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林竹钟杳 > 第3章
 
钟杳身材高挑,即使没有特意站直,也依然比林竹高出大半个脑袋。

林竹及时刹住车,在不需要额外仰头的距离站定,镜片后的琥珀色眼眸晶亮,径直迎上钟杳投落的审度目光。

他的神色镇定,脑海里却依然混乱一片。

“刚刚主动自荐了”、“钟杳为什么这么高”、“被拒绝怎么办”、“下次要不要穿增高鞋”、“可是钟杳到底为什么这么高”……一干念头在他脑中来回乱窜,很难理出足够清晰的逻辑思维。

但这样的体验又是令人极为兴奋而不舍的。

林竹抓紧时间盯着钟杳不放,任由乱七八糟的念头在脑中跑马,正准备继续水滴钟杳穿,手臂忽然被人拉了一把。

林竹回头,高管的发际线又往上挪了三公分:“小林,公司知道你最近空窗。钟杳的情况特殊,你先冷静一下,相信公司,一定会给你合适的艺人带……”

高管急于安抚钟杳,生怕这时候林竹再闹起事端,摆出一副尤其和气耐心的架势。

“钟杳时间有限,是来谈正事的。祁志换经纪人事出突然,你受了委屈,公司一定补偿你——”

“李副总。”

一旁的钟杳忽然出声,望向才说一句话就被打断的林竹:“没关系,请让他说完。”

高管一怔,连忙赔笑,不迭把林竹往身后扯:“这是我们新来的经纪人,叫林竹。他业务能力确实很不错,可资历太浅,年纪也轻,还不太懂事,不能帮上您什么……”

“我能帮上!”

林竹在他身后踮脚,顽强地举手试图发言。

高管连忙警告地看了林竹一眼。正想叫他别乱说话,目光对上镜片后那双清透眼眸,心头却忽然一跳。

娃娃脸的年轻经纪人满脸委屈不忿,眼底却格外清明,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仿佛见到那双眼睛里的利芒一闪即逝。

林竹也正看着他,目光不闪不避,朝前迈出半步。

属于高管稍许笨拙和沉重的身体感受刚刚临遍全身,一股更汹涌的信息流就涌入他的脑海。

——有名气没人气,钟杳的价值已经所剩不多。不如趁机再利用一次,彻底压榨干净,为新捧的流量铺路……

郑艺路线相近,可以趁机拉踩钟杳一波,走危机营销。祁志走流量路线,可以一起上几个综艺,借势蹭一波钟杳热度……

合同上找几个漏洞,快到期了就把合同扣下,想办法多榨些油再放走……

反正整个娱乐圈都认定了是灿星对钟杳有恩,只要不做得出格过火,即使钟杳有所察觉,也无能为力……

林竹眼底几乎腾起怒气,目光波及钟杳,却又堪堪停住念头,在心底默数:“一,二,三——”

三秒一过,他的身体一轻,那些驳杂的信息也随着沉淀下来,脑海重归清明。

钟杳现在的合同还在灿星。

还有一年的时间,钟杳现在还并不适合同灿星撕破脸。

对于任何一个艺人来说,和公司在合约期内产生纠纷,无论孰是孰非,都会对声誉和发展产生不小的影响。

林竹抬起头,眼底怒意已经敛净,高管却仍怔怔站在原地,看着他目露错愕。

林竹朝他咧嘴一笑,灵巧地左冲右突,轻松突破了摇摇欲坠的防线。

他习惯看人的眼睛,不只是因为眼睛是人类最诚实的部分,可以在无意中暴露许多隐藏的秘密,更是因为这些秘密在他面前几乎是完全透明的。

林竹能读心。

任何一个人,只要目光彼此接触,林竹就能完全共享对方三秒内的感受。

越是心虚的人越藏着心里的秘密,在被他读心时的不适感就越强。高管满心都是对钟杳的算计利用,被他读心时自然也反应越大。

林竹不在乎他,却不愿同他太过交恶殃及钟杳。好不容易绕过高管,快步过去:“钟老师——”

他心中藏着刚窥得的秘密,胸口满是怒气,却又不想叫钟杳被迁怒波及,甚至也并不想被钟杳知道。

一个人被别人算计已经是够难过的事了。

比这更难过的事,就是这个人在被算计的时候,心里却也同样清醒,知道是谁要算计、又要怎么算计他。

林竹不想让钟杳困于这些事情,却又必须要及时提醒他,心里难得地生出左右为难。

“没关系,我并不赶时间。”

钟杳提起唇角,目光落在林竹身上,好整以暇站定:“经纪人都能帮我什么?”

