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林竹钟杳 > 第21章
 
林竹收起手机。

不用多想,公司的用意已经很清楚。

钟杳正在上升期的重要阶段,这些助力是早晚都必须要配齐的——公司既然有示好的意向,趁着双方还没彻底把矛盾翻到明面上,把完整经纪团队派过来,是很正常的危机公关。

至于新经纪人……其实也并不值得意外。

经纪人不只是艺人的经纪人,更是公司的经纪人。对于一个公司来说,经纪人是不是听话、是不是能配合公司的统筹安排,让艺人服从公司,反而是比经纪人本身的职业素养更重要的事。

钟杳的合同毕竟还在灿星,即便不考虑旧合同违约的天价赔偿,也要考虑钟杳如今的人设还没能立稳。灿星在公众面前依然是三年前大度负担钟杳出国学费的宽厚东家,一旦惹怒了公司彻底闹开,只会两败俱伤……

要考虑的关窍有点儿多,林竹轻呼口气,抬头看向片场。

人群里,钟杳还在听卫戈平气急败坏地给郑凌阳说戏。

不知是不是察觉到了林竹的视线,钟杳恰好抬头,眼里专注集中的工作状态短暂敛起,露出熟悉的温和光芒,远远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去遮阳伞下躲一躲太阳。

“钟杳!不准在哪儿都找经纪人,你是来拍戏的!”

卫戈平脾气上来逮谁训谁,转眼被吸引得调转枪头,朝着钟杳暴躁开火:“你能把戏压到什么程度?这样拍肯定不行……你们再走两场,不行就把戏收一收,别转个身都得在镜头里起范儿!还有摄像——不准老是跟他!镜头给男一号!男一号明白吗!一二三四五!”

被迫降番的男五号钟杳收回目光,心平气和:“我会注意。”

郑凌阳满脸羞愧,被卫戈平训得抬不起头,当初那点儿扒着钟杳炒CP的心思早息得一干二净。

钟杳的戏德一向很好,不是有意压他的戏,卫戈平知道,郑凌阳当然也清楚。

纯论演技功底,科班出身其实都差不出太多。但钟杳的天赋实在太好了,不光身形皮相一流,镜头感和代入感也都是天生的,加上这三年的沉淀打磨,戏走得行云流水浑然天成,一般人搭不住也是正常的事。

平时的对手戏还能收一收状态,这种高潮情节的无形交锋不能压得太实,这一幕第一次开拍,钟杳还拿不准郑凌阳能配合他到什么地步,已经是着意有所收敛,效果却显然还是不尽人意。

郑凌阳早被他碾压得麻木,连点儿攀比嫉妒的心思都生不出,奄奄一息保证:“我一定尽力……”

当初选角的时候,郑凌阳已经算是十分令人满意的年轻演员,现在也只是有了对比,才显得怎么都不尽如人意。

两个人都态度良好,卫戈平有气无处发,蹙蹙眉沉声开口:“行了,准备第二场!钟杳你——”

他顺着看过去,发现钟杳依然的目光依然落在挪到伞下的年轻经纪人身上,终于原地抓狂:“我知道天热!我知道!场务去给钟老师家经纪人买雪糕!你给我好好拍戏!眼睛挪回来!”

因为怕导演随时随地甩出“演得还不如经纪人”这句大杀器来刺激人,一直尽力远离核心拍摄区的林经纪人:“……”

钟杳轻咳一声,驾轻就熟地掏钱给场务:“按人头买,天热,请大家一块儿吃。”

这些天这样的事已经没少出,只是头一回叫本人正好听到。众人都低头勉力忍着笑,场务咳嗽着跑过来,接过钱朝他道了声谢,快步出了拍摄区。

……

有了这一场不大不小的意外,原本紧张的气氛也总算被冲淡了不少,再开拍的时候,效果已经比先前好出许多。

这一幕是剧中前半程的高潮部分,要拿出去做片花剪宣传片的。卫戈平精益求精,反复拍了七八遍才终于松了口,放了众人暂时休息。

早已被碾得一点儿心气也不剩的郑凌阳浑浑噩噩,被搀回自己的休息区,立刻有人把风扇冷饮送过来,身上的戏装不用自己操心,早已经被几个助理利落扒下来透风。

这种条件对钟杳来说根本算不上艰苦,随手脱下闷热的外套,抬头找林竹,才发现人居然已经不在伞下了。

场务眼尖,小跑过去:“钟老师,刚刚有您公司的团队过来,说要找您,咱们剧组有规矩不能让随便进。两边起了点儿小摩擦,刚紧急请林老师去处理了……”

钟杳蹙蹙眉,正要开口,却已经被几个热情的助理凑过来,替他利落整理起了休息区的摆置。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过来,笑容可掬朝他伸出手:“钟老师,久仰。我是灿星的经纪人侯成斌,也是当初常希、江倚琦的经纪人,很高兴见到您……”

“您好。”

钟杳淡声打断,没有理会他伸出来的手,扫过一个助理正要去收拾饭盒,目光一紧忽然出声:“别动!”

