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她的表情管理崩掉了 > 第二章 烟瘾
 
  
傍晚,夕阳西斜,暖黄色的光透过微微拉开的窗帘,纠缠折射进来。
女孩儿房间的布置很简约雅致,勾着欧式花纹的大床,一个米色的小沙发配套着小圆桌几,铺着兔绒的大飘窗,还有一个单独的衣帽间。
许黎有些松懒的斜靠着床边,垂头翻动着书页。
本就白皙的皮肤,在光下,仿佛一匹上好的丝绸锦缎。
乖巧的眉眼被光勾勒的细腻温柔,细细的绒毛平添了几分可爱。
从上次出去了一趟,在街对面看见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之后,心情就一直好不起来。
这几天也就没再出过门。
都是段巧巧晚上带回来,然后随便吃上一点儿。
许黎放下书,摸过手机。
18:00
巧巧姐快回来了。
想着,习惯性的拉开了床头柜,手探进去摸了摸。
摸出来一看,烟盒空了。
不过这段时间,是因为要开学了吗?
毕竟已经一年没去学校了。
抽烟的次数比平时可是多了不止一倍。
莫小钰前段时间刚从韩国给她寄回来的烟,这会儿又没有了。
偏偏她还是有些挑剔的,一般的烟都抽不惯,独独就喜欢peel的这一款红酒爆珠。
许黎有些烦躁的啧了一声。
段巧巧是知道她抽烟的,只是许黎从不在段巧巧面前抽,怕段巧巧烦心她的事儿。
两年前,父亲许松彻没出事之前,许黎是许家的二小姐,捧在手心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可一出了事儿,说不上扫地出门,也是尝尽了人情冷暖了,都觉得她是扫把星,丧门货。
从许家出来那会儿许黎就跟着段巧巧了。
段巧巧是许黎大伯,许松江领养的女儿。
当初以为,许松江他老婆生不出来了,才领养的段巧巧,没想到,意料之外的意外。
收养了段巧巧的第三个年头,谈云就为许家生出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来了。
几乎不出所料,段巧巧就成了一颗弃子。
段巧巧气性也是高的。
刚一成年,就从许家独了出来,扔了一句养自己的钱一定会还,就把界限划的清清楚楚走人了。
段巧巧没独出来之前,一直被称作许家大小姐,这也是为什么许黎是二小姐的原因了。
段巧巧本也就是孤儿院的孩子,知道没有了父母得有多难,见不得许黎受苦,当机立断,带着许黎就离了许家,搬到了江城。
许黎蹙了蹙眉,回忆戛然而止。
拨通了一通电话。
那边接了起来,是个有些冷淡的女声。
“小钰,我烟没了,再给我寄两条回来吧。”
“什么?!”电话那端的女声突然提高了音调。
“你把烟当饭吃呢?!上次寄了5条给你,这才几天?!烦也不用这样啊。”
“没那么夸张吧?也几个月了。”
许黎应道。
“唉,巴黎,你这段时间抽的次数真的比之前多了一倍都不止啊。”
巴黎是许黎的小名,亲近的人都这样叫。
对面的声音又突然软了下来。
“别抽这么多,什么时候你打算做点什么了,我就回国了...别这样折腾自己...许叔在天上也不会好受的...”
说完这段话,莫小钰明显顿了顿。
远在韩国的莫小钰,忍不住都想抽自己两耳光。
明知道许黎最听不得这个事儿,还偏偏嘴贱在那里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许黎在这边听着,也愣了愣,但也没什么其他反应。
只是语气淡了些,岔开了话:“需要你的时候,你可是跑不掉的,肯定会联系你,烟给我寄过来吧,我心里有数的。”
说罢,从鼻子里哼哼了两下,表示心情还可以。
莫小钰一下子就松弛了,舒了口气。
还好还好,没什么过激的反应。
也调整了一下语气,带着些笑:“知道了,祖宗,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烟我会给你寄过去的。”
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儿。
段巧巧开门的声音响起,才挂了电话。
许黎趿拉着拖鞋,出了房门。
段巧巧有些积蓄,为了许黎读书,在齐世华城买的是套小复式,很别致,平时很安静,私密性也很高。
主要也是离江城一中近。
许黎上学不用走太远,安全有保障。
许黎靠在楼梯拐角的地方,带着些笑意。
“巧巧姐。”许黎喊了一声。
段巧巧正玄关的地方,换拖鞋。
应了一声:“吃饭了,知道你肯定吃不下什么,带了点粥,别站着了。”
许黎微微弯了弯唇,踢踢踏踏的下了楼。
接过段巧巧手上的粥,小小的一只,端坐在餐桌边,就小口啜了起来。
是她最喜欢的那家,闲庭的鸡丝粥。
刚吃完,放下碗。
一抬眼,就看见段巧巧一本正经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一看就是有话要交代。
许黎也过去,在沙发上坐下。
“巴黎。”
段巧巧一这样叫她,她就知道巧巧姐又该唠叨了。
明明才23岁的人,唠叨起来个没完。
不过许黎也是很乐意听段巧巧唠叨的,唠叨来唠叨去的,挺有家的氛围。
“明天就开学了,去的也不是华旭,你要是不适应就给我打电话,知道了吗?”
“而且,中途还...”话没说完,段巧巧一转话风。
“毕竟一年没上学了,还是高三,你要是跟不上,巧巧姐再想办法让你去高二,大不了多读一年,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了。”
许黎笑了笑:“知道了,巧巧姐。”
“我既然选择了要直接读高三,那我就绝对没问题的。”
许黎成绩一向是数一数二的,段巧巧确实也不担心。
只是段巧巧知道,许黎时隔一年,选择直接读高三也是有原因的,是有她自己的想法的。
只是她怕这个想法会给许黎带来危险。
许黎这次坚定的态度,也是让段巧巧颇为惊讶,心略略的定了定。
从沙发上起身,挥了挥手。
“不说了,我洗澡去了。你也早点睡吧!”
许黎知道段巧巧这个态度是打算相信她了,让她放手去做。
*
第二天一早
许黎早早出了门,慢吞吞的在路上走着,原本双肩背着的书包松松垮垮在纤细的肩上挂着。
突然,站定。
她远远望着,好像在天边的一处。
高楼耸立,霓虹灯一闪一闪,大到刺目的红字---许氏国际。
她仿佛憋了很久的笑,忍不住了一般,淡淡嗤了一声。
本想摸烟,手一伸,摸了个空。
心里有些空荡荡的,好像被挖了一块似的。
好一个许氏国际,好一个豪门争斗,好心计,好谋划。
父母的死,要不是查上了一查,怕是都发现不了那么多的肮脏事。
真是可笑。
“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堂堂正正笑着回到那里。”
血债血偿。
乖巧的笑意,柔弱的性格,不过都是保护层,这样的脸蛋不管做什么都会容易些吧。
父母出了事儿后的那两年里,她看尽了那一家人的丑态。
那看着仿佛柔弱无骨的细白小手微微攥紧,死死掐紧,原本有些红润的骨节被攥的发了白。
不知不觉,她已慢慢晃到了新学校的大门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