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林竹钟杳 > 第103章
 
天亮之前, 钟杳工作室全面清算的热搜已经稳稳挂在了第一位。

当年的证据确凿得无从置辩,宋天朗好不容易洗白的形象迅速反转, 经纪人曾经做过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丑事, 终于补全了最后一环, 和他牢牢绑在了一起。

宋天朗不是钟杳,在全网铺天盖地的质疑指责下,还没出大楼,心态就已经彻底崩溃。

钟杳急着回去, 没和马伦修斯团队的人多谈,穿好衣服离开,在大厅被脸色惨白的宋天朗堪堪堵住。

宋天朗跌跌撞撞,丢了魂似的, 拦在他面前。

钟杳停住脚步, 看着他。

“天道好轮回……”

宋天朗自嘲地扯扯嘴角,声音低哑:“三年前, 你也是这么走的?”

钟杳没说话,边上一个中国演员忍不住,开口嘲讽:“你和钟杳比?他是被人陷害的, 你也是被人陷害的?他当年退圈息影憋屈得要命, 你也觉得自己挺委屈是不是?”

他身旁的演员也冷嗤一声:“本来还以为有点儿志气, 手下得真是够狠的……这么多年, 偷来的影帝当得不亏心?”

那些证据在国内网络上到处传的沸沸扬扬, 这一批演员都是踏踏实实演戏的, 和当年的钟杳一样没什么替自己发声的能力, 看着网友还原出来当初事件的真相,一个个都难免跟着胆战心惊,话已经说得不能再直白锋利。

宋天朗脸色惨白,退了两步。

“该还的都还你了,你放心,一切到此为止。”

钟杳已经猜到宋天朗是来干什么的,看了眼时间,开口:“你走吧,从此以后各凭本事——”

他的话音未落,宋天朗的眼睛却忽然红了红,一把扯住他:“还怎么各凭本事?你好话说得轻巧——我还能怎么办?”

他的动作太大,瞬间引起了四周警卫的注意,很快有人往这边赶过来。

“别让他们过来!”

宋天朗咬紧牙关,声音嘶哑,眼里已经带了近乎绝望的偏执:“我还有你的黑料……我攥着的!你真的全干净吗?”

钟杳眉峰轻轻一蹙,朝身旁稍稍抬手示意:“没事,我和宋先生说几句话。”

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还有什么黑料,可既然对方这样有把握,还是听一听比较好。

听过了回去说给经纪人听,就能提前准备,免得每次都让林竹不得不紧急应对那些糟心事。

深受自家经纪人敬业精神的熏陶,钟杳已经积累了远比之前丰富的圈内经验,不动声色低头,等着他开口。

“你的经纪人护着你,是因为他是你的小情人对吧?他喜欢你,我看得出来——他要是知道你还包了别人,会怎么样?”

宋天朗像是攥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胸口急速起伏,压低声音:“十二年了,每年都汇钱,还写信,是不是?钟影帝真是够长情的,以为事儿做出来了还能不让别人知道?别做梦了……”

钟杳:“……”

钟杳蹙蹙眉:“就这个?”

宋天朗一怔,看着钟杳显然不见慌乱的神色,心头不由生出些慌乱。

“你——你还打算拿那是你资助的学生来搪塞?”

已经走投无路,连经纪人都已经以和公司紧急联系为由同他避而不见,宋天朗什么都顾不上了,发着狠急迫质问。

宋天朗呼吸急促,眼白已经有些充血:“别骗人了……真是这么好的事,谁不往外抖落?还不是怕人不依不饶地追着查,查到头了露馅?”

钟杳稍一沉默,没有立刻开口。

虽然和包养没有半点儿关系……但他确实是不想让人追查。

如果不是不想让人查,他当初也不会把所有家当都压上,唯独压下了这么一条别有用心伪造出来的黑料,以至于到现在都留了个莫名其妙的隐患。

钟杳不怕人查,却不想让人查……直到现在也一样。

“你害怕了,是不是?”

国内已经回不去,刚刚的试镜也毁得一塌糊涂。宋天朗已经没有退路了,紧紧盯着他,眼底光芒几近偏执:“你怕我说出去,怕我拖着你一块儿卖了,你刚公开,现在就传这种负面消息,你也完了……”

钟杳笑笑:“这倒不是。”

宋天朗打了个激灵。

“你想说就去说,让我们家经纪人帮我处理就行了,他什么都会。”

对方手里一共就攥着这么点儿事,钟杳不再担心,忍不住夸了林竹一句,抬手一丝不苟扣好衣领:“我回去跟他说一声,你可以试试,他应该还没过瘾呢……”

钟杳急着回家看看林竹还发不发烧,单手让开神色惶惶的宋天朗,朝门外走出去:“有件事你们可能有点误会……他不光是我的经纪人,还是我的爱人,我们是要在一起一辈子的。”

钟杳看了一眼宋天朗:“一辈子的事,没什么不能说的。”

