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最终成为了剑仙的男人 > 第二章:初见
 
  夜太深,雨下得太大。看着白发少年已经熟睡,青龙走出山洞,在山崖边坐下。

  主仆两人在这洞穴中安了家。收拾好一切,已经是深夜了。

  两人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天了,而青龙曾经的记忆一点片段都找不到。

  青龙闭上眼睛,渐渐地消失在了黑暗中,然后一片浑浊的黑暗遮住了他的视线。

  他只能清晰的看见雨夜的空中还残留着点点的星光,那亮光,就好像深藏在自己心灵最黑暗处的一道似有似无的亮斑,那道光逐渐放大,路通的脸庞逐渐清晰,幼小的他被路通的脸蹭来蹭去。路通的脸上写满了幸福,就好像第一次成为父亲一样。

  是的,除了对路通强烈的感情之外,其他都回忆不起来。

  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地观察着身上的圣光白银铠,反复拔出路通赐予他的剑“清净”,坐在山崖边,轻轻晃动脚上的玄底小皮靴。青龙跃跃欲试...蠢蠢欲动...

  “剑是降妖伏魔的神物,剑又代表着法。剑代表着正气,代表着决心。主上赐剑,一定希望我行侠仗义,除魔世间,我一定不会辜负主上的期望。下山转转吧。”青龙思索着。

  但青龙不知道的是,他“老子”路通,曾经拿着这把等级需求lv60的“清净”没日没夜的重复刷着一个副本才产出他这颗龙蛋。

  那种感觉比吃上一个月的红烧牛面都要令人反胃。不过付出都是值得的,“红烧牛肉面”的滋味可以暂时不用体会了。路通赐剑时的幽怨他无法理解,青龙还以为赐下这把剑时,路通的心在滴血,误以为这把剑对路通来说很珍贵。

  山洞中的白发少年狠狠的打了个喷嚏。揉了下鼻子,翻了个身子,继续睡了...

  青龙从山崖下轻轻跃下,听着铠甲摆动清脆的响声,在空中快速下降的感觉十分惬意。

  落在地面上。踩着地面上新鲜的梨花花瓣,折下一根树枝叼在嘴边。

  风雨中夹着梨花的馨香,在树旁枝尾悠悠飘荡,青龙贪婪的吮吸着。

  雨夜中青龙当然能察觉到无数双眼睛在凝视着他,他就这么自顾自的漫步着。不过他相信这些生灵不敢轻举妄动。四面八方并没有感应到杀意,便是最好的证明。这些凶戾之气被无形的天灵之势镇压着。

  枝头上,石丛中传来各种细小的声音,很明显,这并不是雨落的声音。

  仔细听,似乎还有有生灵在呢喃低语。

  青龙忽然停下了脚步...捏起了鼻子嗅起来...

  “好浓郁的血腥味!是哪个家伙如此扫兴,在如此浪漫的景色中开荤,瞧瞧去。”青龙自言自语道。

  青龙化作青色的羽毛消失在原地,确定了血腥味的方向后,又凝聚在一棵梨树上,轻轻的倚靠在枝头,静静的看着前方石亭中的魑魅魍魉。

  而这几位...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个不速之客盯上了...

  青龙眯起眼睛,看清了亭中众人的形态。

  为首的是个白毛狼妖,妖气最为浓郁。正贪婪的啖食着桌上的血肉,左手握着生肝,右手捏着酒壶。吞咽下血肉,灌了口烈酒。手在兽皮裤上抹了抹。

  “大兄,这些血肉可还美味?”座下的一个小妖献媚道。后面还拖着个黄色的大尾巴,看样子化形不久。

  “味道自然是那些愚蠢的旅人无法比拟的。”

  “这些可都是不过年龄不过十二的人族幼童,那寒城城主果然懦弱,同是惚恍境初期,我看他丝毫没有与我动手的打算。大兄的名号果然好用,我只是稍微的威胁了一下,他就许诺每年给大兄上供百名人族幼童。这些幼童皆是今晚刚刚宰杀的,新鲜至极,而且年龄都不超过十二岁。”

  “哼!要不是黑蛟王严令不得出山觅食,我早就杀进寒城宰个痛快,哪里还敢用跟那城主多废话,十招之内,就能摘他头颅。城卫团更是笑话,只要王城不派精锐,这些土鸡瓦狗能奈我何?”

  “大兄勇健!”黄鼠狼妖拱了拱手继续说道:“可这样的日子终究也不是个头啊,不得出山觅食,兄弟们整天在这山中吃野果,抓野兽。有的兄弟都开始朝着没化形的小妖下手了。这次出山,那城主也只是允诺,每年向大兄上供百名小童。就这些小童,大兄还不忍兄弟们饿着,与众兄弟分食,众兄弟不忍呐。”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想怂恿我反了黑蛟王?”座下的一众小妖,立刻安静下来,不敢出声。白毛狼妖,放下酒壶,红色的液体从嘴边溢出,这正是人血酒。

  “不敢。这蛟族本就是上古妖族,神通广大,进境神速。这黑蛟王更是卓越。诞生三十余年就将迈入衍象境。莫说是我等,方圆万里难有敌手。”

  白毛狼妖放松下来。“等!继续等!黑蛟王在这山中闭关已经好几年了,闭关之前还是惚恍境中期,如今衍象境指日可待,我们窝在这深山的日子就快结束了。”

  黑髭大汉开口了。这黑髭大汉正是白毛狼妖座下的野猪妖,修炼百年,实力强横,与白毛狼妖同境,也早早就踏入了惚恍境。“衍象境。若是人族武者,都可开辟王朝,称霸一方了。别的大妖惚恍境就都潜入城都了,化为人形,收敛妖气,就能肆意进食。就算捕食被发现也不难保命。大兄就不羡慕?不觉得黑蛟王过于谨慎了吗?”

  “黑蛟王的意图,我也揣摩不透,不过你要清楚,如果不是受黑蛟王赏识,我们估计要在化形境呆一辈子,别说出山了,碰上饿极了的大妖都难逃一死。”

  “黑蛟王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我们,找机会出山之后照样有机会觅食。不吃人,进境缓慢。总得想办法。”白毛狼王说道。

  黄鼠狼妖拍了拍黑髭大汉浑圆的肚皮,“大兄,你看老猪都饿的皮包骨头了,这寒城城主也不提多给些好处让兄弟们吃饱。不如?下次出山找个机会把他亲人绑了?给兄弟们多换些肉吃?”

  “是个好主意,等这些肉食吃完,我亲自下山,就照你说的把他家眷亲信全绑了给弟兄们换肉吃。”白毛狼王说道。

  “可大兄,若是被黑蛟王发现了,怪罪我等该如何是好?”黄鼠狼妖还是很怕黑蛟王的。

  “到时由我向黑蛟王解释,我们兄弟跟着黑蛟王这么多年,为他辛辛苦苦守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至于下趟山就宰了我们吧?”白毛狼王胸有成竹。

  “大兄英明!兄弟们来一起敬大兄一碗。”黄鼠狼妖率先端起了碗,亭中众妖纷纷效仿。

  亭中热火朝天,亭外雨声淅沥。

  倚靠在梨树上的青龙被淋的像个落汤鸡。

  青龙脸皮在抽搐...手中的“清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出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