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林竹钟杳 > 第93章
 
林竹抬头, 胸口止不住轻悸。

被宽恕的放松和强烈的情绪涌动搅在一块儿,他能觉察到自己的手在微微发抖,却还是忍不住抬起手臂,用力抱住了钟杳。

怎么会……运气这么好的?

怎么就能让他遇到钟杳呢?

林竹嗓子有点儿哑,咳嗽两声,稍侧过头,在钟杳颈间悄悄蹭了蹭:“这才——哪到哪啊……”

他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说, 心脏被温柔力道抚摩着,跳得几乎失控。

林竹咽咽唾沫, 润了润喉咙:“还, 还得有更好的呢。等这部戏拍完,咱们就去试镜, 争奖, 上大荧幕,一步步来——”

像是在做什么必须实践的承诺,林竹用力闭了闭眼睛,声音慢慢落实:“咱们一起, 该得的,都得还回来……”

“他们抢走的……我都还给你。”

把潜意识里读到的内容一点点妥善安放好, 林竹轻吸口气, 一字一顿保证:“有我在,再也不会有那些事了。”

温暖回应着覆落下来。

钟杳圈着他, 低下头, 轻轻亲他的眼睛。

气流细细扰着敏感的睫尖, 林竹微微打了个激灵,眼底热涌一瞬,又悄然消褪。

钟杳笑了笑,声音柔和:“其实我现在回头看,未尝不感激这三年。”

林竹微怔,抬头。

钟杳低头:“一来,当初一步一步确实走得太急了,要是没有这么一下,我也没有停下来好好休息,好好反思总结的机会。”

“二来……”

钟杳有意稍稍一顿,屈指在林竹鼻尖刮了一把,眼里透出温温笑意:“要是没有这三年,我上哪儿知道我们家经纪人这么厉害?”

……

厉害的经纪人飞快泛红,整个人熟了大半,咻地缩进了被子里。

“好了好了……那咱们现在是不是就算是说开了?”

钟杳还是头一次和林竹想得南辕北辙,终于把脑洞对上号,轻轻松了口气,笑着揉了一把经纪人的脑袋。

还不知道靳导已经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钟杳语重心长,教育自家经纪人:“下回再有什么心事,就直接跟我说。这次运气好,靳导不爱管这些事,不然说不定还得闹出多大的误会来……”

林竹:“……”

林竹不忍心解释,点头,心虚应声。

钟杳还惦记着企划说的经纪人没吃晚饭,亲了下林竹,嘱咐他躺下好好歇着,起身去帮他弄吃的。

林竹在被子里打了两个滚,心绪翻涌,耳朵不自觉的发烫。

误会当然只是误会,虚惊一场,说开了就不要紧了。

可钟杳在片场看的资料,应该还是——

还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吧?

一定是的,不然靳导也不至于给他打电话了。

林竹咽咽唾沫,实在有点儿忍不住心动。

哪怕真是被靳导给强行打断了,钟杳也该——学了一些了。

他现在能摸摸方向盘了吗?

林竹被自己的脑补害臊得不敢抬头,被钟杳细致捂着的心肺都暖和过来,早被按下去的心思又不自觉悄悄活络,从被子里钻了出来。

他现在能像那些文里说的……在浴室摔个跤,在卧室停个电,在钟杳忙的时候从背后扑过去撩闲,然后被反杀按在沙发上“长记性”了吗?

林竹决定试试。

时间已近深夜,这个点儿叫助理来有点太难为人。钟杳还在收拾着食材,又翻出了一罐午餐肉两袋方便面,准备给自家经纪人煮小火锅吃。

林竹深吸口气,蹑手蹑脚钻出了卧室。

……

钟杳才合上冰箱,一转身,背上就小心翼翼地贴上了个熟悉的人型挂件。

挂件好像还在自己发烫。

钟杳挑挑眉峰,放下手里的东西站直。

钟杳回揽住背后贴上来的人,掌心的热度透过薄薄衣料,熨在林竹背上。

林竹心脏砰砰跳得厉害。

按照他看到的大部分情节,钟杳会被他压得站不稳,让他起来他又不肯,两个人胡闹一会儿,然后他就会被攥着手腕按在沙发上……

之后就随便钟杳发挥了。

有了之前的经验,林竹已经不强求后续发展,只要能上路看一眼,就已经非常知足了。

林竹咽了咽唾沫,勉强压了压胸口的紧张忐忑,闭上眼睛……

钟杳稍一俯身,把林竹给稳稳当当背了起来。

林竹:“……”

钟杳把他往背上颠了颠,让林竹趴得舒服点,侧头蹭了下他的额头:“一个人睡不着?”

