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林竹钟杳 > 第97章
 
宋天朗环顾四周, 有些着急。

在这种地方被指盗窃,按理该是有警卫过来,把林竹直接带走的。

只要有人把林竹带走就行了,让他不能继续在这里干涉,先参加联谊争取到制作团队的好感,回头再说是虚惊一场,就没事了……

宋天朗绞尽脑汁想着能找到什么方便栽在林竹身上的东西,望见那些警卫脸上明晃晃的嘲讽神色, 心里忽然一慌, 莫名升起些不祥的预感。

林竹在原地站了一刻, 朝他走了回来。

“你要干什么?这里是美国,你不能——”

宋天朗的新经纪人见识过林竹砸华英大楼,上前一步想要拦他, 被林竹扣住手腕一扯, 抬膝毫不客气地撞在他胸口。

经纪人闷哼一声, 吃痛蹲下去。

宋天朗吓得脸色惨白:“林,林竹……你是钟杳的经纪人,在外面就代表钟杳, 不能胡来……”

“先请个假,一会儿再是。”

林竹不紧不慢,随手脱了带着姓名胸牌的板正西装外套, 随手扔给赶过来的警卫。

警卫接过衣服, 退到一旁, 目不斜视站得笔直。

宋天朗脸色彻底变了, 不及反应,已经被林竹轻易朝肩膀勾了一把,拧住手臂脚下一绊,把人狠狠惯在了地上。

宋天朗一阵吃痛,险些惨叫出声,被林竹往背上一抵,硬生生疼得说不出话,冷汗顺着额角流下来。

“偷东西,你也太看不起我了。”

林竹眯了眯眼睛,把被这一句隐隐和少时记忆重叠的话勾起的戾气压下去,攥着他的手臂往上扳了扳。

好好当这个经纪人,遵守圈子里的游戏规则……他忍的时间实在已经不短了。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宋天朗心惊胆战,不住打着哆嗦,疼得几乎淌出眼泪。

肩上疼得几乎撕裂,宋天朗直抽凉气,艰难道着歉:“我不争了,求你,求你放开我——”

林竹看起来实在太没有攻击性,他一直以为华英圈子里传的那些事都是以讹传讹言过其实,却没想到钟杳这个清秀斯文的经纪人会直接动手,身手还这么凶狠利落。

况且……虽然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但那些警卫显然已经站在了林竹一边,显然也不可能上来帮忙。

宋天朗已经没胆子呼救,闭紧了眼睛,战战兢兢等着林竹继续动手,肩上被扭转的激烈痛楚却忽然一轻。

宋天朗胸口起伏,吃力转头。

林竹神色冰冷,松了拧着他手臂的手,单膝抵着他的后背,稍稍伏低。

“我看上的东西……一般都是直接抢的。”

宋天朗心头悚然一惊,不及说话,林竹已经随手把他抛开,慢慢站起。

他已经动了趟手,气息却依然稳定,脸上连红都没红。

林竹垂了目光,慢慢整理好袖口,冷眼看着宋天朗和经纪人互相搀扶着艰难爬起来。

“没规矩,钟杳是怎么教你的?!”

宋天朗的经纪人疼得龇牙咧嘴,用力揉着胸口:“你就是个土匪!你——”

林竹哑然,挑挑眉峰:“我几个月前就去砸你们大楼了,现在你们才知道?”

宋天朗的经纪人被他一噎,张了张嘴没能出声。

林竹接过外衣,重新一丝不苟穿好,落下视线笑了笑:“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是因为想让他夸我,才一直努力学好的……”

他想让钟杳高兴,所以才一直做会让钟杳高兴的事。

但是眼前这两个人……光用规则允许的手段,实在太难消气了。

林竹轻呼口气,把涉及往事的那些沉重挥散,握了握因为过度用力隐隐发疼的手腕,往前迈了一步。

宋天朗两人已经极端畏惧他,才好了些许的脸色迅速惨白,踉跄后退。

林竹扣好最后一颗扣子,无趣地轻叹口气,理理衣领:“放心,我当经纪人的时候,一般是不动手的。”

林竹俯身,把那份资料捡起来:“作为我个人,刚才已经撒过气了,现在就轮到作为经纪人来收拾你们了……”

“回不了国了,怎么办呢?”

林竹晃了晃资料:“宋先生,要跟钟老师抢这个角色吗?”