林竹目光一亮。

钟杳的语气几乎算得上温和,眼底的隐约笑意再度浮起来。

林竹喜欢看见他笑,心里慢慢安宁,也跟着弯弯翘起嘴角。

“您现在刚刚回归,还不太能适应圈子里的新局面,一个经纪人能帮您收集资源、审核剧本、洽谈薪酬和宣发,能让您在专心演戏之外,不需要操心太多琐事。”

早准备好的内容流畅地背完,林竹又瞄了一眼高管仍满是警惕不虞的眼神,打小抄似的补充:“还能保护您不被拉踩,不被借势,不被当陪衬利用……”

高管面色剧变,视线瞬间转过来。林竹却已没事人一样转开目光,仿佛不过是无心一说,依然诚挚地望着钟杳。

“如果不愿意配助理,经纪人也能照顾您的起居生活。能开车送您上下戏,能帮您应付狗仔记者,能给您作个伴。”

准备好的腹稿都已经用完,林竹信马由缰地自我发挥几句,又担心这些听起来太过寡淡。趁着高管不注意再瞄过去一眼,目光一亮一气呵成:“还能帮您整理合同,避免无意中违约导致的赔款延期,让您在灿星的最后一年顺顺利利地过去!”

高管:“……”

高管的头上隐隐开始冒烟。

钟杳没忍住,在冒烟的高管边上笑出了声。

之所以出言维护,不过是因为听到面前的青年也被带着的艺人反水,生出些莫名的感同身受,一瞬感念,才会执意听他把话说完。

局面发展到这个地步实属意外。

得知对方原来并不是抢他江山的小鲜肉时的一瞬遗憾早已消散,更多的好奇兴致冒出来。雨后青笋一样,一株接一株占山为王,把荒凉的冬色生机勃勃地顶翻了个跟头。

钟杳已经很久都没这么愉快过。

上一次在经纪人手上翻车,钟杳其实并不打算再把自己的命运交到任何人手里。

戏自己一样能接,没人照顾日子一样要过。三年的时间,打磨演技也打磨心志,他其实并不再信任任何一个靠近他的人,也并不会再把任何一个承诺当真。

只是如果有这样一个小家伙作伴……

日子大概会变得比原本有趣得多。

他少年成名,登过顶峰也跌过谷底。忙碌缤纷黯淡苍白,几乎什么样的待遇都经历过了,唯独没试过有趣的日子是什么样。

钟杳抬头,林竹依然殷殷望他,眼睛里的光芒像是压碎的小细糖粒,兴奋地打着滚儿,甜津津黏在他身上。

抖都抖不落。

钟杳也并不打算抖,挺拔的身形放松下来,一手插在口袋里,弯了弯身重新站直:“听起来无所不能。”

“您可以先试用我三个月。如果您能和我签约,分成走公司合同条款,我只要基础工资。”

林竹努力踮踮脚,眉眼明亮,透出某种几乎属于少年独有的,尤为认真又执着的纯稚意气:“三个月,您要是发展得不好,我就辞职。”

钟杳将视线落在他身上。

林竹开出的条件堪称优厚,也并不存在什么被套路的可能——被身边人往死里坑过一次也是有好处的。观众们都有记性,同样的炒作手段用过一次就不能再用,同样的抹黑造谣也一样。

有过第一次反转,往后再有类似事情发生,未必就会有多少人肯再信。

他只是习惯了不再在身边放人,却还算不上是被蛇咬后的十年怕井绳。

况且——对着这样一双眼睛,实在很难有人能舍得说出拒绝。

钟杳看着他,轻轻一笑。

“我还没正式认识过林先生。”

钟杳认了他是新的经纪人,有意用稍显成熟的称呼来叫他。果然见到那双眼睛心满意足地融融弯起,不着痕迹地淡去笑意,主动朝他伸出手:“能重新做个介绍吗?”

他虽然没再笑,神色却依然弥足温和,态度也认真而尊重。

林竹目光倏地亮起。

这是答应了!

林竹不是没办法读钟杳的心。只是每次这样四目相对,脑海中都会凌空飞跃自由体操,根本没给留下他读心的余地,只能患得患失地凭着只觉猜测。

“患得患失”,对他来说原本就已经是弥足珍贵的体验了。

在脑海中腾空转体了三十二周半,林竹压抑住了在钟杳面前做个扩胸运动的冲动,依然镇定沉稳,把可乐罐交到另一只手里,踌躇满志地握住他伸过来的手。

钟杳又不会吃了他。

只是当了太久的粉丝,见到真人之后一时激动难抑而已。当经纪人就要朝夕相处,很快就会习惯,到时候就不要紧了。

林竹不怂,大大方方抬头朝他笑:“钟老师好,我叫林竹,您可以叫我——”

钟杳认目色沉静。

锋锐得极具侵略性的五官并没有释放熟悉的压迫,更显得轩俊优雅,积淀下的成熟疏朗自内而外透出来。

林竹:“叫我……”

钟杳挑眉。

林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