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林竹钟杳 > 第42章
 
钟杳虽然进组得晚, 却是最早杀青的一个。

好不容易把外景彻底炸成了一片废墟, 必须得多加利用。几个主演都有或多或少在废墟中奔走的情节,都在攒着等这场戏之后一块儿拍,多少还得再留下一两个星期。

剧组大半人员都特意来替两人庆祝杀青, 休息区热闹了好一会儿。钟杳好脾气地一应配合了所有签名合影的要求, 还特意给副导演儿子多写了份特签,算是对友情同意收留抱枕的郑重答谢。

一个月的拍摄,众人早已关系匪浅。定好了日后有缘再合作, 才在卫戈平的催促声里依依不舍将两人送出了剧组。

……

顺利杀青,钟杳却还是没能把经纪人立刻拐回家。

对去钟杳家过夜的事格外重视,林竹一心要回家拿东西做准备。钟杳也需要提前回家给副导演发货, 再收拾收拾个把月都没人住的屋子。

两个人都紧张得有些过了头, 开着车在市里绕了两圈,甩掉了锲而不舍埋伏着踩点蹭杀青的记者, 一拍即合决定先各自回家调整一宿, 第二天直接一块儿去钟杳家过中秋。

“不用准备太多, 我家里什么都有。”

钟杳开着车,想起昨晚的经历,忍不住一哂, 空出只手拍拍副驾恨不得为这件事也做个计划的经纪人:“把人带来就行了。”

好不容易把家里的同款抱枕清走, 要是林竹到时候从行李箱里拖出一款充气长城出来……

大概是昨晚睡得太少了。

钟杳驱散了不着边际的想象, 看看困得不行还要翻住宿攻略的林竹, 抬手遮上他的眼睛, 笑笑安抚:“休息一会儿, 下面的路我记住了——就当是去朋友家过个夜,总不紧张了吧?”

掌心覆着双眼,视线归于一片温柔的黑暗。

林竹心跳微快,下意识点头:“不紧张了……”

男孩子性子活泛,少年时再怎么也是会去朋友家玩的。钟杳放下心,等着林竹乖乖闭上眼睛,收回手专心开车,把林竹送到了家门口。约定了明天见面的时间,才驱车赶回自家准备。

一进别墅,林竹就直扑二楼的房间。

林松没能打探出弟弟杀青的具体时间,只好在两天前满心遗憾地登上了越洋飞机,现在家里只有管家和做事的阿姨。

林竹的动静没多久就把管家引了过来,靠在门口笑着问候:“很久没见您了,这次回来多住几天吗?”

“要去朋友家!”

林竹摇头,从一堆行李里抬头,眼睛亮晶晶地发着光。

他努力想让自己显得沉稳一点儿,却还是压不住翘起的唇角,忍不住继续炫耀:“是——好朋友邀请我的,明天就去,要住过夜……”

“朋友?”

管家怔了怔,按下微讶,轻笑点头:“真好,少爷是在收拾行李吗?”

林竹点了点头,压压心头的雀跃,回头看向满床散落的衣物行李:“我——都该带什么去?您去朋友家住过吗?用不用带礼物,还是带点儿点心……”

上一回钟杳准备带他回家,只不过是回去歇一会儿,加上事出仓促,没有准备还说得过去。这次要过夜,又是事先说好,一点儿准备都不做,林竹还是怎么都没法安心。

林竹来回挑了半天,依然有些不得其法:“我可以——可以在他家里玩儿吗?用不用自己带被褥?哪儿能去哪儿不能去?要是想多住几天呢——”

“少爷。”

管家心里一软,温声打断他:“去朋友家没有这么多规矩的,只要您和您的朋友高兴,就怎么做都可以了。”

他是十八年前来到林家的,从林竹被领回家起就看着这位小少爷,一直到现在,当然也清楚为什么这样一件小事就值得林竹这么高兴。

林竹抬头,神色依然有点儿犹豫,显然还不太能接受这么一件大事就被安排得这样随意。

“我去给少爷拿点吃的,”

