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刀剑霜寒 > 第三十章 百氏姐弟图谋玉虎
 
距离他们几人居住的客栈不远处,有一个徐州城里最大的风花雪月之地,桃红坊。

  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这里都是整个徐州城最热闹的地方。此处名媛丽人无数,比起那些烟花酒巷里的逍遥之地,这里的收费高昂,每个在此赚赎身钱的女子,都是老板娘从幼时就精挑细选,精心培养的,各各风姿卓越,倾国倾城。而那些每天出出入入的,也都是一些达官贵人,文人墨客,风流才子。但凡来这里寻欢的,都会先叫一桌上好的名菜,让几个绝美的赎身女子陪自己喝酒,再让那些卖艺不卖身的歌妓当着面演奏一曲。

  美酒佳肴,美人为伴,再配上一曲天籁,天上人间,不过尔尔。

  夜已深了,但是桃红坊却里却还是人声鼎沸。大堂中央,几个绝妙的女子正在随着音乐翩翩起舞。每一张客桌都坐了客人,而每一个客人都会有一个风尘女子陪酒欢笑。

  一个文质彬彬,书生模样的男子踏进了店门,他身穿花色长袍,手持一把扇子,颇有一股风流才子的气质。

  “哎呦喂,这不是钱公子吗?这么久没见您来,可让妹妹们想死啦!”年近四十的老板娘打扮妖艳,十分殷勤地迎了上来。

  钱公子面带微笑,打趣道:“妈妈莫要说笑,小生每次来都只光顾同一个美人,哪里会叫所有妹妹都想念?”

  老板娘笑道:“知道知道,钱公子风华绝代,但是却用情专一,心里最喜欢的是我们桃红坊的头牌名媛‘百媚生’,这眼里啊只有她一人~”

  “妈妈知道就好。”钱公子轻摇扇子,问道:“百娘子现在何处?”

  老板娘即刻皱起了脸,装作一副为难的样子,“哎呦,钱公子,真是不好意思。那妹妹现在正忙着呢。钱公子要是想找她寻欢,可得等一会儿!”

  钱公子脸上的微笑戛然而止。他自然是知道老板娘口中“正忙着”是什么意思,于是不喜不怒地说了一句:“行,那小生就先喝点酒,听两个小曲儿,等着百娘子。”

  “好嘞钱公子,您这边请!”老板娘的脸上挤满了笑容,她随即用粉红色丝巾朝身后挥了挥,吩咐道:“赶紧地,招呼钱公子入座!”

-------------------------------------

  一间精致的客房内,烧了一半的红烛火光摇曳,一位气质绝佳的美貌女子正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给自己补着妆。此时她只穿着一丁点贴身的衣物,吹弹可破的肌肤展露无遗,那张朱唇皓齿的脸上略微带着一丝疲倦,激烈运动后遗留的汗珠正顺着她雪白的肌肤缓缓流下。

  在她的身后,一张杂乱不堪的床上,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精疲力尽地躺着,似乎刚刚经历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激战”。

  他的嘴角微微露出满足的笑容,戏谑说道:“小娘子,许久不见,想不到你的功力又增进了不少。”

  梳妆台前的百媚生没有回头,仍在补着妆,“张捕头,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就不怕你老婆拎着菜刀找上门来?”

  那男人懒洋洋翻了个身,道:“不想回去了,天天面对着那个黄脸婆,我心烦!”

  百媚生冷哼一声,道:“你年轻的时候,她还不嫌弃你是个穷小子呢。你们男人都是一个样,年轻的时候花言巧语,信誓旦旦,结果到头来没一个不嫌弃自己的老婆。”

  “嘿嘿嘿,百娘子,莫不是没有听过‘家花没有野花香’?”李捕头满脸淫笑,完全没有把百媚生刚刚那句话放在心上,“今晚你就让我在你这里歇息一晚吧,我还没玩够呢!你身上还有好多地方我都没有去过。”

  百媚生化好了妆,本来就风姿绰约的她此时更是倾国倾城,她回过了头,脸上没有一丝笑容,“赶紧走吧,我还要接客呢,那钱公子早已等候多时了!”

  张捕头听此,不高兴了起来,“不就是那个秀才小白脸吗?他愿意等就让他等着,让我们再来个三百回合,嘿嘿嘿......”

