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林竹钟杳 > 第6章
 
“我避一避。”

钟杳不清楚公司的打算,自然也并不了解现在被采访的后果,却依然没有多问。戴着林竹戳到他脸上的眼镜稍一颔首,就要往大厅里回去。

林竹拉他:“来不及了,交给我。”

年轻的经纪人微微仰头,神色不见局促,反而透出钟杳没见过的镇定和轻车熟路。

钟杳迎上他的目光。

林竹回头,朝他咧嘴一笑。格外清秀的眉眼明亮地弯起来,琥珀色的眼眸难得没被镜片挡着,映出太阳的颜色。

门口的记者们已经包围过来,闪光灯噼里啪啦响个不停,人声转眼鼎沸。

“钟老师,您是打算正式回归了吗?”

“请问您对之后的路线有什么规划,准不准备继续回归影视圈?对于现在有些‘小钟杳’、‘新一代古装专业户’的称呼,您有什么看法?”

“有向其他方向发展的计划和准备吗?对现在娱乐圈的现状,请问您有什么感受?”

“经过这么久的沉淀,对于当初的事件,您有没有一些新的体会和感悟?”

……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当面砸下来,林竹慢悠悠回身,把钟杳往后护了护,目光照记者群一扫。

无数驳杂消息瞬间涨满脑海,信息庞杂到了极限,耳畔也跟着尖锐地嗡鸣起来。

林竹眉心微不可查地蹙了蹙,依然逐个看过去,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容。

奇异的窥探感随着目光所及,迅速从并不坦荡的心胸里钻出来,在明亮炽烈的阳光下,竟然隐隐泛起寒气。

几个记者忽然醒神,警惕地看向面前眼熟的年轻经纪人,本能后退几步,甚至连手里的话筒和相机都稍稍撤了下来。

一个新记者被挤在后面,尚未察觉怪异。见到身旁莫名安静,兴奋地就要往前挤,被前辈一把拉住:“快回来,少招惹他!”

新记者不解,朝那个看起来清秀稚气得仿佛艺人的经纪人望了一眼。猝不及防迎上那双眼睛,只觉得心口蓦地一凉,被看穿心事的不安惶恐平白冒上来,居然忍不住狠狠打了个激灵。

前辈扯他一把,不着痕迹地往后挪了挪。

——这已经不是林竹第一次对上他们。

圈子里有自己的“潜规则”,有些人能招惹就不招惹。除了部分特别大牌又资本浑厚的明星,还有些尤其难对付的经纪人和助理保镖,都是要尽可能绕着走的。

林竹得绕十米走。

如果知道了林竹就是钟杳的新经纪人,在场的记者里肯定大半都不会接下灿星这个委托——可惜现在已经来了,也不能说一句采访错了,扛着机器掉头就跑。

记者们各怀心事,原本喧闹的公司大门竟然渐渐安静下来。

“各位老师,我们今天还有安排,可能比较赶时间。”

林竹语气客气礼貌,目光扫过众人:“请各位老师先把机器关一下,我们先约法三章,就可以接受采访了。”

不少明星也会在接受采访前先要求关闭机器,谈妥条件后才允许拍摄。这种情况并不少见。可听到他开口时,不少记者却还是本能地一阵头痛。

林竹并不在意,确认了每个人都已经关上摄录装备,眼底雪芒闪过,抬手理理领带。

“约法三章,钟老师刚回国,对国内娱乐圈的近况并不了解,也不会对任何人和任何事进行评价。”

他的目光扫过一个《娱乐第一线》的记者,慢条斯理:“对于当初污蔑事件的所有问题,钟老师都已经在当初的记者会上进行过完整的回答,想写这方面的稿子,可以参考当时的采访录像。”

被点到的记者才变了脸色,林竹却已经转身,又朝向一旁的《东方星播报》:“钟老师这次回来,是因为三年之约到期,没有任何竞争资源、挤占流量之类的阴谋,通稿上还请多帮忙留意。”

……

他一个接一个地点下去,目光落在哪家身上,就一针见血地戳破哪家准备恶意诱导的算计。

记者们人人自危,有几个被戳破的几乎已经站不下去,借故匆匆离开,剩下的额头也冒出一层细细的薄汗。

寒意从心底冒上来,将见不得光的恶意一点点蚕食干净。

林竹不紧不慢地点过一圈,手上利落地翻出手机调出照相机,点下录像的开始键,架在一旁的车顶上。

“今天的采访我们会全程留存视频证据,请老师们报道时务必实事求是,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剪辑修整。”

他朝记者们一笑,咧开一口细白整齐的小牙,侧身让开钟杳:“好了,请随意开始提问吧。”

记者:“……”

一场标准得几乎能上教科书范例的临时记者会,在林经纪人的监督下有条不紊地展开。

钟杳这三年淬炼得锋锐沉厉,原本的气场该是强悍冷淡叫人望而生畏的,却意外的被那副造型寻常的眼镜冲淡了不少。

他的身材高挑挺拔,五官深邃侵略性强,即使戴上眼镜也不会影响镜头下的造型,反倒透出些难得的温和气质。

有林竹监督,记者们问的都是些再简单不过的基础问题,重心大都放在了国外三年的感悟。双方你来我往,气氛竟然也友好得仿佛特意排练。

“在国外学习的三年,我的收获很多,希望能够有机会展现给观众……”