管家一笑,俯身行礼,转身往厨房走过去。

厨房见了小少爷进门就开始忙活,已经做好了几叠合林竹口味的家常点心。

管家亲自送上了楼,没惊扰依然忙忙碌碌收拾着东西的小少爷,放在桌边,悄悄合上了门。

……

林竹终于收拾好了满满一大箱行李,时间已近深夜。

有自己要用的行李,有这些年零星攒下的、想带去给钟杳看的不少小东西,加上准备的礼物,下午特意钻厨房跟着阿姨学着烤的一罐曲奇饼干,一个箱子险些都没能装得下。

万一要多住几天……

林竹揉了揉有点发热的脸颊,悄悄起身翻了翻,捡出两套干净的内衣裤,叠好塞了进去。

要多住几天,说不定就可能误事了。

公关的发际线毕竟有它们的价值,几趟热搜溜达下来,钟杳的人气已经直线飙升。加上剧组接连放出的两个片花都丝毫不吝于给钟杳镜头,观众无论是对《无桥》还是钟杳的期待,都已经被极大调动了起来。

明眼人都知道《无桥》上映之后,钟杳的人气爆起来是几乎定准了的事。

高质量邀约都陆续带着价码来敲门门,Clozeya推广大使的橄榄枝也递了过来。林竹的心气更高,盯着尚且没有着落的亚太代言,咬死了等播出之后再谈,已经让他们的宣传推广部有些沉不住气。

这么多工作,中秋过后至少还得忙两天,然后就要去参加《光影之战》的录制……

林竹坐在行李箱上压着箱盖,沉思半晌,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两分钟后,钟杳的整个团队都被从被窝里拉了起来。

宣发头发蓬乱,目光呆滞:“现在几点?我睡了十三个小时吗……”

企划抱着电脑靠在床头,一个劲儿往脸上喷水,尽力用双手扒着眼睛不再合上。

公关百炼成钢,神清气爽开嘲讽:“真没用,一点儿都不敬业,看看我们——”

“今天辛苦点儿,我给大家发红包。”

林竹也觉得自己这样太资本家,有点儿脸红,轻咳一声出言打断:“中秋节后……我想多歇一天。咱们对对资源,把接下来的工作安排好,大家也多放一天假。”

听到发红包,视频里的几个人也迅速跟着清醒过来。

林竹给的红包向来财大气粗,一次顶人家一个月的奖金,尤其公关那些人,听说现在已经换了一批商务电脑,个个配了专业级机械键盘,出门走路都是横着的。

他们是被林竹直接跳过公司撬出来的,将来无论钟杳是不是和灿星解约,都是要跟着走的贴身团队。钟杳发展得好不好直接关系到他们每个人,自然并不会对一两次加班有什么真正的怨言。

林竹振作精神,把自己整理的结果简单说了说。

“不拢还没觉得……”

企划瞪圆了眼睛:“咱们现在就开始被资源追着走了?”

宣发也瞬间醒了困,揉着眼睛坐直:“钟老师的作品还没上映吧?这就开始了,我都不敢想到时候得什么样……”

“钟老师本来就该是这个级别。”

林竹心里有数:“起步在这儿了,只能往上,不能掉。”

对眼前的情况早有预料,林竹比几人都要冷静:“《无桥》首播十月十五号,期间会有三个先导片、一个十五分钟完整片花,根据这些作品,在十月之前至少要想办法把粉丝的再创作和传播热度做起来,需要在平台买tag打活动的,就跟我说。”

“什么tag都做?”

宣发最近刚入了邪教,小心翼翼举手:“有几个tag热度挺高的,就是不是主流,但是再创作热情绝对高……”

林竹在vegas上拖着时间轴,裁剪着钟杳出场的所有素材:“做,和钟老师有关系的就都做。”

林竹一心二用,一边安排:“需要官方配合回应的提前和我说,正好给粉丝发福利——宣传的时候注意,杜绝比较拉踩,一定从根源上避免挑事。有人打上门来的,交给我处理,有几个高级资源注重风评,一定要把外部形象维护好……”

“林哥在看第二个先导片吗?”

企划对他向来盲目信任,听见林竹说交给他处理,注意力就不受控地被林竹电脑的背景音引走:“那个我也看了——太虐了!虐了我一盒纸巾!官方真是我爸爸……”

宣发及时咳嗽一声,企划瞬间醒神,堪堪刹住话头。

林竹没留神,点了点头,顺手敲下标记点:“今晚我把资源按优劣理出来,你们都看一看,心里有个数。”

川影的动作向来快,他们早上才杀青,下午第二个片花就放了出来,现在已经蹿上了几个视频网站的首页。

林竹是快进着看的,关注点又都在钟杳的身上,几乎没怎么动脑子理解剧情。目光落在钟杳一身硝烟衣摆猎猎的风姿上,满心都是那时候不小心迎上的一眼,胸口再度溢上沁甜暖流。

视频会议,担心自己一不小心笑出来太影响威严,林竹搓搓脸颊,轻咳一声:“中秋节——中秋节至少两天的时间,我可能会有些私事。如果有什么急事……给我发短信。”

林竹对钟杳的事向来不容马虎,整个团队都可以随时给他打电话。还是头一次听他把规矩改回了发短信,几人不由都是有些愕然。

宣发脑子快,忍不住道:“您是——因为要跟钟老师过节?半夜加班也是为了这个?”

