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我当魔女那些年 > 021 濒死的两人
 
  昨晚才刚发生了一场大火,第二天一早就出现在贫民窟附近的话,是会被当成可疑分子,进而被守在那里善后的士兵二话不说就拿下的。

  因此,库克决定先带着顾安安去找唯一有可能对此事握有情报的罗老头。

  但很可惜,特意从平民区后方绕过去的库克,却没能看到熟悉的杂货小屋,立在那里的只是个被烧剩下来的半边残埂而已。

  更糟糕的是,两人皆没有想到,连这里都有人蹲守着。

  “什么人!不许动,放下武器,手举起来!”

  烧焦的半边屋子后面一下子窜出来三个身披金属铠甲的战士,三人迅速呈包夹之势将两人围在中间,速度极快,应当都是手持元素加护道具的人。

  因为惊吓,库克的手臂不自觉地勒紧了顾安安。

  【DS,为什么没有告诉我这里有其他能量体的反应?】

  {抱歉,此前未能扫描出有其他生物的能量反应。}

  顾安安惊愕:怎么会……那现在呢?能检测到他们的存在吗?

  {不能,仅观测到有三把剑产生了微弱的能量波动。}

  DS没有五感,仅能感知到能量本身。

  现在,明明三个人皆在眼前,DS却视而不见,也就是说这三人能够隐藏自己体内的能量反应。

  意识到这点,顾安安第一次感到了棘手。

  这些人不能拿库克原本的战士营以及那伙人贩子做参照,她甚至不敢唤出噗噗,如果拟态不起作用的话,她就是在自证“魔女”且自投罗网了!

  库克眼看着三人逼近,脑子疯狂运转起来。

  这三人都是战士营的高阶战士,要自报家门吗?

  不,不可以!先不说他已经不是一名战士了,若是因为自爆身份被人顺藤摸到安就是那个恶魔召唤仪式里唯一存活下来的孩子,恐怕他们立刻就会把安带走。

  库克没有听三人的命令举起双手,而是吓呆了一样木讷道:“我们是来这里找罗老头的。”

  一名剑士不满地皱起了眉头,见库克一身寒酸的旧衣打扮,眼里顿时流露出浓浓的鄙夷,直接一掌敲在库克的手臂上。

  库克原也只是一名初入战士营的低级士兵而已,根本不敌男人雄厚的击打,胳膊一抖,顾安安差点直接掉到了地上,幸好另一只胳膊最后关头把人托住了。

  顾安安顺势站到地上,两手簒紧库克的裤腿,人紧紧地缩在库克身边,无比胆怯地抬眼看着体格高大的剑士。

  那剑士起先还没注意到顾安安,此时一个照面把人看清了,神色陡然一厉。

  库克甚至没看到他出剑,就见那把剑已经深深地扎进了顾安安的半边肩膀。鲜血喷涌而出,片刻就染红了女孩半边衣襟,有几滴血点甚至溅到了库克的手背上。

  有好一会儿,两人都失去了反应,直到女孩惨无血色地歪倒在地上,库克才像痛失幼崽的母兽一样嘶吼着跪倒在地。两手按住还在汨汨涌出鲜血的洞口,却在触及到血的温度时,痉挛地按不下手。

  血怎么也止不住的样子,库克眼前一片血红。

  怎么可能止得住呢,这可是注入了风元素绞杀之力的一击,不仅仅是剑伤,如果扒开皮肉的话,会发现洞孔之处早已是一片肉糜!

  “哦呀,不是吗?明明是咖色头发、灰蓝色的眼睛,七八岁左右的贫民女孩,但……居然也不是吗?”

  剑士不满地嘀咕了一句,一甩剑尖上沾染的血滴,十分自然地插进剑鞘里,好像错杀了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一样。

  “你啊,也太冲动了吧。”

  “怎么?万一她要真的是,我若是出手慢了,你以为我们能在魔女手上讨得了便宜?!”

  剑士如此讥讽他的同伴。

  第三个人充当和事佬道:“一个贫民而已,死就死了,昨天大人不也下达命令了嘛,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只是已经杀了这么多了,也不见一个是魔女的,我现在倒是很怀疑,拐子皮特说的不是会假消息吧……”

  “呵,不管真假,既然神殿已经相信了,难不成你还怀疑神殿的决策不成?”

  “不不不,神殿的判断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嘴上这么说着,但其实三人都不怎么相信,惯来十分注重格调的魔女怎么会装扮成贫民女孩的样子?连人类种族自己都不屑的残次品,魔女会去假扮这种人?简直是引人发笑!

  “啊!!!!疾风加……”

  没等疯了一样的少年近身,剑士已经一脚将库克踹出去老远。

  那一脚用了十成的力量,若不是恰好踹在肚子上,库克怕就不只是吐出一滩清水了。巨大的冲力让肠子打结的少年在地上无力地翻滚了两圈,手上的匕首也脱力飞了出去。

  剑士闲庭散步一样一步一步朝爬不起身的少年走去,经过那柄花费了少年全部积蓄打造的匕首时,他缓慢地抬起靴子,然后极其利落地咔嚓一声,从中间把它拦腰踩断了。

  绞痛让库克冷汗直流,他愤恨到扭曲的脸,在男人恼怒的瞪视下,被狠狠地踩进了焦灰色的泥土里,鼻梁骨折断的声音清脆可闻。

  “垃圾!给我好好反省你那无礼的态度!今天本大人仁慈,饶你不死,就……唔,要你一只手臂,权当你给本大人赔罪了。怎么样,本大人可是很宽容的吧~”

  濒临失去意识的库克,在手骨被踩折的同时,发出了令人胆颤的悲鸣,而不远处如弃尸般被丢在地上的女孩却早已经给不出反应了。

  剑士扫了眼已经死掉的女孩,百无聊赖地招呼上其他两人:“走吧,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那狡猾的老头想必已经知道我们在蹲守他了,再待下去也没意义。”

  “咱们这就撤退了?”

  “不然呢?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蠢。”

  被骂的人小声嘁了一口,却不敢真的顶撞剑士,又可惜了一句:“好端端地把人家匕首踩坏了干嘛,拿来换点酒水钱也好呀。”

  那小声嘀咕的男人蹲在库克旁边,把人翻了个身,十分熟练地从不省人事的少年胸口摸出几枚银币和那张刚办下来没多久的冒险者个人卡片。

  “啊哈!还是个冒险者,今天的酒钱有着落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