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林竹钟杳 > 第10章
 
“我?”

林竹正打着哈欠,连忙把最后半根巧克力棒吞下去,礼节性客套:“卫叔,我不是专业的——”

“不用,卫导,我自己也能演。”

话音未落,郑艺却已冷声开口,眼里分明挑衅:“模拟对象表现是学校里的必修课,跟行外人对戏太影响状态。如果觉得效果不好,劳驾钟影帝跟我互相对戏,我也没意见……”

“——我这就去。”

林竹话锋堪堪一转,也不绕远,抄起剧本单手一撑,灵巧跃过了横七竖八堆放的道具。

郑艺目光瞬间锋利起来,冷冷投在他身上。

林竹像是全然无所察觉,朝他咧开嘴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小白牙

还想和钟杳对戏!

他都没和钟杳对过戏!

原本一心想要追着钟杳进娱乐圈的林家小少爷是因为那一次的绯闻事件,才打定了主意要当钟杳的经纪人的。

林竹摩拳擦掌,动力转眼满溢,整个人都从食困的昏沉懈怠里清醒过来。

自从见了对方就没有过好事,郑艺看他就觉满腔火气,几乎就要当场发作,被经纪人一脸惶急连比带画着提醒,余光扫过卫戈平,才堪堪把脾气压了下来。

一个经纪人而已,会演什么戏。

郑艺并不警惕他,眯了眯眼睛平复情绪,重新找准状态,等着林竹开始说台词。

林竹翻了几下剧本,随手撂在一旁,低头慢条斯理解开衬衫袖扣:“展先生……”

在他开口时,郑艺眼底就迅速划过一丝诧异,眼尾不自觉跳了跳。

林竹语气随意,动作也仿佛寻常,眸光却分明雪亮,一身矜傲的清贵气随着动作鲜明透出来。

他确实不是专业的,可也并不能算是行外人。

从小就被扔在片场上摸爬滚打当群演,林竹真正开始接触镜头的时候,郑艺说不定还在念小学——后来林竹就成了钟杳的粉丝,勤勤恳恳追了十来年的星,原本是满心计划着追着钟杳进娱乐圈的。

虽然大学念的不是表演方向,家里的表演专业老师却一连请了三个。加上小时候的童子功,真论专业功底,林竹不及钟杳,却不会比郑艺弱上多少。

何况他还有外挂。

“我看上了这儿的东西。”

不紧不慢念出台词,林竹歪着头一笑,琥珀色的眼睛落在灯光下,像只准备捕猎的猫:“你给不给?”

他其实没怎么仔细看过剧本,但和卫戈平对视的那一眼,已经把导演对这段戏的理解期许完完整整地重现在了脑海里。

一部剧能不能成功,不光与演员有关,和导演的审美执教水平也有着极明显的关系。

卫戈平之所以脾气大,就是因为他的审美是业内顶尖的,执教水平却实在叫人不敢恭维,演员做不到他心里的语气状态,就会被暴躁的导演按着一顿狠骂。

这种导演就要配极有悟性的演员,全靠玄学互相交流感应,所以川影选人也向来慎之又慎。

林竹却全然不受这一项的限制。

三秒内能读出来的东西有限,应付这一小段试镜却绰绰有余。

林竹心安理得地吓唬人,朝郑艺扬起下颌,精准地契合进了自己目前正客串着的角色。

郑艺目光缩紧,错愕地看着他,被那双眼睛里的光芒一慑,竟然没能立刻对上台词。

两秒一过,副导演的声音毫不留情响起:“卡!”

郑艺猛然惊醒,匆忙转头:“等一下!我还没说台词,刚刚开始的太突然了,我没反应过来——”

“被一个经纪人压得出不来戏,你还想怎么反应?”

卫戈平只对着真有角色的发火,根本不对这种犯不着生气的多加关注,随手摆了两下:“出去吧,想跟前辈好好学就在边上坐着,多动脑少动嘴。现在这些年轻演员,一个个脾气大的……”

郑艺站在原地,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咬紧牙根站着不动。

经纪人匆忙上来扯他,要带他出去,郑艺却脚上生根似的定在门口,目光死死钉在钟杳身上。

钟杳挑眉,朝卫戈平稍一倾身,起身绕过道具,走到仍立在场中的林竹面前。

他一站起来,气势就已和郑艺先前演得彻底不同。

今天只是出个便门,钟杳身上是普通的休闲装,既没化妆也没造型,却显出分明行云流水的儒雅气度,从容穿过人群,朝林竹缓步走过来。

漆黑瞳底蕴着浅淡温色,还有更浅的笑意,显然已窥破了经纪人霸道的小脾气,却又打定了主意放肆纵容。

林竹仗着还在戏里,心口早已擂鼓,却依然嚣张地扬着下颌,明目张胆睨他。

“小少爷想要什么?”

