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我当魔女那些年 > 017 眯眯眼都是怪物
 
  日落时分,向公会预约的采集队终于来了。

  但来人只有两名,一个是穿着轻便软甲、后背工具箱的魁梧中年男人;一个是穿着疑似制服装的年轻男子。

  库克不觉向两人身后探了一眼——没有其他人了么?心里不禁疑惑两个人要怎么带走八头钢猪,这么想的同时,脸上也露出了相似的表情。

  那中年男人沉默寡言,来了之后也只顾盯着地上的猎物观察,眉头紧蹙的样子。

  倒是青年男子和气得笑着说:“这是向日葵小队的卡斯珀队长吧,你好。请问杜拉克森林B-16区八头钢猪的鉴定及运送委托,是您发来的吗?”

  “正是在下,请问阁下是?”

  青年男子从制服胸口的口袋里拿出一枚长方形的卡片:“驻斯内邬冒险者公会附属交易所——C6采集队鉴定官,鄙人姓杜文特。”

  杜文特?确实人如其名,是个眯眯眼呢。

  眯眯眼的都是怪物,顾安安不禁这么想到,把藏在外套里的噗噗又往里压了压。噗噗马上就懂了主人的意思,越发把自己拉成一张饼,贴在顾安安的胸口。

  “C级?”伯尼惊呼出口。

  “伯尼!”卡斯珀侧头轻斥一声,转而欠身道,“十分抱歉。如您所见,我们是一支E级冒险队,很少有幸见到D以上的公会干部。不瞒您说,其实我也很诧异公会这次派遣的居然是C级的鉴定官,实在是深感荣幸!”

  冒险者公会,不光冒险者有着严格的等级划分,冒险者队伍、公会就职人员都有着相应的等级。

  据闻,斯内邬冒险者公会干部,除公会长及八名议员外,其余的最高级别也不过是B。

  谁让这里是偏远的人类城镇呢,驻扎在斯内邬冒险者公会里的像精灵啊、矮人啊这样的其他种族,几乎没有。而人类,是全种族公认的个体能力值最低的种族。

  所以,伯尼等人的惊讶也就不足为奇了。

  “卡斯珀队长无需自谦,您能以一己之力经营好整个团队,这点也是令我们感到钦佩的。关于派遣我来此的原因是,联络员反馈您狩猎的这一批钢猪表皮十分完好,最近交易所刚好接到了这方面的委托,恰逢我有空闲,因此就主动请缨了。”

  原来如此,得到了解答,卡斯珀稍稍放下心。

  这时,早就开始默默检查钢猪的中年男人愠怒道:“你们用毒了?”

  除了在耳廓、眼睛处检查到少量外伤外,其余表皮全部完好,这表示狩猎者用的甚至不是普通迷药,而是剧毒药物!能够瞬间让一头钢猪毙命的药量,如果毒素已经渗透到皮层的话,这批货物就没有任何价值了!

  不,从接到联络到到达这里,已经过了3个时辰,看来不光是让他们白跑了一趟,还白高兴了一场!

  中年男人脸色黑沉得不像话,杜文特的笑容看上去也冷了几度的样子。

  “不不不,我们绝对没有用毒药,幻情花粉倒是用了一些。像我们这样的E级冒险队,哪里有资金置办价格昂贵的毒药呢?请二位放心。”

  卡斯珀急忙解释着。

  顾安安连忙拉了下库克,示意他蹲下身听她说话。

  “不可能!没有伤口,你们是怎么做到让钢猪瞬间毙命的?”

  “这是因为、”

  “对不起!这个我们不方便告知,还请两位大人谅解!”

  鼻子上一排小雀斑的库克急忙拦下卡斯珀的回答,安说她不想暴露噗噗的存在,那一定是因为眼前的两个男人中,有一个的修为已经对她产生了威胁!

  因为抢话的行为过于失礼,库克鞠躬致歉:“十分抱歉,因为是赖以生存的技能,还请允许我们保密。至于这位大人说的致死原因,可以请大人检查下钢猪的头颅吗?我想只要看了就能明白死亡的原因了。”

  只是听一下,中年男人就隐约明白了,应该是与兽核有关。但是活体取兽核?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以致于他刚才根本就没往这方面想!

  男人没有计较少年的失礼,而杜文特则仍保持着礼貌的浅笑,退后少许,腾出足够的地方供男人解剖。

  一心想证实猜测的男人实际上是个十足的工作狂,问也不问一声,就掏出了尖刀等工具,十分熟练地刺进了钢猪的脖颈皮肤。

  开颅的过程异样血腥,衬着男人严肃漠然的脸,顾安安胃里一阵阵抽的厉害,别说是杀猪了,杀鸡她都没见过几次,这场面着实把她刺激坏了。

  顾安安一点点细微的变化,库克都能察觉到,这次也是毫不犹豫就抱起了孩子,大踏步远离了解剖现场。

  杜文特看向远处,女孩儿幼鸟一样把头埋进少年的胸口,少年一手托着她的腿弯,一手拍着她的后背。

  “卡斯珀队长,你们狩猎还带孩子吗?”

  因为库克刚才不管不顾打断了他的话头,卡斯珀瞬间也领会了少年的心思。换位思考,就他来说,如果自己的史莱姆伙伴有如此异常的实力,他也不想暴露出来。

  因为自己本身没有强横的实力,根本没办法保住这样特别的宠物。更重要的是,能够驯化出这种宠物的妹妹,一旦暴露出来,他真的能护得住吗?

  想到这里,就连卡斯珀也惊出一身冷汗。

  已经认可了库克的卡斯珀,避重就轻道:“啊,是啊。临时决定出来做任务,那时候已经带着了,索性就带过来了。”

  虽然确实回答了杜文特的问题,但实际等于什么也没说。而且也顺着杜文特的意思,把库克当作了狩猎队的一员来回答,但实际自己却并没有表露过库克是小队成员。

  这样即便以后暴露出来,那边通过向日葵小队来追查库克,也什么都不可能查到。但这也是基于杜文特自己的猜测导致的,他们可没有谎骗什么。

  对于突然升起了警惕心的卡斯珀,杜文特只以为是为了保守队员狩猎的秘密,而突然改变了态度,并没有多想。

  毕竟只是个E级狩猎队,再多的秘密对于高级别的人来说,都是毫无意义的。

  这就是这个时代,根植于所有种族本性里的傲慢吧——上位者对下位者的傲慢。

  那边的解剖告一段落,因为只需要检查钢猪的头颅,对于C级队伍的采集官来说,这实在算不上什么有难度的工作。

  “非常干净利落地取出了兽核啊!考虑到颅内脑质的闭合情况和触感,应该是活体取核无疑了!”

  中年男人惊叹着手中的“杰作”,这简直是艺术品一样的解剖啊!不多一分,不少一分!太细致太完美太干脆了!

  “请问这种取核手法,是哪位大人的杰作?我能有幸请教一二吗?!”

  男人染血的皮手套举着剔骨刀,两眼闪着骇人的青光,直直看向卡斯珀。

  可怜的卡斯珀情不自禁退了半步:“不、不方便透露,大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