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她的表情管理崩掉了 > 第四章 同班还邻桌?!
 
  
江城一中
“当当当...咚咚咚...”一阵上课铃飘进了喧闹无比的高三七班。
可是大家都像没有听到一般,纸飞机飞的到处都是。
女孩子补妆的补妆,有些捏着些许娇嗔的和后排男生讲话。
男孩子讨论游戏的讨论游戏,时不时发出一些略带含义的低笑声。
“哐”,教室后门突然被踹了开来。
一溜烟,嘻嘻哈哈走进来四五个男孩,校服都松松垮垮的搭在肩上,系在腰上,还有放在手里甩的。
踹门的当然是刘一默,班里奇迹般的竟然安静了几秒,好像都在观望着一个人,不过好像没在刘一默这个小队伍里。
没看到人,笑闹声在几秒后又像爆炸了一般重新开始。
今天芳姐居然没有准时到班?
一帮子男孩儿都有些诧异。
刘一默一下子泻了气,好似有些委屈的趴在了桌上,故意撇着嘴冲李越‘撒娇’“小越越,我可真是太没用了,彦哥说他还有事儿,过会儿再来。”
“本来还想假装彦哥,感受一下狐假虎威啥感觉的,没想到啊!他们全都看人下菜碟!默默委屈!”
说罢,还真假装抹两滴泪。
李越好似已经习以为常,右手撑着自己的脑袋,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示意刘一默继续。
刘一默不要面子的么?
“唰”的一下冲上去,和李越扭打在了一起,笑闹着。
一阵高跟鞋的急促走路声传来,班里一霎时安静了。
是班主任罗芳。
“安静!这都高三了,怎么还在这里闹?你们真的是我带过最吵的一个班了!整栋楼都只能听到我们班的声音!”
没等罗芳说完,下面就传来一个拖腔拖调的声音。
这声源的主人可不就是就是刘一默。
“芳姐!你对上一届是不是也是这么说的呀?”
刘一默话音刚落,底下男孩一片哄笑声和捧场的嘘声。
罗芳毕竟带了刘一默他们三年了,也是有感情的,倒也不生气,用书拍了拍讲台。
“安静!刘一默你现在真的是越来越油嘴滑舌了。”
喊安静的同时,还附带着调侃了一下刘一默。
“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个新同学,是从华旭私立转学来的,她可能落下了一些课程,希望大家多多帮助她!”
话音未落,就听到讲台下窃窃私语:
“华旭私立?都读上华旭了,还跑这来干嘛?”
“华旭?华旭也没多好吧?”
“哇!华旭,有钱人的高级学府啊。”
“什么?!你都不知道华旭?能在华旭读书的可不单单只是有钱那么简单的。非富即贵啊!”
...
罗芳一个简单的介绍,就让大家突然都有些振奋了精神,八卦之魂熊熊燃烧。
突然都想看看从华旭那种非富即贵才能读的学校里转来的学生长什么样。
同时也对这个新同学从华旭转学来的原因和家庭背景都充满了好奇。
这时,一个女孩缓缓从门外逆着光走了进来,原本松垮着的书包这会儿倒是规规矩矩的背着了。
浅栗色的头发低低的随手扎了一下,有几缕发丝柔软的垂在小巧的耳下。
她慢慢抬起头,又是那样一个招牌微笑,认真专注的神情,温吞的扫过这个班的每一个角落。
有些男生被她扫到,不自觉的都坐的端正了些,还有些脸颊有些微微红,不自然的咳了咳。
女生们也都有些带着不屑,有些眼中含着羡慕,有些都好似看傻了。
这也太好看了!
空灵软糯的声音响起:“大家好,我叫许黎,言字旁许,法国巴黎的黎。”
话音刚落,还没等同学们有反应。
一声懒懒散散的“报告!”打断了这仿佛被下了巫蛊之术的诡异安静氛围。
*
187的少年,慵懒感十足的斜挎着背包,一只手懒散的插在一边的裤袋,逆光而立。
细细碎碎的黑发有些凌乱的在额前,一双深灰色的眸在阳光下泛起细碎的浅棕,只淡淡的在眼中漂浮一层,略显冷淡痞气的五官看起来多了一丝缱绻矜贵。
彦珩微微勾着薄唇,眼尾上挑,眼中带着玩味,似笑非笑的瞧着站在讲台上自我介绍的姑娘。
许黎也毫不退让,眼神直直的向着彦珩的目光迎过去,深不见底的眸中有些空洞冷淡,看不出一丝情绪。
四目相对,除了他们两谁也不知道他们的眼神在空气中强烈的碰撞和不甘示弱的探究,仿佛都要把对方看出个洞来。
最终,在罗芳的一声:“进来吧!下次不允许再迟到!”