  转眼之间,那百媚生便穿好了一身雍容华贵的衣物,将自己白嫩的肌肤隐藏住了,“你再不走可别怪我不客气了,桃花坊岂是你一个小小的捕头能惹得起的?”

  张捕头听此完全没了好脸色,他嘟囔道:“好好好,百娘子,我这就走。”一边说着一边穿起了衣物,出门之前还不忘回头说了一句:“在这等着我,等发了月钱我再来找你寻欢。”

  张捕头一踏出房门,一个敏捷的黑影便从房梁上飞身而下,落在了百媚生的身边。

  “姐,这个死捕头真是个穷光蛋,身上就这么几两银子。”黑影说着,摊开了自己手掌,手掌心里正躺着几个小小的碎银。

  这个黑影是百媚生的弟弟,叫百小天,他轻功盖世,是一个梁上君子。每次姐姐接客的时候,他都会趁机将客人们的钱财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当客人反应过来时,都会碍于桃花坊的势力,不敢回来追究。这姐弟俩里应外合,不知盗取了多少达官贵人的钱财和宝物。虽然是见不得人的勾当,但是这姐弟俩却从来没有针对过穷人和好人,按照百媚生的话说:来这里偷腥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百媚生面对弟弟,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这个穷鬼,宁愿把钱全都挥霍烟花酒巷里,也不愿给自己的老婆一分钱。”

  “姐,那你刚刚说的那个钱公子,有钱吗?”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百媚生说完,推开了房门往外去了。

  楼下的客厅里歌舞升平,钱公子面对着一桌子美酒佳肴,却郁郁寡欢。他的身边坐着两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妙龄女子,正在给他一左一右喂着菜。

  “哎呀,钱公子,你就笑一笑嘛!”

  “对啊对啊,莫不是嫌弃妹妹们长得不好看?”

  二位妙龄女子一边给他夹菜,一边说道。

  钱公子叹了一口气,给她们强撑起了一丝微笑,道:“二位妹妹莫要多想,小生此次是专门为那百娘子而来,看不见她我实在是茶饭不思。”

  “嗨,又是那个百媚生,她究竟哪里好了,迷得你们一个个神魂颠倒的?论长相,她是比姐妹们好一丢丢,可是论身材,她并不比我们好到哪里去。而且姐妹们各个精通琴棋书画,只有她连唱歌都不会。”

  “非也非也!”钱公子摆了摆扇子,道:“模样、身材俱是表象,小生喜欢的是百娘子私房里的活儿。论这个,你们谁都不如她。”

  “啊?哈哈哈哈......”一听到这,他身边的女人们全都不约而同地笑出了声。

  就在这个时候,百媚生不慌不忙,踏着从容的步伐翩翩而来。原本严肃的她见到钱公子的那一瞬间,便卖了一个魅惑的笑容。

  钱公子见到她,即刻喜形于色,道:“百娘子,你可让小生好等!”

  “奴家给公子赔个不是。”百媚生拎起裙角,低头给钱公子行了一个礼。接着又用十分温柔的语气说道:“奴家的房间里已经备好了酒水,请公子随奴家移步至楼上。”

  “好好好!”钱公子一边兴奋地点头答应,一边屁颠屁颠地跟在了百媚生的身后离开了,只留下了身后的妹妹们嫉妒的白眼。

  百媚生的房间里,已经被重新收拾过了,床铺干净平整,崭新的蜡烛正在散发出温暖的光,让人不饮辄醉。

  一进门,还没等百媚生说话,那钱公子就从后面抱住了她的纤纤细腰。“百娘子,你知道这一段时间我有多想你吗?”他一边说一边亲吻着百媚生白嫩的脖颈。

  背对着他的百媚生露出了一个不耐烦的表情,阅男无数的她已经对这种花言巧语十分厌烦了。

  “钱公子,不要心急,先吃一杯奴家给你温好的酒。”

  钱公子没有说话,直接抱起了她,扔到了床上。这一下在百媚生的意料之中,她在床上手捂着胸口,故意装作一个可怜楚楚的模样看着钱公子,那双明亮的大眼睛里甚至能看得出一丝害怕。

  看着百媚生那副楚楚可人的模样,钱公子情不自禁地丢掉了扇子,解开了衣带,走到了床前。此时的他完全没有了半点读书人的儒雅,“哗——”的一声,他粗暴地撕开了百媚生的衣物,雪白无瑕的肌肤即刻展露在了他的眼前。

  面对着他如野兽般的粗暴,百媚生的喉咙里轻柔地吐出了几个字:“公子,不要......”

