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我当魔女那些年 > 004 魔女
 
  活祭品被带回来的第十三天,从未吐露半个字的女童不堪拷问,终于倒在了冰冷肮脏粘湿的大牢地面上。

  她破碎污臭的衣服早已在虐打中变成了布条碎片,她原本洁白柔软的皮肤现在青紫流脓溃烂,她小鹿一般怯懦的眼睛失去了光泽。

  她,奄奄一息。

  库克不自禁捏紧了拳头,对站在地牢前像个暴躁的火狮一样拿着银鞭踱步的亚当说道。

  “亚当前辈,她已经快死了,她肯定是个哑巴,算了吧。骑士长大人也没有要怪罪我们的意思,而且看这个样子,她就算真的能说话也已经傻了,与其死在我们战营里,不如让我把她扔出去吧。”

  “怎么?你要教我做事?”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与其让她浪费您的时间,不如扔了算了,省得明天还要给她收尸。”

  亚当眯起眼睛,那狭窄的目光透过他深陷的眼眶打量着瘦削的少年。

  “我真是奇了怪了,说服队长带回这个奴隶种的人是你,现在要我放了这个奴隶种的也是你!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还是——你其实也是恶魔的走狗!”

  面对着亚当的库克,表情有一瞬间的扭曲,然而很快他就压制了下来,但这当然没能逃过亚当的眼睛。

  “怎么?被我说中了,你个弱鸡!”

  一边说着,亚当一边举起拳头砸向库克的脸。

  原本这一拳库克是能躲过去的,但是他却硬生生受了下来,且为了能够让对方正中他的鼻梁,不惜正了下自己的脸。

  因为——

  “亚当!你在做什么?!”

  中年剑士队长大踏步走进来,原本他是要来提押一个盗贼审讯的,不想却看到了队员内讧的一幕。

  背对着走道的亚当看不到,但库克可没错过那熟悉的人影。

  然而亚当也不蠢,反应过来的他,手指用力指着做出一脸不可置信表情的库克。

  咬牙切齿道:“你!好!你很好!”

  “亚当!放下你的手!”

  亚当唾了一口吐沫,多日来审讯无果的怒火和被摆了一道的羞愤一齐涌上心头。

  “你个狗杂种!我想起来了,你也是个奴隶种养大的贱骨头!怪不得呢,每次我一审问这个小鬼,你就要跟来。原来如此!同为奴隶的你,一定很同情她吧,哪怕她是恶魔的奴仆也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

  “够了亚当!”

  中年剑士驾开骑在少年身上痛殴的男人,把人用力扔到一边。

  “库克是我们的战士,无论如何,我也不允许你如此侮辱你的战友!亚当,惩罚你即刻回家写份检讨!若我没有看到检讨书,你就别回来工作了!”

  一顿打换来一份检讨书,用胳膊挡住脸的库克无声地笑了。

  “好了,库克你也快起来,我给你打个条子,你去药师那里拿点药给自己抹抹。”

  库克眼眶红红地坐起来,垂眸看着自己的靴子,深吸了口气道:“我没事,不用队长破费了,亚当大哥没用多大力,过不几天就好了。”

  剑士蹙了眉头,这是记恨上了?

  正待再劝,却看到少年篡在身侧的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握。遂放下了心,年轻人还是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啊。

  不过也无所谓了,只要不是故意给他上眼药就行。

  一个奴隶养大的孩子能被选进他们战士营,已经是神殿赐福了。想必他自己也清楚这点,即使心里有气也只能受着。

  剑士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就算不需要药水,那也得回去修养一下,去吧。”

  库克胡乱地点了点头,眼神却不时瞄向牢里的孩子。

  “哦,那个啊,看样子是快死了吧,那就劳烦你把那东西再扔出去吧。”

  这才是库克挨这顿打换来的真正的“报酬”。

  少年抱起濒死的孩子,一步一步走出暗无天日的地牢。

  临出去的时候,恍惚间,库克觉得牢口就像是魔物大张的嘴巴,而里面的人,早已经腐臭不堪。

  他抱着孩子,满目茫然,也不知道该去往哪里。

  原本他是准备等这孩子咽气了,就找个土包把她埋了,也免受死后还要被焚烧的痛苦。兴许魂灵还能转世,不管是做虫也好做兽也好,总归不会就这么消散了。

  但是现在,连他自己都觉得活着是这么痛苦的一件事,又何必再期盼来生?

  “呐,你自己选择,是想找个有花有草的地方看风景,还是再也不想回到这世上来了?”

  少年低头看着紧闭着眼的肮脏的孩子,眼神空荡荡的。

  一言不发的孩子却真的睁开了眼睛,她像是听懂了又好像根本没在听。阳光照射下,她的眼睛渐渐恢复了神采,那里面第一次清晰地倒映出了一个人的身影。

  库克看到她张开了十三天以来从未张开过的皲裂的嘴唇:“kuke?”

  那疑惑的试探的声音,那静谧如湖水的眼睛,那不标准的但是无疑是他的名字的话语!

  少年突然间泪如雨下,他紧紧地抱着奄奄一息的孩子,站在陌生的人来人往的街头,嚎啕大哭。

  原来错的不是他!错的不是他!错的并不是他!

  顾安安被勒得抽了口气,她没搞懂她就喊了下疑似是他名字的单词,这人怎么就一下子嚎丧一样哭了起来。

  但是也多亏了他,DS才不用再耗费能量帮她重新寻找一副身体了。

  女童吃力地举起流脓发溃的手臂,羽毛一样落在少年肩头,好似在轻拍。

  感谢你的善良吧,它救了你一命。

  “计划提前,DS开启扫描,确认爆破点装置。”

  {是。已确认代表目标人物的能量反应源与爆破装置位置重叠,此外,周边可能波及的其他个体能量源约为13个。}

  得到了答案,女孩毫不迟疑:“启动。”

  {是!伪装解除!}

  如果人命在这里什么也代表不了的话,如果连孩子也不能享有合法的保护的话,那么,多余的怜悯简直就是对她智商的侮辱!

  圣水、空气中游离的四种互斥能量形态;用“伪装”包裹的属于这具身体的不知名X能量,并将其安置在那根抽打过她的银鞭之上,用来做“引绳”。

  不惜耗费DS三成能源布下这个陷阱的原因是:以牙还牙。

  “啊!!!战士营那边爆炸了,魔物入侵了啊!”

  “快跑啊!魔物攻城了!”

  “去神殿!找神官大人!”

  “保护我!你们这群废物奴隶,别给我乱跑!”

  ……

  一瞬间就“兵荒马乱”、人人自危的街道宛如这荒诞世界的小小缩影,可笑的、可耻的、自以为是的!实则充斥着无数精心编造的谎言和虚伪的生物!

  少年抱着女孩的手臂微微颤抖,他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小心翼翼地祈问着。

  “您是魔女大人吗?您一定是魔女大人吧,是为了毁灭这个城镇而来的魔女阁下!”

  顾安安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是却看懂了那双满含期意的绝望的眼睛。

  她想,若是此刻她不做出什么回应的话,这个人恐怕会坏掉吧?

  于是。

  “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