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林竹钟杳 > 第66章
 
联系上剧组没多久,那边就给了答复, 需要武替的场次被安排在了三天后。恰好足够立刻飞回去应对两边的事, 处理好再立刻赶回来。

林竹当机立断,选了今天的飞机, 给钟杳发了条消息,收拾行李从酒店直接去了机场。

圈子里没有秘密, 路上这一会儿功夫, 已经谈好的代言又掉了两个。

一夜蹿红又转眼陨落的例子实在太多。钟杳前景势头正好,实力也百里挑一,偏偏运气不好被这种庞然大物盯上, 不少合作都有了退缩的意向。

宣发上火,急了一嘴的燎泡, 视频会议里说话都忍不住直吸凉气。

“资源丢了就丢了, 大不了回头再找更好的。”

头等舱的空间很宽敞,林竹靠在沙发里飞快敲着键盘, 咬着牙签冷静安慰公关:“当初那批资源我本来就看不上, 矬子里拔将军挑了几个, 想退让他们退就行了——先稳住华英,别接着不择手段就行。”

公关苦笑:“万幸, 他们还没开始下手黑钟老师……”

“总得留一手,毕竟万一钟老师同意签约了,他们还得负责洗干净往回捧, 到时候就尴尬了。”

林竹搜了眼递过来的名单, 挑出几个直接删除, 分心吩咐:“记得给我接机,落地直接过去。打架这种事用不了多长时间,这几天都辛苦了,晚上请你们吃饭,好好犒劳一下……”

公关皱皱眉,仔细端详着林竹的脸色:“林老师,你跟钟老师吵架了吗?”

林竹一怔:“没有——怎么了?”

公关:“《奉君》刚开拍,男一总不能请假。这次肯定是你一个人回来,还不知道得在这边耽搁多长时间。你们俩才——你不跟钟老师商量商量吗?”

林竹心口轻轻一缩,握着鼠标的手悄然收紧。

他不光没跟钟杳商量,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打,和剧组问清楚时间直接订了机票,给钟杳发了条短信,没等回复就匆匆收拾行李出来了。

急着回去,不光是因为剧组这边的时间调不开,也是担心父母真去再推了邀约。他得尽快过去先和对方先联络接个头,把这个机会抓住,替钟杳牵个头,争取年末的试镜……

这些都是理由,也不是理由。

他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好,靠着工作保持冷静没什么问题,却没办法再做得更正常了。

这个状态的自己……林竹自己都看不上,更不想让钟杳见到。

给他点时间就能调整好。华英这个冤大头撞上来的正是时候,他回去,把一切都处理妥当再回来,又能给钟杳一个好好的林竹。

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林竹笑笑,如常抬头:“不用,事急从权,回头我再跟钟老师好好认错……”

林竹挑眉:“你们教我的还不够?我都记住了,先——”

“好了好了!”公关仓促咳了两声,“没事就好,您不用细说了……”

一整个团队的人都认定了他们两个之间已经到达了人性的大和谐,听他这么说就一路想歪,各自意味深长地咳嗽成了一片,不约而同松了口气,心领神会,都不敢再多提。

林竹跟着几人插科打诨了一会儿,给团队调整好了情绪,关上视频。

他的掌心有点凉,要了杯咖啡坐回桌前,点开一份资料,忽然有些看不下去。

一直不提还好,这么一被提起来……他满脑子都是钟杳。

今天没去片场,拍摄是不是顺利,靳导又找茬训人没有。外面下雨了,场外戏都拍不了,估计得转室内场,钟杳状态怎么样,吃的好不好,有没有时间休息调整,为什么一直没给他发消息……

他这么跑出来,钟杳会不会生气?

