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林竹钟杳 > 第114章
 
林竹:“……”

钟杳被林松的雄心壮志震撼一瞬无话,稍稍缓过来, 试探着看自家被威胁的经纪人:“小蓝蓝是谁, 你的朋友吗?”

“不是——”林竹本能否认, 话音一顿, 脸上忍不住红了红, “曾经有一段时间也……也是。我大哥瞎起名字,不叫这个……”

他急着把消息划掉,忙中出错,反而直接点了上去,聊天框彻底耀武扬威地占满了全屏。

林松附消息发过来的照片跳了出来。

三个抱枕, 看起来已经有些上了年头, 微微褪色了,却还保存得很干净完好。

一个穿着蓝色的运动短袖,一个穿着大红古装,还有一个穿着一身骚气的暗花纯黑西装。

神色冷淡姿势牛批, 看着就十分的禁欲高冷。

钟杳忍不住点评:“我没穿过这么——”

他端肃惯了,说不出太苛刻的评价, 更何况是林竹的东西,尽力谨慎措着辞:“这么复杂的衣服……”

他的措辞太温和,林竹没听出来未尽之意,飞快划掉了照片:“有别的名字的!”

每个抱枕都是当初珍而重之的宝贝,林竹烫得只想找条缝钻进去, 怕钟杳误会,艰难解释:“不叫——不叫那么难听的名字……”

没想到他的重点在这儿, 钟杳微微一怔,看着抱着手机蹲到墙角,火急火燎和自家大哥谈判的经纪人,心里悄然软了下来。

在那些他们两个相互错过,正在尽力靠着描述和回忆填补弥合的回忆里……那些抱枕曾经就是小林竹的朋友。

是有名字的朋友。

林竹蹲在墙角,还在焦灼地和自家大哥拉锯谈判,腿弯忽然被轻轻抄住,整个人被温柔地抱了起来。

林竹吓了一跳,匆忙藏起手机:“哥,我——”

“没事,我和大哥说。”

钟杳揉揉他的脑袋,抱着林竹轻放在床边,拿剩下的半块蛋糕和他换了手里的手机。

林竹端着蛋糕,眼睁睁看着钟杳直接把电话给林松打了过去。

钟杳拿着电话,和林松认认真真商量着起不来床的事,端正严肃得像是在跟穷凶极恶的绑匪现场谈判。

“明天恐怕不行,还得拍戏……过两天有正事儿,得提前赶一赶进度。”

钟杳脾气好,温声应对着手机对面的要求,耐心打着商量:“对——我知道,可以……”

林竹一点儿都不觉得两个人在这件事上能有什么共同语言,端着蛋糕心跳飞快,怔怔看着钟杳结束了对话,把手机交还到了自己手上。

“和大哥说了,明天有难度,等过几天咱们再实施这件事儿。”

钟杳暂时救下了经纪人的抱枕,一笑,声音柔和:“就是早上不起床,还是挺容易的。”

林竹觉得自家大哥显然不只是早上不起床的意思,心事重重地点了点头,忍不住担忧起了在现有条件下要让钟杳起不来床,自己可能要付出的努力。

钟杳不知道他的忧虑,接过蛋糕陪着他一块儿吃完,揉了揉林竹的脑袋:“一会儿去看教堂吗?”

被大哥这么一打岔,林竹几乎忘了这件事。闻言竹尖一震,连忙跳起来点头:“去去!”

