菜马上就来!”

  店小二刚进后厨,此前那名想要住店的壮汉便凑到了三人的桌子上。

  “三位看起来一表人才,文质彬彬,不知来徐州城有何贵干?”那壮汉抱了一个拳,笑问道。

  随从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问道:“你是什么人?捕快吗?盘问我们做什么?”

  上官秋白拦住了随从,示意他不要说话,接着对着那壮汉说:“我们是做生意的,来这里歇脚。”

  “哦?做生意的?”壮汉脸上似笑非笑,似乎看穿了他们的伪装,“做生意的为什么要带兵器?”

  上官秋白轻抚佩剑,道:“江湖路凶险,带着兵器好防身!”

  那壮汉脸上仍带着笑容,忽而对着他们三人说了一串黑话:“青龙藏四海,白虎匿九州。天下尽英豪,男儿带吴钩!”

  三人听此,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这是江湖中的黑道暗语,气氛一度陷入了沉默。上官秋白端详着他的模样,孔武有力,脸上带着些许的杀气,猜想他一定是一个江湖中人,来到他们面前试切口。

  “哈哈哈,这位大哥怎么做起了诗?”随从尴尬笑道,打破了沉默。

  没有等到三人的回复,那壮汉也尴尬地笑了,“哈哈哈哈......大家于江湖之中萍水相逢,光喝酒吃菜多没意思,在下也就随口一念,增添点热闹。”本来想和他们一起联手,打打“玉虎”的主意,想不到三人看起来气度不凡,却并非道上的人。

  坐在角落里的李青龙倒是很清楚壮汉口中的黑话,他轻蔑地笑了一声,道:“现在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自称江湖人了。”

  众人循声望去,李青龙依旧自斟自酌,并不回头。

  刚刚客栈内的人全都见识了李青龙的厉害,即便他如此嘲讽,也没有人敢轻举妄动,那壮汉却心中一惊,想不到李青龙竟然能听懂他的切口。于是他装成哑巴,一言不发地乖乖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随从指了指李青龙,说道:“大人,那个人看起来好像不是一般人。”

  上官秋白也端详着他,喃喃道:“如此狂妄的言语,店内的江湖中人竟无人敢动,此人绝非等闲之辈。”

  接着他顿了顿,再道:“此处暗藏凶险,我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查案是头等大事,还是小心观察为妙。”

  可是他这句话刚刚说完,那李青龙便拎着一壶酒走了过来,和他们坐在了一起。

  “陪爷喝点酒!”

  这一句吸引住了客栈内的所有目光,大家纷纷看了过来。面对着突如其来的一坛酒,三人一时无语,只是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李青龙。

  李青龙死死地盯住上官秋白,淡淡重复道:“陪爷,喝酒!”

  上官秋白面对他的咄咄逼人,只是微微一笑,礼貌拒绝道:“小弟从不饮酒,见谅!”

  “男子汉大丈夫,哪有不喝酒的?”李青龙将他的刀咚的一声按在了桌子上,再道:“你看起来也是一个习武之人,既然不喝酒,那就陪爷练练手。”

  “你这厮!”一旁的随从不高兴了,指着他的鼻子说道:“好生奇怪,故意找茬的吧?”

  上官秋白抬了抬手,喝道:“不得无礼!”接着给李青龙抱了一个拳,试探道:“小弟三人初到徐州城,若是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请兄台明示!”

  李青龙喝了一口酒,冷冷道:“没什么,就想找你打一场。”

  此时,所有人都嗅到了一丝剑拔弩张的气息,客栈内鸦雀无声,大家的注意力全都聚焦在了李青龙与上官秋白身上。二人四目相对,或是在盘算,或是在威慑,眼睛里都透露着一丝杀意。

  店老板和伙计们也都躲在了后厨,悄悄掀起帘子的一角,偷偷看着这两个绝世高手的无声对峙。

  两名随从见状,率先朝李青龙发动了进攻。他们二人站起身来,拳脚并用向李青龙连续发出了几个大开大合的招式,但是李青龙却仍稳稳坐在板凳上,一手拎着酒壶,一只手轻松地格挡住了他们二人的进攻。

  客栈里的人都看得明明白白,这两个随从可不是像那群捕快一样的乌合之众,而是实打实的练家子,一招一式之间都带着呼呼风声。可是就算是这两个练家子一起进攻,在李青龙面前也不过是白费力气。

  眼看着随从不是李青龙的对手,上官秋白突然对他施展开拳脚。见上官秋白加入了战局,李青龙扔掉了手中的酒,开始认真了起来,双手接敌,上下齐开。上官秋白的武功远在两个随从之上,他的拳脚功夫能与李青龙平分秋色,桌上拳来拳往,桌下你进我退,两个随从根本插不上手,只得向后跃去,退出了战局。

  二人坐在凳子上,你来我往地打了数十招,难分高下。客栈内众人见他们如此精彩的打斗,全都惊叹不已,暗自叹道:“真是龙争虎斗!”

  李青龙压根没想到眼前这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竟然有如此厉害的拳脚功夫,心中暗自叹道自己真是轻敌。他一边打斗,一边笑道:“想不到,你还有点真本事。”

  上官秋白接住了他一拳,又回击了一掌,道:“阁下的功夫也不弱。”

  接着,李青龙主动退出了战局,拿起了桌子上的老刀往后跃了出去,在空地上摆开了架势。

 “拳脚功夫,你能和爷打个平手,不过爷还有一式‘一刀斩雪’,此刀法独步武林,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得住!”

  “‘一刀斩雪’?”上官秋白听此,心中暗自念道,“师傅说的天底下最慢,但是最厉害的刀法?”

