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最终成为了剑仙的男人 > 第十二章:药液、丹药、铠爪。
 
  几天过去。

  路通再次一头扎入洞府中就再也没出去过,洞府中倒也有动静。

  偶尔冒出滚滚的黑烟,又或者发出爆炸声。

  黑蛟王早已见怪不怪,他也不敢惊扰,每次只把装着新鲜食物的餐盒放在路通洞府前,但看样子是丝毫未动。

  洞府中,路通晃动着一瓶“猛毒药剂”,另一只手捏着一粒“损血丹”,有些为难。

  强大的力量给路通带来的是无尽的空虚感,斗志也在不断丧失。甚至连品尝美食都成为了一种奢侈。势均力敌的对决也更不可能出现,这严重影响到了路通的生活体验感。

  这几天路通一直在寻找压制自身力量的途径,终于在今天有了眉目。

  “猛毒药剂”与“损血丹”服用之后并无任何益处,反而自身属性会大幅度下降。

  前世游戏世界中的炼丹士很少有人炼制这些药剂,这些丹药是有价无市的鸡肋存在。

  也就“师父”在与“徒弟”练招时,为了压制自身属性,才会服用。

  “猛毒药剂”能够使自身力量属性大幅度下降,而“损血丹”则是能够降低自身敏捷属性。这两样都不会对其他属性造成影响。

  经过测试,在这个世界中,每服用一口就可以维持三天。

  路通看着自己999+的“猛毒药剂”“损血丹”储备量,有些欣慰。全力以赴“暴打”青龙的那一天好像就要到来。

  检查过自己的“炼丹精通”满级之后,路通放下心来,前世这些副职业精通也是完美继承。

  路通闭上眼睛,神念一动,周身出现了神秘的符文。

  他把“损血丹”放进了“猛毒药剂”中又添加了一些原料,一阵摇晃,直至瓶口冒出一缕白烟才停下。

  路通把鼻子放在瓶口小心的嗅着,确定毒不死人。

  一仰头,“咕噜”一声喝了一口。

  身体很快出现了变化。

  迅速膨胀的肌肉撕裂了他的围裙,肤色也在急剧变化,转为了赤红色。

  路通摘下面具,开始打量着身体的变化。

  白色的发丝飘舞在虚空之中,似乎又增长了几分。

  那竖瞳收缩着,最后只留下眼白。

  赤红色的肌肤上布满了不规则的脉络。

  身体也开始拔高,由五尺变为了八尺。

  随着手掌的伸握,周遭的石子、灰尘也被这雄浑的神力波动浮于空中。

  宛如下凡恶神...

  那令人胆颤的凶嗔之息令洞府外伸着个脑袋偷窥的青龙都咽下一口唾沫。

  波动消失...

  身形缩小,发色也由无暇的白化为了如墨的黑,打量着自己瘦弱的手臂,路通这才喘了口气。

  点开自己的属性面板,力量、敏捷、耐力这三项数值几乎都稳定了在十级左右的属性。

  望着洞口,路通开始“摩拳擦掌”。

  “青龙,看够了没有?”

  青龙这才反应过来,身形一转,化为龙形。

  “主上,你在这洞府呆了好些天了,这些天我好无聊!”

  “出来玩如何,我驮着你?”青龙的鼻息兴奋喷涌着,脖颈朝后背扭动着,示意路通到自己背上来。

  “不去...”路通可不想被条傻龙驮着上天入地。

  “无聊你去找黑蛟王去玩啊,你俩本属同源,不是挺合得来吗?”

  “哎,那老小子才三十多岁,我跟他玩不到一起去。”青龙叹息。

  事实上黑蛟王因道心受损,除了每日按时给路通送来新鲜食物,其他时间都躲在洞府中不知干嘛,那本被撕碎的《从零到娴熟,教你如何博得母蛟的欢心。》也不知他有没有重新拼凑完整。

  交谈的空隙,青龙还不忘朝着那瓶“猛毒药剂”贼眉鼠眼,那精致的瓶身,又吸引到了他...

  路通不再理会青龙,再度拿出一套围裙,带上“防毒面具”,从桌下拿出了一口老旧的石锅。似乎要炒制什么...

