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林竹钟杳 > 第25章
 
拍摄眼看就要进入尾声, 川影的宣发全面发力, 来探班的媒体记者流水一样来了又走, 热度转眼在网上爆了起来。

郑艺被“抢角色”的事件才熄火不久, 余热还在,不少媒体都趁机跟风,把镜头集中在了作为主人公的钟杳身上。

林竹和大部分媒体都熟悉,当初的事迹也还在圈子里流传。威名尚在余悸未消, 哪怕只是带着笑客客气气迎来送往, 也依然震慑得一众记者战战兢兢, 采访起来规矩无比, 不敢往歪里动半点儿心思。

“真羡慕钟老师。”

有了前科,郑凌阳不敢让媒体拍和钟杳的对手戏。刚刚有个不懂事的媒体架机子录了一段,经纪人去追着商量删源了, 到现在还没回来。

郑凌阳和助理在伞底下等着, 看着在林竹手下哆哆嗦嗦颤颤巍巍的记者,油然生出羡慕:“这么好还闹, 网上那些小孩儿真是一点事都不懂……”

钟杳坐在不远处看本子, 循声抬头:“网上怎么了?”

“您还不知道?”

郑凌阳一怔, 正要开口,被边上助理轻轻拉了一把,堪堪回神止住话头,连忙改口:“没——没什么, 就是说当初您被人诬陷, 那些人太不懂事, 听风就是雨的——”

这事是钟杳痛处,钟杳自己不甚在意,旁人却大都避讳不提。郑凌阳说到一半也反应过来,越发懊恼:“不是不是!钟老师,对不起……”

“不要紧。”

钟杳看他实在痛苦,也不再为难他:“都是过去的事了,提了其实也没关系。”

郑凌阳一开始就没想到钟杳的听力这么敏锐,暗自叫苦不迭。闻言连忙低声附和,趁着钟杳不注意,扯着助理匆匆换了把遮阳伞。

钟杳反复刷了几次微博,依然不得要领,放下剧本起身,准备去和编剧聊聊。

“网上?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混你的唯粉圈。”

编剧的心血被付之一删,正恹恹靠在伞下,把一份精简到三页的剧本拍进他怀里:“你要的大纲,删的不能再删了,除了不准你们家小少爷逞强忍着难受,我就没给他留要求……”

钟杳翻了几页剧本,颔首:“这样好多了,辛苦。”

“好——”

编剧气结,却已经懒得跟他生气,咬着没点的烟磨了会儿牙,抬头想要说话,却发现钟杳的视线又落在了同记者笑容可掬确认采访流程的林竹身上。

编剧来回研究了一会儿,扔了烟,起身拍拍他肩膀:“你……是不是对他有点儿关心过度了?”

老艺术家容易犯操心过多的毛病,被操心的一方却未必喜欢。

林竹的年纪搁在一般男生身上正是叛逆期尾声,编剧难得磕糖,一点儿也不想让这两人因为性格不合反目分道。

“别看他在你面前软,他在圈子里的手段可比你强多了。”

编剧不好明说,含混着暗示:“你没听说过他以前,怼得记者头都抬不起来,正经的大杀四方。现在还有不少老记者一见他就犯PTSD,拉都拉不住地往回跑,打死也不跟他照面……”

钟杳平时罕有机会听见林竹的过往,闻言稍稍回身,认真听着他说话。

编剧扒扒头发,继续谆谆善诱:“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也知道怎么要。男孩子要点儿强不也正常吗?他一心扑在你身上,就算有什么要瞒着你的,也肯定是为着你好,你就假装不知道,让他尽这份心意不就完了?你——”

钟杳:“他今年二十四岁,入圈第二年。”

编剧一怔,话音微顿。

“他成长得太快了,因为要追我的三年之约……拔节的太快,没人护着,摸爬滚打先学会忍疼了。”

钟杳抬头看过去,轻轻摇头:“这样不行。”

编剧难得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吸了口气,抬手用力扒了扒头发。

钟杳:“不高兴了,难受了,受委屈了挨欺负了……究竟是告诉我还是自己忍着,当然是他自己决定。可至少得先让他知道,他可以告诉我。”