  客栈内的江湖人们听到了“一刀斩雪”四个字,也都议论纷纷了起来。

  “‘一刀斩雪’不是失传多年了么......”

  “相传此刀法天下无敌,不知是不是真的有如此威力......”

  “他究竟会不会‘一刀斩雪’......”

  面对着师傅所说的,天底下最慢但是最厉害的刀法,上官秋白面不改色,拿起了桌子上的佩剑,缓缓拔出。“嗡——”伴随着一阵低沉有力的锋鸣,他开始在脑海中盘算着如何与之对敌。

  太白流羽剑法,所用之人在对决时的第一招,都是“十步一杀”,此招顾名思义,是凭借着敏捷的身法向前跃出十步,借势出剑,让人无法抵挡。

  上官秋白拔出剑来,一言不发,只是用犀利的眼神与李青龙四目相对。他心中所想,乃是先用一招虚的“十步一杀”,只跃出八步,虚刺一剑,试探试探李青龙的刀法。

  但是他并不知道,“一刀斩雪”之所以只有一刀,是因为练习此刀法的人常年在雪山之顶的极端环境里,一刀一刀劈开下落的雪花,早已练成超乎常人的洞察力,即便你如何出招,在他的眼里也尽是破绽。

  突然,在几乎让时间停止的窒息对峙中,上官秋白赫然跃出了八步,虚晃一剑。

  而那李青龙似乎能看穿他的所思所想,根本没有出刀去接下这一虚招,仍稳稳站在原地,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他轻蔑地笑了,“流羽剑法?你也是一条太白狗!”

  上官秋白难以置信,根本不知道李青龙是如何看穿自己的虚招的,只得向后退去拉开了距离,摆开了剑势。

  接着,李青龙双眼一瞪,喝道:“注意了,爷要出刀了!”话音刚落,他犹如劈波斩浪一般一个健步扑了过来,刀借身势,刀锋直指上官秋白。

  上官秋白所想,乃是先接住他这一刀,再用远远超过他的速度和身法使出几式流羽剑法,攻击他的侧翼和虚处,如若得当,五招之内便可分出胜负。

  而那李青龙的“一刀斩雪”十分生猛,完全不留一丝后路,径直向他劈了过来。

  “乓——”的一声巨响过后,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众人,也惊呆了从未有过一丝害怕的上官秋白。

  只见上官秋白手中的佩剑,如一支树枝般被李青龙的老刀一刀斩断,手中只剩下了半截残剑还在紧握。被劈断的那截剑,深深的插在了不远处的柱子上,巨大的劲道还残留于其中,使之在柱子上轻微抖动,并发出“咯噔——”的声音。

  自诩剑法以一当百的上官秋白,竟然抵挡不住李青龙的简单一刀。

  客栈内传来了窃窃私语的声音:“西北第一刀,果真名不虚传!”

  两名随从见状,十分担心李青龙会趁势而上,接过了上官秋白的性命,于是带着惊慌的语气提醒道:“大人小心......”

  而李青龙却不会乘人之危,分出胜负后,他收起了刀,爽朗笑道:“怎么样,西北第一刀可是虚名?”

  上官秋白扔掉了残剑,抱拳道:“西北第一刀果然名不虚传,在下甘拜下风!”

  “哈哈哈哈......”

  其实李青龙并非故意找茬,自上官秋白三人进店起,他就察觉出其并非等闲之辈,和客栈内的一众江湖人比起来,上官秋白可以算是一等一的高手。李青龙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对“玉虎”抱有图谋,所以特地前来试探。对决过后,既让客栈内不怀好意的江湖各路望而生畏,又试探了上官秋白的实力,一举两得。

  在这家客栈对面,有一家同样十分繁华的酒楼。酒楼的二楼,武总旗乔装打扮,独自坐在一张靠近窗户的桌子上喝着酒,对面客栈里发生的事他全都看得一清二楚。

  他被李青龙惊为天人的刀法深深震撼,黑色的瞳孔轻轻颤抖,难以置信地说道:“只需一刀就击败了上官秋白......这个李青龙究竟是何方神圣?”

-------------------------------------

  转眼,便入了夜。

  客栈在李青龙的坐镇下,风平浪静地度过了一天。在客房内呆了一天的李蕴宁,此时也下了楼,此时的客栈内食客们都走的七七八八,只剩下了几桌子残羹剩饭。她端庄走到了李青龙的桌前,轻声细语地说道:“今天多亏了李统领悉心保护,小女子在此谢过了。”

  李青龙头也不抬,冷冷说道:“爷可没说要保护你们。”

  李蕴宁听此,心想这李青龙确实是一个嘴上要强,故作高冷的怪人。她捂着嘴笑了笑,道:“好,那小女子就不打扰了。”

  她转身正准备离开,身后却传来了李青龙冷冷的说话声:“晚上睡觉的时候,多留个心眼,可别再着了贼人的迷药。”

  李蕴宁恍然大悟,原来昨夜确实有人下了迷药,怪不得她们会一觉睡到大中午。只是不知昨夜他们在沉睡之时,屋外究竟经历了何种激烈的打斗。

  “谢李统领提醒。”

  “还有!”李青龙补充道,“爷那天晚上跟你说的事......不要跟别人提起。”

  这时,李蕴宁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正襟危坐,低着头自斟自酌,脸上看不出有任何的情感浮现,仿佛刚刚那句话不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一样。

  李蕴宁心想,这李青龙虽然号称西北第一刀,十三路马帮统领,却在心底藏着这么一个故事,外表孤傲,内心柔软。

  她温柔一笑,道:“放心吧李统领,那是只有我们两个才知道的秘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