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刀剑霜寒 > 第一章 童谣无忌编者有意
 
中书有玉虎,

  藏金万万五,

  挥刀斩玉雕,

  八方来谏,四海来朝,天下九州任逍遥。

  .......

  不知何时,一首“玉虎谣”在坊间悄悄传开。刚开始,只是街坊里追逐打闹的孩童们在打闹时唱和,后来那些心思缜密的大人们也开始互相传了起来,再后来,宫里面的太监宫女们也在私底下讨论着这首童谣里面暗藏的玄机,最后,不知怎么的,这首“玉虎谣”便传到了当今圣上的耳朵里。

  歌谣中的“中书”为何人?大明官制之中并无“中书”一职,而中书令是前朝的官。不过如今的户部右侍郎徐仲叔徐大人,其名字“仲叔”倒是与“中书”谐音,很难不让人有所联想。不过这位徐大人起于州府,向来为官清正,一身廉洁。

  再者,近些年以来,朝中党派纷争初现端倪。不知是不是朝中的某个居心叵测的党羽为了陷害徐大人,从而编了这首“玉虎谣”在坊间流传。当中的“谏”“朝”可都是十足的反词,尤其是那“中书”二字,颇有恢复前朝官职之意味。按照皇帝身边的宠臣太监的话说,就是“大逆不道,此罪当诛!”

  当有客人在私底下对徐大人讲明当中利害时,他拱手向天,义正言辞地说道:“我对朝廷忠心耿耿,从不贪污腐弊,难道圣上会因为这么一首子虚乌有的反诗诛了我不成!”

  结果,没过几天,皇上真的就下令要诛他九族。

  徐大人只有一个女儿叫徐春儿,年方十岁,自幼丧母,生得聪明伶俐,清秀端庄。听到风声后,徐大人没有逃跑,而是早早地解散了府上的十多个家眷,让他们把府上的财产分一分,各奔东西。至于他唯一的女儿徐春儿,他让一个跟随自己多年的护卫家丁和一个同样跟随多年的丫鬟将她送出城去,藏了起来。

  但是,想诛他九族的,可不光只是皇上一人。

-------------------------------------

  今夜,分外的黑。

  一场滂沱大雨下了不知多久,徐仲叔立在屋檐下,仰头看着在层层乌云里若隐若现的闪电。虽然居住的宅邸位于京师城南市井之中,但是平日里的尘世喧嚣却掩盖不住他内心巨大的孤独。

  “老爷,小姐已经安全出城。”不知何时,护卫家丁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

  徐仲叔没有回头,只是有气无力地说了句:“你也走吧。”

  护卫家丁站在屋内的阴影里,隐藏住了自己的表情,“我这条命是老爷给的,就让我为您流一次血吧......若是朝廷的鹰犬敢来,咱就杀他个片甲不留!”他的语气里充满了仇恨。

  徐仲叔长叹了一声,道:“事已至此,也无须徒劳,留着你的命,好好过日子吧......春儿,就拜托了。”

  “老爷......”护卫已然无言。

  吱呀的一声,宅邸的大门被推开了,随即传来了一群人踏着雨水涌入的声音。

  还没等徐仲叔反应过来,护卫已经扶住他的肩膀,将他藏在了门后,“老爷不要出声,我出去探探。”

  屋外,雨水哗啦啦地下个不停,一群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人站满了院子,手中的兵器在即便在黑夜中也发着闪闪的寒光。

  护卫挺着一把环首刀,从屋内跃出一丈远,落在了众人面前,“你们是什么人?为何私闯民宅?”

  领头之人微收下颌,精致的斗笠遮住了他的脸庞,斗笠之下只传来了他一声冷冷的沉吟,“杀无赦!”

  话音刚落,几个人挺着刀冲向了护卫,护卫怒喝:“自寻死路!”他亮开了环首刀上步一抬,格挡住了面对迎头劈来的刀口,再猛地转身横砍,准确无误地砍中了第一人的肋下;刀锋未落,第二个人已经凶猛地劈了过来,护卫以攻为守,上步送刀,赫然刺穿了第二个人的胸膛;还没等他拔出环首刀,第三个人的刀也劈了过来,只见他大胆弃刀,侧身闪开了迎头砍来的刀口,左手如咬向猎物的蛇一样遏住敌人的咽喉,将之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接着又拔出了插在第二人身上的刀,将之插进了第三人的胸膛。

  护卫刹那间便连斩了三人。

  领头之人暗道:“好利落的刀法。”

  “你们......绝不是朝廷的人!”护卫用刀指着他们,鲜血正从刀口和雨水一齐滴落,“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领头之人没有说话,他的身后又冲过来数人,将护卫团团围住。护卫见状,也没有多说废话,双手持刀摆开了架势,准备与他们血战到底。

  “住手!”屋内传来了徐仲叔的声音,他背着手走了出来,没有一丝畏惧的表情。“你们来此是要的是本官的命,与他无关。”

  领头之人见状,扬起了右手,示意大家停手。

  护卫道:“老爷暂且退后,看我把他们杀个屁滚尿流!”

  “你走吧,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

  护卫愣住了,“老爷?”

  “你走吧。”徐仲叔又重复了一遍。他最后一次看了一眼护卫,眼神里满是欣慰,就好像一个父亲看到了自己勇敢的儿子。他凑了过来,对着护卫的耳朵悄悄说了一声,“保护好自己,保护好春儿,拜托了。”

  雨水的嘈杂声音盖住了这句话,同时也掩盖住了年轻护卫脸上的行行泪滴。

  “老爷......”

  接着徐仲叔对着那群人说:“你们不是想要我的命吗?来拿就是了。他与我没有任何关系,杀了他对你们没好处。”

  随从凑到了领头之人的耳边,轻声道:“总旗大人,是杀还是拿?”

  斗笠之下再次传来了一声冷冷的沉吟:“徐仲叔,带走。这个人,不要放过他。”

  众人再次蜂拥了过来,准备将护卫杀之而后快,但是没想到他竟然回头纵身一跃,好似一只敏捷的猴子一般跳上了墙头。众人之中也有身手敏捷的,当他们吃力地爬上墙的时候,那护卫早已消失在了茫茫的雨夜里,不见了踪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