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最终成为了剑仙的男人 > 第九章:骨灰给它扬了
 
  一会与黑蛟王眉飞色舞。

  一会又与朱雀唇枪舌剑。

  青龙又恢复了活泼。

  多动症患者的快乐往往就是这么朴实无华。

  咸池默默的在跟路通进行元神交流。

  两人开始怀念当初男女混合双打时的默契。

  咸池轻移莲步,身形一转,显出了真象。

  似乎想要与人形三兄弟划分界限,以免神智受损。

  那“大猫”一身雪白的皮毛光滑而油亮。

  扇动的翅膀尽管看起来有些倦怠,但从她温雅的目光中路通能感受到期待。

  咸池用尾巴轻柔的抱住了少年,将他放在自己的脊背上。

  最完美的四圣之首竟也有如此温顺的一面。

  路通抚摸着这润滑的皮毛,不得不感慨世间为何有如此富有美感的生灵。

  咸池眯起了眼睛,很是享受。

  此刻路通却出现了一个危险的想法!要是轻轻的甩几巴掌是什么感觉?应该很爽吧!

  绝对不行!赶紧遏止这种危险的念头!这念头过于超现代了!

  “啪!啪!啪!”路通坐了起来,拍起了巴掌,对黑蛟王发号着施令。

  路通并不享受黑蛟王这种奉承,反而很不自在。连一个称谓都要不断掂量。

  看的出来,这黑蛟王正在想尽一切办法与他们结下因果。

  即使放弃尊严也要融入他们之中的目的其实也不难得到答案,无非是觊觎他们的力量,而不是发自内心的尊崇。

  如果今天自己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他还会像这样对自己这样毕恭毕敬吗?

  黑蛟龙让路通感到不自在,路通使唤他做些事情,倒也公平。

  黑蛟王立即赶了过来!威风凌凌的跪下了!

  “小王拜见贤能!拜见大圣!”

  “之前对白虎大圣有所冒犯,绝非有意。”

  “求大圣看在老祖的面子上饶过小王这一回。”这错综复杂的关系总算是理清楚了,原来是主仆!

  咸池瞄了一眼俯首男子,其实并不想理会。

  从那惊世骇俗的一脚,她就断定这黑蛟王是个狠角色。并暗暗下定决心跟这傻蛟保持距离,以免降智。

  “无妨~但你记不记得你曾经踢飞出去一个什么东西?妾身觉得你应该为你那一脚担心。”

  “大圣是说那小黑王八?”这一刻黑蛟忽然清醒!后背全是冷汗!

  转头看看背后的青龙、朱雀,黑蛟脖颈似乎僵化了...

  一阵胆寒!他明白了些什么...

  瞳孔骤缩...神色开始黯然...似乎已然忘记那僵化的脖颈...

  黑蛟王自顾自的朝着路通、咸池鞠了一躬。

  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贤能、大圣。今天我就先回去了,准备一下后事,还需要写封遗书寄回族中。”

  路通饶有兴致的看着黑蛟王。

  前一刻不还是好端端的吗?怎么忽然就要寻死觅活?

  “唔...好...不过最好别死啊...”路通并不清楚其中的缘由。

  “无论是伟大的还是渺小的...都将是曾经喜欢的人生了...”黑蛟王迈着沉重的步伐喃喃自语道。

  还没迈出几步就听到背后传来凄惨的叫声。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只见路通死死的搂着着咸池的脖颈,手脚疯狂的扒弄着。

  咸池身形一动化为人身。随即,脸颊蓦地红了起来。

  虽然没有言语,但却主动握住了少年的手。

  刚才路通倒是没有弄疼她,但这一通乱抓,终归有些难受。

  少年缩在少女背后,只露出半个脑袋窥探着远处。

  青龙施展青龙羽化诀及时赶到!将两人护在身后。

  令一只手牢牢的握着剑,察看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一阵尘烟扬起!随后赶到的正是朱雀。

  “主上安好?”朱雀紧锁着眉头,依然笑着。能让主上如此惊愕,对方来头也许不简单。

  造化灵气已经耗尽...朱雀做好了以命相搏的打算。

  这兄弟俩时刻把路通的安危放在第一位,没有比这还要真挚的感情了。

  路通捏紧了拳头,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有恶心!有愤怒!

  “要是能控制好自己的力量!怎会如此狼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三番五次的找上我!”

  “我已经竭力在摆脱你们了!为何要死死相逼!”

  大地震动...石子...灰尘漂浮在虚空之中。

  黑蛟王看着空中狂舞的巨岩张口结舌,就连周围的树木都好像要被连根拔起。

  “主上不可!”朱雀极力劝阻着路通。

  青龙压低下盘、右脚后挪,地面上都划出一道深深的印迹。

  “清净”在兴奋的震颤着,它似乎在呼唤着自己。

  青龙做好了随时出招的准备,他在想:主上马上就会被我精湛的剑技所折服,以后将以我为自豪。

  来不及管路通了。

  朱雀像个八爪章鱼一样死死的驾住了青龙“三思啊!我真的一点造化灵气都没有了!饶了它们吧!”

