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林竹钟杳 > 第7章
 
去钟杳的家!

林竹整个笋瞬间熟透,心跳砰砰撞着胸膛。被工作状态压下去的紧张全面回归席卷身体,扯着毯子蒙到鼻尖,拨浪鼓状用力摇头。

钟杳等了一阵不见他回话,抬头在后视镜里瞄了一眼,稍侧回身,泛起些笑意:“不介意?”

林竹点头点头点头。

钟杳颔首,汽车平稳启动,出了灿星的总部,驶上主路。

林竹靠在后座上,及时忍住了想要跳下车去跑上几圈的冲动,飞快扬起唇角,抄起手机给林松发了一串更大的红包。

总裁办公室。

不能叫笋叫竹子:哥哥哥哥哥哥!你真是我亲哥!

不能叫笋叫竹子:[转账消息]

不能叫笋叫竹子:[转账消息]

不能叫笋叫竹子:[转账消息]

不能叫笋叫竹子:~(~o ̄▽ ̄)~o o~(_△_o~)~

林松:……

林松挑出几份需要出差处理的公务,放在桌上陷入了沉思。

全然不知道兄长遭受的煎熬,林竹高高兴兴捧着手机脑内翻滚,点点戳戳给大哥发着消息。

敲下几行字,侧里忽然冲出一辆黑车违规变道,引起一串急刹,刺耳的喇叭声转眼在车流里响成一片。

钟杳及时减速平稳避过,强烈的眩晕却还是如期而至地自林竹脑海里涌起来。

林竹堪堪咽下闷哼,闭了闭眼睛,还是放下手机,尽量放松身体精神,悄悄把毯子往上拉了拉。

读心并不是没有副作用的。

无论什么人,得到一项特殊能力的体验时,都会想办法去强化它——可林竹却恰好相反。

这是一项他没办法主动关闭的能力。

只要看到眼睛,就能接收到信息,即使有眼镜之类的遮挡物也一样。人少的状态还要好些,人多时对他无异于被音量调到顶级的电视包围,爆炸的信息流一次性涌入脑海,会导致明显的头痛和眩晕。

林竹经过调整和尝试,已经能让这样的副作用减少到足够忍耐的程度。但每次这样大规模读心之后,他依然需要一段缓冲期,来把眩晕缓解过去。

还以为自己掩饰得其实已经足够好了。

毛毯暖融地裹着身体,林竹悄悄睁开眼睛,想看看钟杳,眩晕却又如影随形涌起。

林竹无声叹了口气,妥协地闭好眼睛,尽力在脑海里开辟出一片蓝天白云绿草清湖,规规矩矩地打起了瞌睡。

……

昏昏沉沉间,他似乎做了个梦。

托读心的副作用,他的梦境通常古怪离奇。说不定白天不小心读了哪个人的潜意识,夜里就会化成跌宕起伏的梦境,让他狠狠过瘾地体会一把不同身份的生活。

但这一次的梦是他的。

大概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五岁那年,林家小少爷被家里人不慎弄丢,又在人贩子和孤儿院中辗转流离了几次。在被最后一个孤儿院收养时,因为长得尤其好,孤儿院又离一个影视基地不远,曾经一度被院长推出去当群演挣钱。

要当群演就不能太瘦太弱,他的伙食因此有所好转,却也只能稍微将脸颊喂出些小孩子的圆润。

十二岁的男孩子,看上去不过十岁出头。虽然瘦弱,却毕竟太过清秀亮眼,恰好能当不少影视片里的儿童特演。

特演比群演要厉害,那时候的群演只能有三十五块钱,特演一天能拿六十。

各种片场跑下来,他一共演了五十三天。

这个数字林竹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小小的少年很是记仇,在被哭成泪人的父母紧紧搂在怀里,要带他回家的时候,还翻出了个破破烂烂的小本本,指着上面画的正字要院长还钱。

三千一百八十块钱。

他大方地抹了个零,只要了院长三千,才抱着插了吸管的娃哈哈,小公鸡一样挺胸昂头被父母领上了车。

林竹其实并不讨厌这一段回忆。

只是从爸爸妈妈和大哥的眼睛里,他看到他们不希望他再想起这些事——所以他就不想。

十二岁的梦已经很久都没做了。

演的是古装戏,他那时的身体并不好,要在冰冷的泥浆里打滚,终于在片场里生起了病,却还要挣扎着起来化妆跟拍。

因为发热而昏昏沉沉的时候,他脚下一绊,扑倒在了一片泥水里。

因为是演最后一场的尸体,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在进戏,场记分导忙碌着来回奔波安排场景,他趴在泥水里,耳边幻成朦胧的回音。

然后,他被一双手抱了起来。

抱了起来……

抱了起来!

