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最终成为了剑仙的男人 > 第十七章:墨瑶的心与剑
 
  出于对那些孩子的安危考虑,少年还是与四圣守在落影崖。

  那些妖邪的鼻子比野狗还灵,嗅到血肉的芳香,说不定就会钻到这儿来。

  四圣懒洋洋的在一片宽敞而厚实的青草地上闲聊着,等着看一出好戏,他们甚至有些期待这些没头脑的妖邪将会掀起什么样的浪花。

  几乎没人能迈进他们的世界中,他们生来就立于顶端。有享受这世间美好的一切的权利,他们养尊处优,时刻把状态调整在最佳,寡事养神。

  他们学会了像少年一样珍惜自己的力量,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出手。

  因为一旦出手,将带来的是无尽的空虚感。只出一招,却绰绰有余。胜者与败者之间那巨大的沟壑,足矣令他们对一切事物丧失追求的斗志。

  这几天他们在山中听到一个上古趣闻。

  故事是这样的:曾有一人族百世传颂的大帝,通过不懈的努力,挣脱了天地的桎梏,最终拥有了他渴望的力量。可他也永远的失去了对手,他费尽心血磨炼出的那些杀招,没了用武之地。迎接他的将是永生和无敌的孤独。那位大帝倾其所有,悬赏自己的头颅。只为寻找一个能毁灭自己身神的对手,但他并没有如愿以偿。没办法,这位大帝只能为自己制造一场自认为圆满的结局。他踏遍了世间了每一个角落,最终寻找到了一个自我毁灭的途径。据说那位大帝死时脸上都带着笑,你说渗人不渗人。

  这故事听的三人毛骨悚然,而青龙则偏离了大道。

  青龙说了一句这样的话:“人族大帝就敢这么狂?不败的寂寞、孤独?那是没遇上老子,遇上老子屎尿都给他打出来,让他好好清醒清醒,生而为人是多么值得庆幸的一桩美事。”

  咸池当时听完青龙这席话当即把屁股往旁边挪一挪,离这蠢货远一点。

  所以,他们决定把恶趣味建立在那些想向所有人阐扬自己很恐怖的愚者之上,或许那些愚者们会给他们上演一出滑稽的闹剧,博得他们一笑。

  少年使出吃奶的力气把刚才与他说最多话的那个男孩拎了起来,并对着男孩伸出了一只手。这对少年的臂力造成了极大的负担。少年装作面无表情,竭力的想把自己表现不那么吃力。

  “小鬼,你再看看我这窍穴有没有什么变化。”

  小男孩贴向了少年的手。

  虽然只是一会没见,他也能感受到少年一些微妙的变化。

  “大哥哥...你这窍穴怎么变幻为了一枚红玉?之前好像不是这般,怎么做到的?告诉我吧?”小男孩如同索要糖果一般,向少年追问着。

  “是吗...”大男孩弹了一下小男孩的脑门“小孩子家的,不该问的别多问,告诉你你也学不会。”

  气鼓鼓的小男孩两边腮帮子像红苹果一样鼓了起来,小拳头如雨点般落在了少年身上。

  少年尽管被小男孩追的四处乱窜,狼狈不堪。却仍不忘朝男孩扮一个他自认为比较吓人的鬼脸。

  远处晒暖的四圣,看着他们的少主心情也好了起来。少主开心,他们自然也开心。他们有些羡慕少主。从玄武那几人知道了封印力量的办法,以及当时少主的苦楚。那过程让他们有些望而却步。

  悄然间,四人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一个收敛气息的人族小姑娘正在靠近洞崖。

  那模样在他们看来跟蹑手蹑脚伺机猎食的狡猾小狐狸没什么两样。

  “玄武,真像你说的那样。这人族小姑娘是被他王兄设计派来送死的?”青龙问道。

  “我没有骗你的必要,她那王兄还想一石几鸟呢,如意算盘打的倒是挺响亮。”玄武掰了掰自己的膀子,又有点儿困了。

  “好歹毒,她这王兄坏到窝里去了。朱鸟!好些天没活动了,去把那小姑娘的王兄骨头架拆了吧?”