外面的雨还没停,航班因为天气又推迟了十五分钟。林竹捧着杯子慢慢啜饮咖啡,闭上眼睛,尽力不让自己去多思考这些问题,重新把重心放在华英的手段上。

这么大的娱乐公司,一定不会没有见不得人的秘密。

圈子里的潜规则多了,灰色地带的东西,翻腾起来未必就能善了,只要让他见了人,总能看出点需要的内容来。

人越是紧张就越是容易想起自己怕人知道的秘密,林竹自小深谙这个道理,也清楚该怎么用自己的办法单刀直入,直接怼到华英的老总面前拍桌子。

也不知道这次拍桌子能不能拍出气势……

林竹揉了揉手腕,吸着气咧了下嘴角。

他的手腕又开始疼了。

最近其实已经不怎么吃止疼药了,今天出来的急,药都忘在了酒店里

这些天钟杳一直坚持每天拿粗盐袋打热了替他敷,又讨来了几个业内武行有效的秘方,效果确实立竿见影。钟杳再接再厉,特意要来了两个专业防护的护腕,平时也不准他多用力,连最近吃饭都开始有往刀叉餐勺发展的趋势。

昨天的烛光晚餐,林竹还忍不住笑钟杳关心过度。

昨天……

林竹低着头,活动两下手指,手腕立刻钻心地疼了下。

昨天的事,都好像已经过去挺久了。

胸口倒是已经没什么感觉了,只是一杯咖啡都灌下去,也依然没能暖和起来。

林竹深深吸了口气,翻出护腕戴上勒紧,坐起来看了看手机。

这么多事都挤在一块儿,照理他今天的手机该被消息塞爆才对。可不知怎么回事,一直到现在手机上都只孤零零躺着大哥那时候火急火燎发过来的几句询问,无论家里还是钟杳那儿,居然都一条消息也没给他发过来。

林竹刷新了一次,看了看,放下手机。

发消息的时候钟杳应该正在拍最后一场戏,古装剧没处放手机,只能放在助理手上。按照靳导一贯的进度,少说也要磨上两三个小时才能把一整场拍过,那时候钟杳应该是还没看到消息的。

可现在……再怎么都该拍完了。

今天的流程林竹记得,钟杳要连拍两场,第三场不需要出镜,也得在边上给剧中搭词。忙是忙,中间还不至于没有玩手机的时候。

钟杳应该已经看到消息了,为什么没回呢?

林竹又看了两遍自己发过去的那条消息。

没什么异常,还是平时的语气。虽然有些突然,可也是突发情况,华英这一手玩儿得这么阴,正常经纪人遇到这种事也得立即赶回去。

钟杳应该……不会因为这种事生他的气。

林竹按灭屏幕,苦笑。

就算是生气了,发条短信,训训他自作主张也好啊。

他现在是真的想跟钟杳说话,打电话不敢,发消息总是能藏得好语气的。

不管是问问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了,还是训他一通叫他长长记性,只要两个人能说说话就行。

总不该真是手机和充电宝一起没电了……

林竹哑然地扯扯嘴角,正要试着发条消息,靳振波的电话却已经打了进来。

林竹微怔,接通:“靳导?”

“不像话……钟杳回酒店没有?”

靳振波的声音透着分明火气,背景音一片嘈杂混乱,听着似乎是在片场:“拍完他的戏人就没影了!今天制片人来,我叫他见个制片人拓宽下圈子怎么了?割他肉了要他命了?一把年纪了怕人家看上他?!”

靳振波一片苦心化作驴肝肺,气得神志不清:“他都三十了还把自己当小鲜肉?不要脸!谁脑子不清醒了跑去泡他!!”

林竹:“……”

被靳振波当头吼得晕头转向,林竹把电话换了个手,撑身坐直:“靳导,您别着急……”

脑子不大清醒的林竹轻吸口气,活动着手腕坐直:“您找不着钟老师了?什么时候的事,助理还在吗?我这就给他打个电话——”

“助理在,穿着他的衣服,他自己跑了!”

靳振波火冒三丈:“就他钟影帝清高!孤傲!不为五斗米折腰!制片人记住他了下次就能给他好资源,他现在这么光杆司令的带着你们几个,吃完老本拍什么?”

老一辈圈内人对经纪人的工作了解不多,依然固执刻板地坚守着多个朋友多条路的准则:“没戏拍了怎么办,昔日影帝沦落街头无人识,为商家走穴捞金?!”

林竹震撼莫名,忍不住想象着这些老前辈朋友圈里都流传着什么内容,好声好气道:“是是,多谢您了,我回头跟钟老师说说……”

靳振波有人捧哏舒服了不少,火气稍平:“得好好说说他!”

