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林竹钟杳 > 第89章
 
忧心忡忡关注了钟杳好几天的制作组凑在场边, 目瞪口呆地看着上一刻还和善慈祥润物无声的靳导凝固三秒之后骤然暴起, 拿着那份剧本狂风暴雨地朝钟杳劈头砸了下去。

“像话吗!像话吗!像话吗!”

靳导被监制和制作主任拦着,一时揍不着钟杳, 气得手直发抖:“还观音——我看你现在需要观音清清脑子才是真的!”

制作主任赶来得及时,死死拦着,越听越不乐意:“说好了劝人,您还让他出家!”

靳振波:“……”

靳振波要脸了一辈子,实在说不出口钟杳在看什么东西,哆嗦了半天,暴怒出声:“给他加进度——我问明白了, 他就是戏太少闲的!”

靳振波把那份剧本卷巴卷巴揉起来,想扔又怕捡去影响不好,一把揣进口袋,怒气冲冲大步离开。

导演发了话,剩下的人不敢不听, 只能挑了轻巧些的室内戏,去给钟杳重新安排拍摄日程。

一腔好意帮了倒忙,制作组一个比一个愧疚, 趁着靳振波不注意,挨个跑过来给钟杳道歉。

钟杳还不知道自己有了心病, 被一连串人安慰得满头雾水, 心思还挂在被没收的资料上, 起身笑笑:“多谢诸位, 我挺好的……我去找靳导一趟, 把剧本要回来。”

这么被对待都不生气,还想着要剧本。

众人更加敬佩,心疼地看着尽职敬业的影帝步履匆匆起身去追靳导,围在一起商量一阵,各自散了。

钟杳追上了靳振波,被赏了个凌厉的白眼。

在片场看无关的东西确实不好,钟杳也是因为这个,特意没把资料放在外面,还拿了层剧本做掩饰,以免叫人借机挑刺。

他是真把这些东西当学术材料来看,只当靳振波是因为他开小差生气,准备要回来等闲下再琢磨,缓和着语气:“靳导,我的资料……”

“你还想看?!”

靳振波瞪圆了眼睛:“有你这样的吗?你们家经纪人一心一意的捧你,费尽力气让你火。你倒好,在这儿看这种东西!你——”

钟杳哑然,抬手按按额角。

靳振波狐疑瞄他一眼,仔细想了一遍这两个人相处的细节,豁然回神。

靳振波迟疑:“你们俩——”

钟杳松了口气,一笑,坦然承认:“是。”

林竹不让他主动说这些事,可现在靳振波已经看出来了,就不算是他主动说的了。

钟杳这两天正憋得难受,闻言总算舒了口气,拉开凳子坐下,拧开保温杯蹭了杯热水。

钟杳抿了口水:“我们两个挺好的。前阵子他心情不好,又生了场病,这两天我们俩又都忙得不成,一个屋住着,话都没能说上几句。我想着哄他高兴……”

靳振波:“……”

后悔已经来不及,靳振波对林竹观感又不错,神色复杂地看了钟杳好几眼,好不容易从他的话中间找了个缝打断:“可那你不能——不能给他买个什么好看的好玩儿的,就非得这个?”

这一辈搞艺术的,对这种事的接受能力没那么差,靳振波自己还拍过两部同性题材的文艺片,倒还不至于接受不了。

靳振波对事没意见,却怎么看钟杳怎么不顺眼:“你这是哄人吗?他年纪那么小,才二十的小孩儿——”

钟杳纠正:“二十四,还有几个月就二十五了。”

说起这件事钟杳还有点担忧:“照这个进度,年前能拍完吧?我还想趁他生日带他出去走走,他这些年都太闷着了,该出去绕绕……”

靳振波的剧组传统,过年那一个月照例是要放假的。拍摄到年末就得收工,要是真拍不完,二月份就又要回来继续忙活了。

“你们别给我再找事就拍得完!”

靳振波一脑门子官司,压压火气大手一摆:“二十五也是二十!能差多少!”

已经开始奔六十的导演,看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就跟小孩儿一样,蹙紧眉头看着眼前的钟杳:“像你这种奔四的,就更应该严格约束自己的言行,不能仗着人家年轻就诱拐诓骗,知道吗?”

今年刚满三十岁的钟影帝:“……”

钟杳呛了口水,失笑:“谢谢您,直接帮我们俩把年龄差拉到了二十岁,我现在觉得好多了。”

平心而论,钟杳真觉得落伍这件事是不能从自己身上单方面找原因的。

已经被自家经纪人掰回来不少,钟杳现在看着靳振波也觉得对方太跟不上趟,耐心给他解释:“我们两个发展得很好,水到渠成,早该到这一步了。他这阵子身体就一直不太好,我听说这种事做不好容易生病,所以先准备准备……”

靳振波一点儿都不想听,偏偏改不了导演听故事不能听一半的通病,拖着进度条审片子,麻木地听完了全程。

钟杳自觉已经说得够清楚,轻咳一声:“所以——”

靳振波森森抬头,后悔得想把脑子挖出来。

钟杳及时认错:“我不在片场看了,您能把资料还给我吗?”