双方未分胜负,眼神错开。
彦珩依旧是那个懒懒散散的模样,挎着包,甩着手,活像个小流氓,还是个国色天香的小流氓。
慢悠悠的走回了位置上。
讲台底下,鸦雀无声。
刘一默跟见了鬼似的,可能其他人也和刘一默一样,觉得可能是自己精神恍惚了。
小彦爷来上课,迟到了,什么时候喊过报告?
哪次不是直接踹了后门进来?
居然还在门口静静等着罗芳让他进来,彦珩是不是被下了降头?
太不可思议了!
很明显,彦珩今天早上这一出搞得大家都有些恍惚,都忘了要欢迎新同学的加入。
罗芳看大家一下子都有点反应不过来,还以为是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纳新同学,开口道:
“让我们欢迎一下许黎同学吧!”
显然大家还没有从彦珩这一整套迷惑骚操作中走出来,一下子都忘了鼓掌。
突然,最后排的那个带点匪气的男孩,伸出白皙修长的手,一下下“啪啪啪”的鼓起了掌,眼神依旧那样懒懒散散的落在许黎的身上,却又很坚定。
大家好似如梦初醒般,跟随彦珩的掌声从零零星星到掌声如潮。
刘一默有些懵然,凑过去问:“彦哥,小美人居然转来了我们班。”
“哇!彦哥,你是不是喜欢小美人啊?”
彦珩抿着唇,不作声,刘一默见他不答,也不追问。
毕竟他也有点跟不上他彦哥的节奏了,摸了摸鼻子,起身回了自己的位置。
掌声如雷,谁也没能听到,彦珩鼻子里轻轻发出的一个:“嗯。”
罗芳斟酌着:“许黎同学,现在位置还没来得及换,下周会换,你就在那边的位置先坐一下吧!”
许黎顺着罗芳的手看过去,靠窗的位置,旁边还有一张笑的贱兮兮的脸,不是刘一默又是谁?
只能暂时先坐在最后一排了。
她扯着包,慢吞吞的走过去,经过刘一默身旁的时候,故意忽略了一道刘一默旁边灼热玩味的视线。
她知道是他,那个让江城一中看起来藏龙卧虎的人,那个看她眼神有点怪的人。
刘一默是个坐不住的性子,一看许黎就坐自己旁边了,这还了得?
趁罗芳没注意这边,在最后一排,叽叽喳喳个没完没了。
许黎本也就没打算理刘一默,可突然刘一默沉默了,没有了叽叽喳喳的声音。她有些奇怪,微微偏过头,略略扫过,哪里还有刘一默的身影?
早就被拎到原本彦珩的位置上去了,取而代之的是那道灼热的视线。
彦珩大喇喇的坐着,长腿有些随意的勾着课桌的横杠上。
唇角翘起,狭长的丹凤眼直勾勾不加掩饰的带着些许玩味和慵懒瞧着许黎。
许黎扫过来的那一瞬间,他几乎立刻捕捉到了那一秒,敏锐的不像常人,观察力惊人。
接着,带着一丝凉意的嗤笑传到了许黎的耳中:“转学生?你在偷看我?”
许黎怔了怔,礼貌转过头,学着彦珩的语调,慢吞吞的说:“同学,别自作多情了。”
话刚落音,彦珩突然身子往前倾了倾,脸上的笑更大了,有些冷淡的五官在笑时带上了一些暖意。
他明明看见许黎的耳朵尖悄悄爬上来了点可疑的粉色。
许黎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在害羞的时候居然耳朵尖会有些红。
这个披着皮的小狐狸,真的又可爱又狡猾。
许黎看着笑意越来越大的某人,有些莫名其妙,只是不能显露。
只淡淡的瞟了一眼,就又转过头去。
刘一默有些幽怨的坐在彦珩的一边,见彦珩笑的这么开心。
忍不住腹诽:我和小美人还没说几句话呢,瞧你那醋缸子样!给我一把就拎了过来,自己就坐过去了!
刘一默心中无数草泥马奔腾而过,只是他有贼心没贼胆啊,给他吃了熊心豹子胆他也不敢把自己腹诽的话说给彦珩听。
他到现在还记得在ktv男厕所的那个晚上,手臂都脱臼了啊!
