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刀剑霜寒 > 第三章 二仆以命救护少主
 
此时老板娘看出来了,来者不善。她习惯性地赔了个笑,道:“几位客官,我们是小本生意,从不理江湖上的事......若是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请见谅,不要这样为难小妹。”

  客厅里无人敢说话,客人们见到这一幕,都识相地放下筷子开溜了。就连一位在店里吃饭的官差衙役,都低下了头假装什么也没有看见,悄悄溜出了店。当然,没有一个人来主动结账。

  “哎哎,各位客官,别走别走,先把账结了啊!”老板娘话还没说完,客人们就全都跑光了。

  为首的黑衣人自顾自地喝着茶,身后的随从都站着,无人敢坐。

  老板娘回过头来,虽然心中已经万般恼火,但却仍然平静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我们是清白生意,一不偷二不抢,为什么要来耽误我做生意?”

  面对老板娘的质问,这群人却一句不回。为首的黑衣人道:“刚刚人多,不方便说话,现在正好。”他的语气不紧不慢,十分冷酷。

  “说话?你想说什么?”老板娘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但仍然镇定自若。

  黑衣人喝了一口茶,开门见山地说道:“案犯徐仲叔的女儿徐春儿是不是在你们手上?”

  老板娘心中一惊,想不到朝廷的鹰犬竟然找上门来了,真是倒霉,她装作并不知情,说道:“什么案犯?你们在说谁?”

  黑衣人道:“别装了,当初大意疏忽,居然没发现徐仲叔的女儿不见了,蹲了你们几个月,现在你们的底细我摸得一清二楚。你们二人一个是徐仲叔的护卫家丁、一个是府中的丫鬟,出于报恩才窝藏案犯的女儿,这些我也就不追究了。总之此事与你们夫妻二人无关,乖乖交出徐春儿,别让弟兄们为难,我们也是身不由己。”

  老板娘也是个直肠子,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也就不装了,“想不到我们这么一个小小的山村野店,竟然还惊动了这么多军爷!各位爷稍等片刻,小妹先去做几个小菜,犒劳犒劳各位。”

  黑衣人扬手道:“不必了,交出徐春儿,我们赶时间。”

  “都是煮熟的鸭子了,还怕她飞了不成?各位军爷先在此歇息,小妹这就去起锅烧菜!”老板娘说着,便一溜烟地进了后厨。老板娘回到了厨房里,便没了声,客厅里也无人言语,酒肆里静的出奇。

  “咚——咚——咚——”厨房里突然传来了菜刀砍在案板上的声音,那声音沉重而缓慢,仿佛是在剁着很厚的肉。

  一名随从等的不耐烦了,喊道:“喂,还切菜剁肉呢?赶紧的,别浪费弟兄们的时间。”

  突然,嗖的一声,一根筷子如离弦的箭一般刺破了后厨的门帘,笔直地刺中了那名随从的喉咙,那随从瞪大了眼睛,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倒地毙命了。

  “咚——咚——咚——”那剁肉的声音还在继续。

  又是嗖的一声,又一个筷子如箭一般飞了出来,此次那根筷子直指领头的黑衣人。

  黑衣人右手一抬,那筷子便被他的两根手指紧紧夹住了。

  “嚓嚓嚓......”他身后的随从纷纷拔出了雁翎刀。

  此时,厨房的帘子被掀开了,但是出来的却不是老板娘,而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汉子,他的双手里正握着一把四尺三寸的环首刀,肉星子都还粘在上面。

  “尔等奸党,陷害忠良,赶尽杀绝,真是猪狗不如,且吃我一刀!”话音刚落,那汉子挺着刀冲了过来。

  众随从见此,便纷纷冲了过去。黑衣人扔掉了手中的筷子,仍稳稳地坐在客桌前喝着茶,“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汉子使得一手好刀法,只见他上步抬刀,格挡住了面对迎头劈来的刀口,再猛地转身横砍,准确无误地砍中了第一人的肋下;刀锋未落,第二个人已经凶猛地劈了过来,护卫以攻为守,上步送刀,赫然刺穿了第二个人的胸膛。

  黑衣人暗道:“上步抬刀,转身横砍?好熟悉的刀法。”

  还没等汉子拔出环首刀,第三个人的刀也劈了过来,他避实就虚,弹出右腿踢中了来人的膝盖,这一踢力道非常,那人只觉得突然失去了下盘,单膝跪在了地上。汉子趁此机会,拔出了插在第二人身上的环首刀,径直朝那人的头上劈了下去。

  只在刹那,汉子便连斩三人。

  黑衣人见此,觉得不能再让弟兄们白白送命,于是丢掉了手中的茶杯,道:“都后退,你们不是他的对手。让我来会会你!”