生怕钟杳不带着他,林竹矫健地跳起来换了衣服,飞快洗漱妥当,带着新鲜的水汽一头撞回钟杳身前。

钟杳一笑,替他细致擦净了脸上的水珠,在额间亲了一口:“走吧,最厉害的小朋友。”

终于听到这个称呼被从钟杳口中真真切切地叫出来,林竹胸口悄然烫了烫,用力点头,握紧了钟杳的手。

……

三天的时间,两个人绕遍了纽约市内的所有教堂。

林竹最后做主,跳过无数官方推荐选择,挑中了一处不算太起眼的小教堂。

红砖的教堂,纯白穹顶,安安静静地落在林荫道的尽头,虽然被萧瑟冬意裹着,却还有常青的松树冬青,偶尔还能见到几只吃得胖乎乎的松鼠在枯败落叶间追逐纵跃。

看到林竹定下教堂的照片,钟杳还有点儿惊讶,迎上经纪人的视线,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一块儿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林竹不知道,他曾经来过这座教堂。

还来过不止一次。

钟杳不信教,也并不指望会有神在自己的低谷里伸手拉上一把。只是一度很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一坐,看看被一阵风惊飞的鸽子,看看临近黄昏匆匆赶着回家的人群。

他曾经很多次走过这条林荫路,喂过那些不怕人的松鼠。在握着经纪人的手,教他把一把松子撒进草地的时候,钟杳忽然开始隐约相信林竹曾经和他提过的命运。

如果他们一直没能遇到,说不定哪天,他们就会在这间教堂外偶然碰面。

一个忙着给松鼠的冬天贮粮,一个专心给过往的鸽群加餐。

然后一不小心,就成了一辈子的爱人。

钟杳签好字,看着两个人并排在一块儿的名字,握着林竹的手,低下头细致亲吻。

第一次,他开始相信有些事的命中注定。

……

钟杳没立刻告诉林竹这件事,直到领证当天,才把整个故事和誓言一块儿说给了西装革履的爱人。

然后毫无悬念地把又长大一岁了的经纪人感动得眼泪汪汪,在自家大哥快要飞出刀子的凌厉注视下,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种进了钟杳怀里。

“从今天开始,咱们就是正式合法的爱人了。”

钟杳微笑,揉了揉林竹的脑袋,声音温柔得不可思议:“小竹,生日快乐。”

林竹这些天忙里忙外,既要配合大哥把华英过户,又忍不住到处跟着操心婚礼细节,几乎把自己的生日忘得一干二净,闻言不由微愕。

钟杳就知道他准忘了,含笑低头亲了亲他,轻轻放开林竹:“给你的生日礼物,要现在看吗?”

林竹早就奇怪半天钟杳为什么要拎个大行李箱来参加婚礼了,闻言心跳骤然飞快,忍不住雀跃起来,用力点头:“看!”

婚礼开始还有一小段时间,宾客还没来齐,乐队正在尽职地奏着辉煌宏达的开场乐,人们都在带了笑彼此交谈。

钟杳领着他到了个不起眼的角落,瞳底笑意温融,轻声示意:“打开吧。”

林竹按捺不住,扑过去打开行李箱,心脏忽然狠狠一缩。

怔怔看着行李箱里的东西,林竹呼吸越发急促,抬头望着钟杳,胸口微微起伏。

“都是你的。”钟杳陪着他一块儿蹲下,轻声确认,“一样也不少了……都是你的。”