宋天朗脸色涨得通红,不敢抬头,拼命后退。

已经看过那份资料里的石锤,宋天朗的经纪人不敢应声,声音嘶哑:“别太嚣张,你刚刚是非法袭击,我们会依法控诉你……”

国内保不住了,至少要争这个最后的机会。

宋天朗的经纪人正要再添一把火,至少想办法把林竹引渡回国再说,余光瞥见一道人影,目光骤亮,用力扯了宋天朗一把:“快,是那个制作人!”

宋天朗的经纪人飞快换了笑容,上前想要打招呼,却眼睁睁看着制作人越过他,径直朝林竹走了过去。

“我只是多和导演先生喝了杯酒,晚来了一会儿——现在可怎么办?”

制作人轻叹口气,揽着林竹的背圈回来,体贴地替他掸了掸灰,半开玩笑:“小少爷,我原本只是想帮你摆谱吓吓他。现在看来,恐怕还要去警局一趟,给你做无罪证明了。”

林竹抬头照他眼里一掠,没忍住,扯扯唇角:“您刚刚躲墙角的时候,衣角都露出来了。”

“大概是太忘我了。”制作人忍不住感叹,“这么精彩的动作戏,你们中国人好像人人都会武术……”

制作人及时一转话锋,耸耸肩膀:“可惜我什么都没看到。不然一定要和导演建议,说什么也要拍漂亮的中国男孩子的打戏的。”

制作人公然睁着眼睛说瞎话,偏偏谁也没胆子否认,这件事无疑就要这么风平浪静地掀过去了。

宋天朗有些慌神,正要上前,被经纪人匆忙扯了回来。

“需要我帮忙,让这两个真正的小偷、强盗现在就滚出去吗?”

制作人早在墙角看了全程,收回打趣,神色冷了冷:“还是——你比较喜欢让你家亲爱的来亲自复仇?”

林竹今天才和他说起童年的颠沛,说起自己从没做过小偷小摸的事,那个时候少年眼里的骄傲是发着光的。

处在那种无助的困境,即使为了能活下去做错了事,只要后果不算恶劣,也该有改过的机会。更不要说这种境地还能保有立身正直。

在那种境遇下过来,无疑要有极强的自制力,才能没走上另一条路。

这两个人敢拿这件事发难,只是被这样揍一顿,实在有些太轻了。

林竹才要开口,被他对钟杳的称呼一戳,胸口骤然软了软,耳朵不禁微烫,周身气势悄然一泻。

林竹:“……”

林竹抓了两下耳朵,轻咳一声:“不用——等钟老师来就好了。”

制作人像是发现了什么极有趣的事,挑挑眉毛,好奇地绕着他周身看了看:“我说错话了?”

林竹飞快否认:“没有没有!”

美国人喜欢说“sweetheart”的毛病怎么——

怎么这么好?

林竹心跳有点儿快,忍不住一瞬走神,想了想钟杳是不是也在这里叫过这种称呼。

然后瞬间被钟杳一本正经的气势摧毁了想象。

……应该是不会的。

以钟杳的性格,不要说叫别人了,就算别人真这么叫他,也是要被按着进行传统文化教育的。

林竹抿起唇角,压压不合时宜的念头,回头扫了一眼:“现在把他们赶出去,等他们回了国,又会说是被钟老师排挤,暗箱操作,才失去这个机会的了。”

林竹笑笑:“我就是能耐再大,也是管不住他们坐在地上哭,抱着人家的大腿喊可怜的。”

宋天朗正失魂落魄,听见他的声音,心头升起一丝渺茫希望,抬头看过来。

林竹:“还要您帮我个忙,今天的事就不要告诉马伦导演他们了。”

制作人抱着手臂扬扬眉毛,点头:“好。”

“你放心,我不会连试镜的机会都不给你。”

林竹扫了宋天朗一眼,声音不紧不慢:“你可以正常试镜,正常审核,试镜视频也可以保留下来……我不会对人选提出任何建议。”

林竹:“甚至——你还可以和钟老师对戏……”

宋天朗目光骤亮:“真的?你愿意放过我?你要什么,你说,我都给你——”

林竹懒得对他多作理会,交代过就转身离开。

制作人咋舌,怜悯地看了看宋天朗,随意挥挥手,让人把两个人轰了出去。

酒会正酣,聚会里的人们正相谈甚欢。

制作人快步跟上林竹,笑道:“他还当这是什么好事——现在就被轰出去还能找找借口,稍微挽回些面子。等有了正式录像,直接放在一块儿比较,钟会摧毁他所有的信心的。”

