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她的表情管理崩掉了 > 第八章 鸡丝粥
 
  
天空泛起鱼肚白,细细的月牙还挂在空中。
许黎一夜的梦做的尤其杂乱,细细碎碎,全是碎片。
几乎是从床上弹了起来,一身冷汗把睡裙黏腻在了身上。
摸过手机,看了看时间。
4:30
原来还这么早,许黎随手把手机挥到了一旁,又躺了回去,皱着眉回忆究竟梦见了什么,可是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一片模糊。
长长吁出一口气,抓了一身换洗的衣服,起身去了浴室。
水雾氤氲,女孩儿有些脱力了似的靠在磨砂淋浴门边。
一夜的梦,做的人很疲惫。
校服还没拿到,许黎穿了一身简单的白体恤加牛仔裤。
浅栗色的头发清爽的扎了一个马尾,又清纯又灵动,只是一早上心情不算特别好,冷了一张小脸。
乖巧的五官因为冷着,透了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有些清艳。
许黎昨晚就没吃晚饭,这会儿因为一夜得梦做的揪人,竟然也不觉得饿,只觉得没了胃口。
段巧巧还没起床,许黎也不想吵醒段巧巧。
轻手轻脚抓了书包出了门,一路慢悠悠的晃荡去学校。
班里,可能是因为时间早,没几个人到了,静的不行。
许黎一下子又有些发困,趴了下去,继续眯瞪着。
本来就迷糊着,只听到王可可在一旁有些小心翼翼的询问:“巴黎?你生病了吗?”
“巴黎,你吃早饭了吗?”
“巴黎,你要不要先去医院?”
活像个自顾自说话的小话痨。
许黎被念的有些失笑,微微眯着眼,伸了伸懒腰:“巧克力,你好啰嗦,我没生病,我就是昨晚没睡好。”
“现在,眯了一会儿,满血复活啦!”
说罢,冲王可可嘻嘻的笑着。
王可可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指了指桌上的青菜粥,问道:“没吃早饭吧?要不要尝点我的粥?”
许黎心里一时有些苦涩,从家出来的时候,是不饿。
可是这会儿,是真的饿了。
早知道昨天晚上巧巧姐给买的鸡丝粥就喝上点了,还是最喜欢的闲庭的鸡丝粥呢!
看了看王可可桌上的青菜粥,不免的又忍不住和自己最喜欢的鸡丝粥比较,一下子又没了胃口。
微微摇了摇头:“不了,没什么胃口。”
王可可倒也不扭捏,没再问,看着时间快上课了,赶紧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咕嘟咕嘟喝粥去了。
许黎看着王可可喝粥的样子,不住的嘴角上扬。
王可可喝粥的样子也太乖了吧!
没等再欣赏,上课铃就打响了。
英语课。
是个有些古板的老头,操着些奇怪的发音,不过也挺有意思。
许黎一下子就从王可可喝粥被拉回了神丝。
今天怎么总觉得少了点东西?
或者...是总觉得少了个人?
微微偏头,彦珩今天没来上学呢。
请假还是翘课了?
又突然想到了昨天傍晚的那个拥抱。
许黎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怎么会没事想到他了?!
认真听课,努力学习才是正事,可是眼神还是止不住的往彦珩的位置飘。
课上了一半,董老头突然停下来,拿着他的大钢杯,咂摸着他的茶。
一边慢悠悠的说:“同学们先自己看看书,老头子我先喝点茶。”
一口茶,还没咽下去,教室后门突然被踹了开来。
董老头被吓的一呛,止不住的边咳边骂:“哪个小兔崽子?!又迟到?!”
刘一默后面跟着个李越,两个人嘻嘻的笑着,油嘴滑舌的跟董老头打哈哈:“老董,我们路上扶老人过马路了,这才晚了的。”
这个理由一听就知道刘一默在胡扯。
董老头不是个较真的人,很随和。
只把他的大钢杯往讲台上一放,推了推老花镜:“就你油嘴滑舌!浪费了老头我一口好茶,下不为例。”
没等刘一默坐下,再侃上几句。
后门又是一声响,又被踹开了。
班里的人都被止不住的哄笑,这踏马是故意的吧?
见到来人后,班里突然鸦雀无声。
彦珩斜挎着背包,满头大汗的,校服的白衬衫都有些黏在身上了,满手的早餐袋子。
许黎几乎是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早餐袋子。
是闲庭的。
闲庭特有的logo,牛皮纸袋子,袋子一侧挂着闲庭的小标签,很精致。
闲庭是家做广式早茶的餐厅,主厨是米其林三星的大厨,每天的点心食物做的很精细,都要前一天预定才能吃上。
离一中隔了半个城,闲庭在江城的最北端,一中在江城的最南端。
许黎嘴有些挑,可是怎么吃也就是闲庭的鸡丝粥吃不腻。
所以,段巧巧就时常去闲庭给许黎打包。
许黎这会儿看到彦珩手里拎着的八九个闲庭的袋子,倒有些恍神。
止不住腹诽:这得几点就去闲庭排队了?吃这么多?吃的完吗?
彦珩还微微喘着气。
零零散散拎着袋子,坐到了桌边,叮铃哐啷的一阵。
董老头推了推滑到鼻尖的老花眼镜,指了指彦珩:“你这小子?!我记得你,你可不止一次迟到了!”
“今天?!这是要摆早餐摊?”
彦珩带着些调笑的口气:“老董,这可不是我自己吃,给我媳...”
没等话说完,旁边突然传来了一阵尖锐的拖椅子的声音,打断了。
班里突然有些骚动:
“你说?刚刚彦哥没说完的话是什么呀?”
