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最终成为了剑仙的男人 > 第二十二章:天骄之姿
 
  有的人每天都在品尝着绝望和希望交错的味道。

  宛若咀嚼着包裹着甜蜜丹衣的苦涩丹药。

  不断得在不幸中尝试留住那一瞬短暂的美好。

  ...

  而有的生命则璀璨夺目,永远熠熠生辉。

  他们自出生起就生活在矗立于万族之上的上古宗门中,享受着凡夫俗子羡慕的目光。

  如果把这上古豪族比喻成一朵远离世俗尘埃永不凋零的冰莲。

  那他们就如这冰莲中的莲蕊,永远淡雅而又高贵。

  流淌在世间的气运温泉最先浇灌的往往是这些上苍宠儿。

  ...

  浩瀚的星河中,一把逍遥隐逸的古琴幻化为一艘巨大的仙舟,以一息百里的速度闪烁着。

  “古盛兄!古盛兄!”清脆的半熟男声响起,凉爽的夜风拂动着年青男人的披头散发还有他宽松的深紫色昂贵丝袍。

  他宽大的衣袖中还藏着个令人神往的娇小身躯,那娇小好似一个认生的孩子。

  “可还顺利?”宽袍男人口中的“古盛兄”开了口,只是这被叫做“古盛兄”的男人漂亮的有些不像话,难辨雌雄。

  谁曾想到他就是被各族天骄所忌惮的刃宗新晋的百年十杰之一。

  “顺利!”明溪满脸爱意拥着蒙着脸的娇小身躯,那娇小身躯环着俊俏男人的腰,狠狠在腰间拧了一把。

  “堂堂真语寺的贤人亲传首徒,居然又把九尾皇朝的小公主拐走了。”

  “明溪,不是我说你,这是第几次了?真不怕贤人罚你个百年足禁?”古盛无奈的笑着。

  “我与萧瑾情投意合!我俩早已私定了终身!岂容他们那帮老东西反对!”这明溪一副泼皮的二世祖模样,不过他有骄纵的资本,谁叫这年青人乃是上古盛门真语寺贤人的亲传大弟子。

  那袖中少女终究还是忍不住探出了脑袋,朝着古盛轻轻施了个东方淑女礼。

  “小女子萧瑾见过古盛仙君。”可爱的少女就算这般稚嫩也掩盖不住她们那一脉与生俱来的妖娆。

  “那在下该如何回敬我们这尊贵的小公主呢?我们之间不用来凡俗那一套,反而会疏远了老相识。”古盛调侃着少女,看着护短的明溪一脸窘相,不由浑身自在。

  “古盛兄,以后我怕是要换称呼了罢?我也得称您一声古仙君?”

  “破境为长生,新晋为刃宗的百年十杰,也不知照我们一声。”

  “古盛,你不是担心我与瑾儿备不起贺礼吧?”宽袍男子梳理着一头蓬松的乱发埋怨道。

  “就是!就是!古盛大哥令我们好心寒!”少女娇嗔道。

  两位气质出尘的俊男靓女一唱一和,弄的古盛不知如何是好。

  “少来了,明溪。”

  “你都踏入长生境多少年了。”

  “我确实在年关踏入了长生境,新晋为宗中的百年十杰。被迫被师尊赶出了宗门,担负起游历天下的炼刃之途。”

  “本想晚些再告诉你们,给你们个惊喜的,没曾想你们居然都知道了。”古盛有些不好意思。

  ...

  “少自作聪明了~你们刃宗在天阶宗门中最为高调,宗中子弟每逢喜事恨不得天下皆知。”

  “你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事实早已人尽皆知。”

  明溪搂着少女的娇躯轻轻摇摆着身躯,少女的脸在明溪柔软的腰间轻轻蹭着。

  这少女獠牙忽生,古盛大片的血泉涌出,浸透了他的衣袍。

  “啧啧啧,你们真语寺的第一位贤人,以身饲妖,感化了那位邪帝。换来了世间人与妖百年的和平共处。”

  “莫非你也想效仿你们那位老祖,以身证道?”古盛不知是羡慕还是忧虑。

  ...

  “我可没那位贤人这么伟大,我只知道瑾儿嘴馋,我便为她献上血肉。”

  一男一女,郎情妾意,你侬我侬。

  ...

  “你别告诉我,你踏入长生境是为了这个。”古盛说道。

  ...