“心不正……”林竹轻嗤,“哪怕自己还没察觉,也早就演不好戏了。”

三年前那部片子是时势造英雄,碰巧没什么优秀作品出头,导演会教,剧本又好,借着文艺片的东风把宋天朗重新推了上去。

十年的教训也没让宋天朗清醒,被见风使舵的媒体重新捧起来,就觉得自己什么角色都能胜任了。

林竹没急着进聚会大厅,在窗口站了站,慢慢散去身上剩余的戾气。

“不过——你对钟还真是信任。”

制作人看着他,好奇:“我还以为你会更喜欢直接的,干脆利落解决,哪怕徇私一点儿,又不会真有人知道……”

林竹一笑,扬扬手里的那份资料:“我没准备不直接。”

他只说了给宋天朗试镜的机会,可没说要放过宋天朗。在他动身的时候,国内的团队就已经做好了一应准备,宋天朗离开这里,立刻就能收到国内的反转爆料的消息。

华英公关部做出来的热度向来可靠,反转的料爆出去,不用他们多费力气,就能顺利引爆全网,把宋天朗炸得一点儿根基都不剩。

林竹抿了抿唇角,看向窗外:“我这部分可以徇私报复……钟杳的部分,都得堂堂正正的。”

制作人不由扬眉:“因为他像个迂腐的老学究,有姑娘主动投怀送抱都要拿雨伞把人顶开?”

林竹:“……”

林竹拼命咳嗽两声,脸上不自觉地慢慢红了。

不知道为什么,林竹的心情又比刚才更好了一点。

“因为他曾经受过无妄之灾。”

林竹按按额角,无奈一笑,慢慢开口:“在风头最盛的时候被人下了黑手。被身边的人背叛,狠狠泼了一身的污水,前途差点尽毁,连一点点善心都被人拿来做文章……”

“普通人受得了的,受不了的,他都受过了。”

林竹:“他一个人把事都扛下来,一个人出国,一个人打磨演技。后来他回来了,演的比原来更好。”

“手段是在资本至上,或者制作方根本靠不住的时候用的。”

林竹笑笑:“这次没必要有这方面的担心……还要造势排挤使手段,专门想办法在线下抢资源,就太没意思了。”

“就当我没有注意到你的恭维——”制作人大笑,“感谢你对制作方水平的信任,哪怕为了你这句话,我也得催着他们好好评审!”

林竹轻咳一声,笑着道谢。

他的脸色已经比之前好了不少,制作人拍拍他的肩,领着林竹进了大厅。

美国人与生俱来的热情在酒精的催发下尤其火热,林竹不适应人多的场合,飞快躲过了几个人的热情问候,躲进角落的沙发里,心有余悸:“今天怎么这么热闹……”

“今天是圣诞节,所以才会有这场联谊的——你都没注意吗?”

选角导演艾博塔和制作人都有了家室,没跟着众人一块儿热闹,正在角落里聊天。

艾博塔刚才还在听制作人转述刚才的场面,正欣赏着制作人口中威风凛凛的中国男孩子腼腆到一被人靠近就跑,好心地给脸上泛热的林竹递过去一杯加了冰的低度起泡酒。

“圣诞节是和家人一起过的节日,现在应该在圣诞树下面玩儿纸炮,猜谜,一起吃圣诞大餐的。”

艾博塔满心感慨,晃晃酒杯:“说起来你已经快一个月没回家了,不回国看看吗?”

林竹不敢喝酒,摆摆手没接,拿了杯可乐抿了两口,一笑:“圣诞节在中国是外来节日,主要用来购物,一般没有这种全家团聚的习俗……”

电影正式制作在即,整个团队都被困在这儿回不了家,林竹就是一万个想回去,也不敢把十来个小时都扔在天上。

以马伦修斯对电影的高度热情,要是需要他的时候他不在,导演说不定就要扛着等离子炮去轰飞机了。

艾博塔也回不了家,点了点头,一定要同归于尽地互相捅刀:“我知道,但纽约到处都是团聚的家庭。你站在窗口望一望,每盏灯后面都是其乐融融的一家……”

林竹:“……”

制作人抿了口酒,叹气:“没错,我就很想念我的爱人。往年的这个时候,只要我没被马伦绊在这儿,家里应该是正在其乐融融地吃火鸡大餐,互相开香槟庆祝的。”

林竹:“……”