  “我看行!但不问问主上的意思擅自行动不好办吧?”朱雀不仅爱惹事,还怕事。

  咸池揉着她的“胖妞”还不忘记鄙视朱鸟与苍龙。“想去就去啊,先斩后奏不会吗?少主能吃了你俩不成?”

  青龙耷拉下脑袋,“算了罢。”朱雀也打起了退堂鼓。

  ...

  少年与一帮孩子的嬉耍热闹非凡。这些可爱的孩子,这时最需要的是一双可靠有力的双臂把他们揽在怀中,而少年就是给他们拥抱的最好人选。

  在这短暂的相处中,他们忘却了离开双亲膝下的悲伤,因为这少年跟他们拉过钩,约定好一定带他们回家。

  少年脸上忽然出现了严峻之色。

  他左眼的视野下方出现了一小抹猩红。

  左后方有杀意袭来?

  ...

  一柄细剑利落的刺来,不过不是朝着少年,而是刺向了少年身后的狐婆婆。

  遭了!这狐婆婆不曾修炼,至今还滞于化形境,这一剑很可能要了她的命!

  少年身体控制不住的朝着那一剑挡去。遭了!我忘记我现在的身体状态可没比狐婆婆强到哪去!少年后悔自己有些冲动,但身体还是下意识的做出了行动。

  一声好不美妙的脆响!那是剑刃碰撞骨头发出的声音。

  不远处的咸池美目圆睁,当即抽身站了起来。这是她第一次想动真格。

  “这愚蠢的女人!找死!?”

  青龙也想拔剑,如此不入流的拙劣剑术,居然有胆量伤及少主。

  ...

  狐婆婆瘫坐在了地上,她没想到黑蛟王口中的少主居然舍身保护自己。

  少年的面容被额前散落的长发遮住,墨瑶只能看到少年逐渐失去血色有些发白的薄唇。

  她一下子慌了,她怎么可能想到有人肯为妖挡剑。

  少年握住了她的那柄洞穿肩骨的细剑。

  他毫不怀疑,这下手狠辣的女人如果在这个关头抽出刀刃,他绝对会疼的流出没出息的眼泪。

  少年抬起了头,墨瑶看清了他的面容。

  这是一幅帅得别有风味的皮囊,其中还包含几分轻佻的痞气。

  这痞气可跟她在都城遇到的那些故作潇洒的世家纨绔公子哥儿不同。

  不同在,少年真挚而又明亮的一双眼睛勾去了她的魂儿。

  那双眼睛仿佛在告诉自己。来吧,走近点儿。一直以来活的很艰辛吧,我将会为你献上我的热忱与忠诚。

  她能听到面对面少年有力的心跳,刚韧又不乏温柔细腻。

  一抹红晕沿着女人雪白的细颈攀上了双颊,王铁柱也由上而下的打量着她。

  这不是之前见到的那女人吗?

  她怎么了?怎么不动了。不过她无动于衷的恬静模样还挺好看的。少年想着。

  这话如果放在紫曜王国说绝对会有一大众人惊到下巴脱臼。无人敢如此轻浮的评价紫曜王国公认的第一女武者。

  少年按捺不住了,他用手在墨瑶面前晃了晃。

  没反应!?

  少年怒火忽生。这大姐怎么回事?不能就因为比我高了一头,就看不起人吧!

  他下意识得瞄向墨瑶的高筒靴...好吧...鞋底也不算很高..也就一个指甲盖那么高...