宋天朗半点儿都没想到他的回应,怔怔看着他出门,最后一丝侥幸终于彻底熄灭,脱力滑坐在地上。

北京时间凌晨一点,马伦修斯工作室发布推文,正式欢迎钟杳加入新的电影制作团队。

北京时间上午十点半,华英娱乐代表旗下艺人向钟杳正式致歉,并表示会严格约束旗下艺人行为,呼吁圈内共同建立公平友好风气。

措辞恭敬格式规范,只字没提钟杳工作室发布的污蔑诽谤起诉声明。

北京时间上午十点三十一,钟杳工作室拒绝了华英娱乐的致歉。

这一次华英引以为傲的控评一点儿没派上用场,工作室干脆利落的回应一出来,下面的评论立刻成了哈哈哈的海洋。

这么长时间的发酵,已经足够大部分人弄清楚当时的真相。宋天朗的微博掉粉数十万,铺天盖地的鄙夷讥讽逼得他不得不关闭评论删净了微博,无处发泄的网友们转而攻陷了华英的官博。

害人的是华英的经纪人和艺人,造势的却无疑都是华英官方的渠道。

华英这些年来阴了太多的人,丝毫没想到在这种地方翻了船,一时缓和无门,联系了钟杳一方想要私下缓和处理,被林竹直接拉黑了账号。

公关很喜欢这种活动,已经挑出了二十来个华英的小号痛下杀手拉黑了。

“跑了一下午,累不累?”

钟杳端了盘刚烤的饼干上楼,揉揉林竹的脑袋,轻轻挪走了经纪人怀里的电脑。

林竹长久以来堵在胸口的郁气终于彻底发泄干净,神清气爽,精精神神摇头,飞快从钟杳手中盘子里叼走了一块饼干:“不累!”

钟杳:“……”

钟杳咳嗽一声,沉稳地坐在床边,把自己的手机塞进他手里:“歇一会儿,帮我通个关。”

钟杳平时购物当然不是这个风格,睡衣是去超市的时候现场导演出主意买的。钟杳原本还觉得实在不大合适,今天从外面一回家,就被沙发上的经纪人萌得险些一头撞在门框上。

要不是现场导演拼死撑着门不让他宅在家里,钟杳险些就抱着自家经纪人直接上楼锁门了。

之前钟杳险之又险地被出柜,《在路上》节目组讲足了义气,中途顶着火力站出来试图背锅。没能成功,倒是一不小心蹭了一大波热度。

粉丝们对新一期节目的热情空前高涨,也让现场导演的压力转眼跟着大了不少。

钟杳今天下午带着林竹出门,按照预定流程拍摄了哥大散步、教室蹭课,现场导演却依然愁眉不展,带着摄制组在钟杳家里蹭吃蹭喝,驻守在楼下苦心计划着新的拍摄方案。

原本按照好朋友设定的,现在让按照夫妻档拍了,观众嫌不够过瘾,给节目组差评是一定的。

现场导演不容易,钟杳还没想好晚上是不是应该允许节目组加装摄像头,圈着林竹靠进怀里,一下下慢慢胡噜着后背。

林竹舒服得忍不住眯了眯眼睛,在他颈间轻轻拱了拱:“哥……”

钟杳低头,顺手给他投喂了块饼干:“嗯?”

林竹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忍不住想叫他,弯了弯眼睛,靠在他胸口扒拉着消消乐的小黄鸡。

钟杳心口微动,低下头看了看经纪人,一眼看出了林竹脸颊上泛起的淡红。

林竹随手打着消消乐,声音含混:“摄制组什么时候才走啊?咱们——咱们接下来也没什么事了,就——”

林竹仔细想了想,真想不出什么事还能拦在两个人中间了。

电视剧也拍完了,电影人选也定了,该讨的债也讨回来了,该负责的人也已经遭报应了……

林竹依然说不出口这种话,埋进钟杳胸口,心跳砰砰作响:“今,今年的事儿都忙完了吧?咱们也不非得回去了,就——”

就把该做的事干脆一口气都做完算了!

林竹暗暗恼着自己怎么就不能像同人里那么胆大人莽有什么说什么,横了横心正要开口,房门忽然被灵感爆棚的现场导演咚咚敲响。

林竹:“……”

林竹突突突突泄了气,瞬间怂了大半,一头扎进被子里。

……

钟杳没起身。

门外导演还在持之以恒地敲门,林竹心跳微快,忍不住掀开一小块被角,探头看了看。

然后被守株待兔的钟杳等了个正着。

钟杳蹲在床边,眼里透出些柔和笑意,剥开被子,温温的吻倾落下来。

“就做点咱们该做的正经事……”钟杳揉揉他的脖颈,一笑,“我知道,我记着时间呢。”

林竹身体才好,不适合有太激烈的活动,这样半旅游半散心地跟着摄制组拍拍节目刚好,等摄制组走了,正好也不用再过多顾忌。

经纪人这些日子在美国瘦的分量都还没补回来,隔着厚厚的毛绒绒睡衣摸不出来,钟杳探入衣物,检查了两下:“还得接着养,现在做点儿什么,怕你再连着烧个三天……”

林竹:“……”

林竹:“!!”