钟杳的体力一点儿都不像文里那些不争气的男主,轻轻松松把林竹背到沙发上放下,顺便在路上给他冲了杯奶茶,摸摸杯壁太烫,拿毛巾垫了塞进他手里。

“家里菜不多了,咱们一顿干脆吃完?”

林竹从床上溜下来就出了卧室,钟杳拿过拖鞋放在沙发边上,扯了条毯子把衣衫单薄的经纪人裹住:“明天叫他们多买点儿,你看看还想吃什么,我一块儿记下来。”

被充满柴米油盐气息的居家对话强行掰正了频道,林竹难过地点点头,不由自主地被轻易拐走了重点:“娃娃菜,地瓜片,手打鸡肉丸,杏鲍菇——还想吃小酥肉了……”

钟杳记性向来好,不用他再说一遍就已经记全了,凑过去亲了亲经纪人的额头,回头把火锅三下五除二利落架了起来。

林竹饱饱吃了顿饭,困得上眼皮下眼皮直打架,彻底忘了自己为什么要扑到钟杳背上。

……

第二天,陪着钟杳接受过媒体采访回来,林竹偷偷嘱咐酒店帮忙拉了电闸。

然后眼睁睁看着钟杳翻出了两根通红通红的应急蜡烛,两个人坐下一起吃了一顿烛光晚餐。

……

第三天,林竹横了横心,决定在浴室滑倒。

马伦修斯团队已经审核完了第一版的大纲,正式给他发出了邀请,要他去美国参与接下来的剧本创作和演职人员挑选。

时间紧任务重,林竹准备先回北京一趟,把该处理的事情处理好,再从北京直接飞海外。

要是今天再没有进展……说不定就真得拖到年底这部剧杀青了。

在浴室滑倒无疑是需要技巧的,真要摔得严重了,需要紧急处理伤势,自然也全然谈不上情趣。可要是太刻意了,又实在不好意思。

林竹已经一鼓作气再而衰,能不能竭就看今天这一天,说什么也要准备好,不能再把好好的机会荒废过去。

天一凉下来,钟杳就养成了先进浴室的习惯,每次都要把热气放足才让林竹进去。听着浴室里传出来哗啦啦的水声,林竹深吸口气,给自己鼓了鼓劲,精益求精地在床上排练着滑倒的姿势。

才练到第三十二次,浴室里忽然传出来一声沉重的闷响。

林竹:“!!”

瞬间把满脑子的旖旎念头扔到了九霄云外,林竹跳下床,一把拉开浴室的门,没管迎头洒落的热水,扑过去扶住钟杳:“哥!怎么回事,摔着没有?是不是之前太累了,你先别动,我看看摔哪儿了——”

林竹的话音戛然而止。

钟杳坐在异常宽敞的浴缸里,抬头迎上被水气洇得格外清亮的琥珀色眸子。

林竹怔怔看着钟杳的眼睛,心跳激烈,耳边水声渐次轰鸣。

钟杳耳廓滚热,挪开视线,向来沉稳的声线罕少的添上了磕绊窘迫:“我——摔倒了……”

林竹满脑子都混成了一锅浆糊,胡乱应声,抬腿想跨进浴缸,心神散乱脚下一滑,被据说摔倒了的钟杳展臂及时稳稳接住。

林竹不敢动了,老老实实缩在钟杳胸口。

他的衣服都被水浇透了,湿漉漉贴在身上,露出单薄的肩胛线条。

钟杳抬手,慢慢帮林竹解开衣扣,

林竹心跳得太快,有点儿喘不上气,磕磕巴巴没话找话:“哥你——你进度怎么忽然这么快了,我都没注意……”

钟杳轻轻叹了口气,剥下他的衣服,搭在一边:“我一直……在撩你。”

林竹:“??”

林竹浑浑噩噩:“撩,撩了吗?我没发现……”

“看了两篇小说,都是先做好吃的给你吃,然后——”

钟杳实在说不出这种话,顿了顿,如实开口:“但是你一吃起饭就不抬头了……我想,看着你吃得那么高兴,其实也挺好的……”

林竹:“?!”