  嗯?有些荒唐...为什么刺了我一剑,还要打击我!?这女人好无礼。

  “喂!这大姐!不理人是吧!?我从未见过像你这般目中无人的女人!你不能就仗着比我高了一头就瞧不起人吧!?你给我看清了!我这步靴几乎没底儿!”少年尽管疼的咬牙切齿,但还是腾出一只脚抬了起来,似乎有与面前女人不大吵一架不罢休的架势。

  墨瑶恍过神,才发觉自己有多失态。

  心头瞬生懊悔之意。

  踏进这白垩山,随时可能面临生死险关。怎么能在这节骨眼儿上乱想呢。

  这不曾有过的感觉真让人觉得奇怪又讨厌。

  “这大姐,你叫什么名字啊。你这杀人诛妖是不是不分良善啊?未免也太过霸道了吧!?”少年不断呵斥着。

  他心中有万马奔腾,实在太疼了。脚下也开始因失血过多,轻飘飘的,似乎现在这副躯体也有踏空而行的可能?

  一个胖嘟嘟的小女孩搂住了墨瑶修长的腿。泪水如决了堤的洪流般滚滚而出,仿佛在为少年哀求着。

  噌的一声,墨瑶拔出了贯穿少年肩膀的细剑。

  她心中开始抵触少年,这少年令她又羞又怒。

  这束手无策的情形,这辈子都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嘶!嘶!嘶!”少年疼的倒吸好些口凉气,心中恨透了这可恶的女人。没有任何先兆,说拔剑就拔剑!好不讲理!

  墨瑶把手放进怀里,掏出了一瓶上好的疗伤药。这疗伤药是她最好的了,即使在紫曜王国商会中也很难寻找到,已是有市无价,大多都在达官贵人,王族宗亲手中。

  一股暗香飘来,少年接住了墨瑶丢来的瓷瓶。他在瓶身嗅了嗅,一股说出上来的好闻味道扑鼻而来。什么味道?挺香的。“喂!?你这女人不会一个破瓷瓶就给我打发了吧!”

  用手捂住脸太不自然,墨瑶只能把头有多低埋多低。远离这山洞,有多远走多远。她宁愿去面对嗜杀的妖邪,也不愿在这山洞中多呆一秒。

  “从头到尾,你牙缝里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你是有多瞧不起我啊!我看你的剑术也没什么了不起!”面对少年的挑衅,墨瑶停下了脚步。

  ...

  少年不顾肩上的伤势,拔出了腰间的木剑,包含着他怒火的一剑朝着墨瑶的后背劈去。

  墨瑶即使背对着他,也摸清了这一剑的轨迹。

  很乏力,没有任何技巧可言的一剑。

  她甚至没回过头,只竖起了两根纤长的手指就轻描淡写的夹住了少年全力的一剑。

  无论如何少年如何发力,墨瑶指间的剑尖依旧纹丝不动。

  “松开我的剑!拿出你的真本事跟我好好的较量一番!不然休想走出这山洞!”少年怒吼着。

  真本事?这是墨瑶听到最好笑的笑话。对他一个估计连炼体境都没有迈入的少年使出真本事?他在羞辱自己?

  墨瑶没有出鞘的打算,一柄通黑带着鞘的细剑举了起来,顺便调整了气息,将力量进行精湛的控制,尽量与少年的力量持平。

  她在告诉少年自己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少年满心满意的期待着这场高手之间惺惺相惜的对决,就连气氛都已经营造好了。结果这女人甚至不屑于拔剑?刀尖还戴着鞘,这女人完全没有斩了自己的觉悟!她在羞辱自己?