说多了都是泪。
彦珩可能感受到了刘一默的幽怨之气,冷飕飕的一记眼神扫过来。
刘一默立马转了个头过去,假装没在看他们,又是贱兮兮的嘿嘿嘿笑着。
平平淡淡的一天,如果忽略身旁那道灼热的视线的话,自然是平平淡淡的一天。
下课时,也不乏有男孩子过来假装问个问题,假装从她身边走过,可是每一个都没撑过两秒就像后面有鬼在追一样回了自己的座位。
某个人阴恻恻的眼神真的太吓人了。
被彦珩这么一镇压,男孩儿愣是一个都没敢靠过来了。
虽然女孩儿过来,彦珩也一脸不爽,却也没怎么释放低气压。
只见前桌有个女孩儿,有些怯怯的。
回过身来时,悄悄扫了一眼彦珩那边,手里抓着一袋红酒味的百奇。
见彦珩没什么特别的反应,才轻声开口:“那个,许黎?是叫许黎吧?”
许黎微微抬头,要不是耳力好,这堪比蚊子的声音,她怕也是听不到的。
微微弯了弯唇。
细看了一眼和她说话的女孩儿,长的有些微胖,但是真的很可爱。
乖巧的齐耳短发,圆溜溜的眼睛,有些小心翼翼的神情。
应了一声:“是啊!我叫许黎,你叫什么?”
抓着百奇的女孩儿,明显有些错愕,还以为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会理自己呢,有些惊喜。
忙扬了扬手里的红酒味的百奇,笑的有些娇憨:“哈!我叫王可可,他们都管我叫巧克力。”
“因为我特别爱吃巧克力,对可可啊,巧克力之类的东西完全没有抵抗力的那种。”
没等许黎答话,有些傻傻的自顾自开口。
“你爱吃这个味道的百奇吗?你要拿点尝尝吗?”
许黎一下子被旁边某人搞的很阴郁的心情,一下子就被王可可这个小模样,一扫而空了。
冲王可可笑了笑。
她虽然不怎么吃零食,可还是很喜欢红酒味的东西。
只是平时不怎么喝红酒,她又不会品,总是觉得有些装腔作势的。
再加上莫小钰给她寄得红酒爆,还得过段时间才到国内,这会儿倒也不排斥吃上一点。
软了声音答道:“行啊,给我拿点吧。以后可以叫我巴黎,是小名,他们都这么叫。”
说罢,冲王可可摊开了手掌。
王可可忙抽了几根百奇放到了许黎的手中。
嘻嘻的笑着:“小名真好听。叫巴黎,法国巴黎,浪漫之都呢!”
没等王可可再跟许黎继续唠嗑,上课铃就打响了。
王可可也没好意思再继续拉着许黎聊天,微微嘟了嘟嘴,回过了身。
是最后一节课了。
大家的状态都明显松弛了很多。
身旁的某人微微朝许黎这边,身子偏了偏。
低声问:“转学生,你叫巴黎啊?”
说罢,低低的笑着。
又开口:“要不,我也取个小名叫法国吧?”
“听着,挺像一对儿的,不可分割的那种,巴黎就是法国的一部分。”
最后一句话,很明显的语气上挑,带着调戏的意味。
许黎瞬间耳朵尖上爬上了红,快要滴出血来的那种红。
偏头瞪了彦珩一眼。
也不吱声。
彦珩觑着许黎耳朵上那抹可疑的红色,心情立马阴转晴。
也不再逗许黎了,怕逗过头,给人吓跑了,只时不时的偏过头盯她一眼。
倒也算是安稳了一节课。
许黎被他盯的,都想挖个地洞钻了得了,有什么好看的?
放学铃声终于打响,许黎一改平时慢吞吞的状态,飞速的收拾着东西。
只想离某个人远点。
一眨眼间,大概放学都跑的很快吧。
班里只剩下了寥寥几个人,许黎被那道灼热的视线盯了一天了。
这会儿倒是突然没有了,还觉得有些不适应,微微偏过头去确认了一下。
哦!终于走了!
她不由得心里还舒了口气。
收拾书包的动作也放缓了些。
王可可还没走,似乎是在等自己,有些试探性的问道:“巴黎,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走呀?”
许黎倒也没扭捏,刚想应声。
突然门口传来一个懒懒散散带着调笑口气的声音:“她没空和你一起走。”
明显这是和王可可说的。
“转学生,都等了你好久了,走不走啊?偷偷看我位置干嘛?睹物思人呢?哈哈哈。”
这句是和她说的。
听到这个调笑的声音,许黎忍不住的恨恨的磨了磨后槽牙。
这个阴魂不散的混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