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林竹钟杳 > 第5章
 
郑艺的脸色扭曲起来。

他敢直言讥讽林竹,却不敢就在大庭广众之下顶撞钟杳——尤其是对方主动摆出这种接见后辈的架势之后。

两人的咖位不在一个比较级,钟杳十八岁出道,到现在十二年,演过的正剧、大荧幕无数,火遍全国人尽可知的角色手拉手能绕郑艺两圈。

哪怕他真要开口教训,郑艺也只能低头听着。

圈子里最讲究辈分,圈外也在乎这个。即使钟杳现在徒有名气没什么粉丝,只要一旦一顶“不尊重前辈”的帽子砸下来,对他现在的路线和人设都会是致命的打击。

他们现在在公司的大厅,来采访祁志的记者都在外面堵着。万一他激怒了钟杳,叫对方含怒拂袖走人,说不定转头就能登上第二天的头条。

哪怕有公司帮忙出面,影响也无疑是相当恶劣的。

郑艺焦灼抬头,想要借故离开,电梯却偏偏刚上到了十层,还没有要下来的意思。

钟杳的神色十足爽朗,右手搭在林竹肩上,左手背在身后。要是再加个保温杯,活脱脱一副老干部下乡慰问的平易近人。

想装没看见都不行。

祁志在外面拖拖拉拉,也不知道是采访新戏还是写生平自传,记者依然堵门堵得水泄不通。

郑艺一口气憋在胸口,眼底闪烁几次,终于咬牙低头:“钟老师……”

他试图蒙混过关,抬头要走,准备同面前看上去爽朗亲切的前辈随口道个歉借故离开,却正迎上深黑瞳底清醒而锐利的锋芒。

郑艺心口一寒,本能退开两步。

钟杳依然望着他,眼里不见半分笑意。

郑艺脸上涨红,牙根几乎咬碎,终于闷声憋出两个字:“……林哥。”

他叫得又短又轻,几乎是在嘴里咕哝一声就算叫过。熬到电梯到达开门,脚下再不停留,匆匆绕过两人进了轿厢,反手用力砸上关门的按钮。

电梯里传来沉闷的摔砸响声。

……

钟杳收回目光。

浮于表面的爽朗淳朴顷刻散去,钟杳低头,看看依然睁大了眼睛全身石化的林竹,归于清冷的瞳底却又渐渐聚起星点笑意。

“抱歉,我擅作主张。”

重新和林竹稍许拉开距离,钟杳稍一沉吟,还是决定开口解释,指了指被他藏到屁股口袋里的手机:“你哥哥一直在给你发消息。”