为什么这个也是?!

这些写小说的……怎么也不都统一一下?!

林竹想起了自己化失落为食欲的狼吞虎咽,后悔得想出去跑十圈。

钟杳看了看林竹的脸色,停下动作,安抚地亲了亲他的额头,抬手按上林竹脉搏。

“难不难受?”

钟杳有点担心,抚过林竹脊背,低头抵在他额头上:“是这种情节太限制级了吗?我也觉得其实有点儿过,但是别的办法都用过了。这儿的材料有限,我也不知道还能给你做什么好吃的了……”

钟杳轻咳一声,张了张口,艰难道:“行……吗?”

“行,行。”

林竹用力点头,胡言乱语:“哥你放心,我不难受,我特别好,还能跑圈呢。我——”

林竹轻轻打了个激灵,止住话头,心跳转眼愈快。

两人贴得太近,热水融融地包裹着,衣物湿透,该有的反应……已经都有了。

林竹攥着钟杳的胳膊,手臂有点儿发抖。

钟杳及时圈住他:“没事的,没事的,先不在这儿……”

钟杳其实一样忐忑,但面对着已经紧张得不会说话不会动的经纪人,还是及时承担起了家庭的重担,自己利落擦了几下,把林竹打横轻轻抱起来,拿大块的浴巾裹住,一路出了浴室。

卧室里一直开着空调,一点儿都不冷,林竹却还是止不住地打了个激灵。

“没事……别害怕,我们慢慢来。”

钟杳迎上林竹的视线,习惯性地安慰着自家经纪人,却还没来得及再动作,林竹忽然闷闷哼了一声。

林竹仓促闭起眼睛,用力捉住钟杳手腕,整个人一点点发烫。

林竹慢慢吸着气,从牙缝里艰难挤出断续的话来:“哥,你不能——”

林竹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看小黄片,加上读心身临其境的加成,只觉得异常难受,用力屈起双腿,侧身撞进钟杳怀里:“你不能——不能这种事也事先——事先复习一遍……”

钟杳:“……”

……

三分钟后,什么都没干的钟杳抱着一点儿力气都没了的经纪人,小心翼翼地回了浴室。

林竹满脸通红,不好意思让钟杳帮忙,偏偏一点儿力气都攒不出来,晃晃悠悠侧着身躲他:“哥我——我自己来……”

“站都站不稳了,听话。”

钟杳把人轻轻揽住,主动柔声道歉:“是我不好,我争取——下次不什么都想了。”

他的动作轻柔利落,转眼已经替林竹清理干净,细细擦干,把人抱回了床上。

林竹浑身莫名轻飘飘的乏累,眼皮沉得睁不开,看着气息已经不稳的钟杳,满心愧疚:“哥,我帮你……”

“不用,你就好好休息,先把身体养好。”

钟杳笑笑,一手还按着他的脉搏,俯身亲了亲林竹的额头:“心跳这么快,幸亏没来真的。要是再难受起来,我得担心疯了。”

钟杳心态好,胸口微微起伏,还带了笑温声哄林竹:“回头说起来,我一眼就把我们家小朋友看受不了了……得多厉害?”

林竹面红耳赤,转身埋进钟杳胸口。

钟杳心跳不比他的慢,强有力的跳动一下下撞击着胸口,砰砰作响。

林竹竭力抬头:“哥,我用——用手帮你。”

钟杳揉揉他的头发,正要说话,林竹已经红着脸低下头,声音渐低。

“你别去冲冷水了,对身体不好。”

林竹:“我都——都发现好几次了,你半夜偷偷去……”

钟杳一迭声咳嗽起来,及时打断了林竹的话。

林竹已经没多少力气,却还是坚持着攥住了钟杳的手腕。

钟杳拗不过他,只得上床躺下,两人一块儿盖好被子,把人圈在怀里,任自家经纪人生涩地、认认真真地“帮”他。

……

没过多久,钟杳看着帮着帮着就不知不觉睡熟了的林竹,哑然一笑,在林竹的额头上轻轻落了个吻。

林竹脸上还泛着未退的淡红,单薄脊背轻微起伏,大概是确实累得不轻,睡得比平时还沉了不少。

钟杳瞳底愈柔,把人往怀里拢了拢,倾身细细吻上去。

……

良久,钟杳悄悄起身,又去了趟浴室。

*

第二天,林竹改签了下午的飞机。

宋天朗最近很是消停,案件还在最后的收网阶段,他那个经纪人还能再蹦跶几天。

林竹同意了警方不打草惊蛇的要求,却也并没就此放手不管,依然给自家团队留了好几招后手,又赶在上飞机去美国之前,把负责彻查当初具体细节的公关单独拉了出来。

“都查清楚了,那个所谓的“个人作风”问题,其实不过就是钟老师曾经资助过的一个学生。”

