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我当魔女那些年 > 028 孩子们的下落
 
  从库克口中得知两人手头上又宽松了些,顾安安听了也只是讶异了一下,接着露出稍微松了口气的模样。

  小孩没有自己预想中的高兴,库克感到有些微的失望,却也认为理所当然。

  库克抱着顾安安(某人腿短走不快)走在洒满夕阳余晖的老旧石板小路上,暖橘色的光线将少年的影子拉得极长。

  “安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吗?”

  顾安安晃悠着两条短腿,脸上细小的绒毛在暖阳下分毫毕现。

  “肉!我想吃肉!”

  她以前从来不馋肉,基本算得上素食主义者,但是自从来到了罗伊斯曼,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吃过一顿像样的主食了。

  实际上,她更想吃一顿白米饭,但是在这个以面包为主食的异世界,也不知道有没有水稻这种植物……

  “哈哈,那我们先去买一只烧鸡再回去。”

  “好~对了库克,你的武器怎么办?”

  没有武器的话,今后不管是做任务还是出去狩猎都是不可能的吧。

  想到库克那把万分宝贝的匕首,顾安安就觉得一阵内疚。

  库克不在意地笑笑:“匕首的话,明天跟卡斯珀队长去公会的路上顺便再买一把吧。”

  没有加护的匕首就只是一把锋利的刀具而已,库克刻意避开这点不提,可见他并不希望顾安安因为之前的事情心存愧疚。

  顾安安却不能假作不知:“库克有见过怎么给武器施加元素加护吗?”

  “这倒没有。不过不要紧的,安,卡斯珀队长说只要我们支付足够的酬金,就可以在公会委托中心发布任务,只是加持一个初级疾风加护而已,基本上所有的附魔师都能做到。”

  “附魔师?”

  “嗯,是法师里的一种特殊职业。”

  “他们也会术法?”

  “当然了,附魔师通常都是元素修为比较高的法师。”

  既能当法师,还能给人打装备,这职业是真的好。顾安安不禁发出这样的感叹。

  “斯内邬就没有专门给武器附魔的商店吗?”

  “有,但是那种地方要有贵族的介绍才能下单。”

  “这样啊…”

  看来不光是人命的贵贱,这里的阶级分化对市场消费也有着巨大的影响。

  她越发不喜欢罗伊斯曼这片大陆了,但这同时也激起了她的抗逆心理,越是被压印,她就越是想要破坏殆尽!

  【DS,有办法把元素加护术式刻印到实物上面吗?】

  {可操作性99.99%,但无法确认成品是否能具备加护效果。}

  明白了,也就是操作上没问题,但不确定刻印后是否有效。是和施法时一样的回答啊,缺乏发动原理吗…

  “库克,刚好咱们回去顺路路过铁匠铺,今天就买了呗~”

  “买什么?”

  “匕首啊~”

  如果DS能刻印成功的话,以后可以再多买点盾牌、盔甲那种东西,防御装也该准备起来了。

  “额…先不着急吧,一把匕首还是很贵的…”

  再说好好的武器店怎么就变成了铁匠铺,害他差点都没听懂。

  然而,抗不过顾安安一声叠一声的催促,库克最终还是花了10个银币从武器店里买了一把新的短匕。

  如此再扣除买烧鸡、酒、牛奶和面包花掉的3银币5铜币,转眼间,30枚银币就去掉了一半。真希望明天那个任务能顺利接到啊。

  回去的路上,两人再一次路过了原来的贫民窟,那里已经是一片焦土。

  顾安安像往常一样凝视着贫民窟的方向,期望能从中看到一两个熟悉的身影。

  “这里经常这样,被烧被杀都是寻常的事情,活在这里的人都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在这里死掉的不会怨恨,活下来的也不会感到伤悲。”

  无论在这里发生过怎样的破坏,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最终还是会回到这片“收容所”,所以这里才永远都是贫民窟。

  “安不要多想,每年都有人拿各种各样的借口在这里大肆破坏或者屠杀,所以,不要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好吗?”

  这里供人泄愤的场所,从很久以前开始。

  “…嗯。”

  但即使她只是神殿拿来清剿这里的一个借口,她却至少也应该对曾生活在这里的、与她相识的那一小部分人负起责任来。

  擦着贫民窟的边角而过,库克推开坐落在贫民窟附近的一座村庄的某户农家小院院门。

  谁能想到,战士营那三人守着罗德老头的破杂货铺等了一夜,实际上,人却就在离他们极近的一座村庄里。

  罗德的家里是不生火的,所以从来没有炊烟升起来过,这让每每期待着农耕家禽和灶台饭的顾安安,很是失落了一阵子。

  她想,如果她以后有一座小院子的话,一定要在房子里砌上一个大大的灶台和壁炉,屋前屋后种上油菜花和金银花,再在院子里养一群鸡。至于赶鸡的活,就交给噗噗吧。

  今天,三人的晚饭是烤面包、烧鸡和猪肉蘑菇汤,顾安安还有一杯睡前牛奶。

  依旧是没有蔬菜的一天呢…

  顾安安撕着鸡腿肉,一边遗憾没有绿叶菜佐餐,一边问道:“罗德老爷,今天有打听到那些孩子的消息吗?”

  罗老头在面包片上刷上一层黄油,沾着自己碗里的蘑菇汤吃。

  顾安安瞄了一眼,感觉胃里好像冒起了酸水泡泡。

  “就算打听到了,你能怎样?”

  闻言,顾安安咽下嘴里的鸡肉,神情严肃道:“所以已经有消息了,是吗?他们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罗老头抬了抬眼皮:“这事不用你操心。”

  罗老头以前为什么能打探到几乎整个东城区的小道消息,就是靠的贫民窟的流浪儿童和少年。

  那一夜,骑士团来势汹汹,而早接到手下报信的他,则远远地避回了自己的农家小院,也遣散了大部分孩子。但还是有一部分为他工作的流浪汉孩子,在这一场屠杀中丢了性命或者失踪。

  虽说他也可以直接舍弃了那些人,但是如果还有救的话,他也不介意帮他们一把。

  但……

  “那您会去帮他们的,对吗?”

  这小鬼头只有有求于人的时候,才会对他用敬称,罗德从鼻孔里哼出一声。

  “帮不了。”

  “为什么?!”

  罗德讥讽道:“他们被抓去了斗兽场做斗士,我能怎么办?”

  可笑!那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哪里称得上角斗士,不过是用来博贵族看客们一笑的猛兽的饵料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