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林竹钟杳 > 第73章
 
公关再发来的视频申请一律没能通过, 只好屈就着给脸皮薄得要命的经纪人打了电话。

林竹趴在一堆抱枕上,奄奄一息命悬一线。

“放心, 他们就是要发你对钟老师一往情深爱在心底口难开,连去个机场都要亲自送什么的。本来想标题党吸点儿睛,结果直接被粉丝当糖嗑了……”

公关轻咳一声:“不用管吧?”

凡是上不去热搜的花边新闻, 在公关部都已经被全然看不上。像这样一没干货二没石锤的爆料,信的喜闻乐见,不信的不以为然,对钟杳没什么影响,最多就是好事的娱记趁着跑宋天朗家买的通告,顺手打点儿秋风而已。

林竹没力气理他,抬手要挂断电话, 公关的声音又及时响起来:“对了, 林老师。我刚才好像眼花,看到你床上——”

林竹:“……”

林竹:“赛睿wow外设鼠标一人一个,自己报颜色款式,我报销。”

公关心满意足:“确实是眼花, 没事了, 林老师好好休息。”

林竹挂断电话,脸上滚烫, 忍不住在抱枕堆里来回打了两个滚,长长呼了口气。

应当是没被截图的……吧。

公关看起来不像是喜欢传闲话八卦的人。林竹徒劳安慰着自己, 在屋里跑了两圈, 亡羊补牢地抱起两个抱枕, 往自家大哥房里一路拖了过去。

拖到第七个,正迎上一不留神忘了时间的林松急匆匆从父母房里出来。

眼看弟弟把宝贝得不得了的抱枕往外拖,林松大惊失色,匆忙过去拦他:“小竹,你有什么想不开的——钟杳他对不起你了?”

林松越想越生气:“你这么替他忙来忙去费心费力!他还敢对不起你!我现在就订机票去找他聊聊!他——”

“不是不是——哥!”

林竹扑过去,眼疾手快把自家大哥的嘴捂得严严实实,背后憋出一层冷汗。

林竹探头看了看,压低声音:“钟老师说,有时间要来玩儿……”

好容易等着弟弟松开手,林松蹙紧眉峰,尽力猜测:“你怕他觉得——他就是这一床抱枕的替代品?心理不平衡嫉妒抱枕?”

林竹堪堪想起自己在大哥心里的地位,揉揉额角,勉强点头:“算,算是吧……哥,你帮我藏一下,我不舍得把它们扔了卖了,也不舍得放仓库……”

弟弟能在爸妈在的家里有活气儿就不容易,林松回过神,二话不说答应下来,挽起衬衫袖子,连扛带挑地帮林竹把抱枕藏进了自己衣柜。

林松压低声音,给弟弟大开后门:“哥还给你买了两个,你要是无聊了,又担心钟杳发现,就来我屋过过瘾。”

林竹:“……”

林竹已经不敢看自家大哥都在想些什么,硬着头皮狠狠心,点头胡乱答应:“行……哥,你和爸妈说完了吗?”

林松正等着他问这个,不紧不慢地得意颔首,陪着弟弟回了房间,和他简单说了说明天的安排。

说是吃饭,其实还是影协牵头的酒会。电影届稍有些名气的编剧导演制作人之类,在京的都收了请柬,马伦修斯的团队这次也会去,会和中国同行在业务上有所交流。

这种酒会大多门槛颇高,除非内部成员引荐带路,否则很难进得去,以钟杳隐退后有所跌落的咖位,要顺理成章拿到请柬都不大容易。

“听说他们团队不太喜欢直接上去走后门潜规则的……不喜欢这个跟他们的艺术扯上关系,不然直接带你去见他们了。”

林松原本是打算直接带弟弟去见人的,现在却只能这样走迂回路线,颇觉失落:“等你跟他们混熟了,大哥就带你跟他们吃饭,肯定能让他们把你记住。”

林竹失笑,翻过来安慰自家大哥:“这样已经挺好的了,我也正想循序渐进一点儿呢。”

林竹的资料片还没做完,按不同方向剪辑了几版,却还得先见了对方团队的人,才能投其所好挑出最符合主线需要的一版递出去。也正想先见人一面不做深交,直接读出来对方想要的是什么,回来准备万全再往下走。

明天就要去酒会,林竹有点儿兴奋,在脑海里飞快过了一遍流程,朝自家大哥伸出手。

林松挑眉:“要什么?”

“请柬啊。”林竹茫然:“不然我怎么进去……还硬闯?”