助理一慌,手上不留神碰翻了保温饭盒,一份半化的哈根达斯冰淇淋跟着洒了出来。

钟杳眼疾手快,箭步过去将饭盒护住,堪堪保住了半盒冰淇淋。

他其实并不常吃这些东西,这个牌子好吃,也是前些日子听几个年轻演员聊天才知道的。

林竹越不挑,他越忍不住想给经纪人好点儿的东西。场务去买的时候也就每次都特意嘱咐一句,给林竹的那一份特意买成哈根达斯,钱只管从他账里走。

可惜年轻的经纪人显然也一样,每次对把好吃的藏下来留给他有着不轻的执念。

想想林竹每回小心翼翼把冰淇淋放在保温饭盒里,满心期待等着他下了戏分着吃的样子,钟杳的心里就不觉跟着软下来。仔细擦净了洒出来的冰淇淋,端起饭盒,收拾了还干净的一半,舀了一勺放进嘴里。

侯成斌伸出的手落在空处,艰难捧场:“钟,钟老师勤俭节约,有老艺术家的传统美德……请允许我跟您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

“请等一下。”

钟杳截住他的话头,扬声请了正闲逛的副导演过来,打开手机递过去,自己替他补充:“您是常希、江倚琦的经纪人,我对这两位有所了解,是近年来新兴的年轻演员,出演了很多优秀的作品。”

侯成斌有些愕然,来回望了望:“钟老师,您这是——”

钟杳神色清冷,一丝不苟吃着经纪人给自己留下的冰淇淋:“可能您不太懂,我们早先的行规里,除非经纪人间互相对接,演员和别人家的经纪人不能私下里随意接触,影响不好。”

副导演:“……”

侯成斌:“……”

侯成斌准备好的台词都被他结结实实噎了回去,勉强笑了笑:“是,是——不过您可能误会了,我不是别人的经纪人,我昨天已经把手里最后一个艺人转出去了。”

副导演他不熟,看着对方手中举着录像的手机就越发紧张,咽了咽口水,继续硬着头皮说下去。

“咱们公司的经纪团队是很完善的,分了经纪人和执行经纪人。小林他是公司给您安排的执行经纪人,负责切实主管您,带着您具体参加各类通告,协商薪酬合同等事宜,我前几天忙着交接,现在才来得及赶过来……”

公司前几天才因为做郑艺的流量算计了钟杳,却没想到被人家反向做板子乘风而上。有些头脑的都猜得到一定是林竹在背后护着钟杳,这些天隐隐约约根据风闻猜出了钟杳的发展路线,更不可能放任这两个人就这么一直相辅相成下去。

嫌隙就是嫌隙,多少次示好也是修复不完全的。

钟杳在灿星的合同只剩一年,如果有林竹做辅,要不了多久就能立稳脚跟,到时候灿星拿他不会再有任何办法。

把林竹留在钟杳身边只会越来越难办,可就这么把林竹调走,说不定也会让钟杳生出不小的反弹。

今天他们先斩后奏过来,又特意找了几个年轻的做托和剧组起了摩擦,让林竹不得不赶去处理。就是想趁机和钟杳接触,想办法糊弄着他接受公司这种模棱两可的解释。

这种办法蒙现在的小鲜肉一定不会有用,对已经落伍脱节,却依然有炒作价值的老演员,却经常会有意外之喜。

钟杳出道的时候不要说经纪团队,有个经纪人都已经算是挺稀罕的事,显然也不会懂得这里面的诸多关窍,未必就不会上当。

资源毕竟都是握在经纪人手里的,只要林竹成了执行经纪人,哪怕再有本事,这一年也会处处受到限制,被迫服从公司的安排。

侯成斌有些心虚,咳嗽两声,拿出那份早准备好的合同:“公司最近内部混乱,这些日子委屈您了。现在我们已经拟好了新的合同……您只要签个字,这上面的所有经纪、公关、内务团队立刻全面到位。”

他抹了把汗,又特意补充:“小林也还是您的执行经纪人,就是多了个我给他帮忙。您放心,我只是负责公司那边的接洽,具体陪着您的还是林竹,这样就是希望能让您没有后顾之忧,全心全意打拼发展……”

圈子里分工细,隔的行当再小也如同隔山。副导演不懂经纪公司的内部勾当,闻言不由欣喜:“这不是挺好吗?你们俩难免有照应不到的时候,有了团队就比以前轻松多了……”

钟杳不为所动,随意扫了两眼合同:“执行经纪人和经纪人,哪个职权更高?”

侯成斌面色微变,想起来时公司高层的嘱咐,硬生生睁着眼说瞎话:“当,当然是执行经纪人……”

“好。”

钟杳不紧不慢吃完最后一口冰淇淋,放下饭盒,抬头望向那个急匆匆扒开人群,一路朝自己飞跑过来的年轻身影。

“你回去吧,叫你们执行经纪人来和我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