艾博塔来了兴致:“我家亲爱的非常可爱。她每天都会和我聊很久,还会给我准备各种小礼物寄过来——上次她送给我了一块手作巧克力,我吃了好几天都不舍得吃完。”

制作人笑意吟吟:“我家亲爱的也是,我已经一把年纪了,她还把我当小孩子,每个圣诞节都要给我准备圣诞礼物,每次的礼物都是一双羊毛袜,我已经有三十多双不同颜色的袜子了。”

艾博塔:“她还会给我发消息,每天都给我发她做了什么……她真可爱,措辞永远都像个天真的小姑娘。”

制作人:“她也给我发邮件,我们习惯用邮件交流。她还会给我写情诗,我已经攒了三百多首了。”

林竹:“……”

和钟杳的距离太远了,又因为各自都实在太忙,通常都光语音不发消息,既没法用礼物互相问候,也没有聊天记录来炫耀。

林竹借可乐消愁,给自己灌了两大口可乐,默默戳开手机。

这个时间……钟杳不一定醒了。

这两天听说《奉君》的进度已经赶得飞起,林竹不舍得打扰钟杳休息,没给他打电话,悄悄发了两条消息,问了问年底那档两个人一起上的综艺的事。

钟老师把这档综艺的目标定成了和经纪人的甜蜜度假,整个团队精诚合作,从洽谈到定稿直接架空了经纪人,是林竹唯一没插得上手管的事。

都已经圣诞节了,马上就要跨年,再不参加就来不及了……

哪怕以因为要参加综艺当理由,把他绑架回去也好啊。

林竹握着手机,才走了一会儿神,钟杳的消息就回了过来。

钟杳:才看到,在做什么?

林竹吓了一跳,确认了两次时间,连忙埋头敲下回复。

林竹:在party……好像是庆祝圣诞节的,他们在联谊。

林竹:哥你醒了吗?怎么醒得这么早?

钟杳:有点事情,一会儿告诉你。

钟杳:喝酒了吗?

林竹连忙回复:没有没有,喝可乐呢。

林竹脸上一热,指尖摩挲两下屏幕,回复:怕喝了又出去跑圈儿,你不在,没人追我……

托身边那两个人的福,他想和钟杳说两句情话,已经想得忍不住了。

哪怕打字呢……

林竹抿抿唇角,瞄了一眼还在互相伤害的选角导演和制作人,心跳微快。

钟杳给他回一句,不管回什么,他就也能炫耀了!

即使知道自家钟老师的情话技能向来点得莫名高,林竹还是有点儿紧张,屏息盯着屏幕,等着钟杳回复。

隔了片刻,钟杳的消息终于冒出来。

钟杳:圣诞节了,喝一点儿吧。

林竹微怔。

钟杳没按套路出牌,林竹有点茫然,拿不准钟杳是不是又在逗自己,飞快打字。

林竹:不不不喝了!我就在你身边喝,在外面我不碰!

这次总该有好听的话了!

林竹几乎有点儿着急,捧着手机等了半晌,钟杳的回复终于不急不缓出现。

钟杳:出来跑圈不好吗?

林竹:“……”

林竹彻底懵得一头雾水,迟疑着想要回复,下面几条消息却已经跟着发了出来。

钟杳:没办法,我好像没登记,他们的警卫还是不让我进……只能辛苦你了。

钟杳:出来跑圈,我就能抱得着你了。

林竹怔怔看着那条消息,反复念了三遍,心跳怦然。

他……没猜错是什么意思吗?

林竹心跳飞快,狠狠灌了两口可乐压惊,眼睁睁看着钟杳发了个定位过来。

……

这个可乐里可能有酒精。

林竹觉得自己有点儿发飘,放下手机,恍惚抬头。

艾博塔和制作人的较量已经进入白热化,正在彬彬有礼微笑着互相扑哧扑哧捅刀。

艾博塔:“我家亲爱的是我见过气质最优雅的姑娘,如果不是照片不能体现她的美丽,我真想让你们看看她。”

制作人:“我家亲爱的是我见过气质最优雅的老太太,要不是照片实在太过逊色,我也想让你们看看她。”

林竹轻轻咳嗽一声,红着脸打断。

艾博塔和制作人同时转头。

“我,我家亲爱的……”

林竹攥着手机起身,红着脸学着这种甜得发腻的称呼:“来陪我过圣诞节了,就在外面。”

林竹脸上滚烫,唇角止不住的翘起来:“我——我想让你们看看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