“我明明听到媳的!就算不是这个字,也是这个音调!”
...
彦珩憋着笑,往许黎那里看,女孩儿正闷着头,小脸都皱成了一团。
恢复了一本正经的口气:“咳咳,老董,我就是自己吃,早饭要吃好嘛。”
董老头觑了彦珩一眼,喝了一口茶,慢悠悠的说:“现在的小年轻呦。”
又继续操着他的口音讲课。
彦珩拎起早餐袋子,往许黎这里推,边推边小声说:“转学生,很聪明嘛,这么快就知道这早餐是给你带的了?”
许黎还是气的要命,这个混蛋真是什么乱七八糟都说。
转过脸,狠狠剜了彦珩一眼。
又把几个牛皮纸袋推了回去,低声回了句:“谁是你媳妇?!别乱说!”
彦珩这会儿好像很是坚持不懈,又把袋子轻轻推了过来,边应:“我怎么就乱说了?本来就是嘛,昨天...”
没等话说完,听到昨天,女孩儿手一抖,笔啪的一声落在了桌上,整个人都颤了一下。
彦珩止不住的笑意扩大,长腿勾着横杠心情很好的前后晃。
微微将身体偏向许黎,故意压着嗓子,嗓音有些低沉性感:“昨天,保安大爷还祝我们新婚快乐呢,我们还抱了,家长都见了,怎么就不是我媳妇了?”
许黎羞愤极了,一把推过了早餐袋子,声音有些扬起:“我不饿!”
教室本就安静,这下全班都听到了。
董老头还沉浸在他的讲课中,前排有好几个同学都转过头来,略带含义的眼神,看看许黎再看看彦珩,一个个一副了然的神情。
许黎意识到声音高了,同学都在看她,多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得了。
红爬满了整个耳朵,娇艳欲滴。
“转学生,我求你了还不行吗?吃点吧,不饿也吃点,我早上4点多就骑车去了。”
彦珩头一次哄人,头一次把求你说的这么轻易,说出来的那一刻,自己都有些震惊,带着些委屈撒娇的意味。
刘一默耳力也是一等一的好。
从刚才就已经处在一个非常震惊的阶段了,这会儿听到彦珩软着调子哄许黎,更是下巴都要惊掉了。
忍不住腹诽:彦哥啊彦哥,说好的一中小霸王呢?说好的不近女色呢?这会儿在小嫂子面前,那妻奴样儿。
许黎梗着脖子,气呼呼的不知道还想说点什么。
没等出声,肚子倒是先不争气的叫了一声。
彦珩止不住的乐了一通,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
他媳妇儿也太可爱了吧!
女孩儿一时更尴尬了,有些泄气了似的。
拉过早餐袋,狠狠塞了一个小虾饺进嘴里。
嚼的咬牙切齿,脸颊一鼓一鼓的,像只小仓鼠。
一边又悄悄的看正在讲台上飞沫四溅,慷慨激昂的董老头,可爱的不行。
彦珩看着这一幕,心软的一塌糊涂。
怎么能这么可爱?!简直犯规!
女孩儿有些恨狠的,往嘴里塞,蹭了些在嘴角。
彦珩不知道从哪个早餐袋里摸了一张餐巾纸出来,凑向许黎,仿佛这件事情已经做了千遍万遍那样熟练。
轻轻擦掉了女孩儿唇角的早餐渍。
指腹划过女孩儿柔软的唇,像颗蜜桃味的果冻。
软着调子,有些宠溺的哄道:“慢慢吃,又没人和你抢,鸡丝粥在第二个袋子里。”
许黎被彦珩这么一擦,脸瞬间爆红,有些慌乱的抽过男孩儿手里的纸,自己用力擦了两下。
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抬眸有些疑惑的看像彦珩。
一双琉璃色的眸色仿佛会说话一般。
彦珩一眼就知道女孩儿在想些什么了,从来不会脸红的人,这会儿脸有些微红,偏开了头。
低着声音,有些闷:“昨天...不是帮咱姐扔垃圾吗?透明的袋子我一眼就看到了,不知道是你喜欢吃还是咱姐喜欢吃...”
“反正,我觉得买了总是不会错的,你要是不喜欢吃的话,我还能在咱姐那里卖个好,好让姐多在你面前说我几句好话...”
“我也能早点把你拐回家当媳妇儿。”
(这里作者有话说:彦珩你这个不要脸的臭男人!咱姐都说出来了?!是谁承认了?!给我站出来!)
许黎这么一听,立刻了然了,脸也唰的一下跟着红了,像只被煮熟的小龙虾。
不得不说,彦珩的观察力真的很敏锐,只在垃圾袋里扫过一眼包装盒,就记了下来。
这可能就是事事有回应,细节上的温柔吧。
许黎这样想,心里一暖,拉过鸡丝粥,慢吞吞的小口啜着粥,闷着声应了句,语调却带着些软:“不要脸,谁要当你媳妇?!”
彦珩也不在意,只勾着唇角,专注的盯着正喝着粥的女孩儿,眼里仿佛只能装下这一个人,装的满满当当的,逐渐放大笑意。
刘一默作为万年单身狗,在一旁嘤嘤嘤,下巴都快惊掉了。
这?!
只要是江城的人,哪个不知道闲庭茶餐厅?
只是闲庭离得远,买个早餐都快跨市了,还得前一天预订,又贵的不像话,所以城南的人,工作日很少去吃。
他彦哥还有起床气,从来不乐意吃早餐的人,这才几点呐?!
就骑着机车,从城北一个来回了,这得几点起床呐?!
刘一默也禁不住的有些愣了神,他彦哥这次是来真的,真的比珍珠还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