“哪怕他告诉我了,我也不会生气,不会不耐烦,不会冷着他,不会……因为这个就不要他。”

“他得知道这个。”

编剧张口结舌。

钟杳并不意外他的反应,轻轻一笑。

“在确定他知道了这件事之后,他再怎么选,我都不会勉强他——他想告诉我,我就陪着他,一直听他说,尽我所能地护着他。他不想告诉我,我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等他觉得自己恢复得可以了,一切都还和以前一样。”

钟杳:“起步基调很重要,我不想草率。他是要陪我为人民演到最少七十五岁的经纪人……”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就停在刚才那段挺好的,我已经认识到自己的浅薄了!”

编剧扑过去捂他的嘴,被钟杳客客气气挡开,却也没再跟他跳脚,划拉着抢回那份剧本:“我明白你的核心思想了!你等着!今晚你是不是有个专访?我再改改专访后一定给你——明天就开机拍这一段!不拍副导演剃光头!”

副导演无辜中枪,茫然伸头:“什么剃光头?”

编剧不给他插嘴机会,囫囵把人推走低声嘀咕。

钟杳在原地站了一阵,耐心等着恐吓完记者的年轻经纪人兴冲冲跑回来,听着他高高兴兴地比划复述,眼里渐渐沁开柔和笑意。

当晚,专访团队如约被场务领到了酒店的会议厅。

这个直播专访主打急智应变,主持人诙谐幽默,原本固定粉丝就有不少。宣发联合公关一齐发力,早已经把预告放得随处可见,加上剧组这两天轮番的探班舆论轰炸,直播间还没打开,就已经积攒了近百万的人气。

直播不能剪辑,对嘉宾的要求也要格外高些。

采访剧组的阶段需要对稿,林竹陪着钟杳准备好稿件,守着直播开始,就绕回了临时充作后台的隔壁间,帮准备接受采访的剧组人员对起了流程。

镜头下,钟杳一身色调淡雅的商务休闲款男装,和平时人们心中老艺术家的形象分明迥异。在直播间里一出现,就立刻引起了一片惊艳的呼声。

“到时候主持人会问剧组里的拍摄趣事,您适当发挥,不用太紧张……”

林竹手边平板开着直播,对稿间隙瞄了一眼,心口悄悄一甜。

这身衣服是他替钟杳挑的。

演员最忌讳定型,钟杳才三十岁,接下去的戏路有无限可能。不能因为出道的时间早,又一直走的正剧路线,就把其他可以发掘的方向都埋没了。

“钟老师今天挑的衣服真好看。”

主持人也看到了直播弹幕,笑着打趣:“前两天的探班路透,一直看您西装革履的,我都快被勾起童年回忆来了……”

“听他们说,我的私服比剧照还能勾起童年回忆。”

钟杳笑笑,温声开了个玩笑,异常坦白:“是经纪人帮我挑的,说这个好看,他的审美比我好。”

林竹:“!”

想起被自己做主瞒下的事,林竹莫名有点儿不安,连忙查看弹幕,见都在嗷嗷喊着老艺术家真耿直可爱,才稍稍松了口气。

宣发那边大概也是特意控制了宣传区域的,没把diss自己的那些粉丝招来,给直播间添堵。

只是针对自己的非议,对固粉反而有着歪打正着的好处。只要不影响到钟杳的状态,林竹就不打算多管,继续收敛心神,同剧组配合采访的人员细致对着流程。

主持人问过配合宣传的问题,已经抛开稿件,开始了即兴访问。

钟杳从小到大接受的采访无数,并不打怵这样的快速问答。有一答一从容温润,还借着主持人的引导秀了一段英文一段意大利语。

要重新聚集人气,就不能什么努力都不做。钟杳不舍得浪费林竹的心血,步步为营,一点点拆掉了之前高冷不好亲近的人设,也顺带把自己年仅三十岁的重点不着痕迹地贯穿了整个直播。

“等采访结束,估计所有人就都记住钟老师今年高寿三十了。”

主持人端起茶杯,笑着打趣:“格外在意年龄,是因为不希望刻板印象影响戏路和今后的发展吗?”

