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你好晚婚 > 第十九节 男朋友送的白菊花
 
  栗子突然一个转身:“对了,光顾着在这说我了,玲子呢?”

  “她呀,我俩出来的时候给她打电话,说是刚汗蒸完,不出来了。有点儿感冒这两天。”

  “哦。诶,她说没说上次遇见那个小赵儿,回去她家老曹是怎么解释的?”栗子瞪着眼睛问,这也是她进了这车子之后,眼睛唯一一次放光儿!

  “还没来得及提呢,匆匆忙忙的就挂了。你说玲子以前多潇洒的一个人啊,那身后也是跟着一票追求者的,结果呢?突然就来了一个闪婚!关键,这婚闪的,我到现在都没缓过来劲儿!那可真是雷电劈出来这么个老曹,长得都快跟他爹那么多褶子了,还性格古怪!真不知道玲子抽哪门子疯,非把自己大号的青春和未来送给老曹当祭奠礼!哎...咱也不懂,这搞艺术的人,魅力就这么大?反正,我是没看出来老曹哪儿好!”宋茜的嘴,都已经要撇上天了。

  “感情这东西,谁也别说谁。依我看,谁陷进去都那么个德行。之前咋咋呼呼说找什么美洲虎,金钱豹的,最后怎么着,不都找的动物园里的货色?!所以,这世界上的男男女女的,都是爱情的饲养员!明知道你圈着人家,人家不乐意,还热脸贴冷屁股地按时喂食。怎么着?那最后反过来把饲养员吃了的事儿还少吗?我啊,我现在看你们这样,我就想不结婚。要是结,也晚几年。”宋晓飞慵懒地声调,拖着长尾音说到。

  “你要晚婚?”

  “嗯。”

  冯茜用那涂着腥红指甲的手掩着嘴笑得咯咯的:“哎呦,谁前几天劝栗子的时候,还说你们单位那些大龄剩女总背后让人议论来着?怎么,不怕笑话了啊?!”

  “怕!但有时候想想,别人笑话,也好过自己自讨苦吃。哎,天底下的路都难走,别说鞋合适不合适,自己选的道儿,它本身就不好走,怨不了鞋。”宋晓飞看向车窗外。还没等大家接茬,突然指着外头:“你们看?那一对对儿的,多好啊!”

  顺着宋晓飞的手,冯茜和栗子也都伸长脖子看向外头。没错,一对对儿的情侣不顾一切地宣誓着美好和爱情的主权。

  冯茜不屑地用鼻腔发出一声:“切!看见没?都是年轻人!就咱们这种往30奔的主儿,有几个还搂着你在大街上走的?别说像栗子这样的鸡肋婚姻,也别说像玲子那样,剃头挑子一头热的失衡婚姻,就我这种总换男朋友的主儿,现在连3天热乎劲儿都完全达不到了!见面有事儿说事儿,没话做事儿,完了还干啥?啥都没干的了,就玩完儿了!没劲!”

  宋晓飞和栗子都没有说话,却一直看着窗外那赤裸裸的“狗粮”所散发出来的诱人的香气。

  冯茜继续说到:“在我眼里,什么叫爱情?从西餐吃到中餐,再从中餐吃到豆浆油条,最后过渡到随便!这是一个由兴盛到衰败的过程,也代表了人喜新厌旧的心气儿!知道男人的随便是什么意思吗?他能告诉你随便吃口的时候,他对女人,对你,也就是随意,随便,随心,随性了。”

  栗子点了点头:“不过,杜锐好像从来没和我说过要吃什么,一直都是随意。”

  冯茜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傻子!你以为自己捡了一个宝儿呢啊!实际上,那是杜锐压根儿从最开始,就对爱情没要求,对人也没要求。但是,这可不代表他哪天神经一灵光,呦呵!知道自己要什么样的女人了哈!”

  栗子低头想想,没说话。

  “诶,我问你,你出来的时候,杜锐紧张了吗?”冯茜侧着身子问栗子。

  “没。看手机,刷朋友圈,一句话没有。”栗子淡淡地回答到。

  宋晓飞显然很意外:“一句话没有?没问?连你和谁出去也没问?什么时候回来也没问?”

  栗子摇了摇头。

  “不是,栗子,你是不是有事儿瞒着我们?”冯茜一本正经地问。

  栗子一脸懵逼:“瞒着你们?我瞒什么了?”