  答应黑蛟王要增他一份机缘,现在可以开始准备了。

  路通打开物品栏,寻找着材料。

  他想要给黑蛟王炼制一些“初阶属性丹”,可惜这种低阶丹药并无成品储备,不过好在有各种各样的原材料。

  路通将花花草草扔进锅里,又翻出瓶瓶罐罐。

  很快,整个白垩山脉都弥漫着一股浸人心脾的丹香。

  如果路通打算在这白垩山脉扎根,开一家白垩山炒货店倒也能营生。

  ...

  面容消瘦的黑蛟王苍武无精打采的翻看着那本再度被拼凑完整的《从零到娴熟,教你如何博得母蛟的欢心。》,忽然虚空之中飘来了一股丹香。

  黑蛟王走出洞府,凝视远方。那丹香似乎是从大能所在的山峰中飘来的...

  青龙伸着个脑袋看着路通“炼丹”,这刁钻的造型,这突兀的“炼丹”手法,有些奇怪...但具体哪里奇怪他又说不上来...

  他伸出手指去触碰路通周遭神秘的符文,却探了个空。

  不明觉厉...

  黑蛟王也伸着个脑袋跟青龙蹲在一起。

  不明觉厉...

  两人不禁出现这样的疑惑:现在的大能都这样“炼丹”吗?可大能那周身流转的仿佛内蕴魂灵的神秘铭符,无疑是正经“炼丹”,服用这样的丹药。应该毒不死龙吧?

  锅中出现了一道金光,洞中的每处都飘散着金尘。

  路通解下围裙,摘下“防毒面具”,那黑色的符文消散,丹成。

  他从锅中捏出一粒“初阶属性丹”咀嚼着,确定毒不死龙。

  一粒丹药抛向黑蛟王,黑蛟王看着手中奇形怪状的丹药,不知如何是好...

  “尝尝,路通仙丹,只此一家,绝无分店!”路通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很是自信。

  黑蛟王看着青龙脸上的坏笑,有些不安...

  但黑蛟王还是服下了这粒丹药...

  “嗯?还挺甜?”黑蛟王对着青龙说道,青龙赶紧把头扭到一旁,又时不时的扭过来,喉咙中“”咕噜、咕嘟。”的声响却没掩盖住。

  路通看着黑蛟王头顶的“LV30”变为“LV31”,很是欣慰。

  “多谢大能赐丹!小王愿为大能做牛做马!万死不辞!”黑蛟王能感受到身体里的“妖玉”正在不断充盈。

  路通将锅中的数百粒“初阶属性丹”满满当当地倒入了一个瓶子中,递给了黑蛟王。手中还拿着一把不断的塞往口中,似乎在当糖豆吃...

  “这初阶属性丹,无任何副作用,丹性温和,你不必担心反噬。”

  “但一人最多服用十粒,多了,也无增益。”路通耐心的解释着。

  青龙盯着路通那一把“初阶属性丹”又看着黑蛟王手中的瓶子,有些后悔...

  路通注意到了青龙。“挺甜的,青龙要不要来两粒?”

  如果接下主上的丹药,恐怕将在黑蛟王面前颜面扫地...

  青龙很快恢复了冷静!

  一挥手,表示不屑。“主上。请您不要侮辱我的神格,这区区一两粒丹药我还不放在眼里!”

  “也是,这丹药即使你吃再多提升也是甚微。”路通转身。

  青龙现在恨不得立刻拿起路通桌上的精致玉瓶,告诉路通自己想喝这个!

  罢了,等他们都走了,自己再偷偷的一人喝个痛快...

  “黑蛟王,你不是衍象境了嘛。看样子你似乎是没有自己的本命灵器,今天就为你做一具好了。”

  “你这山中可有粘性比较好的黏土?我需要一副模具。”路通对黑蛟王说道。

  黑蛟王摸着嘴唇,若有所思。“粘性好的?什么都可以?”

  “对!只要是粘性好的什么都可以!”路通回应道。

  “稍等!片刻就回!”黑蛟王消失在洞府中。

  片刻之后,黑蛟王又出现在了洞府之中,只不过手中多了一捧黏糊糊的糊状物体...

  ...

  那糊状物体散发着刺鼻的腥臭,令青龙、路通都捂住了鼻子。

  “回禀老祖、大能!这乃是我白垩山灵兽“石蟒”的新鲜粪便,它的粪便粘性极佳!可用作建造房屋!”

  青龙跟路通往后退了几步...这黑蛟王已经无可救药了...