  他猛拍桌子,赫然跃起,在空中拔出了腰际的雁翎刀,照汉子的天灵盖猛劈下去。那汉子见刀劈来,躲闪不及,将环首刀横着架在头上,吃力地挡下了这一刀。“蹬蹬噔......”汉子被这一刀劈得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心中暗自叹道:“好厉害的劲道!”

  黑衣人用雁翎刀指着汉子,缓缓道:“你的刀法,我见过。”

  汉子听见这句话突然醒悟,怒气瞬间冲上了发梢,他挥了挥沾血的环首刀,狠狠说道:“鹰犬!那天晚上,就是你们?!”

  “正是。”黑衣人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仇恨已经完全占据了汉子的脑袋,他怒喝一声:“拿命来!”接着便挺着环首刀,像一头凶猛地野兽扑向了黑衣人。

  虽然他刀法利落,但是黑衣人早就看出了他的破绽——他的步法根基很稳,每次出刀必然要依托强有力的步法,所以欲破他的刀法,必先破他的步法。

  汉子挺着刀,三步并做一步飞扑过来,看来想对黑衣人一击必杀。但黑衣人不慌不忙,将身势猛地下沉,用脚挡住了汉子的上步。汉子步法失稳,刀法自然疲软,被黑衣人轻轻地便挡住了劈来的环首刀。汉子只好再次上步,欲挥刀再砍,但是黑衣人没有给他这次机会。黑衣人的刀没有他的稳,却比他的快,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黑衣人手中的雁翎刀已经刺穿了他的喉咙。

  “哼,不过如此。”黑衣人冷笑道。

  汉子瞪大了眼睛,喉咙处那个偌大的伤口,鲜血正在不住地喷涌而出。

  黑衣人走了过来,看着将死未死的汉子,道:“你说这是何必呢?乖乖交出那个没什么作用的徐春儿,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告诉我她在哪儿,留你全尸!”

  可是他哪里还说得出话,直接倒在了地上,一边抽搐一边瞪大了眼睛,眼神里满是不甘。他既辜负了徐仲叔,亦没有辜负徐仲叔。在徐仲叔被陷害之后,他一直尽着最大的努力去保护徐春儿,因为他知道徐仲叔这辈子已然孑然一身,只有这个女儿是他唯一的牵挂。但是他没有遵照徐仲叔的意愿保护好自己,而是选择牺牲自己为她们二人争取逃脱的时间。

  按照他的话说,他欠老爷的那一条命,还了。

  看着眼前的护卫渐渐停止了呼吸,黑衣人摇了摇头,道:“哎,可惜了,这么一个忠肝义胆的汉子。”接着他对着身后的众人吩咐道:“去把剩下那两个人给我找到!”

  “是!”身后的随从们纷纷应道。

  雨还在下。

  野径小路上,那老板娘和那名少年正在仓惶逃命。刚刚,女人的丈夫已经用自己的生命争取了她们逃离的时间。

  “不行,我……我跑不动了……”少年扶住路旁的大树,剧烈着喘着气。

  女人一把拉住了少年,“春儿,快,不要停,等那群鹰犬追上来,我们都活不了!”

  “丁大哥……丁大哥他……”春儿说着说着便哭了出来。

  女人听此,也不禁落泪了,她赶忙揩去了春儿脸上的泪水,双手拖住了她的脸颊,说:“春儿,你记住,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为了所有保护你的人!”

  “嗯!”春儿点了点头,眼泪从她的眼眶滴落。

  “哟哟哟,还真是感人啊,我都快被你们两个感动哭了!”一阵怪异的声音突然传来。

  女人听见后,立马将春儿护在了身后,可是她四下里望了望,却找不出是何人在说话。

  “呵呵呵,想跑?你跑得掉吗?”