  “你是不是会隐身术?!为什么杜锐总忽视你?!你找找自己的原因行不行!你知道一个男人不稀罕理你的原因,一部分是不得意你,一部分啊,是你上赶子不值钱了!懂吗?”冯茜的话似乎有那么几分道理。

  栗子本想将到嘴边儿的那一句“让她家拿装修钱”的事儿和俩人继续吐吐槽,但最后想想,还是咽了回去。不敢说,会被骂。

  “嘿,有时间你让你婆婆和老曹来场擂台呗,看看他俩谁能赢!”宋晓飞在一旁打趣地说到。

  “他俩?你觉得有可比性吗?一个是大艺术家的唯我独尊思想,一个是土豆炖茄子思想,根本不搭边儿好不?不过,要是真让他俩碰一起切磋一下,那肯定是老曹输。”冯茜说到。

  栗子好奇,向前探过头问:“为什么?”

  冯茜一翻眼皮:“为什么?就老曹那心气儿,他怎么会给你婆婆和他一同讨论家长里短的机会?其实玲子,算是在你们三个之中牙尖嘴利的了,结果,老曹每次和她吵架的时候,都是用一句——话不投机半句多给怼回来。玲子和我说,这日子过的,那可真是和老曹吵架都费脑子。”

  栗子笑了笑,伸手抻了一个懒腰,结果,突然碰到了一个大的纸盒。

  她直起身子,转过头向后风挡玻璃方向一看,嘴角一咧:“哎,鲜花。我好像,就认识杜锐的第一年情人节,他送了我一束。”

  冯茜挑挑眉毛:“这可不是我的哈!我也不稀罕这玩意儿!你问问你旁边那人儿!”说完,冯茜哈哈地笑了起来。

  栗子疑惑地看了看宋晓飞,却见这丫头在那伸着下嘴唇吹着刘海儿,一副无语至极的样子。

  “你的?”

  宋晓飞猛地一手将脸捂上了:“别提了。正所谓是傻B天天有,今年特别多。”

  此时,驾驶座上的冯茜已经乐得颠颠儿的了,眼泪都飞了出来:“栗子,快,快,打开那盒子,乐呵乐呵!”

  宋晓飞啪~地将手放在盒子上:“前提声明,我已经拒绝了这个送花的智障。”

  栗子大概知道了事件的大概。冯茜越是这样,栗子的好奇心越是重。她打开盒子,却见一束白色和黄色相见的菊花!虽然也有精致的缎面儿丝带系着,但是,这一束菊花,在高档的花束礼盒里,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那么点儿,额...突兀!

  “菊,菊花?”栗子抱着盒子,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宋晓飞:“你俩有仇?”

  宋晓飞无奈地一翻白眼儿:“有个狗屁仇!追我的!说,我像这盒子里的小菊花一样,美丽,倔强,也希望我像这句话一样,越活越灿烂!”

  前头的冯茜已经笑弯了腰!

  栗子噗嗤~一笑:“那,那你说什么了?”

  宋晓飞用手拢了拢头发,淡定地冲着栗子说:“我说,谢谢你的好心。我一定好好活着,争取不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占用国家宝贵的土地资源。”

  栗子笑得手里的盒子都掉了。

  “他,他,他听懂了吗?”

  “拉倒吧!一个能送我这花的人,他有那脑子听懂我的话嘛!还问我,嗯,对,晓飞,你一定要好好活着,这是我对你最大的心愿了。我告诉他了,行,今天先这样儿,我一会儿还有事儿,我先把你送走的。”宋晓飞说话间眼珠子都翻上了天。

  “然,然后呢?”栗子抱着纸抽,不停地擦着笑出来的眼泪。

  “然后?然后我就和他再见了!就这样的智商,刚认识第二面送我白菊花儿,还让我好好活着的主儿,这要再发展发展,我怕哪天送个墓地使用证啥的,你说我收还是不收?不收还亏,毕竟那巴掌大的地儿,还死贵死贵的。”宋晓飞的唾沫星子都飞到了栗子的脸上。

  “我和你说宋晓飞,这事儿,真的,我明年最少半年,就指着这事儿活着了!”冯茜一边擦眼泪,一边笑得岔气儿地冲着后座说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