  路通与远处的大蛤蟆精怪对视着。

  大蛤蟆精怪一蹦一跳个不停。来回摇摆的姿势来看似乎保持不了平衡,随时会摔倒的样子。

  那快要爆出眼眶的硕大眼珠子毫无规则的放肆转动着。

  肥腻的肚皮上布满了丑陋的青筋,里面的东西好像轻轻一点就会洒出来。

  实在令人作呕!

  青龙一挥手甩开了朱雀,朱雀也没再继续驾着他的打算。

  看样子青龙是稳定下来了。

  路通拍了拍青龙,“你看那蛤蟆怪嘴里蠕动的是什么?”

  “这畜生!它在吃蝙蝠!”青龙忍不住爆出了粗鄙之语。

  路通想呕吐但呕吐不出来...明明身体面板的精神属性已经无限接近完美了。但他不清楚为何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老祖不必惊慌!我来!”对黑蛟王来说,这是他唯一能将功赎罪的机会。

  “如果能获得这几位的认同,说不定他们愿意向乌龟大圣求情...

  等这一切结束之后...还是把乌龟大圣从石壁中抠出来吧...该面对的总要面对...只是...那乌龟大圣镶进哪一片石壁中我也忘记了...”黑蛟想道。

  众转过头看着黑蛟王,解铃还须系铃人,黑蛟毕竟是这片山脉的王。

  显然这黑蛟王已经有了能融入他们之中的资格,但能融入几天就不清楚了。

  就连咸池对他的厌烦都少了几分。

  但这不详的预感是怎么回事...咸池很是忐忑...

  黑蛟龙压低下盘...右脚后挪...地面上都划出一道深深的痕迹...

  “主上。你说这黑蛟王不会真觉得这样很帅吧?”

  路通撇了撇嘴,一时间哑口无言。

  他无法回答咸池的问题,这黑蛟龙是不是在刻意模仿,他也没有答案。

  黑蛟王猛的抬起了头,嘴角时不时的冒出黑色的火焰。

  双手双脚也没停下...有节奏的朝着虚空一拳一脚一拳一脚...是在蓄力?还是在热身?总之很特别就是了。

  “嗯...是个好苗子...不去跳广场舞可惜了...稍加锻炼定能成为领舞。”路通喃喃道。

  “上吧黑蛟老弟!把它们骨灰给我扬咯!”青龙呐喊道,宛如战场之上发号施令的大将军!

  “湮灭黑炎!”这声咆哮中蕴含着几分威势!这股劲随谁呢?

  那炽热的黑炎直至两丈远才停下,大地都被烧的焦黑。

  就这水平...?朱雀有些扫兴...

  那几只蛤蟆在火焰中不断燃烧着,它们的嘶鸣在渐渐衰弱...化为了灰烬...

  恰巧,正道的风吹在了大地上...吹散了褐斑巨蛤的骨灰。

  黑蛟王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中满是不甘。

  只是这种程度就力竭了。

  自己的实力跟后面那些大能仿佛隔了几重天。

  ”等着吧,我愿一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早晚有一天,我会超越这些所谓的大能!”黑蛟龙暗暗的想道。

  看来他胸中又涌起了不太正经的斗志...

  “准备吃饭吧!虽然身体不会觉得饿,但人总是要吃饭的不是吗?”

  “没关系的,黑蛟王下次来找我,我给你看点有趣的东西。现在先吃饭。”总算除掉心头大患的路通轻松了几分。

  至于这黑蛟王,找个机会赠他一份机缘算是回报他这几天的趋炎附势。

  反正这白垩山也并不打算呆太久...

  黑蛟王翻出了储物袋。倒出了两条狮鱼,那两条狮鱼还在挣扎,不断的甩动着尾巴。

  死物中竟能保存活物,不寻常的储物袋,这黑蛟王怕是个妖二代。

  “这狮鱼跟之前的褐斑巨蛤都是灵兽。”

  “前者肉质鲜嫩,食用后有强身健体的功效。后者没有任何用途,这褐斑巨蛤平常主要吃昆虫,但饿极了,只要能吃下的,什么都吃。”

  “所有灵兽的特征就是智力低下且没有任何修炼天赋,即使有些天生较强的也就大概人族炼体境圆满的水平。”

  “但有些灵兽具备特殊作用。例如锤喙星雀的喙磨成粉服下可以治疗恶疮,还能杀死体内的寄生虫,经常可以看到化形境的小妖服用。还有很多很多,如果您有兴趣,有空我可以讲给您听。”

  “原来如此!”路通感叹道。奇怪的知识增加了。

  “这狮鱼您想如何料理?”

  “我看你那个湮灭黑炎就不错,烤烤看?(我觉得你那破火没什么卵用,建议你辞去白垩山之王一职,踏踏实实做烧烤师傅。)”路通有在鼓励黑龙。

  “好的!”

  “香不香咸池?”

  “香!”

  “喂!朱鸟!辣椒撒多了!”

  “哎!青龙!怎么下起手来了!”

  这样的生活倒也恬逸。

  但距离白垩山千里之外的紫曜王国内部暗流涌动,已经出现了新的举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