  话音未落,只见一个手持雁翎刀,身着黑衫白袍的男子从树梢上跃下,径直落在了二人的身前,笑道:“一个不略懂刀法的家丁,一个不知死活的贱婢,还有一个徐家孽种,呵呵呵,就凭你们也想逃出我们的手掌心?痴心妄想!”

  虽然女人的丈夫帮二人拖延了一些时间,但普通人的脚力无论怎样也比不了会轻功的习武之人。

  语罢,那人面露狰狞,突然拔刀,身体如起飞的白鹭一般弹了出去,刀比人快,只一瞬,女人的左手便被砍断,断臂处的狰狞伤口的血如泉水一般喷薄而出。

  “啊——”女人惨叫了一声,脸色煞白,瘫在了地上。

  “莹莹姐!”徐春儿抱住了女人的身体,看着她受了如此重伤,眼泪又止不住地往下掉了。

  见到了鲜血,那人似乎很兴奋,“哈哈哈哈,怎么样?很痛吧?早让你交出徐春儿,就不会这么多麻烦事了......啧啧啧,可惜了,这么一个美人,马上就要命丧黄泉了,哈哈哈......”

  就在此时,黑衣人所带领的大队人马也赶到了。看见黑衣人走了过来,那会轻功的人低着头双手抱拳,招呼了一句“总旗大人!”

  “嗯。”黑衣人点了点头。他看了一眼瘫在地上已然失去了一只手臂的女人,和一旁哭泣的徐春儿,冷笑一声,道:“哼,你们以为假扮成客栈老板,我们就不知道你们的行踪了吗?还有你这个徐府余孽,你以为假扮成男孩的模样,我就不认识你这个臭丫头了吗?”

  接着,黑衣人蹲了下来,凑到了二人的跟前,道:“如今都到这个地步了,怪只能怪你命不好,和户部右侍郎徐仲叔扯上关系。我们也不是什么喝人血的恶鬼。只要你说出玉虎的下落,哥几个留你性命,不动徐春儿一根毫毛。”他的语气就像是在说请讲理一般,全然没了刚刚那股煞气。

  女人意识朦胧,但是还是用着微弱的气息说道:“哪里有什么玉虎?只不过是朝中奸党……为了陷害徐大人编造的谎言……只有……只有你们这些不知实情的鹰犬……才相信有玉虎这种东西!”

  黑衣人听此,赫然起身,道:“那对不住了,本来可以简简单单就解决的事,你们非要搞得这么复杂。”说罢,便“噌”的一声拔出了刀,高高扬起,正欲杀人。

  “是不是.....我交出‘玉虎’,你们就会放过她?”徐春儿面无表情地说出了这句话,眼睛里的眼泪还未干。

  听此,黑衣人高高扬起的刀也停住了,扭过头看了徐春儿一眼,渗人地笑道:“还是小娃娃通情达理,哈哈哈......乖,告诉我,玉虎在哪里?”

  女人强忍剧痛,说道:“春儿,别给他们,不要中了他的奸计!”

  随从踢了女人一脚,“多嘴!再说话一刀砍了你个臭婆娘!”

  黑衣人凑到了徐春儿跟前,道:“小娃娃,别害怕,告诉叔叔,那玉虎长什么样,是在你身上吗?”

  徐春儿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

  “春儿不要!”女人再次拼命吼道。

  黑衣人似笑非笑,问道:“‘中书有玉虎,藏金万万五’,你实话实说,这东西真的这么值钱吗?”

  徐春儿依旧没有说话,只是茫然地摇了摇头。不过黑衣人这么问倒是把一众随从惹得窃窃私语:“哈哈哈,发财啦!”

  “呵呵呵......乖,把那东西交出来,我们就放你们走。”

  徐春儿看了看躺在地上重伤的女人,心中不忍,便咬了咬嘴唇,将手伸进了怀里,正欲拿出什么。

  “哈哈哈哈,一群大男人,对着两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逞凶行恶,若是传了出去,岂不让江湖中人耻笑?”一阵年轻的声音突然传来,镇住了所有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