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刀剑霜寒 > 第二十章 小店遇敌奋力一战
 
“驾!驾!驾!”

  一阵嘈杂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临近了这家山村野店。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五六个身着公服的人驾马而来,他们腰挎绣春刀,穿着整齐划一,胯下的马儿全都是上好的骏马,毛发干净,神采奕奕。

  “锦衣卫......”张合暗暗说了一句,神情开始变得严肃了起来,如临大敌。

  徐春儿也随之紧张了起来,压低了声音怯怯地问道:“张大哥,怎么办?”

  张合只是淡然地吐出了一句:“随机应变!”

  锦衣卫们拽住缰绳,停下了马匹,这群马儿似乎还没有完全宣泄掉自己的野性,全都在狂乱地嘶鸣着。

  他们纷纷跃下了马背,径直走进了小店。小店的喧闹声随着几人的到来戛然而止,一股杀气陡然升起。

  店主人赶忙走了出来拍起了马屁:“哎哟喂,几位官爷打哪来啊?小人真是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几位官爷真是让小人这里蓬荜生辉啊。”

  为首的那个锦衣卫没有说话,只是冷峻地扫视着店内的每一个人。

  接着,他一把抓过了店小二的衣领,严肃地说道:“这几个人,你见过没有?”正说着,他在店小二的面前展开了一张纸,纸上画着三个人的肖像,正是谷怀安、徐春儿、张合三人。

  店小二贴近了画纸,眯着眼看了好一会儿,道:“官爷,这三个人,小人似乎见过.....又似乎没见过......”

  “奶奶的,到底见没见过?”

  店小二努力地回忆着,突然,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扭过了头看向了坐在店中的谷怀安三人。

  此时,张合正端着一碗酒,镇定自若地喝着,丝毫不慌。他轻呷了一口酒,抬起头看了一眼店小二,与之对视,眼神里满是杀气。

  店小二被吓得一哆嗦,他前怕狼后怕虎,谁也不敢惹,于是回过了头对锦衣卫答道:“回官爷的话......小人......的确没见过这三个人。”他的语气颤颤巍巍,充满了害怕。

  店小二神色紧张,锦衣卫似乎看出了他在撒谎,于是逼问道:“你要是敢私藏案犯,老子现在就一刀劈了你!”

  语罢,他抽出了腰间的绣春刀,搭在了店小二的脖子上,“老子再问你一遍,见没见过?”

  店小二被吓得全身瘫软,额头上瞬间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他扑通一声便跪在了地上,哭着求饶道:“官爷,您就饶了小人吧,小人只不过是一介平民,黑白两道我都惹不起啊......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还有一个腿脚不便的老母亲等着我赡养啊......”

  可是他身前的锦衣卫才不管他说的这些,只是冷酷地说道:“哼,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刀劈在你身上你才知道痛!”语罢,他扬起了刀,正欲从店小二的头上一刀劈下去。

  “住手!”一阵怒吼如雷震般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支笔直飞来的筷子,那筷子如箭一般,刺中了那名锦衣卫的手腕,顿时鲜血直流,手中的绣春刀也掉落在地。

  几名锦衣卫被这一幕镇住了,他们纷纷循声望去,只见张合挺着红缨枪,从店内飞身一跃而出。

  他拉开了架势,散开了红缨,怒喝道:“你们要交抓的人是我,与他无关。”

  被飞来的筷子刺中的锦衣卫,一边捂着自己鲜血直流的手腕,一边声嘶力竭地喊道:“兄弟们,给我宰了他!”

  利刃出鞘的声音此起彼伏,几位锦衣卫纷纷拔刀冲向了张合。

  锦衣卫们根本不知道张合的实力,一窝蜂地涌了上来,他们看似气势汹汹,但是却不堪一击。张合毫无畏惧,灵活地运着手中的红缨枪,左右各一挑,便挑开了率先冲过来的两名锦衣卫的锋芒。随即,他丝毫不乱地上步跃入几人当中,主动进入了众锦衣卫的包围,却如入无人之境。

  张合的枪法虽比不上谷怀安那般气势冲天,但是却收放自如,就算面对着几个训练有素的锦衣卫也能毫无压力。

  虽然处于上风,但是张合完全没有要致他们于死地的意思。只见他枪如棍使,在缠斗中将锦衣卫们手中的兵器一一打落。不一会儿,几名锦衣卫便败下阵来,退了出去。

  “哈哈哈,好枪法!不愧是府军卫第一枪!”言者连连鼓掌,声音雄浑。

  众人看向此声音的来处,只见一支声势浩大的马队,卷起漫天的黄尘徐徐而来,马蹄声隆隆作响,如汹涌的波涛一般。言者骑着高头大马,即便是在十丈之外,他的声音也仿佛在近前。他身着飞鱼服,正是锦衣卫千户仇百。

  随从们对着店内的百姓们喝道:“锦衣卫办事,闲人回避!”