  “生而为人想做仙,生在地上要上天。”

  “何为仙?介于神与凡俗之间。”

  “不染凡尘,也难入神庭。这即是仙。”

  “长生一境可谓仙,只是这仙途孤独寂寞。唯有与萧瑾为伴,才肯久远。不然我宁愿永眠。”

  “何为长生境,元神不消,可无限次的滴血重生。”

  “不能如半神般元神脱离原躯,我们这长生境元神还是逃不开那滴血,只能忍受着漫长的生。”

  “不死也不灭。”

  “上古妖族为何能存活至今,不是因为他们强大,而是他们学会了躲避大因果。”

  “人虽然弱小,但这一族才是真正的气运宠儿。”

  “想要走得更远,就不可轻易伤及人族性命。”

  “以人族性命为食,虽是捷径,但却难以长远。”

  “不瞒你说,我千辛万苦踏入长生境,只是为了能让萧瑾以我仙躯为食。”

  “古盛兄,不会觉得我没出息吧?”明溪侃侃而谈,仙躯被蚕食也没在他脸上看到任何痛苦之色。

  “各有各的路,我只能说好自为之。”古盛道。

  “只是贤人即将长眠,你为贤人首徒,未来你真不打算继承这贤人之位?”

  “可别为了儿女私情误了正路。”古盛好意提醒道。

  “我可没古盛兄那般大志向,贤人之位?师父他老人家的身子骨还健朗着呢,再说我那群师弟师妹可没比我差到哪去。未来还是托付于年青人罢。”明溪故作沧桑。

  “母皇曾言这一带鸟不拉屎的地方有神迹现世。两位隐世天骄真不打算蹚一蹚这俗世浑水?”

  萧瑾娇唇微抿,回味着仙血的滋味,意犹未尽。

  身着昂贵丝袍的懒散男子吐息间重塑仙躯。

  他把目光洒向了后方一群侍奉在周围的仙侍,轻轻的摆了摆手。

  这群毕恭毕敬的仙侍立即有了举动。

  纷纷衍象出几道七彩霞光驱动古木飞琴,这艘由古琴幻化成的仙舟于云雾中朝着地面俯冲。

  “哎~这小瑾早晚得被你惯坏。”古盛再度陷入无奈。

  “哟~古仙君可不能这么想,小弟是念及古盛仙君刚入仙途,想为仙君寻上几位试剑之徒。”明溪轻语。

  “这么说,我是要感谢明溪仙君了?不过我这剑可不像真语寺那般慈悲为怀,明溪仙君这算不算借剑杀人?”古盛不甘示弱。

  “哎!古盛!我警告你!你若当我面杀生你看我跟不跟你拼命!这也是算是一道因果!会降下大灾的!万不可误了小弟所行的真语寺慈悲之道!”明溪惊慌失措。

  “古盛仙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与我夫君一般见识~”萧瑾轻轻摇曳着古盛的剑袍,撒起了娇。

  “哈哈哈~这小丫头,还没成亲就这么向着你家那位。”古盛轻轻弹了下萧瑾饱满的额头,不曾用力,可没人忍心伤害这位已初显娇媚的可爱小公主。

  “这道惚恍剑意怎有妖力缠绕?如此诡异?”明溪于仙舟之上由下俯瞰。

  “惚恍?你是说!?”古盛浮于头顶那柄通身璀璨碎钻的巨剑开始微微颤动。

  “嗯。疑似低境堕妖之流,我真语寺百世逐杀的邪恶存在。”明溪牙关紧绷。

  “噬人吞妖,逆天而行。有没有可能是“混沌”的人?”古盛紧张。

  “暂无可能。就她一人,而且只是惚恍境。”明溪暗中观察。

  “现在动手?”古盛说道。

  “古盛仙君不可!那姐姐正以惚恍力敌两位衍象,似乎在保护她周围的人族孩子。善恶难辨!”萧瑾道。

  “两位?不止两位吧?公主殿下疏忽了修炼哟。”明溪眸中温情渐起。

  “哼!本公主确实是懒散了些~不过踏入长生也是迟早的事。”

  “我收回刚才的话~不是两位衍象。我确实疏漏了那鬼鬼祟祟的第三只...”萧瑾撅起了小嘴。

  “那妖修危险了...”古盛低语。

  明溪道:“死了正好,免得脏了我的手。”

  古盛:“明溪,你有没有闻到...千里之外的云雾中还有那山中藏着两道股鱼腥味儿?云中的那道还有些熟悉。”

  ...

  ...

  暗夜中,白垩山狼烟刺鼻,万兽逃窜。

  一道迅猛身影以一息百丈之速飞驰。

  经过废寝忘食的修炼,终于《第六套全国广播体操》的加持下,令原本已淬炼至极致的肉身再度出现了质的飞跃。

  鲤跃龙门可化蛟。

  那蛟呢?蛟何时能成就真龙?

  常伴至尊侧,岂无真龙威?

  ...

  这些上古遗族天骄的气运总是如此耐人寻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