林竹的手有点儿发抖,吸了几口气才稍微好了一点儿,小心翼翼地去碰箱子里的东西。

悠悠球,四驱车,变形金刚,遥控飞机,军舰模型,篮球鞋,冲锋衣,手写的贺卡……

林竹半跪在行李箱前,用力抱紧了那些东西,闭紧眼睛深深呼吸。

钟杳当初寄给他的东西,有些是他在那份材料里见过的,有些是他没见过的。

大哥帮他追查过,那个孤儿院的院长想钱想疯了,值钱一点儿的篮球鞋冲锋衣倒卖换了钱,不值钱的玩具随手扔给了孤儿院里的孩子,都已经被摧残得破破烂烂。

剩下那些不好倒卖的昂贵玩具,有些变成了院长儿子手里的破铜烂铁,有些因为钟杳带回去的一句口信,要“回来检查他喜不喜欢玩儿”,被放在仓库里落灰,一直放到现在。

现在这些东西被一样不少地重新补全,崭新完整的,都在这儿了。

林竹珍惜得不得了,摸摸这个碰碰那个,要不是马上要举行婚礼,甚至想这就把这一行李箱的宝贝抱回家,好好稀罕一整天。

他一直蹲在行李箱前挪不开脚步,钟杳也一直耐心地陪着他,直到宾客渐满,乐队的引导乐声渐渐停下,才牵着林竹起身,带着他上了台。

钟杳引着林竹站定,回去和乐队说了几句话。

林竹和牧师一块儿站在台上,怔怔地看着本该上台致辞的钟杳朝指挥道了谢,从乐手那儿借了架小提琴回来。

“本来想给你弹吉他的,都带来了……你大哥说我要是敢在咱们俩的婚礼直播弹吉他,他就把你偷走。”

钟杳还对没能彻底完成经纪人当初的梦想颇感惋惜,拿着小提琴,稍稍退开一步:“这是最后一件生日礼物,稍微占用一点时间,也是——我很和你想说的话。”

钟杳低头,轻轻亲吻林竹已经开始发烫的耳垂。

今天的惊喜一个接着一个,林竹已经有点儿不敢相信,反倒隐隐生出些生怕是梦境的不安,握住他的手臂:“哥……”

“不是梦。”钟杳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展臂将林竹往怀里轻轻一带,“要尽快把以前欠着的补全。”

林竹呼吸急促,本能抬头。

钟杳俯身,亲了亲他的眼睛。

钟杳瞳底存着柔和笑意,认认真真望着他:“都补全了……就能给你新的了。”

林竹张了张嘴,没能发出声音,心跳擂鼓似的砰砰撞击着胸口。

钟杳拢着他站定,转身走向台上。

在他们互相表白之前,林竹说过想听他唱歌。

他几乎只会音乐剧,这种肃穆的场合实在不大合适,只能退而求其次。他们以后还有很多的时间,他可以慢慢学些年轻人喜欢听的歌,唱给他的经纪人听。

钟杳架上小提琴,试了试调子。

悠扬的旋律响起来。

钟杳身形轩挺,被手里的小提琴一衬,几乎轻而易举就吸引了全场目光的焦点,连负责直播的摄像头也紧跟着转了过去。

钟杳却像是对这一切都一无所觉,随着调子轻声哼唱,目光倾落在林竹身上。

天气有些冷,被灯光映亮的窗户上飘落着点点雪花。林竹本能地摒起呼吸,迎着宁静温彻的瞳光,尽力眨去眼底水色。

他曾经听过几次这首歌,只是除了“O Sole Mio”之外从没仔细研究过意思,现在迎上钟杳的眼睛,却已经不需要再额外做出翻译。

小提琴的调子汩汩流淌,悠扬明亮,像是划过金灿灿的暖融光芒,着亮了宁静的雪夜。

钟杳的视线,在温柔亲吻着他的眼睛。

雪夜寂静,星河辽阔,松树在寻找新的活泼住客,鸽群在夜色里盘旋栖息。

他们在相爱。

*

“以后给你唱你喜欢的……”

一曲终了,钟杳把小提琴交还回去,揉揉林竹的头发:“想听什么都行。”

林竹忍着眼泪用力点头,看到司仪走上来,还是忍不住往他怀里挪了挪,本能攥紧了钟杳的衣物。

按照流程,这时候该把他们两个各自带下去,证婚人上台致辞,然后由当大哥的下去把弟弟领过来,交给钟杳宣誓了。

虽然已经和林松排练了几次这一段的流程,林竹还是忍不住担忧自家大哥到时候会不会跳起来掐住钟杳的脖子用力晃,要求对方承认两个人乱七八糟的新关系。

钟杳显然还对即将到来的危险一无所觉,含笑亲了亲他,柔声安抚:“别担心,马上就在一块儿了。”