钟杳异常坦诚:“不是,来之前经纪人特意嘱咐我,至少要说十遍我三十岁了。”

主持人一口水喷出去,直播间里瞬间被哈哈哈哈的弹幕淹没,气氛彻底轻松下来。

直播间的人气不是虚的,采访还没来得及结束,#知名影帝高寿三十#就一路直冲上了热搜。

“钟老师真厉害,要是我先看了直播,一定也得被圈粉了。”

执行导演专门被派来夸人,由衷感叹一句,坐在沙发里刷着微博。一按刷新,又跳出来一条关于钟杳的热搜推送。

#钟杳片场路透片段,直播反复提及神秘经纪人疑似曝光?#

林竹看了一眼,心头忽然咯噔一声,拿起自己的手机搜索点开。

他的身份其实一点儿都不神秘。

当初陪着钟杳试戏的录像曝光,还曾经热热闹闹地吸了一波粉丝。只是造势声一起,当初的行为从护着自家艺人变成了居心叵测替自己铺路,替他说话的人也一天比一天少了下来。

早不爆晚不爆,偏偏在这个时候……

林竹已经猜到了灿星想要干什么,点开微博,点开了那段极为模糊的录像。

不知是从什么视频里截下来的,画面像素低得发指,却依然能看出钟杳同他说话,给他递保温杯,还心情很好地揉了他的头发。

钟杳正是吸粉的时候,偏偏微博发的少,通告又几乎没有,带来的一批新粉和他没有多少互动机会,被视频刺激得眼热到不行。

意外火起来的时间太短,控场的粉丝群原本就还不及成型。加上之前的煽风点火,这些年纪还轻的散粉轻而易举地义愤填膺,已经一股脑暴动了起来。

林竹定定心神,尽力叫自己回到工作状态,快速翻了几页回复。

下面的评论早已经硝烟弥漫,不少人都在义愤填膺科普着他这个经纪人的黑料,说得信誓旦旦。有几条辩解的微弱声音也被彻底淹没,一干回复都在恶狠狠赌咒发誓,哪怕饿死在坑底,也不会吃一口这种吸血鬼经纪人和钟老师的邪教CP。

林竹握了握手机,把心里那一点儿悄然黯淡压下去,紧急发了几条消息,让公关尽力控评。

“别难受……我连这种热搜都眼红得想要,我比你还难受。”

郑凌阳放下手机,同病相怜拍他肩膀,搓搓脸艰难调整心态:“这特么还是从采访我的视频里截的……”

林竹哑然,给他倒了杯水:“您辛苦了。”

郑凌阳被裁得干干净净,总共就出境了一片衣角,接过纸杯,借水消愁一饮而尽。

直播里气氛依然愉快,已经进度到了回答观众提问的环节。

“钟老师的反应真快,要不是有规定不能过界,我都想问您点儿私密的问题,看能不能把您问住了。”

主持人笑着抽取弹幕留言,连着问了几轮,又挑出一条来,神色却隐隐一凝,随手放在一边:“这个——这个太私密了,换一个换一个……”

钟杳心中微动,侧头看向弹幕。

他的眼力同样出众,能清晰看得到平板上的字迹。被热搜引进来的新弹幕太多,房管处理不及,一条加粗弹幕刺眼的飘过去。

“抽中了凭什么不问?我们是真心关心钟老师的,就想知道钟老师还要被那个垃圾经纪人吸血多久?”

主持人也猜到了是怎么回事,脸色微变抬手要挡,钟杳却已经站了起来。

林竹也在看着那条弹幕。

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的,弹幕还没飘到头,钟杳的身影就消失在了直播画面里。

心头莫名生出些预感,林竹呼吸微摒,下意识抬头。

钟杳的身影立在门口,肩背线条锋锐冷厉,目光却依然弥足安静温和。

“林竹。”

钟杳上前一步,朝他伸出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