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最终成为了剑仙的男人 > 第二十三章:以梅化骨 执发为剑
 
  黑夜中,一场顶级捕猎者间的较量才刚刚拉开序幕。

  紫曜王国第五王女墨瑶觉醒妖玉,透支力量。以一抵二,不落下风。

  ...

  墨瑶誓要将粉红竖瞳中两道极恶身影斩尽杀绝的决意遍染大地。

  她雪白的脖颈微微起伏着,不断吞咽着口水。

  那紧缩的竖瞳令两位大妖都有些忌惮。

  而墨瑶正在逐渐丧失理智,强烈的食欲掩盖了本该对衍象境大妖产生的本能恐惧,似乎两位衍象境大妖的血肉才能释放她的饥渴。

  ...

  自诸神开天辟地以来,妖就是世间食物链中顶尖的存在。

  直到有一天,出现了第一个吞服完整妖玉的人,下场可想而不知。

  那人落得了个爆体而亡的凄惨结局。

  可是那些没有天赋又迫切渴望力量的人怎会善罢甘休。

  于是,出现了第二个吞服妖玉的人...

  第三个吞服妖玉的人...

  终于,他们开辟出了一条以生命为赌注的捷径。

  他们获得了妖的强韧肌体,提升了气血的恢复速度,只要以大妖血肉为食便能加快进境速度。

  以破坏诸神所恒定的世间法则为前提。

  具备了世间食物链之上最巅峰的力量。

  噬妖之徒。

  堕妖之流。

  妖修。

  这些都是人们冠予他们的恶名...

  ...

  墨瑶于十六岁的雪夜改写了自己的命运。

  以手中利剑获得了寒梅大妖的认可。

  那寒梅大妖在气绝前把自己唯一的一枚妖玉挖了出来。

  那枚血淋淋的妖玉没有害了墨瑶的命,反而要了无数惚恍境大妖的性命。

  墨瑶屡次越境击杀祸害人间的妖邪,铸就了属于王国女武神的不朽传奇。

  然而每次在觉醒妖力之后,墨瑶也焦虑万分。

  她不敢想象在将来的某一天,妖力夺取身体之后,会是怎么样的惨状。

  那些名誉会被自己毁灭...

  她将以深爱着的子民为食...

  传奇将化为噩梦...

  ...

  快些!

  再快些!

  赶在妖力夺取身体之前!击杀妖邪!

  墨瑶动了!

  紫曜王国镇国身法“燕步”在妖力觉醒下,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墨瑶宛如一只暴怒的母豹窜出。

  细剑仿佛一道刺眼的光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闪烁。

  “逐月式”直指赵毅秦烈脖颈。

  ...

  没有听到头颅的落地声。

  “叮当。”一声清脆声响起,这是金属与石头碰撞的声响,剑如脱线的珠子一般散落。

  “呜。”墨瑶鼻音微响,大口大口的呕着乌紫色的稠血。

  她抬起头,两颗完好无损的头颅仍然有说有笑,超出了她的预料。

  大意了?怎么会...墨瑶能感受到生命力的快速消逝。

  墨瑶还是没能斩出这最后一剑。

  弓着身子挣扎在血泊之中。

  力量蓦然枯竭。

  五根修长的手指轻触脸颊,落入手中的是自己的乌紫血肉。

  皮肤如脱落的枯叶,一片一片落在潮湿的土中。

  脑中嗡嗡作响,搅动着五脏六腑。

  究竟...我究竟与这些妖邪差在哪里...

  那粉色的瞳依然紧缩,墨瑶清楚如果这瞳一旦扩散开来,离死也就不远了。

  “衍象末境之毒果然厉害!”秦烈对着赵毅一顿吹捧。

  “过奖了,全靠衍象中境的秦兄全力施展战技拖住这女剑修,我才有机会施展“彼岸黄尘”。”赵毅不知是褒是贬。

  秦烈一只大手提起了墨瑶的头发,在地面上拖行着。

  “兄弟,那我就不客气了,先饱口福,这惚恍境女人的身体可是好东西。”秦烈张开了血盆大口。

  一阵刺鼻的血腥味让秦烈胃中翻搅。

  噬妖者的血肉可没那般美味。

  “晦气!这女人竟是噬妖者!”秦烈抱怨。

  “哦?我说这女人怎么如此之强,原来是堕妖之流。”赵毅轻摇执扇,一脸扫兴。

  一条吐着芯子的蓝色巨蟒悄然至此。

  它盘在了墨瑶的身上,那紧紧勒着的蛇身中只能看到墨瑶垂下的脑袋。

  “咔咔咔”墨瑶浑身的骨骼响起,在这令人窒息的缠力中化为了骨渣。

  “太过毒辣了吧?蓝蟒。我还想把这女人炼成剑傀的。”赵毅不满。

  “斩草要除根!别在这女人身上浪费时间。”

  “别忘了我们来白垩山的目的!”蓝蟒口吐人言,松开了身子。

  墨瑶好似一根落下的枯枝,倒在了血泊中。

  ...

  放大的乌黑瞳孔看不到任何痛苦,仿佛只有解脱。

  “似乎有一丝遗憾...”墨瑶在心中轻笑,艰难的抬起头,视野中的那柄细剑还有哭喊的儿童以及酣睡的少年正在模糊。

  ...

  冥冥中,一个看不清脸庞的人在漆黑中铺开了画卷,一页又一页的翻着。

  如同一位传业授课的老师。

  齐耳短发的少女津津有味的品味画卷中的风景。

  满脸泪水的墨瑶狠狠拍打着阻挡着她的透明棱镜,似乎想要叫醒那被棱镜之内阻隔的“自己”。

  墨瑶心知肚明,告死的“回马灯”即将到来,迎接自己的将是死亡...

