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修真界文娱天王 > 第二章 巨负家庭
 
  虽然许多网文爱好者都渴望自己穿越到修真者的世界,但这就像叶公好龙一样,若是真穿越了,还指不定慌成什么样呢。

  叶青愣了半晌,随即走回床头坐下定了定神道:“妈,你是怎么穿越的?”

  这个世界的叶妈妈哪知道什么是穿越?只当是孩子疯得厉害,于是抽噎道:“青儿,是娘对不起你,我砸锅卖铁也要把你治好!”

  黄衣老头儿看了看叶青又看了看叶妈妈,嘴角勾起一丝转瞬即逝的微笑,他沉声道:“哎,叶夫人,对于这种失心疯,我言旺生倒是曾有过治愈的经验,只是——”

  “只是什么?”叶妈妈赶忙道。

  “只是药引子不太好找……”言旺生皱着眉头沉吟道。

  “言大夫请明说吧,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一定要把青儿的病治好。”叶母敛眉道。

  “好吧。”言旺生长叹一声道“首先要恩恩爱爱的上品蟋蟀一对,要原配,即本在一窠中者。还有百年平地木十株、打破的旧鼓皮做的败鼓皮丸若干……”

  “啊?这恩爱的上品蟋蟀倒是好找,我家百花园中能寻到,败骨皮丸也曾在五里外的药铺里听说过,只是这平地木是什么?”

  “平地木是生在山中树下的一种小树,能结如小珊瑚珠般的红果子,也叫做‘老弗大’,不过老朽只曾在绍兴老家见过百年树龄的,不知道咱们凉州城有没有这味药。”

  “啊,那这可是不太好找啊!”叶妈妈急得来回踱步“言大夫可还有什么别的方子?”

  “我有一种丹,”言老头说,“是点在舌头上用的,想必可以见效。因为舌乃心之灵苗……价钱也并不十分贵,只要两万灵石币一枚,十枚一个疗程,三个疗程必然起效……”

  “等等!你们不要自说自话好不好,我真的没事了,妈,不是,娘亲,不如过几天看看情况再买药如何?”叶青慌忙道。

  “唉,真是祸不单行,我们叶家本来也是富裕的家庭,可现在却着实拿不出两万灵石币啊!”叶妈妈拿袖子擦着眼泪道“言大夫,我们还是过几天再到您的医馆中买药吧,今天先麻烦你了。”

  叶妈妈说罢从袖子里取出一个荷包,从中拿出了两大张青绿色的纸钞道“言大夫,这是您的诊费。”

  言老头见状也没说话,有些失望地默默拿了灵石币叹气道:“叶夫人,日后贵公子再有症状可随时来找老夫,今日便先告辞了。”

  言老头拱拱手,推门而出。

  言老头年纪不小,走路颇慢,他皱着眉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行至楼梯下,言老头忽然停下脚步拍头嘀咕道:“哎呀,忘了问了,什么叫抠死不累?还是口似蒲类?唉,失心疯真是难懂啊!”

  见言旺声走了,叶青又连连问了叶妈妈许多问题,终于确认自己是穿越到了一方修真世界不假。

  而且神奇的是,在这个世界里他还叫叶青,而他的妈妈也还是原来样子,只是变成了古人装扮。

  “妈,你快跟我说说,我现在是什么境界啊?”

  “啊?”

  “就是我是筑基了还是渡劫了啊?”

  “唉我苦命的娃啊,你体内没有一丝先天元炁,紫云门的仙长们说你没有仙根无法修炼!”

  叶青闻言两眼一黑,喉头一甜,几乎想要呕血三吨。

  我还想用我远超常人的修仙经验降维打击这个世界呢!

  没想到故事开局是废柴流!

  叶青不甘心地想了想道:“妈,最近有没有人找我退婚啊?”

  “孩子你是单身,隔壁王婆正为你寻找良缘,只是还没头绪。”

  “那,我最近身上有无神异?”

  “有啊,被酒葫芦砸了,你看,葫芦质量还挺好,就在你柜子上放着呢。”叶妈妈指着屋里的多宝柜道,“你问这些干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叶青应付一声,随后上前拿起葫芦,心说,开局一个葫芦,不是至宝也有玄机啊!

  只见这葫芦通体暗红如火,包浆明亮,葫体缠着红色的细绳,叶青上下摸索,企图寻找其中暗藏的玄机。

  正在此时,楼下忽然传来一阵打砸之声,叶妈妈惊道:“坏了,是高家的那个混蛋少爷来了!”

  叶妈妈匆匆转身出门,叶青赶紧也跟了上去。

  “看来我家是开客栈的?”看着一楼大堂的的布置叶青暗自想。

  此时,大厅的十数张方桌歪七扭八各自翻倒,筷子、茶碗、酒壶、餐饭等等凌乱洒了一地,看起来活像被土匪洗劫过一通。

  一个油头粉面的胖子脚踏木凳,趾高气扬道:“叶掌柜哟叶掌柜,你也是多年经商的老行家了,难道做生意不讲个诚信二字?”

  那胖子背后有对狐朋狗友,一个是壮硕如牛面目粗犷的汉子,正嚼着桌上的牛肉,一个是黑瘦似猴的“竹竿儿”,正似笑非笑。

  胖子名叫高世德,是三人中的头头儿,外号作小阎罗;竹竿儿似的少年叫张吉,人称张黑猴;壮硕如牛的汉子名叫郑猛,因为生得一副骇人模样,故外号作镇关西。

  凉州城中有四伙臭名昭著的恶少年,其中就包括他们这一帮,因为势力范围在城北,所以凉州城中的恶少年们也管高世德叫“北凉王”。

  张黑猴剔着牙怪声怪气道:“唉,是啊叶掌柜,上次在你这吃的那两碗凉粉差点把我们几个给折腾去世,你是不是故意想毒死我们啊?不会吧不会吧?”

  被叫作叶掌柜的男人立在三人对面连连躬身道歉:“实在对不住几位公子,我们同富客栈过去从没发生过让客人吃坏肚子的事儿,这回一定是新来的那个叫李小嘴的厨子不讲究卫生,我们已经把他开除了!”

  油头粉面的高世德高胖子道:“叶掌柜啊,道歉是一方面,我们要的是一个公平!因为两碗凉粉,我们差点把命赔了,所以你这赔偿金什么时候能凑齐啊?”

  叶掌柜闻言苦着脸低声道:“高大少,这三百万灵石币对于我们这小店来说是一笔大数目,还请再宽限几天啊!”

  “宽限?什么叫宽限?宽限了多少天了?若不是咱们高少爷温文尔雅胸襟广阔,我早把你的店给砸了!”张黑猴道。

  一旁吃肉的郑猛喝了口酒,将酒杯砰的一声重重砸下,眯起眼睛直直盯着叶掌柜,像是投出去两把刀子。

  “张少爷说的是,但前些天宽限的是疗养费啊!我已经给了三百万诊疗费、三百万疗养费现在又要交三百万赔偿金,小店现在是真的没钱了啊!”叶掌柜苦着脸道。

  “哈哈哈哈哈”一阵怪笑响起。

  是叶青的声音,他像是浑然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似的,表情极为喜悦

  此时大厅里愁云惨淡,悲寒彻骨,叶青欢快的叫声显得十分不合时宜。

  气氛紧张、众目睽睽之下,叶青傻乐道:

  “嘿呦——爸!你咋也穿越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