头等舱里还有别的乘客刚刚登机,乘务员正忙着询问喜好要求。靳振波动静太大,林竹连忙把声音调低,全力配合:“一定好好说说他……”

钟杳毕竟还得在组里演戏,林竹顺着靳振波的话头,再三保证了一定好好教育自家不上进的钟老师,才总算安抚下了唠叨个不停的导演。

林竹挂断电话,轻舒了口气。

钟杳还有第三场戏,现在应该还没回酒店,不想见制作人的话,说不定就是跑到哪儿躲起来了。

黎奕杰就是走制作人的关系进组的,制作人和华英脱不开干系,双方早晚要彻底撕破,不去见这一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林竹靠回座椅里,静坐半晌,心底的纷乱一点点散去,虚攥成拳抵抵唇角,没忍住轻轻笑了。

靳振波作为国际级导演,说戏的水平不容置疑,几句话居然就出了画面感。林竹听着他唠叨,已经差不多拼凑起了钟杳今天的行程。

哪怕是从旁人口中知道了钟杳的消息,对他来说也足够了。

林竹不能再多想钟杳为什么没回消息的事,只能尽力捡着好的想象,给钟杳找了充足的过于忙碌无暇回复的理由,让那一点点暖意在胸口生根发芽。

手腕还是疼,关节僵得没什么力气,身上也跟着不舒服。

林竹挪了挪,和乘务员要了两条毯子,准备在起飞之前先睡一觉,尽力攒足精神。

下了飞机就要跟华英真刀真枪地针锋相对了,他现在的状态无疑还不行,必须得把那些念头先压下去,哪怕之后会卷土重来浩浩荡荡地反扑……那也是以后的事了。

先把这一关过去再说。

林竹慢慢调整呼吸,让情绪平复下来,彻底进入经纪人的工作状态。

背后传来细微动静,坐在后面的乘客不知道折腾什么,和乘务员低声说了几句话,掉换了个位置,径直坐到了林竹对面。

这趟航班的头等舱是专门划分出来,又按照两两相对的包厢模式隔出来的,舱里一共只有两个人,怎么坐都坐得下,也没什么孰优孰劣。

林竹阖着眼,裹着毯子缩在沙发里,凭着动静隐约察觉,不着痕迹地蹙了蹙眉,起身准备换个位置,却忽然被轻轻攥住了手臂。

林竹皱皱眉,回身:“先生,您——”

林竹眸子微微一缩,看向眼前这个前几分钟才火急火燎上了飞机、坐下之后又不懂规矩胡乱换座的不速之客,心跳飞快。

他的目光微微收缩,顺着那只熟悉的手上移,轻悸着抚过风衣、口罩和遮了大半张脸的墨镜,定定凝落在对方的身上。

林竹几乎不能动了,胸口烫得一阵阵发紧,怔怔望着他。

“幸亏延误了,差点就没赶上。”

钟杳摘了墨镜口罩,极轻地舒了口气,起身放下格挡,把人整个圈进怀里。

林竹身上几乎僵硬,眼前一阵阵泛着白雾,胸口激烈起伏,忍着手腕疼用力掐了把大腿。

他是做了什么好梦了……怎么能在这种时候,从这儿看到钟杳?

环绕着他的气息太过温暖,林竹发抖得厉害,无数念头堵在胸口,乱糟糟搅成一团。

林竹哑着嗓子,艰难出声:“哥——”

林竹闭了闭眼睛,尽力让自己清醒下来。

钟杳不能跟他一块儿回去。

他是要去砸别人家楼的,这种事无论好坏都得经纪人担着,钟杳不能在这种事上亲自出面。

如果钟杳是因为不放心这件事才赶过来,哪怕跟着去了也于事无补,说不定还得尽力隐藏踪迹,免得被狗仔抓住大做文章。

如果钟杳是因为不放心他……他就更不能让钟杳担心。

他现在已经禁不起任何人的担心了。

剧组那边明天还有戏,钟杳没请假就说明不打算错过去。要是这么短的时间来回折腾两趟,就为了跑这一回,太辛苦也太折腾人,于情于理都实在没什么必要。

不管因为什么,都得把人劝回去。

林竹轻吸口气,尽力压下胸口翻涌的情绪,正准备劝钟杳回剧组,耳边却已经传来钟杳压低了的嗓音。

钟杳:“我觉得他们制作人……制作人要潜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