发觉弟弟今天心情意外的不错,林松轻咳一声,得意忘形:“闯进去怎么了?大不了大哥帮你买断新闻封口媒体,不让任何人说林家小少爷十二年来一往情深,冲冠一怒为红颜——”

林竹无法,起身作势要往外走,被林松一把拖住,笑着赔礼:“好了好了,不逗你了。”

林松打开他的衣柜,翻出几套精致的高定西装,仔细比较过一遍,挑出一套放在床上:“明天穿这个去,深星空灰,显得成熟一点……”

林松:“这些年你光自己单打独斗,难得愿意靠咱们家走回后门,还不得走个大气点儿的?”

林松拍拍弟弟的肩:“酒会是咱们家掏钱主办的。小少爷,明天你要是看谁不顺眼,直接轰出去就行了。”

*

翌日,林竹作为酒会主办方的负责人,带着公关宣发低调地潜进了酒会现场。

“那个是唐导?我的天——那边那个是孔晋华!”

宣发还是头一回见到这群写惯了的宣传稿上的真人,压不住兴奋,一路强压音量大惊小怪:“张珂!梁凤棉!天啊我不活了……”

林竹正搜寻着目标,闻言哑然:“一会儿门口签到本给你拿回去,想抠谁名字抠谁的,不准外传。”

宣发:“!!”

宣发幸福得几乎当场升天,颠颠跑到门口,瞄那本大咖会晤宗师云集的签到本去了。

林竹在酒会里转了一圈,要了杯无酒精的饮料喝了两口,轻轻呼了口气。

这种酒会更多重在圈内交流,进门资格高得要命,要么是著作等身代表作无数的导演编剧,要么是在国际电影节上拿过几次大奖的知名演员,哪怕是拿到了请柬的人,也只允许额外多带一个陪客进来。

如果钟杳当年没有被莫名其妙泼上一头脏水,被迫放弃了那个几乎注定能拿到最佳男主的角色,甚至主动隐退平息风波……现在无论如何,也应当稳稳能拿得到一份请柬的。

林竹转转酒杯,目光落在一道稍许眼熟的身影上,

公关刚陪宣发查过这个人,跟着他望过去,微微挑眉:“宋天朗。”

林竹点点头,转身避开。

现在看来,宋天朗会忽然回国,无疑也是得了马伦修斯的团队会来酒会的消息,特意来露个脸套套近乎。

宋天朗拿过两次影帝,虽然中间接了不少烂片,时运不济一度沉寂了十年,但自从三年前那一部《十三月》强势回归,这三年来一直发展得不错,在海外也拿到了相当的成绩,这次来也是光明正大拿着请柬进来的。

看着他在导演圈子里左右逢源,笑着谦虚应承不少前辈的夸奖赞誉,公关忍不住皱了皱眉,低声道:“本来……”

林竹轻咳一声。

公关没说下去,嗤了一声,也不再看宋天朗意气风发地应对往来。

林竹当然有心要探究当年的真相,只是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并不想和宋天朗就在这里起什么冲突。听到耳机里汇报马伦修斯的团队已经签到进门,就把手中的酒杯放下,起身迎了过去。

这次来趁着空暇采风拍摄熊猫的除了马伦修斯本人,同行的团队也把制作人、编剧和几个术业专攻的副导演带了过来,几乎算得上是团队的全部核心。

林竹习惯了先靠读心摸清情况,不打算太过冒进。才挑着制作人和几个副导演一一扫过视线,眉峰却忽然微微一挑。

宋天朗不知什么时候也站在了附近,不经意似的和马伦修斯迎面碰上,热情地打了个招呼。

国内和美国的礼仪文化天然有差距,马伦修斯从美国过来,很难适应国内太过内敛的问候方式。听见标准的美式口语,目光也亮了亮,停下脚步,随口同他攀谈起来。

林竹微微蹙眉。

记得当初宋天朗十九岁拿影帝的时候,还是一身的嶙峋傲气,对着再热情的记者都吝于多说句话给个笑脸……也不知道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

林竹从来都没想过让钟杳亲自去抢资源,也无意再多看眼前的情形。转身要走,才发觉宋天朗带来的那个经纪人不知什么时候也拦在了林竹身前,有意无意挡了他的路。

“是林竹吧?你这张脸当经纪人真可惜了,我都想把你拉到我们那儿去包装包装出道了……”

迎上林竹微讶的目光,对面的中年经纪人笑容和气,朝他伸出手:“真没想到在这儿也能遇见你,你们钟老师也拿到请柬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