林竹措手不及,手一抖,险些没能把最后一段素材保存成功。

“没问题,尽管过,我们正缺个高清投影屏。”

公关成长得飞快,几乎看淡生死:“什么时候你们俩公开了,我们也就消停了……”

企划低头敲着手机,倏地抬头:“林哥要跟钟老师半夜过节?还要公开?!”

林竹:“……”

林竹眼疾手快关了视频,飞快打字:“行了,都睡吧,有劳。”

他顺手往群里发了几个红包,看着下面一秒弹出已抢提示,长长呼了口气,抿抿唇角,整个人的气势一点点儿从工作状态里脱离出来。

林竹抬手用力揉了两把脸,关了群消息。对着刚剪好保存的视频素材发了会儿呆,实在集中不了心神,阖眼在床上翻来覆去地躺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坐起来。

月亮才到中天,起码还得有几个小时才能天亮。

林松不在,家里没人陪他说话。这里和大洋彼岸有时差,现在那边应当是白天,大哥应该正在陪爸爸妈妈。

林竹不太想打扰他们,拿起的手机又放下来,趴在窗户边看着挪得慢吞吞的月亮,忽然有点后悔。

要是今天就跟着钟杳回家,至少能待两个晚上……

长到这么大,除了要被父母从孤儿院接走那天晚上,林竹还是头一次紧张到眼睛都合不上。

“被带回家”这件事,在林竹心里始终是和别的事不同的。

和一块儿吃饭,一起在剧组拍戏,甚至住一个酒店的房间都不一样。他要去的是钟杳私人的领域,有钟杳的痕迹,钟杳平时生活的地方。

林竹有点儿想再去冲个澡。

总归闲着也没什么事能做,刚刚被宣发那一句话喊得出了点儿汗,再去洗洗也没什么不对。

林竹正准备行动,手机忽然震响。

林竹心头蓦地一跳,回身抄起手机。

是钟杳的消息。

钟杳:睡了吗?

老艺术家的聊天往往措辞过于简洁,林竹花了些时间才适应,脑海里已经自动给这句话配了钟杳平时说话的语气。

林竹的眼睛瞬间亮起,抱着手机一头扎在床上,唇角不自知地翘了起来。

林竹:没睡没睡!您怎么也这么晚没睡,是有什么事吗?

钟杳没再回复,片刻后,林竹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还好你没睡。”

听到他接起电话,钟杳显然松了口气,轻轻一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儿……”

“怎么了?”

林竹立刻坐直,一把打开电脑:“又上热搜了吗?没事儿的,我刚给他们开完会,他们应该也都还没睡,我这就叫他们来处理——”

“没有没有,没那么严重。”

钟杳忙叫住他,正要说话,稍一沉吟,话锋却又轻轻一转:“才开完会?”

林竹怎么也没想到他就听见了这一句,张了张口,还是没找借口解释,硬着头皮轻声:“想把……工作多完成点儿,多——多跟您住一天。”

钟杳那边稍静了一刻,轻轻笑了:“巧了,我也刚赶着把剧组要的几个VCR录好发过去。”

林竹心头轻跳,正要开口,钟杳却又温声道:“恐怕不能明天来接你了……行吗?”

林竹微怔,心头的明快火焰倏地熄灭。

林竹坐了一会儿,花了些力气把语气恢复如常,笑道:“是明天有安排吗——还是您家人回来了?您先办正事,我不着急,咱们什么时候都能见……”

“不是不是——先听我说。”

他的话才说道一半,钟杳的声音已经响起来,及时打断了他的话。

林竹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听话地安静下来。

“后悔了,不该逗你的。”

钟杳的语气诚恳,柔声承认错误:“我躺不住……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又睡不着,想出来透透气,一不小心就开过来了。”

林竹:“!!”

林竹咻地窜起来,冲到窗边,一把拉开窗帘。

钟杳今天送他回来,门卫大概是记住车牌放了行,夜深人静,那辆他开过好几次的车在道边静静停着。

钟杳拿着手机靠在车边,一手插在风衣口袋里,恰好抬头,同他目光撞在一处。

钟杳声音柔和,安安静静落在八月十四的月色里:“今晚……能跟我回家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