  ...

  暖阳下。

  园中活泼的少女一下又一下的挥动着树枝。

  这乱七八糟的单纯挥动,绝对称不上什么剑技。

  舐犊情深,娇艳的美艳女人眼中柔情似水,默默的注视着女儿。

  “母妃!您什么时候在的!”少女扑向了女人的怀中,滴溜溜的大眼睛转动着,温情脉脉。

  “傻丫头,跟个假小子似的。母妃坐在这里半天了,你都没发现。”女人把少女紧紧搂在怀中,满脸慈爱。

  “对了母妃!您快看我这一剑如何!?”活泼的少女从女人怀中挣脱,有模有样得挥动着手中的“剑”。

  “噗。哈哈哈。”美艳女人发出了一阵悦耳,她忍不住捧腹大笑。

  “母妃!您怎么可以取笑我!”少女撅起的嘴唇表达着她的不满。

  “对不起。瑶儿。”

  “母妃不该笑你,母妃的过错。”

  “要怪就怪你这“剑”太可爱了,跟你一样可爱。”女人收起了笑,安慰着少女。

  “嗖”又一剑挥出,在空中划了个满圆,少女单膝跪地,“剑”高举于头顶。

  美艳女人嫣然含笑,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母妃!有没有感受到我这剑中的惚恍剑意?”少女美目闪烁,满脸的期待。

  “没有喔,这一剑可伤不到母妃。”美艳女人调笑道。

  “母妃欺负人!我不管!我们再来一遍!”

  “我再挥出一剑,母妃你就发出“呃啊”的一声倒下,母妃是被我这惚恍剑意击倒的喔~”少女再度撅起了嘴唇,耍起了孩子对母亲的“无赖”。

  “好好好,听瑶儿的。我们再来一遍~”王妃笑道。

  “嗖”的一声响起,美艳女人“呃啊”的娇声喘起,应声倒地。

  少女紧握树枝,咧开了小嘴。

  “最喜欢母妃了!母妃是全天下最好的母妃!”少女忍不住钻进了女人的怀中,感受着温暖。

  “不过,母妃。我真的可以找到自己的“剑”吗?”少女愀然不乐,似乎在期待着母亲的鼓励。

  “万人心中万把剑。”

  “瑶儿,只要倾尽全力,你有资格朝着邪恶挥出属于你得这世间最弱一剑。”女人收起笑声,侃然正色,玉手爱抚着少女的小脑袋。

  “母妃!”少女的眼中亮起了星。

  ...

  ...

  那看不清面容的无面人像转动的齿轮一样,不曾停下手中不断翻开的画卷。

  坐在它对面的少女眼中噙满了泪。

  ...

  噩梦还是来了。

  寝宫中充满了侍女绝望的哭喊。

  烛台倾倒,一束又一束血花落在紫曜石地板上。

  乱成一团。

  女人冲进屋内,美目紧锁。她捂住了少女的嘴,把少女推进了床下。

  “瑶儿!听母妃的话!等下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准发出声音!”

  “怎么了母妃,慌慌张张的。”少女还没睡醒,疑惑得揉着眼睛。

  “听母妃的!算母妃求你的!你这次若是不听的话,母妃就不认你这个孩子了。”女人痛在心里。

  “怎么了母妃?我是不是哪里惹母妃生气了?”少女有些害怕,母妃从没向她发过脾气。

  “对不起瑶儿,母妃不该凶瑶儿,瑶儿永远是母妃的好孩子,母妃永远爱瑶儿。”女人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悲伤,泪如雨下。

  女人将怀中少女推进床底,毅然转身。

  慢慢的...

  哭喊声停止了。

  女人倒下,那微微扬起的嘴角出现了一道血线。

  四目相对。

  少女捂着嘴巴,鼻涕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少女看清了女人微动的嘴唇,最终没能听到那一声“瑶儿”。

  “吴绝彦!动作快点!好了没!”蒙面的男子催促道。

  “目标已经斩杀,还请队长帮我在墨逢殿下面前多美言几句。”嘶哑的声音回应着。

  许久之后,嘈杂停下。

  少女搂着母亲的已经不再温热的尸体,失去了声音与眼泪。

  只剩下无尽的绝望。

  ...

  “恶鬼”就不要哭了,正是因为不想再哭泣才会变成“恶鬼”的不是吗?

  人在哭干眼泪后,变成了“恶鬼”,变成了“怪物”,就这样一直到死...

  那堵光滑的棱镜被墨瑶击了粉碎。

  ...

  秦烈扑向了洞中,沉醉在他渴望已久血肉中。

  “墨瑶殿下!救救我吧!”

  “墨瑶殿下不会败的!”

  是孩子的哭喊。

  墨瑶,仿佛被线提着的木偶一般站了起了。

  华丽的梅之花海浇灌着每一道随时都可能崩散的窍穴。

  柔若无骨的身躯,又有了支撑,剥落的皮肤也开始再生。

  眼中竖瞳紧缩。

  细剑随心而动,追风蹑景,直贯向秦烈。

  现在的“墨瑶”不知还是不是墨瑶,但她守护子民的意志仍然没有消散。

  细剑飞出,墨瑶徒手。

  头颅抬起,死盯着赵毅、蓝蟒,对面的两位大妖在这一瞬甚至分不清究竟谁才是人,谁才是妖。

  墨瑶手呈剑指状剪下一缕乌发握于手中。

  两位衍象境大妖在竖瞳中看到了“死神”一般,心惊肉跳。

  万籁惧寂,一声鸟鸣,划破了这寂静。

  破晓的风撕开了黎明。

  ...

  “寒梅”啊,盈贯吧。

  以梅化骨,执发为剑。

  剑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