  这一句让钱公子的骨头都酥了,同时也让他更兴奋了。他把二人所有的衣物全都抛在了地上,迫不及待地将床帐拉好,与百媚生进入了一场激战当中。

  正在二人激烈云雨的时候,藏匿于房梁上的百小天无声落地,开始娴熟地在钱公子的衣物里翻起了东西。当翻到钱袋子的时候,他惊喜地发现这个钱公子的钱袋子里,满满的都是银子,端在手里沉甸甸的。

  “好家伙,富得流油。”他暗暗说了一句。

  这么多钱不能一次拿走,不然会让钱公子发现端倪。于是他解开了钱袋子,伸手进去摸出了好几个白花花的纹银,全都一股脑地塞进了自己的怀里。

  “哈哈哈,发财啦!”他不禁小声说道。

  “谁?谁在外面!”正在做着激烈运动的钱公子停下了,正欲拉开床帐探头出去观察。被他压在身下的百媚生即刻搂住了他的脖子,温柔说道:“不过是外面有人路过罢了,公子不要分心。”

  语罢她反客为主,转身骑在了钱公子的身上,用十分沉溺的眼神与钱公子四目相对,朱唇之中缓缓流出了一句:“公子小心......奴家要开始了......”

  钱公子无法抵挡这样的画面,只在这一瞬间便坠入了温柔乡。

-------------------------------------

  一番云雨过后,已是深夜。

  百媚生独自坐在床上,一脸倦容,身上只穿着一些贴身的衣物。

  百小天飞身下梁,落在了床前,当看见姐姐衣冠不整时,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捂住了双眼。

  “姐,你先把衣服穿好!我有事跟你说。”

  百媚生随手拿起了一件长裳将自己裹住,问道:“什么事?”

  百小天拿开了双手,神秘地说道:“最近江湖上的传闻,你听说了吗?”

  “什么传闻?看你那副见钱眼开的模样,一定是有大生意做了吧?”

  “对对对!”百小天使劲点了点头,笑道:“中书有玉虎,藏金万万五,挥刀斩玉雕,八方来谏四海来朝,天下九州任逍遥。这首童谣你还记得么?”

  “记得,怎么了?不就是一首童谣嘛。”

  “姐姐有所不知,江湖上传闻,那朝廷里的户部侍郎徐仲叔在江南藏有重宝,藏宝图就在那‘玉虎’之中,谁要是得到那玉虎啊,便富可敌国。”

  百媚生却没有弟弟那般激动,她低下了头若有所思,旋即说道:“人心不足蛇吞象,这个传说要么就是虚无缥缈,要么就是居心叵测,你最好还是不要打这东西的注意,以免惹祸上身。”

  “姐姐有所不知。”百小天摆了摆手,“大家都在说,那户部侍郎的女儿,身上带着‘玉虎’已经来徐州城了!”

  “哦?”百媚生将信将疑,问道:“那她在城里的什么地方?”

  “这个就不劳姐姐担心,我自会查探清楚,你等着我的好消息就行了!”

  百媚生看着弟弟自信满满的模样,心中百感交集,她皱起了眉头十分关心地说道:“既然这个消息已经传开,想必徐州城此时已经是暗流涌动。弟弟若是偏要趟这趟浑水,切记不能和江湖上的人起冲突。”

  “好的,你就放一百个心吧!”白小天露出了十分灿烂的笑容,接着他补充道:“姐,要是这回咱们拿到了那‘玉虎’,以后你就别在这个破窑子里卖身了,我也不再偷东西了,咱们一起离开徐州城,你找一个好男人,我找一个好姑娘,咱们一起过好日子。”

  听见弟弟如此说,百媚生心中十分欣慰,时光荏苒,想不到弟弟已经如此懂事。她们二人自幼便没了父母,从小相依为命,在贫民窟里度过了整个童年。为了生计,她十三岁就来到桃花坊做杂工,十六岁就开始赚赎身钱,而弟弟也是从八九岁的时候跟一个老乞丐学习轻功和偷天换日的本领,自此踏上了梁上君子这条不归路。一转眼姐姐百媚生已经二十二岁了,而弟弟百小天也有十八岁了。

  “行,姐等你的好消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