因为远离了对方身体而解除封印的林竹原地复活,倏地回过神,几乎是蹦起来摸过手机,匆匆翻了翻页面。

他今天是从林氏集团总公司直接过来的。

从公司过来,所以穿的是西服。

还是浑身口袋除了装饰几乎什么都装不下那种修身高订。

手机藏在口袋里根本遮不住,歪歪斜斜露出大半个屏幕——屏幕到现在还在高频亮起,一条接一条的消息坚持不懈地涌进来,

又失去了弟弟的林总裁依然在做最后的努力。

大哥哥哥哥哥:小竹,大哥错了,大哥不叫你笋了。

大哥哥哥哥哥:大哥给你买棒棒糖。

大哥哥哥哥哥:真知棒,买一桶。

大哥哥哥哥哥:加一份钟杳写真等身海报。

大哥哥哥哥哥:上次你要的钟杳抱枕,明天做好,让人给你送到床上。

……

林竹寒毛竖立,啪地按灭屏幕。察觉到钟杳全然并没有要侵犯他个人隐私的意思,正抱着手臂向外观测着另一枚小鲜肉,终于稍稍松了口气。

他把手机这样插在口袋里,冲出去挡在钟杳面前的时候几乎暴露无遗,当然不能怪钟杳看他的信息。

林竹拍拍胸口,又趁着钟影帝正在观察敌情,偷偷瞄了瞄钟影帝的屁股。

高度刚好,角度也正合适,一看就是无心之见。

——钟杳是想给他撑腰,所以才会想到要叫得亲近熟稔些,刚巧看到了他大哥叫他笋,就照着叫了出来。

林竹只是不在意这些事,却绝不是不懂得圈子里的规则。望着钟杳的背影,心底的一小片喜悦忽然见了光,异常茁壮地生长起来。

磅礴又汹涌地充斥着胸口,细细纠葛缠绕着,开枝散叶,立地生花。

林竹的唇角止都止不住地翘起来,几乎要在原地蹦上两蹦。

钟杳叫他笋了!

笋真好听!

飞快删掉了那一大串义愤填膺对于大哥给自己备注成“笋”的谴责,林竹抄起手机给林松发消息,眼睛里的光芒都开出灿烂的小花团。

总裁办公室里,几乎要紧张到去给弟弟把钟杳买下来的林总裁手机一震,屏幕亮起来。

不能叫笋叫小竹: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_(≧▽≦」∠)_

提心吊胆的林总裁:……

这大概是气疯了。

林总裁决定晚上加个夜班再回去。

*

林家兄弟进行内部交流时,钟杳已经结束侦查,朝他走了过来。

“钟老师!”

林竹欢快地收起手机,跑到他身边:“我们走吗?找个地方聊聊之后的安排——您饿不饿?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又清静又好吃的店,您要是没有别的安排,我们可以去那里坐坐……”

钟杳微微挑眉,看着忽然活泼起来的青年,不着痕迹的将准备好的解释收起,稍一颔首:“好。”

两个人今天才见面,上来就叫得这样亲近,按理其实已经有些冒犯。

钟杳尊重林竹,不愿叫他觉得自己轻浮随意。对着郑艺设法教训是一回事,只剩两人的私下里,他其实原本有意重新稍稍拉回距离,以免让林竹生出太多不适。

可那双眼睛里的高兴却又真实得不知掩饰。

像是猝不及防见了一片澄净湖面,天映在里头,云映在里头,什么都坦坦荡荡地亮出来。游鱼摆着尾巴跃出水面,在水中的天空里拨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钟杳同他一起往外走,想起什么,又补充:“不用叫我钟老师。我叫钟杳,你可以叫我——”

钟影帝忽然体会到了和自家经纪人一模一样的困窘。

但钟影帝绝不是会被这样的困窘轻易击倒的人。

钟杳:“可以叫我钟杳。”

林竹:“……”

钟杳低头看他,轻咳一声掩住笑意,目示门外:“走吧,先去谈谈。”

他已经淡出圈内许久,偶尔走在街上都不会引起狗仔跟拍,也已渐渐习惯了这样的待遇,举步正要向车边过去,忽然察觉到袖子上的隐约阻力。

钟杳回身,正迎上林竹异常凝重的神色:“有事?”

“有一点。”

林竹点点头,低头按了两下手机,快速查看过几条消息,忽然摘下自己的平光镜,举手戳倒钟影帝脸上。

灿星都已经做好了计划,不会因为一句话就泡汤——今天的记者原本就是冲着钟杳来的。只要钟杳一出公司大门,就会立刻被“意外发现”的记者团队包围采访,到时候有数不清的陷阱等着他。

踩钟杳捧郑艺、让祁志蹭热度的板子,这场采访可能会产生的效应可想而知。

采访是最容易下黑手的,无论怎么提防,只要在处理上掐头去尾、移花接木,能把一个人的形象轻易扭曲,变成完全不同的应对。

钟杳出国三年,归来之后第一次在公众前露面的机会,要是落在这些人手里,无疑是最劣势的开局。

门口祁志的临时采访已经结束,那群记者将散未散,有几个正朝这边张望,已经兴奋地快步赶了过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