  只在片刻,百姓们便逃之夭夭,店家也回到了屋里,房门紧闭。眼前形势紧迫,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徐春儿害怕得躲到了谷怀安的身后,而谷怀安的注意力却全在碗里所剩不多的酒里。

  “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想不到你们几个大祸临头,却还有心思来这里喝酒。”

  仇百号称锦衣卫第一高手,张合见他带着大队人马围住了这里,自知凶多吉少。但是面对着重重包围,他却没有减掉半分的豪情与傲骨。他挥了挥枪,怒道:“栽赃陷害,借刀杀人,千户大人好计谋啊!”

  仇百冷冷笑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你就是一个杀人放火,心狠手辣的逃犯,和徐府余孽狼狈为奸,危害人间!而除掉你这样的人,恰好是我锦衣卫的分内之事。”

  接着,他话锋一转,再道:“只不过,本千户倒是可以给你一个机会......看你枪法精湛,不如转录到我的麾下,为锦衣卫效力,咱不仅让你洗脱罪名,还赏你个总旗当当,以后多的是荣华富贵。”

  “呸!奸臣!”张合十分鄙夷地骂道:“我乃神枪会弟子,投身行伍是为了忠君报国,怎么会与你这种佞臣为伍?”

  这一骂惹怒了仇百,他收起了冷冷地笑容,露出了满脸的狰狞,“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今天就死在这儿吧!”

  还没等他发号施令,十几名锦衣卫们纷纷抽出了刀,下马杀了过来。

  这一次围上来的敌人是刚刚的几倍,张合再次运起了红缨枪,且战且退,一路退到了小店中。

  而在另一边,谷怀安如无其事地舔着碗中的酒,毫不在乎眼前的激战。徐春儿害怕地依偎在他的身旁,道:“大哥,都这个时候了,你能不能先把碗放下!”

  “哦?弟弟也想喝酒?”

  “你先别管酒了,那么多锦衣卫,张大哥快应付不过来了!”

  谷怀安回过了头一看,张合正在被十数个锦衣卫团团围住,正在吃力地周旋着。张合并不想伤锦衣卫众人一根毫毛,处处手下留情,而这群锦衣卫却不识好歹,刀刀都是杀招。

  “他们是何人?”谷怀安茫然问道。

  “他们......”徐春儿欲言又止,她仔细思考了一下,如果想让谷怀安发挥出十成的枪法,恐怕不能平铺直叙地说他们是锦衣卫云云。

  于是她灵机一动,立马换了个委屈、害怕、无辜的表情,拽着谷怀安的衣角撒娇般地说道:“他们......他们是来杀我的......要让我们分开......大哥.....我怕......”

  谷怀安一听她如是说,胸中瞬间燃起了万丈的火焰,怒目说道:“怀远别怕,有大哥在,谁要敢动你一根汗毛,我就把他烤着吃,配酒!”

-------------------------------------

  另一边,张合由于没有完全使出自己的枪法,已经身中数刀,鲜血染红了他的衣物。

  与他缠斗的锦衣卫道:“再不束手就擒,你就要被我们大卸八块了!”

  “哼,少废话!”张合虽然气势不输,但是已经体力不支,开始处于下风。

  此时,锦衣卫小旗官趁势怒喝了一声:“兄弟们,列阵!”

  只见那十几名锦衣卫抽身而出,在张合的面前组成了一个阵型,此阵型每三人一组,每一组形似一颗巨大的獠牙,整个阵型呈喇叭状,如一头张开了血盆大口的恶龙,十分可怖。

  “龙牙阵?”张合暗暗说道。

  这个阵型可攻可守,威力十足,专门为了对付单个的武林高手而创。张合在军中时也见过此阵,深知其威力,于是他甩开了枪,准备全力一战。

  这十几名锦衣卫在处于阵眼的小旗官的指挥下,缓缓地向张合发起了进攻。此阵法讲究缓进急战,徐如林,侵略如火。张合本来就已经体力耗尽,面对着这样一个龙牙阵,根本不是其对手。

  张合可不想被当成猎物一样被“龙牙阵”死死咬住,他一边运着枪挑开敌人的锋芒,一边连连后退,转眼就要退到谷怀安和徐春儿的跟前。

  “谁人要来抢我的弟弟?”