林竹笋尖一震,倏地睁开了眼睛。

车不知什么时候停了,钟杳半曲着身探进后座,扶着他的肩正想要叫他,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抬头砰地撞在了车顶上。

林竹早不头晕了,跳起来就要替他揉脑袋,被钟杳及时展臂按回去:“小心——”

林竹的脑袋顶着钟杳的手掌,钟杳的手臂拦着林竹的肩胛。

局面一度十分混乱,还算宽敞的后座被两个缠成一团的成年男性挤得委委屈屈。

林竹:……

钟杳:……

钟杳:“我先动,你再动。”

林竹刚醒,脑子还不清楚,满腔愧疚眼泪汪汪。

钟杳终于没忍住笑意,屈指在他额头一敲,慢慢挪着身体顺利撤出来。解除封印的林竹紧随其后,跟着他麻利地钻出了车厢。

车外天光尚亮,日光却早没了午时的灿烂热烈。

林竹在车外吹了一阵风,渐渐苏醒,大惊失色:“钟老师,您家——”

“没这么远,路上太堵了。”

钟杳心平气和,顺手锁车:“睡得还好吗?”

他对路况不熟,一不留神开到了最堵的一条路上,活生生在路上困了三个半小时。

见林竹在后面睡得沉,他也就没有惊动对方,耐心地跟着堵了一路,才终于在晚饭前及时到了家。

“很好很好!”

林竹很久都没放纵自己做过以前的梦了,睡得神清气爽,晃着尾巴跟在钟杳身后,只等和钟杳一起回家。

“这里不远有个饭店,菜很不错,我是熟客,能开单间。”

已经到了饭点,两个人中午都粒米未进,钟杳决定先解决生理需求,低头翻着电话:“想吃什么,我叫他们去做……”

他的话音微微一顿,抬头望向忽然沮丧的林竹,眉峰轻挑:“怎么了?”

林竹脸上发烫,又不好意思直说,揪着西服衣摆,眼巴巴抿起嘴唇。

不是说回家吗……

在灿星门口威风凛凛的小土匪现在很想被绑回家,一点都不想去餐馆饭店。

钟杳端详他一阵,隐约猜出了是怎么一回事,无奈失笑:“我家就在楼上,不先吃饱了再回去的话……”

他话锋一转:“鲜虾鱼板,小鸡炖蘑菇,老坛酸菜,红烧牛肉,西红柿牛腩——”

钟杳:“想吃哪个味的方便面,挑一个吧。”

林竹错愕抬头,钟杳却坦然耸肩。

他才回国没几天,家里刚刚收拾妥当,还没来得及买菜买米,这样的高档聚居区又不准外卖入内。

原本打算是带着林竹回来吃顿饭,然后让他在家里好好睡一觉的,结果这一觉在车上睡了过去,现在的第一要务自然也跟着掉了个个儿。

林竹:……

林竹决定吃饭。

钟杳的住处确实离那一处饭店很近,十分钟后,两人已经被专人引着绕过前台,坐在了清静的雅间里。

林竹趴在桌上,捏着菜单蓄意报复:“小鸡炖蘑菇,红烧牛肉,西红柿牛腩,糖醋里脊……”

钟杳哑然,接过菜单纠正:“糖醋里脊。”

服务员来回看了看,刷刷写下一个菜名。

林竹还要抗议,钟杳已经把菜单又递过去:“还喜欢什么?这里的松鼠桂鱼和莼菜鲈鱼羹也很不错……加个松仁玉米?吃不完可以打包,宵夜就有着落了。”

瞬间被钟杳报出的菜名吸引了注意力,林竹立刻抛开之前的念头,专心致志扑在了菜谱里。

按着两个人的胃口点下了三个菜,钟杳额外加了一道凉拌笋丝。在林竹瞪大的眼睛里把菜单交给服务员,等到包间彻底安静下来,才终于稍稍坐正,目光落在林竹身上。

林竹又熟了,双手平放在桌上,瞬间坐得笔挺板直。

“别太紧张,咱们至少要合作三个月呢。”

钟杳一笑,低头拨拨茶杯柄,稍一停顿才温声开口:“我能问问,为什么会选择我吗?”

在堵车的时候,他曾经查过林竹的履历。

林竹是个十分优秀的经纪人。

虽然才入行一年,却已经展露出极强的天赋,手下的艺人无不顺风顺水突飞猛进——他几乎能预料到,那个祁志在跳槽到那位老资历的经纪人手里后,因为没有合适的资源、没有贴身打造的发展路线,而慢慢回落过气的未来。

林竹带谁都能火。

他在圈子里已经十二年,眼力准得很。自己沉寂三年,很可能已经不适合现在的娱乐圈,他也同样清楚。

所以他更想知道原因。

林竹被他看得心跳微快,迎上那双漆黑的眼睛,双拳慢慢握紧。

——那双手把他抱起来,温暖干净的手掌拭着脸上的泥水,又覆上额头。

钟杳看着他,目光沉静温和,显出隐隐探寻。

——他睁开眼,迎上一双漆黑的眼睛,眼睛里是被泥水浸得狼狈的他。

钟杳显然已经不记得他了。

那时候的钟杳也才刚刚被选角导演发掘,第一次荧幕触电就担纲那部剧里的男二,执意放下了手里的拍摄任务,把烧的昏昏沉沉的他抱去给场务,掏了钱让他看医生吃药。

还特意带他到身边,给了他一句台词,单独出了五秒的镜。

因为那五秒钟的镜头,爸爸妈妈终于在茫茫人海里找到了他,把他带回了家。

“因为——”

林竹咧嘴一笑,忽然翻出随身的小本子,连笔一起推过去,目光清净笑容明亮。

“我是您的粉丝,我喜欢您十二年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