靳振波拒绝得干脆利落:“不能。”

钟杳:“……”

“现在给你,出去他们问怎么办?你给他们看?回头坊间传闻知名男演员片场苦读小黄书?”

靳振波想得周全,扫他一眼,没好气道:“回去吧,明天我让他们给你搭个休息室,你自己去看,省得带坏别人。”

钟杳哑然:“那今天——”

“差一天来得及!你们家经纪人不至于你一天不和他进行身体和灵魂的交流就不要你了!他不要你你来找我!”

靳振波烦得想拆摄影棚,囫囵着把钟杳推出门:“走走走走走——再说就让你一天演八场,连你们家经纪人都见不着!”

钟杳及时收住话头,被轰回了片场。

酒店里,林竹裹着被子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睁开眼睛。

写故事的活儿确实不是人做的。

他这几天忙得昏天黑地,有时候坐一天也不见得能憋出一个字,有时候才躺下就又冒出新的灵感,不得不爬起来记好,回头写的时候却又不一定能用得上。

几天下来,删删改改了不知道多少次,林竹才终于在凌晨把还算满意的初稿交了上去,迷迷糊糊摸回床上,一头扎进钟杳怀里睡熟了。

挺久都没能睡个囫囵觉,林竹这一觉就睡了小半天,倒也不意外醒来的时候钟杳不在。

窗帘严严实实地拉着,床头开了盏光线柔和的小夜灯,开着暖风,热乎乎的叫人犯懒。

床边放着装了奶茶的保温杯,还放了几袋他常吃的干脆面小熊饼干。林竹舒服得打了个滚,打开袋香葱味的干脆面就着奶茶填肚子,摸过手机,给钟杳发了两条消息

钟杳拍戏的时候看不了手机,不一定什么时候才能回复。林竹也不着急,抱着保温杯坐起来,看看时间,打开工作群发起了个群语音。

“真语音啊?”公关有点儿惋惜,“视频多好,上回林老师红得可好看了。”

林竹:“……”

林竹发愁:“虽然你变成这样我也有责任,但我最近还是经常忍不住想把你踢出群……”

“好了好了,您放心,我们上回都没截屏,钟老师挡得太严实了。”

宣发厚道,忍笑忍得直咳嗽,安慰林竹一句,如常汇报工作:“资料我们都交上去了,马伦修斯团队的回应很热情,对那份资料片的剪辑也很满意。他们刚回本国,目前还在跟我们做进一步的对接……”

林竹不意外,点点头:“不用太着急,一步一步来,免得叫人挑毛病。”

宣发了然:“没问题。”

出了这么大的事,北京那边的团队也被通报了情况,现在谁看宋天朗都恨不得拿麻袋套头狠揍一顿,自然知道他指的是谁。

“对了,这阵子我们一直盯着他们家,他们也还没死心,一直在想办法联系马伦修斯团队。”

说到正经事,公关语气也严肃下来:“吴辰被抓的消息一出来,宋天朗那边就有点慌,但总归也还没太出格……”

吴辰被抓的时候已经万念俱灰,当天就供出了宋天朗的经纪人。只是圈子里这种事一直不干净,上面这次准备顺藤摸瓜干脆一锅端起,警方压下了没有发布通报,又申请了协助调查。

这一次只要砸实,宋天朗的经纪人也是逃不了牢狱之灾的。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这边也不能把相关的信息提前捅出去。

“正常。”林竹落下视线,抿了口奶茶,“他当初敢找吴辰做这种事,就不会留下有用的证据,不然也太蠢了。”

这一处交接做的干净,不代表别的地方也都没有证据。林竹差不多已经猜到了结局,并不着急:“咱们已经答应协助调查了,现在先把这件事按住,新账老账一块儿算。”

公关宣发一块儿答应下来。

虽说事情已经有了谱,真相也八九不离十,宣发却还是有点想不通:“可是——我还是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追着算计钟老师,就因为钟老师跟他们抢这个角色?”

他们都是事后知道的,都已经吓出一身冷汗,根本不敢想林竹这边当时有多提心吊胆。

宣发心有余悸:“要是圈子里都这么抢角色,那趁早别混了,大家都回家保平安吧……”

林竹一哂:“不至于——我心里多少有数,回头再跟你们商量。”

他对自己的承受力有数,不想再叫钟杳担心,这几天都没再翻看宋天朗经纪人的记忆,可也已经差不多能肯定是怎么一回事。

单是因为抢角色,当然是犯不上下这么黑的手的。

可要是看着原本已经踩下去,认为不会再翻身的人重新大红大紫了,当初做的那些亏心事,自然也就越想越觉得害怕心虚了。

林竹不打算多提这件事,转开话题:“对了,《无桥》那边怎么样?最近播出的还顺利吗,还用不用咱们帮忙?”