  伴随着一声怒喝,谷怀安提着九尺铁枪缓缓走出了小店,此时的他怒目圆睁,脸上满是杀气。那十几名锦衣卫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气势,全都被镇住了,杵在原地动弹不得,已然忘记了小旗官的命令,只是眼睁睁看着那谷怀安朝着自己缓缓走来——就连他们身后的那群骏马,也在如此的气势下不敢发出半点声响,只是竖着耳朵警觉地看向谷怀安来的方向。

  远处的仇百见到谷怀安现身,只是冷冷一笑,“哼,终于有一个像样的高手出现了,这样的战斗才有意思。”

  面对着气势逼人的谷怀安,那“龙牙阵”中的锦衣卫们面面相觑,他们根本摸不清楚谷怀安的实力,一时间不知是战还是退。

  “兄弟们,千户大人在后面看着呢,不想掉脑袋的,就给我上!”阵眼之中的小旗官冷静地说道,随即向手下发号施令,向前推进。

  可是谷怀安才不管你是什么厉害的阵法,直接运起了“万阳兵锋”,疯狂地杀了起来。

  “枪走惊鸿,锋发一线!”

  枪诀从他的喉咙中沉吟而出,随即一套气势冲天,大开大合的枪法直接和“龙牙阵”的锋芒正面对抗了起来。“龙牙阵”的颗颗“獠牙”只在谷怀安一挥一搠之间便被轻松瓦解,完全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

  张合见此,不由得惊叹:“谷兄的枪法,江湖上无人能出其右!”

  而远处的仇百看见如此枪法,脸上竟然露出了了一丝兴奋,“哼哼,好久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枪法了......”

  “劲如沧澜,势绝江海!”谷怀安在战斗中又念出了一声枪诀,而这声枪诀却引起了仇百的注意。

  “好熟悉的口诀......‘枪走惊鸿,锋发一线’......‘劲如沧澜,势绝江海’......”他暗自念着,突然,一个深刻的回忆瞬间涌上了他的心头。

  “你......你......你竟然是......”仇百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极度愤怒,谷怀安似乎是他的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此时他咬牙切齿的看着谷怀安,似乎下一刻就要将他碎尸万段。

  这边,“龙牙阵”在谷怀安的面前不过是儿戏,他如摧枯拉朽般孤身一人将十多名锦衣卫杀退,脸不红,气不喘。锦衣卫手中的兵器,在他的“万阳兵锋”面前如树枝般脆弱,根本抵挡不住,全都折的折,弯的弯。

  “废物!全都给我退下!”仇百怒喝一声,随即从马背上一跃而起,“咚”的一声径直落在了谷怀安的面前。

  谷怀安见他上来迎战,没有废话,直接运起了枪,与之战了起来。

  可是,令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那仇百虽是赤手空拳,却能和使着一杆九尺铁枪的谷怀安毫不费力地斗了起来,而且丝毫不处于下风。

  只见谷怀安运枪杀来,仇百根本不屑于闪躲,直接用双手挡住了他所有的招式,似乎他的那双手比锦衣卫们手中的铁制兵器更加坚硬。谷怀安的枪法虽然气势非凡,但是却有攻无守,他的枪法有多快,仇百的拳法就有多快——甚至还可以更快。电光火石之中,仇百趁着一个空档,猛地上步朝谷怀安的胸口打了一拳,谷怀安中了这一拳,“蹬蹬噔”往后连退了好几步,只得用枪尾支撑柱地面,才勉强站稳。

  只在十招之内,二人的武艺便高下立判。

  张合不禁冷汗直流,暗道:“赤手空拳便能击退谷怀安,锦衣卫第一高手,竟恐怖如斯!”

  见谷怀安败下阵来,仇百收了架势,笔直站立,紧了紧护腕冷冷道:“这么多年了,想不到你的枪法竟然没有一丝长进。”

  听见他如此说,谷怀安没有反应,只是杀气腾腾地望着他,似乎还想再来一回合。

  “怎么,不记得我了?”仇百似笑非笑,“我你记不得,那这套功夫你记不记得?”。”

  话刚说完,仇百便收住了那笑容,开始露出了一个痛苦的表情,喉咙之中也传出了声声嘶哑的低吟。

  “呃......啊......”

  面对着仇百的突变,众人全都一脸茫然,根本不知道仇百是怎么了。但是站在店内的张合却心中一惊,出身于江湖门派的他知道,此时仇百正在体内凝聚着一股威力巨大的气,只不过这股气十分的邪门,仇百的脖子上开始青筋渐渐暴起,脸色也变得煞白,就连眼睛中也没有了丝毫的生气与光泽,他的十根手指的指甲也不知道在何时便成了可怕的黑色。

  锦衣卫的所有马匹,全都在这一时刻受惊了,无论锦衣卫们如何拽紧缰绳,这群马儿都似乎看见了十分可怕的东西一般,根本不受控制。

  “这......这是什么?”徐春儿从没有见过这番景象,害怕地捂住了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