钟杳缓声说着,目光却不禁落向林竹。

林竹抱着胳膊靠在车上,正一丝不苟地监督恐吓着记者,察觉到他的视线,扬起脸朝他露出明亮笑容。

小土匪一样。

林竹的笑容向来很有感染力,钟杳禁不住跟着他牵起唇角,目光微动,还未成型的隐约笑意却又淡下来。

……

将眼前的问题答完,钟杳抬手做了个手势,语露歉意:“抱歉,我的时间有限——”

“不打扰您!”

记者们感动得几乎落泪,立刻配合地停住话头,纷纷扛起机器:“请您快去忙!”

钟杳微愕,不及反应,记者们已经扛着机器轰然而散,争先恐后地逃离了灿星的大门。

“放心,他们至少半个月不敢再回来!”

林竹早习惯了这种待遇,信心满满拍胸口保证。撑着车门要站起身,冷不防被晒得滚烫的车身一灼,吸着凉气一脚踩空,身子也跟着歪了歪。

一只手臂将他稳稳扶住,掌心覆上额头。

林竹微怔,在手臂间抬头,正迎上钟杳深邃的漆黑瞳光:“不舒服?”

汗水顺着额角滚落下来,林竹本能地眨眨眼睛,钟杳抬手替他拂净,没再多说,拉开车门扶着他坐了进去。

刚刚采访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

他们的位置还算有些荫凉,却毕竟是室外,热浪依然是免不了的,人人额间都带着些汗——可林竹的汗却出得有些格外多了。

那双眼睛里向来都是亮着晶莹如钻的光芒的,可在他无意间瞥过去的一眼里,却觉得林竹目光似乎有些发眩,像是正在头晕。

——不过也只是那一瞬,再留意时,就又和平常一模一样了。

钟杳的车能提前开启空调,一开车门就是沁人心脾的凉气。林竹享受地融化在后座上,抬手扯松板板正正的领带,眯了眼睛朝钟杳笑。

“就是热着了……那些记者太会挑时候!扛那么沉的机器,居然也不嫌热不怕累……”

他的嗓音清亮,明明是一本正经的抱怨,嘟嘟囔囔个不停,居然也一点儿不叫人心烦。

钟杳给他拿了瓶水解渴,望了他一阵,眼里渐渐重新有了笑意,又多塞给他一罐可乐,让他攥着冰一冰手上被烫的掌心。

林竹欢呼:“我的命是钟老师给的!”

“胡扯。”

钟杳失笑,屈指在他额上轻轻一敲,合门起身,绕到驾驶座上了车:“你家在哪?我先送你回去。”

“不商量安排了吗?”

林竹打挺坐直,神色认真下来:“有一就有二,今天的采访过后,灿星一定还有别的手段。咱们得快点儿准备,最好三天内拿出新的通稿来,或者参加个综艺访谈,或者进个组……”

钟杳温声拦住他话头:“我想好了,《无桥》很合适,今晚我们约个地方细谈。”

《无桥》是一部以民国时期为背景的电视剧,林竹给他预定的是个十集就牺牲的角色,论戏份不过三番,可要论出彩程度,却几乎足以盖过全剧中的所有人物。

这部剧的剧组是有名的保质保量,导演也以挑剔苛求脾气古怪著称,也不知道林竹是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能把这个角色在手里扣到现在。

只不过——这些都是稍后要操心考虑的事。

钟杳思绪一闪即回,单手扶着副驾椅背,回身望他:“现在,你先回去睡一觉。”

林竹微怔,抬眸望他。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钟杳朝他笑了笑,把眼镜摘下来,双手架回年轻经纪人的鼻梁上,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偏软的发质温顺地蹭在掌心,钟杳忍不住又揉了两下,翻出条毛毯递给他:“困了就躺一会儿。身上还有汗,空调凉的话就盖上,小心着凉。”

林竹抵抗不了他这样的注视,本能接过毯子,本能翻出手机搜出家里的定位,本能交到了钟杳手上。

钟杳的手宽大修长骨节分明,掌心稳定温暖,两只手交叠,有细微的热度在空调的凉意里渗过皮肤。

手机的呼吸灯闪了闪,忽然又弹出了两条消息。

大哥哥哥哥哥:小竹,大哥要加班到很晚,阿姨放假了,你在外面多买点好吃的。

大哥哥哥哥哥:[转账消息]

林竹:“……”

钟杳拿着手机,半晌先笑出来,把手机递回去:“算了,去我家吧。”

林竹的状态看起来的确不太好,至少得有人照顾才行。

钟杳不清楚他出了什么问题,但至少体会得到林竹并不想被别人知道,也就不再追问,回身扣上安全带:“有点乱,介意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