  少年没有犹豫,一剑挑起。

  墨瑶慢悠悠的躲开了这一剑,似乎在嘲讽这一剑太慢。

  一剑又一剑被她轻松避开,多少次那柄无刃的木剑就快要擦到了她的身子。

  距离始终就控制在那个范围,休想再难近分毫。

  “我让你拿出你的真本事来!你听不懂吗!?”墨瑶无心的调戏,唤醒了少年的斗志。

  墨瑶冷冰冰的看了少年一眼,将剑收入腰间,做出了拔剑的姿势。

  少年又是一剑劈出,这次墨瑶没再留手。

  一瞬之间,少年身躯感受到无数点麻痹感。

  身体没避开这些剑,但他的眼睛终究是追上了墨瑶的剑。

  这是套防守剑法,也是套破招剑法,他身上落下的那些剑点,正是他所有的破绽之处,无一遗漏。少年已经看出了些许门道,仿佛,曾几何时,他也沉浸于这令人痴醉的剑道。

  那这套剑法的杀招是什么?不会有谁的剑只执着于防守。

  少年忘记了疼痛,他将墨瑶的每一剑铭记心中,剑在扫来的同时,他也开始寻找逼出墨瑶杀招的时机。

  她从没见过少年这样的人,他的执拗让墨瑶感到十分不解,何必自取其辱?

  杀招现!

  那柄细剑悄然间在少年脖颈划了满圆。

  一群孩子,沸腾起来。

  一个男孩认出了这柄细剑的主人。“王国传奇之一的女英雄!第五王女墨瑶!刚才那套剑法正是人尽皆知的《登楼叹月》中的逐月式!”

  “墨瑶殿下!我们有救了!我们肯定能平安回家的!”

  “大哥哥好弱...不过原本他应该很强的吧?”

  “你们快看!石壁上的那些剑迹!是墨瑶殿下的惚恍剑气所造成的!”

  麻痹感迅速传遍全身,少年瘫靠在墙边。

  他的嘴唇愈发的白。令墨瑶有些心忧。

  这份心性难能可贵,可就是太过于弱小了。不过假以时日,说不定也能在将来有所成就。

  ...

  墨瑶朝洞外迈去...

  “等等...听那群孩子说,这剑法的名字叫做登楼叹月对吧...还不错...”垂着脑袋的少年发出了微弱的颤音。

  少年此刻的身体已经是八花九裂,可他不知哪来的力气又站了起来。

  少年吃力的朝着墨瑶抬起了手中的木剑。

  已经够了,为何又要站起来呢。难道不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吗?墨瑶心想。

  “你一定在疑惑我为何还要站起来吧,我来告诉你。只有不屈不挠,勇往直前。用自身鲜血不断锤炼的利刃才能走向剑道终途,领会那高处不胜寒的孤独。”

  “对了。你最后一式名为逐月式,那这第一式叫什么?”少年低语。

  少年的步伐轻盈起来,手中那柄再平常不过的木剑,似乎也活了起来。

  一剑在墨瑶的鼻尖前划过,墨瑶此时的心情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了。

  错觉?这不是自己的剑吗?怎么可能!

  这套剑法是墨瑶自创,乃无师之剑,绝无外传的可能。

  而少年施展的这一招正是自己的剑法。自己居然没躲开自己的一剑?

  墨瑶身上落下了一个又一个剑点,她没在担心自己。

  反而令她担心的是这少年,武者境界都没入,就施展这些动作,对身体的负担太大了,会崩溃的。

  只看一遍,就能模仿出招式的人也有。可只是有其形,无其意的空架子。而这少年不同,短短的时间,就领会了这套剑法的真意,与剑相融。

  这一刻墨瑶才意识到眼前的执拗少年是百世难出的剑道天才。

  杀招现!

  墨瑶想要阻止少年停下这一剑已经来不及了,这一剑斩出,少年的身体将会一齐崩溃!

  这惜才之心让墨瑶倍感痛苦,何必如此执着。这少年本该有着大好的前途,万不可白白自损了根基。

  那一剑来的不快也不慢。

  墨瑶躲不开,也没打算躲开。

  她发自内心承认了这一剑,也决定成全少年的这一剑。

  木剑于墨瑶双肩边划了个满圆。

  人与剑一起上扬,在空中久久停滞。

  惚恍之间,少年好像看到了墨瑶世界里的那轮弯月。

  少年低语:“只是...这剑未免太过孤独苍凉了...很艰辛吧?”

  墨瑶的羽氅从肩边滑落,她抱住了落下的昏迷少年。

  眼中温柔尽显。

  他应该是个很特别的少年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