  “这样,你用你那黑火把这什么粪便烘干,做成这样...”路通走过去,对着黑蛟王指点着。

  很快,一股恶臭味弥漫了整个白垩山脉...

  山脚下的柴屋忽然停止了晃动,一个相貌粗犷的汉子系上兽皮腰带从柴屋中走了出来,这汉子正是刚刚化形的虎妖。

  “他娘的,哪个不长眼的在这山里烤屎吃!?”

  ...

  看着那团粪便在黑蛟王手中不断的变化着形状,路通开口了。

  “没事,没事。做的好不好无所谓...”

  “只要你处理好自己的神念,认为这个烂泥巴一样的东西是完美的模具就好了...”

  那块黏糊糊的东西终于在黑蛟王手中停止了变化,黑蛟王开始烤制。

  朱雀恰好迈进洞府,他被眼前这一幕震惊了...

  主上几人想烤屎吃!?...

  路通也没闲着,从物品栏中取出一块上阶灵铁让朱雀融化,毕竟吞服了“猛毒药剂”,力量已经大幅度削弱。

  一切准备就绪,几人期待的看着路通。

  只是炼制一把武器,这对炼器精通满级的路通来说小菜一碟。

  路通闭上眼睛,周围的空间出现了变化,黑色的符文再度扭曲了这片空间。

  模具中的铁汁开始沸腾...路通开始了吟唱。

  “以铁为型,以灵为魂。”

  “赐死物以生命,另陆土可腾空。”

  “超越世间常理,心想则能事成!”

  器成!

  黑蛟王捏出了模具中的灵器,那是一副手铠。

  这银灰铠爪似乎寄宿着造化之灵,不断的回应着黑蛟王。原本干涸的衍象之力也开始增强,徒手赋死物以新生?他满脸的不可置信,意志中的黑色火舌也愈燃愈烈。

  朱雀却悄悄的从几人中撤了出来...得赶紧告诉咸池...这次主上没有烤屎吃,那下次呢?

  “咸池!咸池!大事不好了!”朱雀在咸池的洞府前咆哮着。

  咸池抱着“胖妞”,捏着鼻子走了出来,对着虚空挥了挥手,确定臭气消散才松开手。

  “何事如此慌张?”

  “我刚才去找主上,发现他们在烤屎!这刺鼻的臭味就是从他们那座山峰飘来的!咸池姐你快劝劝主上吧!不然下次不知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来!”

  看着朱雀紧缩的眉头,但脸上仍是皮笑肉不笑,好扭曲的表情...

  主上宁愿跟他们几个烤屎都不愿意来找自己,咸池有些愠怒。

  “滚!别来烦我!”一阵咆哮,咸池转身走回山洞,怀中的“胖妞”也似乎有点被吓到了...

  巨大的风浪把朱雀刮回了路通他们的山峰,有些灰头土脸。

  “女人就是奇怪!我好心告诉她,她居然让我滚!”朱雀很是委屈。

  忽然洞府中冲出了一条人型哈士奇,死死的抱住朱雀的大腿,这人正是泪流满面的青龙。

  “朱鸟,我们是兄弟吧?”

  “朱鸟兄!我怕是废了!主上那玉瓶中有毒!”

  “我喝了一瓶之后就浑身无力!一点神通都使不出来!”

  “以后不会有母龙会看上我了!朱鸟!就属你待我最好!你可不能抛下兄弟不管啊!你必须答应我将来带我去找母龙!”

  朱雀看着死抱着自己大腿的青龙有些无奈,俨然是一副皮笑肉不笑,只得安慰道:“好好好...将来一定带你去寻母龙...”

  路通将手被在身后,再次坚定了想法。这瓶“异常状态解除剂”过几天再给青龙...。

  很快,四个人又凑在一起开始研究新造化...

  果然...如果不是为了繁衍下一代,男人果然还是乐意跟男人一起玩...

  ...

  白垩山南方几千里外的上空,一潇洒执扇青年赵毅踏空疾行。

  一老仆紧随其后,气喘吁吁。

  “公子!慢些慢些!老仆有些吃力!”

  “此行不可耽误!这白垩山异象想必诸多妖脉已经察觉,我们蛛妖一脉务必占据先机!”执扇青年一脸的不容置疑。

  他清楚,这个关头,领先诸妖一步就意味着离那机缘更近一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