“顺利,咱们这儿的热度一直不下去,他们的热度也跟着相辅相成,大家都挺高兴的。”

宣发精神一振,笑道:“马上就要评白兰奖了,这次《无桥》的提名特别多,我们也全程跟着呢……”

林竹听着,手机忽然震了两声。

钟杳下戏了。

一看到钟杳发过来的消息,林竹目光就立刻跟着亮起来,飞快切换了界面,给钟杳回复着消息。

两个人这几天都没能好好待在一块儿,光发消息根本不够。钟杳被靳振波给隔离在了单独的休息区,正好乐得清静,忍不住把电话打了过来。

林竹心跳轻快,唇角忍不住翘起来。

钟杳能打电话给他,就说明不是特别忙,心情也不错。

知道了钟杳那边状态还好,又能跟钟杳聊天……

什么好事儿都让他赶上了!

这几天同床的机会都少,林竹相思心切,转眼忘了还在汇报工作的公关,接了电话:“哥!你还在片场吗?我一会儿过去找你?我都睡好了,现在特别精神!”

“别——外头冷,天还阴,估计晚上又要下雨了。”

钟杳拿着手机,嗓音透出温温笑意:“我就剩下一场了,拍完就回去。你的任务就是在床上好好休息,一会儿我给助理打电话,给你送粥过去。”

他拍了一天的戏,嗓音有点儿沙哑,衬得那一点暖融笑意尤为明显。

被电话里透出的温存覆落满心,林竹脸上微热:“我不累,哥,你怎么样?要不我跟靳导商量商量,咱们慢点儿拍……”

钟杳看资料的事还没告诉林竹,抬头看了一眼依然阴云密布的靳振波,轻咳:“不用了,靳导要抓进度,我现在也拍得过来,不要紧的。”

钟杳笑笑,声音稍压下来:“担心我累坏了?”

林竹耳朵红红的,抿起嘴角:“嗯。”

林竹有点儿不好意思,稍一停顿,艰难鼓起勇气:“我也……”

钟杳没听清,换了个更僻静些的地方:“也什么?”

林竹实在不常说这种情话,整个人红得发烫,轻缓得几乎只剩气音,磕磕巴巴:“也……也想你啊。”

两个人工作时间对不上,医生又非要坚持说他的身体一直没好利索,一个在片场回不来,一个在酒店出不去,都快赶得上之前他在北京的时候了。

林竹脸皮薄,说完这一句话就再没了音,半晌才又小声承认:“昨晚……我偷着亲你了,没亲够……”

平时这种话哪怕要了命也说不出来,大概也是这两天聚少离多憋得太狠了,林竹自己听着都害臊,几乎忍不住要出去绕着酒店跑几圈。

钟杳举着手机,心头软得一塌糊涂,几乎想现在就逃出剧组回酒店去。

都怪靳导,要是他今天能学习完那份资料,回去就能给经纪人一个惊喜了。

钟杳怅然一瞬,收回心神,握着手机一笑:“想来就来吧,多穿点儿衣服。”

这里的取暖设施都还齐全,今天的风也不大,钟杳也不舍得把林竹一个人放在酒店。

钟杳答应着,一边往口袋里摸了摸:“给你留了两块蛋黄酥,一块芙蓉糕,本来想回去给你的……待会儿那场戏是晚宴,我看看能不能给你扣下一盘清炒冷笋回来。”

林竹:“!!”

林竹咻地从床上弹起来,夹着电话飞快收拾东西:“好好——哥你等我,我这就穿衣服!”

两个人这些天实在太没怎么好好说过话了,林竹好不容易忙出头绪,根本不舍得挂断电话,把手机开了公放,一边飞跑着洗漱穿衣服,嘴上还在停不下来的跟钟杳聊天。

钟杳含笑听着,时不时逗自家经纪人两句,一整天的疲倦彻底一扫而空。

家小都远在北京的靳导演从附近经过,扫了一眼钟杳,雷霆阵阵地大步躲远。

准备催场的副导演拿着剧本频频探头,捱不住靳振波催促,小心翼翼过去:“钟老师,下一场是您的哭戏——这个光替替不了,咱们得先对对机位光源,看怎么样效果才是最好的……”

钟杳笑容和煦,和善地同副导演摆摆手:“好好,这就哭。”

两个人难得能好好说会儿话,钟杳不厌其烦,细致嘱咐过电话里的经纪人必须多穿几件衣服,不裹成球不准过来,才终于心情舒畅地跟着副导演回到了片场。

林竹兴奋得片刻也闲不下来,抛下手机,利落裹好衣服,给助理打了电话。

……

宣发滔滔不绝地汇报着有关争奖的准备,丝毫没有注意到林竹的头像灰了半天,好不容易念完资料抬头,才发现通讯频道里已经安静良久:“林老师……呢?”

公关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公关了,早打开了一局游戏自娱自乐,键盘飞快的敲击声不绝于耳,分心回复:“不知道,大概是钟老师下戏回来,又抱着林老师亲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