钟杳的声音响起来,磁性的厚重嗓音不紧不慢地落在林竹耳鼓。高挑轩挺的身形背着光稍弯下来,贴近他脸庞,在耳畔含笑道:“少爷要什么,展某给什么。”

林竹原地红烧。

他客串的是个十里洋场的富家少爷,就只出场这一次,受人挑唆刻意找茬,又被展源周旋之下巧妙安抚平复,从此把展源当成整日膜拜的师长偶像。

钟杳直接续上了郑艺的进度,正好到了这一段。

如果现在有手机,林竹一定会对着自家大哥喊上一百声哥,再滚来滚去一百次,绕家里跑十五圈,连吃五个馒头。

在混沌里勉强维持着一点清醒,林竹听着自己的心跳,也听着钟杳靠得太近以至于过分清晰的呼吸声。

可惜还在戏里。

幸亏还在戏里。

人在紧张的时候感官尤其敏锐,林竹按着剧情受惊跳开,红着脸目光四处乱瞟,正看见导演一脸果然如此的意味深长。

林竹觉得自己能再给卫大导演赢三十局麻将。

“小少爷进去看看,看上了什么,喜欢玩儿什么,就跟我说。”

钟杳揽住他的肩,往日深邃清冷的瞳光因为角色而多出了三分长袖善舞的从容和色,在清水似的琥珀眼眸里撩了撩,含笑将他向前送出去,站定扬声:“诸位只管玩乐,外事与我等无干,总不能翻天覆地,只叫他们去闹!”

林竹功成身退,撤出镜头回身望过去。

那双漆黑眼瞳分明清醒明利,仿佛冰雪化成的深潭。

展源是个极为复杂的角色——他是一掷千金的荒唐二世祖,也是暗中拯济灾民的活菩萨。表面上的周旋放浪并不能尽然掩去骨子里的悲天悯人,即使在最荒唐放肆的时候,他也是始终清醒而痛苦的。

郑艺全然没有演出这一层来。

高下立现。

副导演喊了“cut”,又忍不住赞了两句,利落收起机器。

郑艺早失魂落魄,在被指指戳戳之前就被经纪人及时拖走。有人上去同钟杳祝贺,选角导演尽职尽责地拿了合同追着他商量,场记把准备好的拍摄安排交过去,一应流程早准备好,处理起来也格外的顺畅。

林竹这个正牌经纪人反而一个不留神就被涌开,偏偏谁也挤不过,在外面蹦着高的着急。

钟杳接了几份合同,察觉出不对,抬头一望眼里就浮起笑意,告着罪分开人群,把林竹放进身旁。

“我是有经纪人的,有什么事可以和我的经纪人谈,我全权听他安排。”

他说得一本正经,丝毫不像玩笑,话音一落就向后退开半步,将位置给林竹让了出来。

林竹心脏狠狠跳了两下,本能抬头。

迎上深黑瞳底的润润微笑,他的眼眶毫无预兆地一烫,胸口起伏两次,咧开嘴露出明亮笑意。

钟杳把手里的一沓合同递过去。

林竹骄傲踮脚,挺胸昂头麻利地接合同,接了一圈转到头,一只手伸到眼前。

还捏着两张房卡。

林竹抬头,卫大导演理直气壮,将两张房卡拍在他怀里的一摞合同顶上:“今晚就入组,一会儿来谈合同。”

还没去钟杳家呢!

剧组的效率有点高得过头,林竹难以置信:“可我们什么都没带——”

“回头再收拾,剧组经费够,私服日常用品直接出去买,不够的我给你们俩报销。”

卫戈平财大气粗,一挥手示意两人自觉去酒店报道:“都等了你们两个月了,明天就开拍展源戏份,只有今晚有时间谈合同,自己看着办。”

骗子!

根本就是想骗自己今晚来打麻将!

林竹根本不相信,义愤填膺就要出言戳穿,卫戈平眼睛一瞪:“谈不谈?”

林竹能屈能伸:“谈。”

卫导满意了,吩咐片场助理带两个人去酒店,带着人浩浩荡荡出了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