温暖掌心毫无阻碍的贴上来,带出分明迥异的感受。林竹心跳骤然提速,急着开口说话,气息一呛,忍不住拼命咳嗽起来。

钟杳始终把检查身体规划在“办正事”的类别里,正直得根本没往别处想。被他吓了一跳,连忙把经纪人扒出来抱住:“怎么了?嗓子不舒服?”

林竹脸上发烫,说什么都不肯承认自己居然被摸了两下就已经有反应,用力摇头,好容易缓过口气,急着催他:“哥,导演敲门呢,你快去——”

钟杳不放心林竹,看了眼门口,还是先替他倒了杯水,等林竹气息堪堪平复,才起身把门拉开了条小缝:“有事?”

现场导演从听到屋里咳嗽开始就吓得飞快开始秃头,已经准备好了逃命,看着钟杳拉开门,整个人定在原地,僵硬转身:“钟,钟老师……”

钟杳脾气很好,牢牢堵着门缝:“是有新的拍摄计划了吗?”

“是是——后天就是美国新年了,时代广场每年除夕晚上都会有烟花,拍摄效果一定特别好。”

导演连忙点头:“如果,如果林老师身体允许的话,您能不能带着林老师去看看烟花,最好能公开秀个恩爱之类的?粉丝们肯定喜欢看这个……”

林竹毕竟在年纪正好的时候,好好歇两天,只要精细养着别再着凉,别再有什么超出承受的激烈活动,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钟杳听得心动,颔首:“好,我们商量商量,还有事吗?”

现场导演非常自觉,连忙摆手:“没有没有,祝您跟林老师——”

现场导演是个老实人,憋词憋得脸都红了,磕磕巴巴:“天,天长日久,日久天长……”

现场导演飞快鞠了个躬,咚咚咚跑下了楼。

钟杳头一次收到这种祝愿,茫然道了谢,合上门回了床边。

……

次日夜里,被随机拍摄到了赖床、赖床、赖床和午饭,又特意赶去百老汇念了个诗的两位嘉宾终于再一次离开温暖的住处,驱车到了人流密集的时代广场。

美国的元旦也是个相当重要的节日,不少人都已经聚集在广场空地上,大声交谈唱歌,满心兴奋地等待着新一年的到来。

钟杳怕林竹再着凉,特意把经纪人裹得严严实实,一路放在身边挡着风,找了个视野不错的位置站定。

“哥,你之前说有事要跟我说——是什么事啊?”

林竹往围巾里缩了缩,靠在钟杳身边,轻轻蹦了两下取暖,又想起了上午被拍摄耽搁下来的对话。

等进组就要控制体重了,现在还没开机,林竹掰开一块巧克力,自己吃了半块,把剩下半块飞快塞进了钟杳嘴里。

钟杳挑挑眉峰,含住巧克力,一笑:“不是什么大事……之前没跟你提过,怕你不知道。”

四周太乱,钟杳揉揉林竹的脑袋,把人往怀里揽了揽,让他方便听得清楚:“这些我一直在资助一个学生,是个特别好的孩子。”

钟杳笑笑:“才几岁的小孩儿,又乖又可爱,心好,特别肯吃苦肯努力——估计和你小时候差不多。”

林竹哑然。

自己小时候可一点儿都不乖不可爱,实在太狼狈不说,浑身都是刺,遇着谁都要狠狠扎一下……就算现在的自己遇上,都一点儿也喜欢不起来。

林竹一直不敢让钟杳知道他们真正的初遇,其实也是因为这个。

钟杳不知道林竹在想什么,依然圈着他,拉开衣服替他挡风:“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他不肯告诉我,说将来长大了再跟我说……我怕他没学上,好好的孩子就耽搁了,所以一直往他住的地方汇钱。”

林竹想起来了这么回事,点点头:“我知道,公关跟我说来着,当初华英要拿这个当黑料……”

林竹能懂得钟杳的心思,拉住他的手,仰头:“哥,我知道你是为了什么。那么点儿年纪的孩子,不能就这么让人拉出来黑,这种料洗不干净,会毁了他一辈子的。”

钟杳心头轻动,迎上经纪人琥珀色眸子里的清亮光芒,一笑,把人整个圈进怀里。

什么都不用解释,轻易就能被爱人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想法,没什么感觉比这个更好了。

林竹靠在他颈间,挪挪下巴,搭在钟杳肩头认真八卦:“哥,那你为什么一开始也要偷偷资助他啊?”

他好奇这个倒是挺久了。

钟杳其实不非得这么避着人的,就是因为一直没公开,才会被人置喙。

资助个学生,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钟杳为什么非得藏着不叫别人知道呢?

“因为……”

钟杳像是想起了什么挺有趣的事,揉揉林竹的脑袋,如实奉告:“他说,我要是把他的事告诉别人,就再也不跟我天下第一最最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