林竹不能不担心,忧心忡忡地望了他一眼,和钟杳各自被司仪带下去,满心忐忑地看着大哥一身煞气地上了台。

林松的致辞很简短,也很中规中矩。

婚礼上证婚人的致辞原本就是写好的,林松再生气也不舍得破坏弟弟最珍贵的回忆,一丝不苟地背完了致辞,龙行虎步地下台,抄起了弟弟的胳膊。

林竹被他抄得一趔趄,小心翼翼:“大哥……”

林松盯着台上,深深吸气深深呼气。

林竹眼睛忽然酸了酸,用力抱住大哥绷得死紧的身体,轻轻靠在他颈间。

被弟弟温热的身体一抱上来,林松轻轻打了个激灵,忽然彻底泄了气。

林竹抱着他,还像他们小时候似的,全无芥蒂地收紧手臂,一声声叫着他。

那时候小林竹还没有发现自己眼睛的不同,还没有被弄丢,还是林家千纵万宠的小少爷。叫人欺负了哭着跑回家,被他牵着把一众家世相近的同龄人挨个揍了一遍,高兴得抱着他不撒手。

原来已经二十年了。

林松的身体一点点放松下来,用力吸了下鼻子,收紧手臂:“钟杳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告诉大哥,大哥帮你揍他……”

林竹在他颈间轻轻点头。

林松长长呼了口气,把最后一点儿不甘压下去,挽着弟弟的手臂,领着他走上台。

……

兄弟两个的脚步不约而同地顿了顿。

按照规矩,林竹被领上来,钟杳只要在台上等着,把人接过来就行了的。

可现在的台上却还空空荡荡。

林松眉峰蹙起,不及发作,另一头的两道身影已经登上了台阶。

钟家的兄弟两个谁也不想挽着谁,估计在台下刚因为这个墨迹了半天,退而求其次地让钟铭攥着二弟的胳膊肘,把人硬邦邦地拎了上来。

钟家人一个比一个忙,从没听钟杳说起过自己的家人要来,林竹心跳忽然飞快,本能地往台下细看。

钟父钟母一身正装,携手坐在台下。

钟母朝他招手做着问候的热情口型,钟父一向不大擅长表达情绪,推了推眼镜,也笑吟吟朝他比了个加油的大拇指。

林竹胸口滚热,眼泪忽然不听话地淌了下来。

林松亲亲热热地挽着弟弟的胳膊,看着对面连靠近一点儿都很不情愿的兄弟俩,忽然奇异地找到了优越感,最后一点儿不高兴也烟消云散了。

林松很高兴,领着弟弟往前走,一边悄悄跟他说小话:“有人把他交给你啊……”

林竹仓促抬手抹了把眼泪,轻轻摇头:“我……不知道。”

能把他交给钟杳,他已经很知足了,一点儿都没想到过还会有人把钟杳交给他。

林竹用力睁大眼睛,想把眼前的一切都好好记住。

钟家人普遍的严谨肃穆,看一眼都觉得是那种会被杂志采访的成功人士。台下的宾客眼睁睁看着两个西装革履的精英男士你嫌我快我嫌你慢,连拽带扯地走完了这一段路,都忍不住跟着悄悄松了口气。

林松彻底高兴了,把弟弟的手塞进钟杳臂弯:“我弟弟交给你了……你好好待他。”

钟杳望着林竹,轻轻一笑,认认真真点头。

照理下面就该让牧师配合宣誓,偏偏钟铭认为自己也把弟弟领了上来,也该说点儿什么,还严谨肃穆地在边上戳着。

牧师正犹豫着该不该上前,钟铭已经吸了口气,准备说话了。

林竹后知后觉跟上思路,心跳不由微快,跟着站直,等着钟铭的要求:“钟大哥……”

“人家把弟弟交给你了。”

钟铭看了一眼林松,觉得自己已经学会了,转向两个人,教育二弟:“你好好待他。”

林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