公关人脉广,又有林竹的精准指路,没多久就把事情彻底查了个清楚:“没走公账,没做宣传,连汇钱都是谁也没告诉秘密汇出去的……结果银行那边一个柜员被收买了,违规泄露了这件事。”

无良媒体加上见钱眼开的败类,居然就能把一件好事歪曲成这样,公关查的时候也心寒得够呛。

“另一头收汇款的也是个信用社,没经人没报道,当然也找不着收款人。他们就准备拿这个造谣,说钟老师那钱根本就不是资助,是用来——用来包养的。”

“上回去华英砸楼,你不是还想不通他们为什么偏偏造谣这个?就是从这儿来的。”

“三年前这本来也是要用来黑钟老师的,被灿星公关给按下去了,但事儿还在,再爆出来还得惹麻烦……”

公关摇摇头,有点儿费解:“不过也挺怪,公关力量有限不能全面操盘可以理解。可是与其把这件事按下去,钟老师当时为什么不叫公司按别的呢?这个照理说是最好洗干净的罪名啊……”

林竹摇摇头,眉峰微凛:“因为——这件事对钟老师来说不算多大的事,但是对于那个被资助的学生,很可能这一辈子就毁了。”

公关微愕:“至于吗?我们以前——”

林竹点头:“人对热点的记忆是有限的,只会记住最刺激感官的那个。钟老师一直有热度在,这种名声不论真假,早晚能被更刺激的新闻顶下去。”

林竹:“更何况——还被资助的年纪,应该不会太大……”

对于钟杳来说,被诬陷只是一个不轻不重的坎,可对于一个这辈子名字都可能只出现在公众面前一次的普通人来说,往后所有人提起他,都会直接联系起那一场包养风波。

对于一个还需要资助的,还没能长大成人的学生来说,这辈子说不定就毁了。

钟杳近乎固执的凛冽禀性,宁可自己蹉跎三年,也不愿意就这样牵扯进一个原本无辜的普通少年。

“那——现在能找了吗?”

公关其实没觉得这是件多大的事,看林竹光出神不说话,主动揽活:“现在他也该长大了吧?应该——能有完整的三观了吧?”

这么好的机会,公关不舍得放弃:“咱们偷偷的找着那个受益人,回头他们一拿这件事发作,咱们立马杀个回马枪,到时候谁没脸不就一清二楚了?”

林竹没应声,视线落在窗外飞机拉出的尾线上。

“就是年头太久远了,听说钟老师都汇了十多年钱了,当初都没找到,也不知道现在能不能找到。”

公关撺掇:“要不你今晚直接问问钟老师?”

林竹:“……”

林竹咳嗽两声,脸上不自觉地红了:“回……回头再说吧。”

要解决这件事,办法有很多种,不一定非得破坏掉钟杳这么多年来的坚持。

而且……昨天帮忙一不小心就帮睡着了,林竹今天一整天都没敢在钟杳面前抬头,暂时还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林竹给自己做了半天的心理建设,也实在不好意思这就去找钟杳。

公关颇觉惋惜,耸耸肩膀:“行,还有什么吩咐吗?”

林竹好不容易把昨晚的记忆压下去,就这么被公关一句话又掀了起来,咬牙切齿深吸口气:“你们在CP论坛——是不是也有人?”

“有啊,帮忙引导粉丝风向,做热词拉热度的。”

公关不觉得自己嗑CP有什么不对,心安理得点头:“放心,我们不会过度引导,主要靠他们自己的热情——”

“这次回去,引导一下。”

林竹想想这几天两个人阴差阳错的互相撩不着就气得牙痒痒,磨磨牙关,一字一顿:“那些——那些写钟老师拿做饭好吃撩人的,给他们按千字算稿费发钱,让他们都把这种桥段改了……”

林经纪人非常霸总,冷酷下令:“五万块工作经费,三天之内,我不想再看见吃饭这两个字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